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莎再次出現,笑道:「尊敬的葉先生,您一共用了s級3號訓練室108分鐘,共消費貢獻積分900點,此次賬戶餘額為100貢獻點,歡迎下次惠顧!請問您還有什麼需要服務的嗎?」

葉問龍搖了扔搖頭道:「我要趕回新生園1區了,下次有時間再來。」

「好的,葉先生請跟我來。」諾莎微笑著引葉問龍來到光梯入口,親自幫他打開,葉問龍一步跨入,光門關上,幾秒鐘之後,他從新生園1區的善武館出口走了出來。

東方初亮,天空雲霧繚繞,灰濛濛的一片,今天的天氣似乎並不算好。

新生園1區的小操場之上,此時正陸陸續續的有一二班的學生從宿舍中衝下來,看來兩個班集合的時間是差不多的,此時距離趙風洛所說的15分鐘還有10分鐘,大部分學生還是睡眼朦朧,有好些人還在不斷打著哈欠,三五人聚在一起吹牛打屁的不少,男生們有好些人襠部鼓起著,那是青春少年晨起未退的特徵,估計是早上清涼的冷水淋洗過臉后還是沒有辦法消除。

「小妮子,你過來一下。」

葉問龍在人群中看到了穿戴整齊的趙雪柔,後者也看到了他,葉問龍向她招了招手,走到一棵大樹的黑暗處,趙雪柔小跑了過來,小聲問道:「大哥,什麼事?我好像看見你從善武館出來呢,你剛才去訓練室了?」

這妮子真是冰雪聰明啊,只是憑著他從善武館出來便知道他是去了訓練室。葉問龍點了點頭,看著她那略顯蒼白的瓜子臉,有些難以啟齒。

「大哥,你……你是不是出什麼事了?」趙雪柔其實從昨天下午到昨天晚上都是心緒不寧,今天更是一大早便起來了,如果不是怕打擾到葉問龍,她早就給他發信息了,此時見他猶豫的樣子,心中一驚,焦急地問道,小臉蛋因為惶恐而微有些脹紅。

葉問龍心裡輕嘆一聲,知道終歸還是要告訴她,溫言道:「小妮子,我不去參加特訓了,以後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

「大哥……」趙雪柔輕呼一聲,眼淚登時嘩啦啦地淌流而下,原來她的預感沒有錯,大哥真的要離開她。

「妮子別哭。」葉問龍揉了揉她的頭髮,輕聲安慰道。

他心裡不禁有些愧疚,答應過要好好照顧她的,他知道她的身份肯定不一般,而按照她的健康狀況以及她跟自己提過的丹藥的事,只怕特訓期還沒有完她就會被家族的人接走了,這一次的見面,或許會成為最後一次。

「我決定去鍛體學院了,昨天決定的,只是昨天事實突然,沒有來得及告訴你。」葉問龍解釋道,不過並沒有把自己是去鍛體學院打雜的事告訴她,「一會我跟趙導師報到完就會過那邊報到,接下來,我可能也會住在鍛體學院那邊,所以,以後我不能照顧你了,你自己多多保重,有什麼情況不對,立即跟導師彙報,千萬不要強撐。」

趙雪柔看到他擔心的樣子,反而冷靜了下來,挽起袖子拭去了眼角的淚水,低聲道:「大哥,你放心好了,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想了想,似乎也是下了某種決心,道:「大哥,既然你要進鍛體學院,我也不參加特訓了。」

「什麼?你可千萬不要做傻事。」葉問龍一驚,他以為趙雪柔會因為他而與學府作對。這小妮子柔弱表面下的倔強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萬一她要倔強起來,九頭牛也拉不回來。

「大哥,你先聽人家說完嘛!」趙雪柔嗔白了他一眼道,「我來龍武學府,本來就沒打算要進善武學院的。」

「難道你也具有鍛造天賦,想進的是鍛體學院?」葉問龍驚喜地道。

「沒啦,人家哪有什麼鍛造天賦,你看人家這身板,拿得起鍛錘么?」趙雪柔白了他一眼道,「你只知道龍武學府有善武學院和鍛體學院,只怕並不知道,龍武學府還有一個葯院吧?」

「葯院?龍武學府有這樣的部門嗎?」葉問龍詫異地道。

「有的,其實龍武學府除了善武學院、鍛體學院這兩個較大的院之外,還有不少的獨立院系,只不過因為人數很少,所以知道的人並不多,葯院就是其中之一。而且這葯院離鍛體學院並不遠。」趙雪柔說到這裡,狡黠一笑道,「鍛體學院在白灼山下,而葯院就在百草山中,兩院之間只有一林之隔,以後我要去找你也容易的很。」

想到趙雪柔的丹藥士身份,再見她對葯院所在如此熟悉,葉問龍倒是沒有再懷疑她的話,微鬆了一口氣道:「這樣最好,你體質孱弱,本就不適合去參加那種高強度的特訓,能去葯院是最好的了。怎麼樣,你要轉葯院沒有什麼困難吧?」

趙雪柔嫣然一笑道:「就算我想要進鍛體學院都成,不過我沒有鍛造天賦,去了也沒用,大哥你放心好了。」

聽到她這句話,葉問龍終於知道她的能量了,管你什麼天賦體質,我想進哪個院就進哪個院,這才是真正牛叉的背景啊,想到這裡,葉問龍心中一顫,小心地問道:「小妮子,你……你不會是來自觀善星吧?」

趙雪柔玉手突然抖動了一下,抿了抿嘴唇,看了他一眼,小聲道:「大哥,我不想騙你,我的確是來自觀善星趙家,那導師趙風洛叔叔地其實也是我們趙家的人,所以其實我就算參加特訓,他也不敢為難我的,不過你既然不去了,我也不想參加啦。」

小心翼翼地看了葉問龍一眼,小聲道:「大哥,你……你不會嫌棄我吧?」

葉問龍苦笑道:「小妮子,你這話講反了吧,觀善星趙家小姐,我有什麼資格嫌棄你?」

他知道趙雪柔肯定來歷不凡,其後台肯定是大有來頭,卻怎麼也不敢想像她會來自觀善星的趙家那個龐然大物。人類第一強者趙觀善、第二強者、龍武學府創始人趙清泉所在的家族,也是共和聯邦的第一家族,如此顯赫的背景,豈是他一個草台出身的窮小子有資格嫌棄的?

難怪,她說她一出生時,體質就已經達到一等;難怪,她現在的體質這麼弱也能來參加龍武學府的考核,人家根本就是閑著無聊來玩玩的;難怪她懂得那麼多的東西,甚至於超越s級的知識;難怪她隨手丟給自己的冥想功法和步法都無一不是高級貨,人類第一家族,這樣的功法步法在一般人眼裡是無比珍貴的存在,在人家眼裡也許就跟街上大白菜沒有什麼區別。

葉問龍突然感到興味索然,他倒是沒有懷疑趙雪柔對自己的感情,只是覺得,自己以前的種種牛吹,種種拍胸保證,還自大的說要去保護她,趙家出來的千金萬金億金小姐,用得著自己去保護么?真是可笑,是他自己可笑。

「大哥,你知道我……我不是那意思……」趙雪柔見他臉色陰沉了下去,不禁急得再次淌淚,嬌軀顫抖,手足無措,汪汪的秀眸里滿是焦急和擔憂。

不錯,她來自觀善星趙家,而且在趙家還是身份極重要的人,她雖然沒有察覺到有人在她周圍保護她,但是她知道,在暗處,肯定有人保護著她,別人或許不在,但上官嬤嬤肯定不會放心她一個人出來。以她對葉問龍的了解,葉問龍表面上雖然大大咧咧,其實卻是心細如塵,他肯定會想到這一層,所以她很害怕葉問龍生氣。

「我知道。」葉問龍輕拍了拍她的酥肩,說道,「好了,沒什麼的,我不會怪你。趙導師來了,我過去找他。」

說著他向趙風洛走去。

「大哥的心裡一定是怪我的,他肯定怪我了,怎麼辦,怎麼辦……」看著葉問龍的背影,趙雪柔小手握緊,指甲都是深陷入嫩肉之中而不自知,眼中有淚珠兒閃爍。

「趙導師,我找你有些事,能給我兩分鐘時間嗎?」葉問龍走到趙風洛面前,開門見山地道。

「有事待會再說,集合時間馬上到了。」趙風洛冷酷地道。

他不用看時間也知道,距離他通知的集合時間還有一分鐘,這小子竟然說需要兩分鐘,這不是存心拆他的台?

「那好吧,我長話短說。」既然熱臉貼到冷板凳,葉問龍乾脆緊盯著他的光棍地道:「我已經決定去鍛體學院,一會就過去報到,對不起趙導師,我不能參加你的特訓了。」 葉問龍緊緊地盯著趙風洛,有些惡趣味的想要看看他會有什麼反應。

「什麼?」

趙風洛驚呼起來,聲如滾雷,驚得一眾新生登時噤若寒蟬。他的反應比葉問龍原先所料的還要嚴重得多。

「你說什麼,再說一次?」趙風洛眼睛圓瞪,嘴角肌肉微顫著,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彷彿正處於爆發的邊緣,那樣子倒是嚇了葉問龍一大跳,有些警惕地退後了半步,這才說道:「我說我不參加一班的特訓了,我會去鍛體學院,請趙導師原諒。」

「刷」

趙風洛眼中精光迸閃,大手一抓而至,向葉問龍的前胸抓來。葉問龍早已警惕,加上這一天來實力破階精進,這趙風洛雖然實力強他很多,但哪裡會抓得到他,腳上一滑,便即避閃開去。

「噫?」趙風洛本來只是一時激動想要抓他過來問個清楚,但葉問龍這一避開讓他抓不著,意義便即完全不同了,因為此時操場上幾乎所有的學生都到齊了,在眾目睽睽之下,他抓一個新生旦子都抓不到,那他這張老臉可就沒地方擱了。

「轟」

趙風洛陡然踏前一步,渾厚的氣息卷席而出,如滾滾風雷般向葉問龍碾壓而去,然後似是很隨意地伸手探出,周圍的空氣驟然凝縮,一隻善力大手出現在空中,以大如來蓋小山之勢向葉問龍抓去。

葉問龍大吃一驚,他感覺到自己不但全身被一股龐大的力量束縛住根本動彈不得,而且在他的眼中,趙風洛的那隻善力大手彷彿變成了如來大佛鎮壓孫猴子的巨手一般,夾帶著無可抵擋的浩瀚氣勢,不管自己避往哪一個方向,都是避無可避,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大手抓向自己。

最主要的是,看到過只善力大手之時,他內心竟然生出不欲反抗之心,只想讓他抓去而求安穩。

罥索手!

《如來部》云:若為種種不安求安隱者,當於罥索手。

趙風洛使的雖然是罥索手小手印,但其運用之妙之巧,實已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其手勢合天道自然之理,其勢深入人心,讓人心安、自求束縛,厲害之極。

這,才是將小手印發揮到了極至的表現。

「這老趙,有些太過份了吧,對一個新生而已,不至於用上了罥索手小手印吧?」這邊的動靜隨著趙風洛的那一聲滾雷般的驚呼已經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方知曉看到趙風洛突然使出的善力大手,心中頗是有些不屑,她覺得趙風洛這是在立威。

「哇,趙導師的手印好厲害!」

「我們遠在十多米外都感覺到動彈不得,葉老大身在其中,只怕更加痛苦吧?」

「老大在搞什麼飛機嘛,一大早的又惹到趙導師了?」

眾學生議論紛紛,彭森等人也是滿臉不解之色。

葉問龍哪裡會不明白趙風洛這是在存心立威,不過他都已打算離開善武學院,離開一班,這老趙把立威的主意打到他身上卻是打錯了,就算是拼著受傷,他也不會讓他得逞。

澎湃的黑雷善力如狂濤涌至右拳,身體之中,響起了陣陣雷鳴之聲,隨著葉問龍的身體陡然一綳,黑雷善力迸爆而開,束縛在葉問龍身上的罥索手小手印的力量登時地被他彈開了一些。

「豆—金—通—爆!」

與此同時,葉問龍已然踏步而出,右拳轟砸而出,心中低喝之中,狂暴的拳勁之中點點金光迸閃,竟然是直接破開了趙風洛罥索手的束縛力圈。

「蓬!」

驚天巨響響徹,狂暴的善力席捲而開,趙風洛的罥索善力大手,竟然生生被葉問龍轟爆而去,而他本身,卻也象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轟然倒飛而去,人在空中,鮮血不要錢的狂噴而出,其中還雜質著內髒的碎屑。

「大哥——」

趙雪柔驚呼著沖了過去,在葉問龍摔地之時便已衝到將他抱了起來,只見葉問龍嘴裡不斷的有鮮血冒出,只不過他的眼睛卻是明亮無比,靠在趙雪柔的臂彎,鼻子里聞著她身上好聞之極的少女#體香,看著她焦急欲哭的樣子,葉問龍原先因為知道她的身份心裡出現的焦躁,在此刻卻是瞬間消逝無蹤。

是啊,管她什麼身份,是乞丐公主也罷,是皇家公主也罷,自己難道是因為身份才跟她如此默契友好的嗎?之所以如此的想要保護她照顧她,是因為她的性子她的體貼她的依賴她的信任,只要她對自己的那一片心是真的,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葉問龍畢竟還是少年心性,心中對趙雪柔存著的芥蒂,在這一刻便已消失殆盡。

「我沒事,死不了。」葉問掙扎著想要坐起來,畢竟那裡還有98個學生和一個方知曉在看著。

「你別亂動,先把這顆丹藥吃下去,坐好冥想療傷。」

趙雪柔有些手忙腳亂的不知道從哪裡取出一顆碧綠色的丹藥,直接塞進了葉問龍的嘴裡。

「轟」

丹藥入口即化,而後化為滾滾熱流,流向葉問龍的四肢百骸五臟六腑,體內的傷勢,竟然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在癒合著。

葉問龍心中暗駭,這顆丹藥的藥力,都差不多比得上一塊下品靈石的力量了,而且其中蘊含的藥力和能量與黑雷之力大為不同,應該是一種極為純正的力量。他不敢怠慢,趕緊坐起,盤膝而坐,瞬間進入修鍊狀態,引導著藥力療起傷來。

「趙風洛,你太過份了!」趙雪柔粉面如霜地站了起來,冷冷地瞪了趙風洛一眼,那冰寒的目光,那身上陡然散發的氣勢,猶如寒冬臘月的冰雪封蓋大地,瞬間卷席整個小操場,包括方知曉在內的所有人,竟然生出一種不敢喘大氣的感覺來。

這不是什麼強大的功法,而是來自她骨子裡先天的威儀爆發的冰守冷,那是一種先天的勢,一種高高在上,令人不敢仰視的勢!

「你身為龍武學府的導師,修為更是達到了鉤召階九級,對付一個學生而且還是一個新生,你竟然用出罥索手小手印如此強大的束縛手段而致學生受到重創,你說,你配當龍武學府的導師么?」趙雪柔緩步上前,纖細孱弱的身軀在晨風中似乎隨時都要被風吹去,然而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儀,卻令得所有人都不敢直視。

「小……小趙同學,這事的確是我的不對,我會向學府遞交檢討,等候學府的處理決定。」趙風洛心中苦澀,他本想解釋一番,說自己本來只是想要抓住葉問龍而已,如果他不劇烈反抗,斷然不會出現這種結果,但是面對雌威突發的趙雪柔,他甚至連一絲反抗的念頭都興不起。

「老天,想不到從來不生氣的趙雪柔竟然發飆了!」

「想不到一向性子溫和的趙同學也會發飆,真是罕見啊!」

「她發飆的樣子好恐怖,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平時象個溫順的小貓,一發起飆來,比母老虎還要厲害!」

「太厲害了!」

天醫參上:君主追妻太漫長 ……

一班的學生大多都知道趙雪柔的性格,溫溫順順,柔柔弱弱,從來都是與人無爭,平時有什麼不懂的問她,她也都會耐心講解,在班裡她的人緣是最好的,很多人都認為,這樣的女孩子也許連生氣都不會。

然而趙雪柔讓他們看到了另外的一面,極其強勢的一面,在百名新生面前直斥班主任導師,絲毫不留情面,更讓人感到奇怪的是,向來以兇惡外貌著稱的趙風洛,甚至於是連屁都不敢放一個,直接坦承會向學府高層檢討等候處理。

這,也太牛了點吧?

「厲害?如果你們知道她給葉問龍吃的那顆是什麼葯,只怕你們都要羨慕嫉妒死了。」趙風洛聽到新生們議論聲,心中滿是不屑,想到那顆丹藥,連他都是有些眼熱,培善丹啊,那可是讓一個鉤召階強者晉陞黃階的逆天丹藥,小姐竟然隨手就給那小子吃了,這小子才不過敬愛階三#級的修為,給他吃這樣的逆天丹藥,簡直是暴殄天物。

培善丹,這是人類強者擁有一定的實力和背景才能接觸到的丹藥名稱。現代人類,個個都知道基因藥物十分逆天,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在善武者修鍊過程中,真正起到強大的輔助作用的還是古丹藥配方,尤其是突破晉級之時,唯有一些逆天丹藥才能幫助善武者突破到更高層次,這是現代醫學技術永遠無法研究透徹的現象。

譬如培善丹,這是善武者從鉤召階十級巔峰突破到黃階的逆天輔助丹藥,是以各種珍貴藥材煉製而成,對突破黃階可增加三成的成功率。

然而人類想要通過基因藥水來取代卻是不可能,他們可以研究出培元丹的成分和含量,甚至於是火候,卻沒有辦法破解其中藥材與天地之間存在的某種聯繫,人類按照成分、含量、火候配出來的培善藥水,根本沒有任何幫助突破的作用。

而這種培善丹,只有觀善星上的高級丹藥師才能煉製得出來,屬於不外流丹藥,其珍貴的程度,比之永恆之水還要珍貴十倍。

因為鉤召階突破到黃階,本來就是人類受身體限制的一道難以逾越的天塹。 「小姐似乎鍾情於這小子。憑這小子的出身和資質,哪裡配得上小姐,只是現在有小姐護著他,我暫時拿他也沒辦法。不過這小子進了鍛體學院,以後要對付他可就有些難度。」趙風洛雖然不敢頂撞趙雪柔,但對葉問龍卻是恨上了,眼睛餘光看著正在盤膝療傷的葉問龍,心中卻已活動開了。

「如此最好。」趙雪柔身上的冰寒氣勢隨著她的這句話講出而消散無息,淡淡地道:「鑒於趙導師你的表現,我決定退出善武學院,改進龍武學府葯院,我大哥先前已跟趙導師你說了,他會進入鍛體學院。」

趙雪柔說罷,竟是不再理會任何人,走到葉問龍的前面盤膝坐下,雙手平放於膝上,靜靜的守護著葉問龍。

「一班集合!」

「立正,向右看齊,向前看,稍息,立正……」

「報數!」

趙風洛不敢多說什麼,他不敢對趙雪柔怎麼樣,然而心裡憋著氣,恐怕接下來要發到一班的48位新生上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