這也就造成了凌楓帝國之內超過百分之十一、十二的人口信仰青玄幽殿,這也是凌楓帝國沒有早早下手的原因。

畢竟要是剷除了青玄幽殿,那麼必定會因其那些教徒的不滿,甚至還會給他們一個造成叛亂的理由。

所以現在凌楓帝國也期待著一個人的到來,那個人,都是皇室中人心知肚明的人。

那個在東大陸幾乎鬧翻了天,擁有著一個強悍軍隊的人。甚至,還是無憂閣幕後老大的人。

那個人的名字,便叫夢天!

凌楓帝國帝皇不知是何原因,曾經拜在了惡魔之島惡魔之城城主夢戰的門下,做了夢戰的一名弟子。

所以,在接收到夢戰的一些命令后,再加上他對東大陸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所掌握的情報,凌楓帝國帝皇便是感到,機會來了。

只要能夠與夢天站在統一戰線,那麼凌楓帝國的實力,必定會再增加一分。到時候,只要讓夢天出面,搗鼓個什麼教的話。只要把青玄幽殿給打擊下去,那便是兩全其美了。

而凌楓帝國帝皇所期待的那個人,此時正帶著兩名絕色美女,身後跟著一大群黑甲戰士,浩浩蕩蕩的毫無避諱的直接對著凌風帝國皇城飛去。

沿途之中,也是有著無數至尊強者被驚動了出來,但是當他們感受到了那之中不下十名至尊強者的氣息,和十餘名聖階強者的氣息乃至三十餘萬玄階強者的氣息之後,那些至尊強者只得悻悻的江上前去詢問的念頭牙了下去。

笑話,那支軍隊之中,先不說至尊強者了,光是那三十餘萬,將近四十萬的玄階境界的黑甲戰士,邊溝他們喝一壺的了。

更何況,在那之中還有著不下十道至尊強者的氣息呢?要是自己上去,估計還沒等說話呢,就得被人家踹下來。

不過,當那些強者看到天空上的那隻黑甲軍隊所去的方向之後,便是在後邊默默的跟著他們。

畢竟,在凌楓帝國皇城之中,可是有著真正的人劫乃至道劫強者的存在。他們倒要看看,這支軍隊若是與他們碰上的話,將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

畢竟,看熱鬧可是人類的天性!

……

凌楓帝國皇城,無數禁衛軍在此刻竟是直接消失的一乾二淨,兩個人應都是沒有見到。而夢天則是直接帶領著惡魔之眸在皇城之外的一座小山之上降落了下來。

然後,所有人皆是步行對著皇城而去。夢天這麼做,一是為了給凌楓帝國一些面子,二是不想將皇城之中那幾個老不死的給引出來。

畢竟,據夢天所知,在皇室之中,可是至少有這一名人劫境的強者和一名道劫境的強者啊。

在來到城門之前時,夢天卻是愕然的發現,除了走動的商人之外,這皇城上下的所有禁衛軍,竟是全部消失了去。

「玲兒姑娘,這皇城,沒有守衛軍么?」

夢天轉頭看向一旁的肖玲兒,然後疑惑的問道。

「不是啊,以前都是有著很多禁衛軍守衛的啊。只是不知道今天是為什麼,一個禁衛軍都沒有。」

「額……」

夢天一怔,隨即他便是感到了一股不尋常,帶的他相思瞎看去的時候,卻是見到城門口有著一名老者滿臉含笑的看著自己。

見到夢天對著自己這邊看來,老者便是對著夢天招了招手,示意夢天過去。

「人劫強者……」

雖然夢天沒有感受到老者身上的絲毫氣息,好像這老者本就是普通人一樣。但是夢天卻是見過夢戰,夢戰也是人劫境的強者。夢天把夢戰的氣息與這名老者的氣息一向比較之下,便是直接目露震撼的看著那名老者。

沒想到,自己這才剛來,便是有著一名人劫境的強者迎接自己,夢天都不知道是倒霉還是幸運了。

「你們在這裡等我一下。」

說完,夢天也不待薇兒的招呼,直接便是發動空間之力,轉眼間便是來到了那名老者的身前。

「前輩,您好。不知道你在此等待晚輩,有何用意么?」

夢天來到那名老者哪裡,便是對著老者微微躬身,然後極為恭敬地問道。

「哈哈……小夥子,你就是夢天吧?」

夢天點了點頭:「正是。」

「不錯,不錯,果然是一表人才。嗯?竟然有至尊中期的實力了呢……」

那名老者在閉眼感受了一下后,便是猛地睜開雙眼,一雙渾濁的老眼之中,在這時竟是有著精光閃爍。

「我沒記錯的話,你今年應該正好十六歲吧?」

「前輩說的沒錯。」

老者看著夢天,微笑著捋了捋鬍鬚,然後哈哈一笑:「不愧是夢家的人啊,這天富,嘖嘖……比夢戰那老不死的都要恐怖啊。」

「而且……你這實力,是最近一年才修鍊而來的吧?」

夢天一怔,然後便是苦笑一聲,這老頭兒怎麼什麼都知道啊?

「哈哈……如此天賦,如此年紀,潛力無限啊。將來,浙大路,必定會因你而掀起一番風雲涌動啊。」

「前輩謬攢了,晚輩怎敢擔如此評價?」

「哈哈……你也不用謙虛。走,凌星那臭小子要見你,我帶你去見見他吧。」

「嗯?」

夢天一怔,這凌星,應該是凌楓帝國的帝皇,不過這一國帝皇要見自己,這之中的意味兒,可就有些難以琢磨了。

不過夢天也是點了點頭,回首對著吳東發出了一道靈魂通信,便是跟著老者進入了城中。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曦晨漫步在大街上,找尋着當年那些似曾相識的記憶,在一處街道的拐角地帶,曦晨不由得停下了腳步,神色黯然的盯着一棟高大的建築,心酸的眼眶蓄滿淚水。

曦晨曾在這裏渡過了一段極其美好的時光,這裏也曾一度讓他再次找到家的感覺,而如今,這裏卻是他心中永遠的痛。

李三包子鋪在那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已經飛灰湮滅,如今甚至連廢墟也找不到了。在繁華的帝都,自然不會允許一堆殘垣斷壁堆積於此。在將廢墟清掃一空後,這裏被一家高檔的酒肆所取代,聽說店家乃是朝中一宦官之後,權勢滔天,故而可以將這塊兒日進斗金的地段納爲己有。

衣着華麗的人們在此地進進出出,勾肩搭背地談笑自若,只有店門口那個身着藏青色長袍的青年久久的佇立,面容之上滿是淒涼。

曦晨輕輕地嘆了口氣,轉身朝着一旁的小巷走去,他放出神識確定無人注意之後,便將右手揮出,無鋒重劍憑空出現在他的面前,靜靜地懸浮。曦晨縱身一躍,輕踏其上,化作一道青芒,穿越層層霧靄,朝着皇宮的方向飛去。

“龍蒼宇,這一天我等了好久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望着不遠處富麗堂皇的皇宮,曦晨的雙眼被鮮血所染紅,散發出陣陣地寒氣,他仰面朝天嘶吼,聲音衝破雲霄,迴盪在九天之間,像只困籠中的野獸,在壓抑了許久之後,終於將內心的戾氣全部的爆發出來。

皇宮內依然是這麼的奢華,五年的時間過去,豪華的宮殿又平添了不少。不用腦袋想也知道,這全部都是由老百姓的血和汗混雜着淚水鑄成的。而皇帝的龍榻就寢之處,卻不是龍蒼宇,而是一位身披龍袍,面容英俊的金髮青年,他此刻正緊蹙着眉頭,手中拿着一柄書卷閱讀,不過看其漫不經心的樣子,似乎根本難以沉浸其中。

這名金髮青年正是當年的三皇子,皇城護衛隊統領龍凌風,風水輪流轉,如今的他已經牢牢地坐上了皇帝的寶座,實現了他多年以來的夙願。看來在這五年的時間內,帝都也是絲毫的不平靜啊!

正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恐怕那些龍蒼宇的肱骨之臣如今也被徹底的清洗掉了。可是不管怎樣,老百姓們都絲毫不會在意這些,這都是當權者之間的爭鬥,與他們沒有半點兒關係,他們在乎的只有兜裏的錢袋是否可以讓他們過上殷實的生活。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高度集權下的專政統治註定會讓他們的這一點兒幻想化作泡影。

龍凌風的面容比五年前蒼老了許多,看樣子位於這個至高無上的寶座上,也不是這麼容易的。他將書卷放置在面前書案之上,揉了揉略微有些發酸的肩膀,起身朝着龍榻走去。

“小玲,朕有些倦了,過來爲朕寬衣。”龍凌風朝着身後的侍女吩咐道,可是卻不見侍女有任何的動靜。

龍凌風大怒,正待轉身責罰於她,卻突然感覺脖頸一涼,一柄漆黑的重劍從其身後探出,搭在了他的肩頭之上,龍凌風頓時感到一種深入骨髓的寒冷。

“龍蒼宇在哪裏?爲什麼你會在這裏?”龍凌風身後傳來了一個充滿磁性的男子聲音,並未有太大的波瀾,不過龍凌風可以聽得出來,在那人平淡的語氣之下,似乎壓抑着滔天的怒火,他知道,一旦自己此時有任何的隱藏,那對方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割斷自己的喉嚨,肩膀上的重劍雖說看似還尚未開封,卻傳來了陣陣寒氣,透徹心扉。

龍凌風轉過頭去,看着身後那名滿目怒火的青年,他竟然出乎意料的笑了。

“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知道你絕非常人,龍蒼宇得罪你絕對是他這一生最大的敗筆。”龍凌風似乎認出了這位深夜來訪之人,語氣中竟帶有一絲恭敬。五年的時間,讓曦晨的容貌變化了許多,可是他身上那種與生俱來的王者之氣,卻是龍凌風這位自稱天子的凡人自愧不如的。

曦晨聞言,面容之上露出厭惡之色,他手中的力道一鬆,無鋒厚重的劍身猛的壓下,龍凌風身子一趔趄,抵擋不住這如山般的壓力,砰然跪倒在地,

“我來這裏不是聽你恭維的,再給最後你一次機會,龍蒼宇在哪裏?”曦晨的眼睛鮮紅的幾欲滴血,散發出陣陣寒芒,直攝龍凌風靈魂的最深處。

龍凌風悽慘一笑,還是不卑不亢地說道:“你也無須如此威脅我,龍蒼宇雖是我的父親,可我也絕不會爲了他將自己的性命平白無故的搭上,他如今已被我關在了天牢裏面,若是你想找他尋仇,儘管去吧,我想憑藉你如今的實力,那些侍衛以及機關暗道根本奈何不了你。”

龍凌風神態甚是坦然,彷彿將自己的親生父親出賣只是一件無關緊要的小事,絲毫不能引起他心裏的半分內疚。

曦晨將重劍從其肩頭移下來,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沒有再多說一句話,轉身朝着門外去,這等無情無義,貪生怕死之徒,殺了他簡直就是玷污了手中的無鋒重劍。更何況這龍凌風雖說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但也沒有得罪過曦晨,依照曦晨的性格,自是不會無緣無故地遷怒於他。

龍凌風望着遠去的曦晨的背影,神色變得異常的憤恨,可是他所能做的,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僅此而已。

龍凌風的本性又豈是如此,是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皇宮讓他變得成這般沒有人性,但是曦晨的那種不屑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那是一種無言的侮辱。可是身爲帝王,身爲任安國的九五之尊,他除了忍耐別無他法。畢竟敵人的強大,已經讓他難以產生絲毫的反抗之心,固執的性格只會白白的喪失掉性命。

自從坐上皇位的那一天起,龍凌風便知道,親情、有情、愛情,這些人世間最唯美,最純真的東西已經永遠的離開了他,他所面臨的只有爾虞我詐,陰謀詭計,身爲帝王,在老百姓的眼中那是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存在,可是他們所失去的,又豈是常人可以理解的。 (預計下一張將會在十一點十分左右……求鮮花、求推薦、求收藏……)接收到夢天的靈魂傳信后,吳東便是跟薇兒說了句,一隊人馬便是直接開赴肖家。

而夢天則是跟著老者直接飛身而起,對著皇宮之處掠去。

在一路之上,老這也是威猛天降了一下他與夢戰的關係,還有夢戰與凌楓帝國的關係。

夢天聽著老者的講訴,心中也是極為驚訝。

原來,這位老者與夢戰乃是結拜兄弟,甚至連皇宮之內的那位道劫境的強者,都是夢戰的結拜兄弟。

三人之中,要數這位老者最年輕,所以他排行老三,而那位道劫境的強者則是排行老大。

之餘萌戰,本來排老二來著,可是他死活不幹,無奈之下,眼前這位老者只好委屈排第四,夢戰排老三,至於老二的位置,則是直接被拋棄了。

而令夢天更為驚訝的是,這凌楓帝國的帝皇凌星,本名乃是叫凌天。

但是最後夢天卻是有些驚訝的聽到,本市凌楓帝國皇子的凌天,竟是直接拜到了夢戰的門下。而隨後這個名字,則是被凌天自己給改了去。

至於為什麼叫凌星呢,原因就是夢戰傳授給這位凌楓帝國帝皇的東西,便是依靠星辰之力進行修鍊。

這種依靠星辰之力修鍊的方式,對於淬鍊靈魂力有著極大的幫助。而且,星辰之力,還是這世間最為純潔的幾種能量之一。

而也正是依靠這星辰之力,凌楓帝國的這位帝皇,方才能夠突破至尊。雖然對外傳言,凌楓帝國的帝皇只是一名聖階初期的強者,但是,這又有誰能證明呢?

不過,關於這個傳言,倒是令得整個凌楓帝國的人都是深信不疑。因為,其他兩大帝國的帝皇,也不過堪堪聖階之境而已。

而為了感謝夢戰凌天便是將這個名字改為了凌星。至於為何不叫凌辰呢,是因為凌辰凌晨的,用以搞混,像個女孩的名字。

對於凌楓帝國皇室竟然與自己的老祖夢戰有著如此淵源,夢天的心中,也是有些震撼的。對於自己這位老祖,他的確是挺佩服的。

不僅實戰能力強悍,更是有著兩位實力強橫的兄弟。如今,甚至還有一位做了帝皇的徒弟。

對於自己的老祖的這番作為,夢天實在是太過吃驚了。因為在與夢戰那些天的接觸中,他卻是發現,自己的老祖夢戰並不是一個好為人師的人。

而這位凌楓帝國的帝皇能夠被夢戰看上,估計不是他身後的帝國,或許是因為凌星的品質、為人、天賦和資質這四項,方才會被自家老祖給看上,然後將其收入了門下。

畢竟當時的夢戰,可是成名已久的強者。光是憑藉至尊實力便是能夠單挑兩大聖殿天劫之境的強者而不落敗,這番實力,不得不說,這個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個比自家老祖越階挑戰更強的人來了。

不過夢戰的這個越階,可不是單單的跨域一個階位那麼簡單。從至尊之境到天劫之境,可是整整三個階位。然而,夢戰卻是用出色的實戰能力將這三個階位,給生生縮短了去。

所以,夢戰才會受到當時大陸中人的尊敬。只不過夢戰這些年的消失,大陸之上,關於他的名聲,也是漸漸消失了去。如今,並沒有多少人在記得那個瘋子夢戰了。

而隨著交談,夢天也知道這名老者的名字,白峰,正如老者那穩若山嶽般的氣勢一樣。

而在夢天與這名老者的隨意交談之下,兩人很快便是來到了皇宮之中。

自一處院落落下,白峰便是帶著夢天緩緩地對著這出院落唯一的一處房間走去。

夢天所驚訝的,是一國帝皇的居所,竟然是在這裡,而不是如其他帝皇一般選擇了輝煌大氣的宮殿。

不過,隨後白峰便是為夢天解釋了一下。由於凌楓帝國第一任帝皇乃是窮苦人家出身,為了告誡後輩要懂得吃苦耐勞,便是頒布了一條法令。

那就是所有帝皇,都要深居簡出,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動手去做。甚至就連自己所持的飯菜,都是要自己動手去耕作。

所以在這處小院之內,有這一塊極大的耕田,還有著一些農具擺放其中,倒是像極了一座普通的農家小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