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幽冥鬼王和冥日那樣,活了數千年的神體相比,的確不值一提。

只是冥日和幽冥鬼王神力再強,他們也有神火。

這世上,擁有神火的神並不多,神界的炎火帝君算一個,只是炎火帝君是絕不可能紆尊降貴,為一名身犯重罪的陰魂,凝聚神魂的。

所以,眼下能夠幫助厲傾城的,只有雲笙。

「切,愛要不要,雲笙在心裡嗤了一聲,要不是看在厲傾城是夜狐狸的娘親的份上,自己還是她素未謀面的兒媳婦,雲笙才懶得使用自己難得凝聚而成的神蓮業火。

神火可不是那麼好形成的,消耗也很巨大,要不是她原本就擁有世上少有的精靈業火,又剛好融合了姬如墨的光明源之力,連這麼一點神力都是無法凝聚的。

「你放心,我雖然沒有強大的神力,但是我還有圖騰朱雀,它也是火神獸,可以替我增強一些神火的威力,此外,你身上應該還有心難燈。據我所知,心難燈能夠勾魂鎖魄,也能起到一定的輔助作用,只要凝聚了我、圖騰朱雀還有心難燈三者智力,就有很大幾率能替厲后重聚神魂,」雲笙一臉的篤定。

她儼然用了一副醫學權威對上病患家屬的口吻,言語之間,很有幾分威信。

幽冥鬼王,竟然是不知不覺,受了她的感染,信了她的話。

「既是如此,那你還不快救!」幽冥鬼王,滿眼的希翼,已經將所有的希望,都壓在了雲笙的身上。

「鬼王在人界也曾行走後,應該也知道,人界的規矩。我雖是醫者,但從來不信什麼狗屁的醫者父母心。我雲笙救人,歷來是真金白銀,」雲笙呵呵笑了兩聲,心中暗自慶幸,好在夜狐狸不在這裡。

否則,要是他知道自己拿他的親親娘親,討價還價,還真不知道,要怎麼「收拾」自己。

不過,雲笙也看出了幽冥鬼王對厲后倒是痴情一片。

厲后早年,雖是經歷了黑曜和夜呈天兩任渣男,但能在死後,遇上幽冥鬼王這樣的人物,也算是她的福緣了。

「你要什麼條件,儘管開口,只要本皇能做到,本皇可以答應你一個條件,」幽冥鬼王也是爽快。

冥界界神冥日一聽,卻是不由動了容。

幽冥鬼王這人,雖說喜怒無常,可是他對於承諾,是出了名的有約必守。

他答應給雲笙一個條件,哪怕是千難萬難,也必定會做到。

他如今是神體,冥界內外,還真沒有幾個人是他的對手。

想當年,擁有幽冥鬼鑰的人,就可以獲得幽冥鬼王的一個條件。

只是使用幽冥鬼鑰之人,還需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可幽冥鬼王給雲笙的卻是一個無任何附加的條件,也就是說,只要雲笙願意,她甚至可以讓幽冥鬼王奪了冥界界神之位。

若是此女,當真敢獅子大開口,就將她當場擊殺。

冥日暗暗想到,只是他目光才一變冷,就發現,啵啵羊真用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瞅著他。

這傢伙,對什麼都遲鈍,但是事情一關係到它家主人,似乎就出奇的敏銳,它已經察覺到了冥日的殺機,一副冥日要是敢碰雲笙一下,它就一哭二嚎三不活了的架勢。

看到了啵啵羊那副樣子,冥日的心底不由一軟。

周身的殺氣,頓時消失的沒了影蹤。

「這話,卻是你說的,」雲笙眨了眨眼,她的嘴角,那兩個梨渦,就如兩隻翩翩起舞的蝴蝶。

那笑容,若是夜北溟看到了,必定會知道,雲笙又要使壞了。

只不過,幽冥鬼王並不是夜北溟,他對於雲笙的了解,也不過是太淵山的那一戰。

他哪裡知道,眼前這名看上去不過二十歲左右的女子,居然長了一顆比千年老狐狸還要狡猾的「黑心。」

答應了!幽冥鬼王答應主人一個條件了!

啵啵羊和雲笙的一干魔獸們都激動了起來。

不愧是自家的主人,居然可以和冥界的一霸幽冥鬼王討價還價太牛了。

只是,主人到底會提什麼條件嘞?

「咳咳,那你聽仔細了,我的一個條件就是,你需要再無條件答應我三個條件!」雲笙伸出了三個手指頭。

幽冥鬼王那張,讓人嫉妒無比的俊臉,止不住搐了搐。

這算什麼條件!簡直就是耍無賴啊。

一旁的魔獸和啵啵羊也是一臉的獃滯。

強,太強了,小主人果然很無恥啊。

幽冥鬼王此刻已經開始後悔了,他恨不得一腳將雲笙踢出冥界,可是考慮到,除了雲笙,眼下也沒有人能夠救厲傾城,幽冥鬼王只能是啞巴吃黃蓮,強忍著怒火,瞪了眼雲笙。

「雲笙,這一次本皇就算了,不再於你計較,但是你可別得寸進尺,又提出什麼再答應幾個條件,否則,就算是你是是唯一能救傾城的人,本皇也不會放過你的,」幽冥鬼王哼了一聲,牙齒咬得嘎吱嘎吱做響,這已經是他連續兩次被雲笙算計了,對於幽冥鬼王而言,那就是天大的恥辱。

「鬼王放心,有些伎倆,用一次就賺夠本了。」雲笙咧嘴笑了笑,她也是猜測到,三個條件,算是幽冥鬼王的底線了。 雲笙雖是和幽冥鬼王只打過幾次交道,但早前她就聽影月等人說過,幽冥鬼王是出了名的言出必行。

幽冥鬼王的三個條件,以他在冥界的身份地位,一旦是答應了,就不會出爾反爾。

況且,雲笙心中早有打算,等她救回了厲后,她就立刻拉著夜狐狸給她的婆婆三拜五叩,來個母子相認淚茫茫。

到時候,看幽冥鬼王這個「准公公」還能拿她怎麼辦。

幽冥鬼王哪裡知道,厲傾城都還沒救回來,眼前的這個詭計多端的「丫頭」,已經開始算計他來了。

幽冥鬼王心中暗想,三個條件,說多也不是很多,咬咬牙,一閉眼,答應了也就過去了。

看著丫頭,雖然性子狂妄了點,但做事的風格,倒是和自己有幾分相似。

哼哼,若是她真能救回厲傾城,他還打算,將這丫頭拉過來,繼承自己的衣缽。

「小丫頭,這一次本皇就算了,但是你可別得寸進尺,又提出什麼再答應幾個條件,否則,就算是你是傾城的兒媳婦,本皇也不會放過你的,」幽冥鬼王哼了一聲。

無法預測的她 「鬼王放心,有些伎倆,用一次就夠本了。」雲笙咧嘴笑了笑,她也是猜測到,三個條件,算是幽冥鬼王的底限了。

至於哪三個條件,雲笙暫時還沒有考慮好,她打算先救回厲后的魂魄后,再告訴幽冥鬼王她的條件。

一場危機,最後竟是在雲笙的急智下,化為了烏有。

幽冥鬼王這才告訴雲笙,厲后的殘魂,就位於左邊那個傳送陣內。

居然在小小的鬼王穴里,開闢了一個宮殿?

雲笙聽了不由咂舌,幽冥鬼王好大的手筆。

「鎮魔陣的事,本界神遲點再找你算賬,今日之後,鬼水澗不能留,」一想到,幽冥鬼王這老小子,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懂了這麼多手腳,冥神就一張烏雲蓋頂的黑漆臉。

他再看看,自打見了雲笙后,就賴在雲笙的懷裡,不肯出來的啵啵羊,烏雲臉上,一副電閃雷鳴,隨時要發作的樣子。

他冰著一張臉,長臂一撈,拽住了啵啵羊的一隻肉翅,就想將它拎回來。

「臭冥日,你幹什麼!」啵啵羊吃疼,嚎叫了起來。

「跟我走,」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啵啵,這一次,他絕不會讓它再離開他。

啵啵羊是待崗人界界神,實力又弱到爆,獨自在外晃蕩,其實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啵啵不—不————親耐的主人,這個肉食男要抓啵啵燉了吃,主人救我,主人你讓大變態打他,」啵啵也是個典型的牆頭草。

它求冥日救雲笙時,那叫一個凄楚可憐,這一會兒,一看到自己主人安然無恙,又有幽冥鬼王的三個條件護身,賊膽立馬就肥了。

它死命往雲笙的懷裡鑽,一對肉翅噼噼啪啪,掙扎著。

幽冥鬼王和雲笙聽了,都是一臉的無語。

冥日面上無光,可是手上又不敢太用力,生怕弄疼了啵啵。

「你別忘記了,你使用了冥玉,按照約定,你必須……」冥日盯著啵啵羊,那目光,在啵啵羊看來,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刀子,要將它碎屍萬段啊!

「啵啵呸,你哪裡救了親耐的主人了。我們家主人英明神武、機智無敵,明明就是主人自己救了自己。不要臉,進給自己臉上添光。啵啵沒欠你任何東西,啵啵要跟著親耐的主人,」啵啵羊才不管嘞,冥日啥都沒做,就吼了幾聲,功勞可不是他的。

雲笙也是知道自己的這隻魔獸的脾氣的,她咳了幾聲。

「冥神大人,不如由在下說句公道話。啵啵的體質,其實並不適合生活在冥界。在下實力雖然不能於冥神和鬼王媲美,但是我願意以我的法魂起誓,只要啵啵跟在我身邊,有它一天,我雲笙就會傾其所有,保護它。」雲笙說話時,斬釘截鐵,黑眸中一片凝重。

說話的同時,雲笙的頭頂,浮現出了一片炫目的法魂。

對於魔法師而言,對著法魂起誓是最嚴苛的誓言,若是沒有遵守,法魂盡碎而死。

冥日的冰山臉上,有了些許的變化。他凝視著啵啵羊,窩在雲笙懷裡的啵啵羊,眼睛里一片濕潤,小身板還止不住一抽一抽的,只差眼睛變成桃心眼了。

冥日認識啵啵羊那麼多年,除了早就被啵啵羊忘記的兩人的第一次相遇,冥日從未見過,啵啵有這麼幸福的表情。

它真的很喜歡它的主人。

也罷,啵啵是人界待崗界神,人界在不久的將來,將會引發一場,前所未有的重大浩劫,它也必須去面對。

呆在冥界,它會很安全,但它卻無法發揮自己身上真正的潛力。

「弱蛋,路是你自己選擇的,你可以追隨她。但,若是有一日,你想回來了,我永遠在冥宮等你,」冥日說罷,身影一逝,消失不見了。

冥日的這番話,說白了,就是赤果果的表白啊,雲笙和幽冥鬼王這兩個過來人可都是聽懂了的。

唯獨啵啵羊聽得一愣一愣的,它撇撇嘴。

「啵啵才不會去找你嘞,找你送死咩,」啵啵羊說著,利索地蹦躂到了雲笙的肩膀上。

雲笙不禁莞爾,幽冥鬼王卻是心急的很,他催促著雲笙,快點隨他一起去找厲后。

傳送陣外,神機子和金幣,還在靜觀其變。

神機子原本以為,方才的那股波動之後,鎮魔陣完成,屆時冥界一界之內,擁有兩個鎮魔陣,到時兩陣衝突,勢必會引發衝突。

鎮魔陣的威力四散開,無數的冤魂陰煞都會沖入人界。

無極大陸作為毗鄰冥界最近的大陸之一,必定會首當其衝,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大危機。

到時候,八荒大陸趁虛而入,無極大陸必將淪陷。

只是,神機子的美夢還沒做完,前方的傳送陣內,傳來了一陣魔法波動。

緊接著,從傳送陣內,走出了兩個人。

那兩人,一個是雲笙,一個正是幽冥鬼王,看兩人的情景,哪裡還有拚死廝殺過的模樣。 同樣詫異的還有雲笙,她本還擔心,金幣攔住了箭尾戰犀后,去了哪裡,想不到,它竟然就在傳送陣外。

她剛要開口,卻忽的發現,金幣竟是和神機子在一起的,而它沖著自己,悄悄眨了下眼。

這是怎麼一回事,雲笙心中狐疑,可是以她和夜狐狸的默契,一下子就明白了,夜狐狸必定有所安排。

她不作聲色著,雖然,雲笙看到神機子時,就恨得牙痒痒,這老頭子,可真是要差點害死她了。

不過,她好歹只是被神機子坑了一百顆王級魂石,比起來,幽冥鬼王被足足坑了二十多年,這個仇,可比她深多了。

嘿嘿,能用他人的拳頭解決的事,雲笙是絕不會多動用一分氣力的。

果不其然,一看到神機子那老頭子,幽冥鬼王俊美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殺機。

「神機子,你這個老賊,騙得本皇好苦,」幽冥鬼王爆怒,他鬼爪一樣,身形如黑色的電閃般,利爪已經攏住了神機子全身的命門。

神機子一見情形不對,心中也早就警惕,眼看鬼王殺招已到,神機子猝然舉起了心難燈,一手按住了心難燈,一手戒備。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