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子畫從不輕易施法術去脫衣服,因爲那太大題小做,只是這次………。

小骨胖嘟嘟的臉通紅,發覺自己被瞬間脫了精光,懊惱的把全身沒在水下,只留着一顆髮髻有些毛糙的小腦袋,卻又再也說不出什麼。

“怎麼不說了?”白子畫逐漸的逼近。

小骨慢慢的向後退着,看着馬上就要貼近絕美冷凝的臉,心跳的更快。

終於嗎,退無可退,小骨被白子畫逼到橢圓的邊緣。看着,那眉宇緊蹙,薄脣緊抿的脣越來越近,輪廓有遠至近。這壓人的氣氛讓她心跳的有些慌張。終於,薄脣馬上就要貼了上來,小骨失措的閉上了眼,卻誰料到,薄脣竟突然微勾,貼上的是她的耳朵,輕聲說:“熱情奔放?”

小骨此時被白子畫撩撥的說不出任何話,木訥的點頭:“嗯。”

“那你可喜歡?”

“啊?”睜眼張嘴驚訝中,卻被深入的吻住,大手隨意的遊走……

滿室春光,香氣盎然,濃入髓骨,愛君如初…….

這一晚,讓小骨渾身有些發酸發軟,早晨應是被白子畫硬拉了起來:“小骨,快些,慕寒已經走了。”

小骨懶散晃悠,眼睛半眯,秀髮亂蓬的起身,最後還是由白子畫的幫助下,完成了洗漱。剛要開門。

“慢着……。”白子畫叫住,之間又凝神給兩人隱去了氣息和身形。這纔開了門。

兩人出門,慢慢由樓梯而下,果然慕寒坐的筆直正在吃早飯,而那小姑娘還在喋喋不休的與慕寒鬥嘴。

“師父,我們也吃些再趕路?”

“好啊。”

師徒二人坐在了慕寒的旁邊,是不是看看他,不錯,點的都很精緻,看來是她這個做孃親的多慮了,原來慕寒竟也可以把自己照顧的很好。

“你,就是你,不去長留,那你要去哪?”

“與你何干?”

“難道還有比長留更厲害的地方?”

“是有怎樣,不是又怎樣?”完全白子畫的語氣。

“果然是,你到底要去哪裏修仙?”

慕寒懶的再理會,繼續自顧自額吃起來。

“公主,快來吃飯,一會兒還要趕路回去。”隨行的男子終於看不下去,過來勸說。

“回去?我不會皇宮,我要去長留,淺叔叔,把飯菜拿過來,我要在這裏吃。”姑娘戳着慕寒的桌子。

慕寒皺了皺眉,並未多言,只是加快了吃飯的速度。

男子不好意思的將飯菜移了過來,禮貌的對慕寒說:“小公子,不好意思,攪擾了。”

慕寒接着禮貌的回答:“無妨。”

小姑娘突然看到慕寒桌上的放的一把劍,嗖的抓了過來,慕寒接着去奪,落了空。

“原來你有劍?真好看。”

“拿過來。”

“你會用嗎?”

“拿過來。”

“既然不會用,送給本公主可好?”

“不給。”女孩拿起劍,唸了訣,飛快的移到旁側。

慕寒本就只會御劍,而簡單的法術又不可用,再說他本就低調不想生事引人注意,只得硬着頭皮強忍着,不變的話:“拿過來。”

小骨咬着筷子,咯咯的笑着。

“很高興?“白子畫瞧着傻樂的小骨。

此時,顯然,慕寒被耍的團團轉,再好的耐性也被這挑釁磨沒,終於,惱了,用了最基本的白子畫臨行前一晚授予的法術,之間一道白光滑過,女孩的手中一空,呆滯在了原地。

“告辭…….。“慕寒拿着劍走了出去。

女孩忙追了出去:“你這麼厲害?”

慕寒:“別跟着我。”

“既然你昨晚說,由長留而來,難道你是長留弟子?”

“別跟着我。”

Wωω◆ тtkan◆ C 〇

“既是長留弟子,那——你是不是要去比長留更厲害的地方?”最後得出結論。

這時男子也跟了過來:“公主。”

女孩緊緊抓住慕寒,眼珠一轉:“淺叔叔,你是不是說讓我不去長留?”

男子以爲公主想開了,忙高興的應和。

女孩看了看斜視她的慕寒:“我要跟他去比長留更厲害的地方。”

慕寒:”……”

小骨:”……”

白子畫:”……” 第二百二十一卷 花千骨之桃花無盡,與君長留(電視劇番外)

繁華的寧遠城,熙攘的而不擁擠的路中,慕寒快速的走着,生怕那女孩兒追上,可偏偏怎麼甩都甩不掉,粘的太死,身後一直跟着那氣喘吁吁不會分毫法術的男子。

小骨與白子畫悠閒的在後面保持着不易被發現的距離,旁觀,別有意味的瞧着前面發生的一舉一動。

“師父,你猜慕寒會如何應對?”小骨拽着白子畫的無廣袖,頑皮的前後擺着,然後,悄悄的下移,小心的摸索到那有些冰涼的大手,然**住。

而白子畫也察覺到,淡淡一笑,反手緊握,師徒二人就這樣牽着手一路走着。此時,他也很享受現在與小骨悠然自得的每天,曾幾何時,他也想過,帶着她遊歷天下,或許又是另一番境界,也未嘗不是件好事,如今,竟成了真。

“小骨覺得呢?”

“小骨不知,所以纔要問師父。”

“哦?爲何要問師父,難道師父就知道?”

“慕寒與師父的性子如此相像,說不定師父會知道。”

“避無可避時,只能順應接受。”白子畫低沉的說了一句。

…….

“這位公主,爲何總是跟着我?”慕寒腳下頓住,回頭冷着臉說。

女孩正小跑的跟着,因爲慕寒的突然這一頓,接着毫無防備貼上了慕寒的背。

慕寒後退一閃,躲開嚴詞道:“請公主不要再跟着我。”扭頭繼續飛速向前走。

“哎…..等等,憑什麼你可以去比長留更厲害的地方,而我就不行。”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去比長留更厲害的地方?”

“你既是長留弟子,看這年齡也不是歷練的時機,要麼被驅逐出師門,要麼就是尋找更厲害的修仙之地,不過看你這模樣不像是頑劣之人,那麼必是後者。”女孩自己推測着。

慕寒冷言,這是什麼理論,懶得搭理…….。

“不說話?不回答?那就是默認?原來…….真的是?哈哈,那本公主更要跟着了。”然後轉身對着身後男子說:“淺叔叔,快些跟上,你太慢了。”

“公主,跟微臣回宮吧,離開的夠久了,再不回去,皇上就要派兵來尋了。”

“父王就知道整日大驚小怪,派再多的兵,我也不怕,淺叔叔,你也別怕,有本公主在。”

“這…….。”男子臉上露出難色:“公主,你與他素不相識,雖我與皇上都不贊成你去修仙,但最後怎因他就改變了初衷?”

“淺叔叔,你從未接觸道術,自然不知,多的不說,只是看他身繞銀光,就應明白他覺非凡人,像有些人修了一輩子,都不曾丁點沾染,可如此高深內厚的人,看起來竟與我差不多的孩子,所以,應該與我想的一樣…….。”

“微臣對公主刮目相看。”

兩人此時忘記避諱周圍的人,皇宮,公主敏感的字眼,已隱約落入幾個身着緊身黑衣的男子耳裏。

“老大,有個肥票,劫不劫?”

“好,等待時機,出了城再說。”

那個男孩兒還要不要?看起來穿的還不錯,可是看起來不像普通孩子。”

“嗨…….什麼人還能難得住咱們老大,找個合適的人家賣了,只是看起來倒是有些大了,算了,賣一點算一點。”

…….

第二百二十二卷 花千骨之桃花無盡,與君長留(電視劇番外)

不知不覺中,三個人就這樣出了城,入了林,由於慕寒急於避開,所以走的飛快,而那公主也會些皮毛法術,有條不紊的跟着,只是苦了那被姓淺的男子,什麼都不會,無奈氣喘吁吁的跟着,棵棵大樹,繁茂密林,看着眼暈頭麻。

“師父,我總覺的有些不對勁。”小骨犀利的掃視着周圍。

與此同時,白子畫也彷彿察覺出了不對勁,蹙起眉:“是有些不對,有陌生氣息。”

“師父,會不會是魔界中的人,可他們不是早就向善了嗎?“

話剛剛落音,由不得師徒二人反應過來。只聽前面幾聲啊的慘叫。

“不好。”白子畫猛的看向前方,哪還有人影。

“慕寒。”小骨嚇的叫出聲,尋找,人怎麼不見了。

“師父,他們去哪兒了?”

“看來我們猜測的沒錯,應是被劫走了。”

“劫走?慕寒竟未察覺?”

“怕是總提防身後那兩人,怕是大意了。這裏隱約確實有妖的氣息,很是淺淡,難以察覺,所以也怪不得慕寒,眼下這妖,要麼是內力深厚隱藏的極好,要麼是及其平凡。”

“妖?真的有妖?那師父,我們現在就尋着氣息趕快走吧?”

“好。”

…….

“淺叔叔,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看不見,也動不了?”

“公主,別急,我們怕是遭人劫持了。”

“劫持?爲什麼要劫持我們?”

“當然是你路上將身份輕易暴露,才引來這些歹人。”慕寒此時也動彈不得,如果用了白子畫傳授的法術,即可輕易逃脫。但,不可以,他下定決心,要靜心歷練自己,不可過於浮躁。思前想後,只得乖乖的站在原地,權衡着是否還有別的方式從這逃離出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