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蜈蚣?沈雲心中一動,伸手接了過來。這冰蜈蚣比冰山禁制中所遇到的冰山蜈蚣要高一階,冰屬性更加純淨,綜合能力更強。不過,單單這一枚蟲卵,自己能不能將它催生出來都是問題。

“這枚蟲卵我已經加進了催生之術,只要道友能夠保護好,半年之後便能正常孵化而出。”

“嗯,如此便好。”沈雲將蟲卵收起,然後手掌一翻,一隻黑色木盒出現在了自己手中,遞給了那男子。

男子急忙接過來,輕輕打開一條縫隙,就聞到了一股奇異的草香,然後急忙向裏面瞅了一眼,見裏面擺着一株冰白色的刺葉草,明顯可以看出是株成熟的冰心草!

“謝謝沈道友了!”男子滿臉的喜色,將冰心草放入到乾坤戒中,然後隨手取出了一張符紙,在上面寫下了一個地址,交給了沈雲。

兩人分開之後,沈雲在溜達了一圈之後,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

他並不怕在這期間,那紙丹方會被別人換走,因爲現在需要這種東西的修士太稀少了,若是真的有需要,寧願自己去花大價錢購買成品的靈丹,也不會費盡心神去弄什麼丹方。

接下來的兩天,他要好好調息一番,準備之後的奪寶會。雖然他對那件雞肋般的法器沒什麼興趣,也不想去爭奪什麼第一,但畢竟是代表靈秀山來參加的,那位雪萍師妹自然不會上場參加比試,這個重擔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而此時在昨夜的石樓內,依舊是那間屋子,王家老祖正看着坐在面前的二十餘人,面色凝重,但那雙渾濁的眼睛中,卻是現出了一絲的興奮。

“在座的,都是我們北山王家的骨幹。我想,你們也應該知道我們王家的歷史吧?!”老祖看着面前的衆人問道。

“明白,老祖。”下面的衆人熙熙攘攘地答道。

“嗯,那我就直說了。數千年前,我們王家與萬家一起,創立了元國的魔靈門。可是數代之後,因爲兩家有了分歧,王家先祖離開了魔靈門,來到北山,對宗派失去信心的他並沒有自立門戶,而是在這裏開枝散葉,將王氏家族發揚光大,沒幾百年的工夫,便有了王家堡。”

王家老祖說到這裏頓了下,繼續說道:“這次萬天雲過來,是告訴我魔靈門需要我們王家回去,而且,將魔靈門副門主的位子給我們,你們覺得如何啊?”

聽完王家老祖的話,其餘衆人面面相覷,竊竊私語起來。雖然都明白王家的歷史,可是真要說到回魔靈門做回魔道的話,這些從出生就是正道之人的王家子弟們還是難以想象。

“老祖,魔靈門,爲何要讓我們王家回去?”

衆人私語時,王魁站起身,躬身問道。

“魁兒問得好。”王家老祖微微一笑:“你們肯定都以爲那魔靈門要我們王家回去,是想讓我們作爲他們的棋子與先鋒,爲他們與魔道二宗攻擊元國正派做準備。是否?”

“嗯,是啊老祖。”

“對啊,老祖,我們王家不能這麼做對方的炮灰啊!”

“老祖我們擔心的就是這一點啊!”

衆人你一言我一語,將心中所擔心都說了出來。王家老祖皺了皺眉頭:“好了,不要說了。我雖然老,但是我不傻,當然不會爲了此事而答應對方。這次的事情,有一個關鍵的因素,就是,暴熊族人!”

暴熊族人?!

聽到這四個字,其餘人頓時驚詫萬分,一時間說不出話了。暴熊族人是什麼人?那可是百餘年前與正派大戰過的超級強大的種族,綽號魔王的洛桀帶領着暴熊族人爭奪天下,如若不是最後整座大陸的正派聯合爲一起,估計現在的天下就是洛桀的了!

當年洛桀並沒有死,而是被關了起來,暴熊族人也並沒有全部滅族,而是有幾家人祕密逃走了,至今不知下落。不過在數年前,曾經有一件事情讓人起了戒心。便是魔靈門旗下的天魔莊,偷走了破靈叉,據說是爲了救出當年魔王手下傀儡師、綽號妖女的安麗,雖然之後便沒了下文,但是這種事情的真相,一般的人是不會了解的。

按照王家老祖的話,現在暴熊族人很可能會想借助魔道的實力重新崛起。畢竟魔王洛桀沒死,他的號召力可是強大得很,只要暴熊族人打着他的旗號,相信所有的魔道門派都會一擁而上。

“相信你們都知道暴熊族人這四個字的含義,所以,我纔會答應了此事。不過我也沒那麼傻,我也提出了一個條件。就是,讓現在的魔靈門掌門萬雄,將他的獨女萬珍兒嫁到我王家來。”

這條件……衆人又是面面相覷,心想若是這樣的話,倒是可以賭一把,至少,能夠看得出魔靈門的誠意。

“萬天雲答應了,看來他在來此之前,萬雄便將此事料到了,並且告訴他可以答應於我。”老祖笑道:“我王家也蝸居在北山數千年了,雖說現在已然發展成爲了元國第一大修真家族,族下也有數十人在各大門派之中,發展前景不錯,但是畢竟這不是我們王家的未來,依靠着現在我們的實力,完全可以在元國甚至天荒大陸,爭到更好的地位!”

其實老祖已經答應此事,便是板上釘釘了,其他人就算是有相反的意見,也不會笨到直接說出來,所以聽老祖這麼一說,衆人也只是頻頻點頭,露出一副很是同意這個想法的樣子。

“呵呵,你們的心思,我差不多能猜個七八分。”老祖說到這裏頓了一頓,雙眼中現出一絲的冷色:“數月前,我便從幾位老友那裏得到消息,北面的源深國,東北部的車遲國,都在這次魔道二宗與魔靈門的計劃之中,而且現在的源深國正威盟,估計已經開始內鬥而分裂,被魔道二宗所收的時間越來越近了!車遲國更不用說,作爲一個佛宗之國,估計對魔道痛之入骨,必有一番死戰。但是憑藉魔道二宗與魔靈門的實力,拿下車遲國也不成問題。如此一來,便對我元國成了夾擊之勢,兩面受敵兩面靠海,若是現在不站好位置,到時就晚了……”

這些話語中透露着一絲的無奈,但是所有人都能聽得出,老祖對這個決定還是很有希望的,畢竟這次所倚仗的看似是魔道二宗與魔靈門,但是背後站着的,卻是整個暴熊族——這個天荒大陸上最爲強悍的獸人族!

“你們若是沒有意見,此事就這樣決定了。”老祖嚴肅地看着座下的衆人。

話已至此,此事就算是老祖自己現在反悔都是不可能的了,現在的王家,已經算是重回魔靈門了。

“既然沒人反對,此事便就定了。王子峯,你作爲我王家現任的族長,魔靈門副門主的位置,便由你來做,至於萬珍兒的夫婿我也想好了,便是王魁。魁兒你現在已經不能再回到落劍門中了,由你迎娶萬珍兒,最好不過了!” 會議結束之後,老祖留下了王子峯與王魁兩人,其餘人全部退下。

“子峯,魁兒,你們倆是老夫現在最看好也是最爲倚重的兩人,王家這兩代子弟中,你們都算是佼佼者。現在沒有其他人,你們說說對老夫這個決定的看法吧。”

王子峯一身灰袍,身材適中,看上去像是一個教書先生,可是誰也不會想到,這個文質彬彬的男人,竟然會是化形境修爲的高手,而且平日裏看着沉穩老練,但是一旦有事,此人便會心狠手辣,爲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也正是因爲此種心性,纔會坐穩王家族長的位置。

“老祖英明。剛纔數句話便已道出此事的來龍去脈與其中利弊,子峯會堅定不移支持老祖的決定。只是,子峯現在心中還是有些疑慮,不過這些,等到與魔靈門真正合作起來的話,也應該會慢慢消失。”

“嗯,你心底支持便好。魁兒,你說說看。”

王魁整個人都比王子峯這位大伯大了一圈,站起來翁裏翁聲道:“王魁自會支持老祖的決定,只是這樁婚事……”

看着王魁有些不好意思還有些退卻的樣子,王家老祖不禁被逗樂了:這個王魁看上去是個莽漢,其實心中比誰都明白。這也是爲什麼他如此看重他的原因。其實在他的心裏,王魁要比王子峯聰明得多,他們兩人最大的一個區別就是,王魁心善,心軟,這一點,與王子峯相差甚遠。

“婚事?魁兒你有何想法可以直說。”老祖何嘗不知道這王魁還沒見過那位萬珍兒,怎麼會輕易答應呢。

“王魁現在還沒有想要尋找雙修伴侶的打算,況且,那位萬珍兒……”

“呵呵,魁兒你多慮了。萬珍兒,老夫見過,絕對美人坯子,配我王家還是可以的。至於雙修伴侶之事,老夫也爲你想好了。只要情況穩定之後,我便將你現在的功法散去,與萬珍兒共同修練魔靈大法!”

“魔靈大法?!”

王子峯與王魁一聽這個名字不約而同驚詫地叫了一聲,看到老祖笑嘻嘻的樣子,才急忙讓自己的心境平穩下來。

魔靈大法,已經數千年沒有在修真界出現過了。此事還要回到數千年前魔靈門剛剛立派的時候,那時萬家便是一名女子,而王家則是一名男子,兩人恰好就是雙修伴侶。在共同創造了威力無窮的魔靈大法之後,這二人幾乎打遍天下無敵手,這才創立了魔靈門。

可是之後數代門主都因爲體質不特殊而無法修練此魔靈大法,這才造成了魔靈大法沒有傳人。直到王家從魔靈門中撤出,這魔靈大法就更加沒人修練了。不過從王家的族書中可以看到,這套魔靈大法的威力絕對是魔功中頂尖的存在。

所以當王子峯與王魁聽到此事時都是驚詫萬分,只是王子峯只有吃醋的份兒了,因爲他的年齡已經不適合散功重修了,就算是找到了合適的雙修伴侶,他要散功重修魔靈大法,基本只有死的份兒。

王魁的驚訝,不僅僅是來自於魔靈大法本身,而是他想到,如果自己真的練成了魔靈大法,那就真的是大魔頭一個了,與所謂正道完全相悖,走上了一條魔道的不歸路。雖然實力纔是硬道理,但是在凡人世俗界的眼中,魔道就算是做好事,也依舊是讓人嗤之以鼻的殺人混蛋。

這對於自小就受着正道教育的王魁來說,有些不敢想象。

“魁兒?”老祖見王魁不說話,輕聲喝了一下。

“嗯,王魁答應!並且向老祖保證,一定將魔靈大法修煉成功!”

“好!”老祖哈哈笑了數聲:“如此一來,我王家,不對,是我魔靈門,便會慢慢回到我王家的手中!”

王子峯與王魁聽了這話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讀出了一種難以言喻的味道。老祖說的是,因爲萬天雲的體質不合適,所以無法修練魔靈大法,而如果王魁的體質可以的話,只要魔靈大法修練成功,便是下一任魔靈門門主的不二人選!這一點,纔是老祖提出將萬珍兒嫁給王家的真正用意!

王子峯心中都在暗暗感嘆:這位老祖,果然還是比自己老辣多了,雖然萬家可能不願意,但是他們卻只能不得已而爲之,畢竟他們自己也沒有任何辦法……他們現在與魔道二宗是合作關係,可是如果真的有一天雙方鬧翻的話,憑藉魔靈門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與他們二宗相比。所以這魔靈大法在他們看來,也是迫在眉睫!

老祖果然是老祖,任何事情都早就在心中有了一個算好的算盤,遇事便可以信手拈來,每一步棋都是正中要害,卻又讓人只能順局而動,根本就沒有主動權之說。

這一點,王子峯自嘆還差的太遠……

“好了,現在源深國那邊已經開始行動了,下一步,估計要穩住車遲國,現將元國的正派消滅。元國的正派中不過也只有五大門派而已,別的小派不足掛齒,兩天後的奪寶會,我們就要打下第一戰,不過,我們不能讓元國的正派看出是我們所爲,老夫接下來的話,你們都要聽清楚了,因爲一旦有所疏漏,壞了事情是輕,毀了我王家是重!”

王家衆人都在緊鑼密鼓張羅着魔靈門的事情,而沈雲他們,卻在穩定的王家堡中慢慢失去了剛來時的那份謹慎。他們嗅不出任何有危險的氣味,再加上王家這邊招待的的確不錯,讓他們開始覺得自己多慮了。

這便是新人弟子的心性不夠成熟,若是東方元甚至董定山、林泉之輩的在此,估計早就偷偷溜回靈秀山,然後差幾個可以自保的弟子回來做探子。沈雲就算比同齡人成熟一些,也不會想到這一點的。

這兩天他一直在閉門調息,期間出門與方爲他們幾人交流了下修練心得,除此之外便就沒什麼別的事情了。

在奪寶會的前一天夜裏,沈雲與方爲、張龍兩人在茶室聚了一會兒,到了月上梅梢之際便各自離開了。白瀟瀟再也沒有在沈雲面前出現過,這讓他很是失望。而婉兒一直沒有回來,也讓他有些擔心。

懷着這件心事,他獨自走在王家堡中的小路上,散着心。當轉過一條衚衕時,他忽然發現前面立着幾道黑影,像是在對峙什麼。

他可不想多管閒事,急忙轉身要走,卻聞聽身後傳來一個驚喜的聲音:“沈師兄?!”

這聲音可是太過熟悉了,除去那位狐媚的雪萍之外,能在王家堡中這麼叫自己的,就剩下那位王興了……

既然被認出,沈雲也不好低頭走人,便轉身向前走去:“哦,原來是王道友,真是巧啊,竟然在這裏碰到了,不知道友……咦?雪萍?!”

沈雲往前走了數步,便清楚地看到對面有名白麪男子,懷中抱着滿臉春色的雪萍!

這個場景讓沈雲都不禁有些臉紅:雖說雪萍還是處子之身沒錯,但是這略顯荒淫的心性,實在是讓自己有些難堪。

“沈師兄,事情是這樣的。”王興急匆匆跑了過來,向沈雲訴說了事情的經過。

原來雪萍今日想要去買些東西,畢竟王家堡中的稀奇古怪之物很多,深得女兒家的喜歡。王興雖說有事很忙,但是一見到雪萍就邁不動步子的他怎麼會回絕雪萍,二話不說就帶着雪萍出來了,這一逛就是一個下午,吃過晚飯之後,王興便帶着雪萍回客棧,誰想到在路上遇到了面前這位風度翩翩的男子,雪萍一眼就看中了,黏在他身上死活不鬆手。

王興哪裏會這樣認輸,自然擋住了兩人的去路。

聽完事情的經過,沈雲頓時苦笑不已,但是雪衫師伯讓自己看管好雪萍,自己也不能袖手旁觀。

“雪萍師妹,明日就要奪寶會了,今天還是先與師兄回去如何?”沈雲走上前,看清了那名男子的面孔。

這人長得,長得,有點,妖異!一個男人,生着一張妖媚的女子面孔的話,會是什麼感覺?!反正沈雲現在渾身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若是能出手的話,早就一個大嘴巴子扇過去了!

“呵呵,這位道友是與雪萍一起的嗎?”妖異男子燦爛地一笑:“我與雪萍師妹相談甚歡,爲何要帶她離開呢,就算是要帶她離開,也要問一下她自己的意見不是?”

沈雲壓根兒就不想多與這男子說一句廢話,立馬向雪萍問道:“師妹,先隨師兄回去如何?!”

雪萍將腦袋從男子的懷中擡起來,看了一眼沈雲:“師兄,我今晚就跟這位師兄回去了,你就不必擔心了,他不是壞人……”

這口氣如喃喃細語,溫柔婉轉中還帶着一絲的媚氣,讓任何男人聽了都會心中一動,沈雲也不例外。不過他的神識與心性都比同修爲的修士強一些,很快就平穩了下來,仔細看了過去。

雪萍現在的樣子有些奇怪,目光雖然現着神色,卻有些呆滯;動作很是機械,姿勢也有些不協調。這像是,被迷魂了的情況! 看到雪萍被迷魂,沈雲頓時緊張起來,馭起神識向那人探去,見這人也不過是通靈境初期的修爲,從着裝上看,像是一個小門派的弟子,倒也不像是魔道之人。

“這位道友如此做,不怕被人唾罵嗎?!”沈雲向前走了一步,冷聲說道。

“呵呵,我既然做了,又何怕別人呢?!”妖異男子微微一笑,那笑容竟然現出一絲妖媚之色,讓沈雲看了都是一呆,急忙馭起靈氣穩住心神,心中對此人的迷魂之術有了防備之心,但是在腦海中尋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修習迷魂之術的門派。

“難道閣下要硬將雪萍師妹從我身邊帶走?!”

賽羅 沈雲默默地看着對面的妖豔男子,心中不禁有些發怵——雖然對方的修爲與自己是一樣的,但是自己從來沒有過對付迷魂之術的經驗,只怕到時候自己會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看着依舊小鳥依然般的雪萍,沈雲皺了下眉頭,使出了傳音之術:“雪萍!你醒醒!你看看現在的自己,你就不怕我回去告訴雪衫師伯麼?到時候可有你好受的!醒醒!”

王興一直站在沈雲的背後,雙眼有些驚駭卻又有些不甘地看着對面的妖豔男子,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沈雲的動作。而對面的妖豔男子卻是一臉警惕地看着沈雲,當雪萍聽到“雪衫師伯”四個字的時候,身子明顯地一震,這讓他一下子將雪萍拉到了身後!

“雪萍!醒醒!”沈雲利用傳音之術在雪萍的耳邊大喝了一聲,而隨着妖豔男子對雪萍的一拽,雪萍一下子驚醒了過來!

“雪萍,別看他,趕緊過來!”沈雲一邊招呼,一邊馭起了靈氣護罩,生怕對面的男子對自己施展什麼迷魂之術。

雪萍在轉醒過來的瞬間本能地看了妖豔男子一眼,一雙美目中頓時露出了驚怕之色,急忙竄到了沈雲身後,哆哆嗦嗦地再也不敢出聲。

王興此時大喜,見沈雲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也不由自主馭起了靈氣護罩。

“呵呵,好!”妖豔男子似乎見無機可尋,冷笑一聲:“你們兩個給我記住了,我不會善罷甘休的,若是有一天再遇到我,我定要你們加倍奉還!”

說罷,妖豔男子身上霎時閃出了一道道七彩之光,化作一道彩芒飛遁而去!

一盞茶的工夫後,沈雲與王興帶着雪萍回到了她客棧的房間中。

雪萍喝了一杯熱茶之後,才慢慢穩定了情緒,此時這個妖媚的丫頭再也沒有那個刁蠻的模樣了。

“當時我只是看了他一眼,沒想到剛好與他的目光對上了,我當時只感覺身子一震,便什麼都不知道了,眼裏就只剩下了他一個人,而且,還覺得他就是我的主人,我什麼都要聽他的……就像,就像自己明明已經死掉了,但是卻眼睜睜看着自己的軀殼被別人任意驅使……”

看雪萍的樣子,沈雲知道這女子剛纔確實收到了極大的心理壓力,便安慰道:“沒事了已經,以後自己多注意,別輕易與這種模樣的修士對視……”

雪萍乖巧地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沈雲站起身,拍了拍雪萍的肩膀,示意王興跟自己出來。

兩人走出雪萍的房間,來到了走廊裏,沈雲問道:“道友可知道修真界有修習這種迷魂之術的門派?”

王興苦笑着搖搖頭:“說實話,這種迷魂之術對付同階的修士還是可以奏效的,對付高階修士就很困難了,萬一不好用還會直接惹怒對方,所以我們這個修爲的修士,是很少有修習這種迷魂之術的。我還真的不知道,哪個門派會有這種迷魂之術……”

“嗯,也好。”沈雲沉吟了下:“那就這樣,我先走了,麻煩道友去安慰下雪萍師妹,讓她好好休息。”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