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地上,直接給砸出一個大坑。

林絕從地上彈起,如野獸一樣四肢着地。

他全身的衣服已經殘破不堪,處處都可見傷口,鮮血橫流。

“鵬王,如果你也只是這點攻擊力,殺了我,你也要重傷而死。”

林絕聲音無比的平靜,反而聽起來很溫柔。

鵬王眼神凝重:“你是我見過最變態的七品修者,沒有之一。我很慶幸,我比你品階高,不然今天這裏死的,將是我。”

“小子,讓你見識一下八品修者火力全開的威能吧。”

鵬王痛苦地吼叫,雙眼內留下殷紅的鮮血。

他雙臂上居然生出尖刺,後背咔咔作響,脹大了一輪。

現在的鵬王看上去,已經不是人了,而是一個怪物。

“天罡鵬王拳。”

鵬王如一個推土機,所過之處,一片狼藉。

一道大鵬的虛影,猙獰舞爪,撲向林絕。

林絕深吸口氣,體內的真氣燃燒了。

通天神果的精華將他提升到了前所未有地步。

如果是從前,林絕此刻已經抵不住鵬王的氣場,直接給震斃。

但此刻的他,卻是將全身的真氣都集中在一拳之上,怒吼中,不退反進。

他的拳峯,彷彿也在燃燒。

這一拳,已然是他的巔峯。

“鵬王,老子就算死,也要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

在鵬王的驚駭聲中,林絕的拳頭居然冒出金色的火焰。

轟!

一聲爆裂般的響聲。

林絕的拳頭直接打爆鵬王的虛影。

鵬王一聲慘叫,噴出老大一口鮮血。

林絕則是斷線風箏一般,被打散的鵬王虛影擊中身軀,往後飛出。

鵬王勉強支撐起身體,帶着鮮血狂笑道:“差一點,差一點啊,哈哈,你小子這戰力,如果是一般的八品,說不定真的被你打廢了,可惜老子的拳頭,可不是一般八品能比的。”

林絕一動不動,看上去已經死了。

鵬王想站起上前去檢查,但剛動,就覺得體內火辣辣的疼。

他呸出一口鮮血,大罵道:“被龍霸圖這雜種給騙了,媽的,說好的只是一個雜魚,沒想到是個狠貨,差點把老子害死。不過,殺一個天才的滋味,是真的很爽啊。”

然後鵬王眼神就見鬼了,再也笑不出來。 只見林絕一動不動的身體,居然動了。

而且還慢慢掙扎着站起身。

“鵬王,你以爲老子是這麼容易死的。你再強,想一拳打死我,也是妄想。”

林絕面目極度扭曲,可以想象是多麼的痛苦。

但是他依然咬牙站起。

“小子,你離死不遠了。”

鵬王看清了林絕的傷勢,冷笑道:“你現在不過是強撐一口氣,等這口氣一散,你死得不能再死。”

“那又如何?”林絕不屑道:“你一個八品強者,甘願給人當槍使,比我還不如。何況,我死了,你以爲你能活命?”

鵬王哼道:“你想嚇我?還嫩着呢。我鵬王的實力,加上龍家的保護,誰敢殺我?”

“鵬王你太天真了。”林絕笑得很暢快:“你註定要給我陪葬,你還不知道吧,我已經是關家的人,以關家的能量,關老爺子九品的實力,殺你,誰敢阻攔?”

鵬王臉色陰晴不定,恨聲道:“龍霸圖這個老東西,讓我殺你時可沒說你還和關家有聯繫。”

“不過,就算你真的和關家有關係又如何,現在你就給我死。”

鵬王邁步,朝林絕走來。

“你現在比一個常人還不如,受死吧。”

林絕彷彿不知死亡就在眼前。

而是突然轉身看去,只見淚流滿面的凌思雨正呆呆地看着他。

林絕緩緩倒地,嘴角帶着笑意:“回來幹什麼?傻丫頭。”

“不。”

凌思雨發出一聲刺破耳膜的尖叫,淚水瞬間模糊視線。

她只覺得,心裏好痛,像是被一把尖刀桶入。

“我不要你死,你這個壞蛋。”

“就算你討厭凌家的人,我還是不要你死。”

“我知道你讓我走,是爲我好。”

“林絕,別離開我。”

一團黑色的火焰覆蓋上凌思雨的全身這。

一刻,她彷彿就是火焰。

鵬王不可置信地張大嘴巴。

一團黑色火焰就撞在了他的胸口。

鵬王心頭衝出一個念頭:“我非死不可。”

鮮血狂噴。

令他驚喜的是,那個傻丫頭居然沒顧及他,只是抱着林絕大哭。

鵬王再次噴出一口鮮血,什麼都管不了啦,立刻託着重傷的殘軀逃命。

“林絕,你不會有事的。”凌思雨哭得無比傷心:“你要是死了,我怎麼辦?”

當林絕再次醒來時,看到的是師弟顧北河皺在一起的老臉。

“我擦他仙人闆闆的,一定是活躍在北方的鵬王高千行打傷師兄的,這個豬狗不如的老東西,以大欺小,真特麼不要臉。”

園主夫人不耐煩道:“顧大師,你別罵了行不行?林大師他到底怎麼個情況?”

顧北河老淚縱橫:“師兄他,怕是廢了。”

“什麼?”

此言一出,現場響起好幾道倒吸冷氣的聲音。

還有壓制不住的哭音。

“林絕,你別嚇我好不好?”

這是納蘭玉珠的聲音。

然後是巫鵬的嘆息聲:“小姐,林先生傷勢,要是換在我身上,我必死無疑,你要想開一些。”

園主夫人道:“把御藥園最上好的療傷藥拿出來,全力救治林大師。關家的豪門大典在即,絕不能讓林大師有任何差池。”

“龍家如果不把高千行交出來,就等着承受關家的怒火吧。”

林絕迷迷糊糊的,清醒過後,又睡了過去。

龍家大院。

龍霸圖的書房中。

“鵬王,你現在離開京城,怕是不太可能。”

鵬王一聽臉色就扭曲了:“誰要殺我?誰敢殺我?”

龍霸圖眉頭深鎖:“你別衝動好不好?關家讓我把你交出來。”

“那個小子果然是關家的人嗎?”鵬王心頭罵娘:“龍霸圖,當初你可沒告訴老子,這小子和關家關係還這麼深厚?早知道這樣,我就不會幹這趟差事。”

龍霸圖陰沉如水:“就連我也是後來才知道,林絕居然要和關天絕結拜爲兄弟,而且根據我得來的消息,關浩然那個老東西突破九品,關家邁入豪門,就是林絕的功勞。”

鵬王這下真是嚇破膽了,大罵:“你說關浩然九品了?龍霸圖,你這不是把我往火坑裏推嗎?你這個老雜種。”

龍霸圖眼裏殺機大作,冷哼道:“我勸你對我放尊重一些,你現在實力和一個六品的弱雞沒分別,別找死。”

鵬王不吱聲了,眼神卻是格外怨毒:“那你說,該怎麼辦?”

“林絕沒死,但是和廢人沒差別。被你的鵬影擊中,丹田幾乎破碎,呵呵,我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

龍霸圖心情不錯,但隨即又變沉重:“關家真是隱藏得夠深,關浩然做到了,將關家帶入豪門,如果他一心爲林絕出頭,我龍家也保不住你。”

鵬王石化了。

龍霸圖這話,不就是告訴他,你等死吧。

“如果我死,龍霸圖你絕不會好過。”

鵬王猙獰了。

凌家。

一陣肆意的大笑聲,從家主凌嘯天的書房傳出。

“林絕廢了,哈哈哈,暢快,暢快啊。”

凌天志笑道:“父親,那林絕差一點就被鵬王打死,現在據說走路都困難,等到他沒有利用價值,肯定會被御藥園,關家,夏家等踢出去,到時候我們再輕鬆了結他。”

“嗯,好主意。”凌嘯天突然問道:“思雨這丫頭呢?還沒找到嗎?”

凌瀟苦笑道:“大哥,思雨和林絕在一起。”

“冤孽。”

凌嘯天怒不可遏。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