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林蕊和寧蕾兩個女孩子也都先後醒來。林蕊看着冒出炊煙的篝火堆皺了皺眉頭問道:

“曉樂隊長,你不是說怕火光會讓海盜發現我們的位置嗎?”

顧曉樂一邊翻轉地烤着用樹枝串好的鹹魚,一邊說道:

“白天火光就不那麼明顯了,而且早上叢林也會有很多霧氣升起來,

離遠了人根本分不清是炊煙還是霧氣,所以我們目前不用擔心會被海盜們發現我們的行跡。”

一聽這話,林嬌馬上挑着大拇指說道:

“哇,我的曉樂哥哥太厲害了!這些知識我都是第一次聽說哎!

看起來只要跟着我們的曉樂哥哥,就算有再多再兇的海盜我們也不用擔心害怕了!”

顧曉樂苦笑着搖了搖頭說道:

“沒那麼容易的,至少在目前來看這些海盜還是這片海域的主人,僅憑我們幾個手裏的這點武力是根本無法和人家對抗的!

所以目前來說我們還是越低調越好!咦?”

說到這裏顧曉樂突然狐疑地掃視了一下四周,

發現剛剛還蜷縮在他旁邊吃漿果的那隻小猴子黃金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這小傢伙不會出什麼情況吧?”寧蕾也發現了這個情況有些擔心地說。

顧曉樂搖了搖頭:“放心吧,對於這片叢林來說這隻小猴子可比我們熟悉多了,

剛剛你們還沒起來的時候它就回來了,

只是不知道剛剛是不是把手裏的漿果都吃光了,又去找什麼好吃的了!”

聽到這個話,三個女孩才放下了心。

此時顧曉樂蘑菇湯配烤鹹魚的營養早餐已經好了,四個人圍坐在篝火堆開始用起了今天的早飯。

因爲昨天晚上每人只吃了一小塊士力架,睡了一夜肚子早已是餓得前腔貼後腔了,

所以每個人都是狼吞虎嚥地大口吃着東西。

很快,一大鍋蘑菇湯和四五條烤鹹魚都進了他們的肚子……

“隊長,今天我們的任務是什麼?”林嬌靠在一棵斷掉的大樹樹墩上,用小樹杈一邊剔着牙一邊問道。

“嗯……搜索周邊區域吧?

看看有什麼發現還有什麼食物可以捕獵或是採集的,像這樣天天坐吃山空可不成啊!”

顧曉樂琢磨了一下說道。

不過就在他的話剛剛說完,就聽到一陣嘰嘰喳喳的聲音響起,

緊接着一隻金黃色毛茸茸的小傢伙從空中直接跳到了顧曉樂的懷裏。

但他們幾個人對此早就習以爲常了,知道來的肯定是那隻小猴子黃金。

只是這一回那隻小猴子一臉的驚恐,並不時往後比劃着,

似乎是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追它?

顧曉樂頓時警惕起來,

要知道在這片大叢林裏出現一些可怕的食肉動物那實在是太正常了。

遠的不說,被自己曾經刺瞎一隻眼睛的那隻鬣狗就一直沒有再出現過,

所以顧曉樂第一反應就是馬上撿起地上的AK47,並警惕地盯着小猴子黃金來的方向。

其實經過昨天一天的鏖戰,此時那把槍的彈夾裏也就只有不到30顆子彈了,

但顧曉樂還是有把握用這些子彈擊斃任何一頭大型的食肉猛獸,畢竟野獸不同於人,通常只會蠻幹!

果然在小猴子黃金過來方向的那片灌木叢裏發出一陣陣稀里嘩啦的聲音,

很明顯是有什麼體型不小的生物正在接近他們這裏。

頓時剛剛還是一片祥和的營地,氣氛頓時緊張起來。

三個女孩子也是各自操起自己手中的武器,盯着那片不斷晃動的灌木。跟着顧曉樂在荒島混了這麼久,三個丫頭片子的膽氣也開始足了起來,

心說:我們昨天被那些海盜追的雞飛狗跳的,今天要再被這些野生動物欺負,那可就太沒天理了!

就連那隻小猴子黃金也騎在顧曉樂的肩頭上,指着那片不斷晃動的灌木齜牙咧嘴地叫個不停。

顯然已經找到幫手的它開始挑釁追逐它的傢伙了!

隨着那片響聲越來越近,顧曉樂也把食指開始搭到了AK47的扳機上隨時準備開槍。

不過畢竟他還是有些擔心那些海盜沒有離開荒島,

如果自己貿然開槍的話暴露了自己的行蹤那就因小失大了。

所以他決定還是先看清楚了再說。

隨着那片灌木響動一直來到距離他們不足10米的位置終於停了下來,

那個大傢伙好像是很清楚這裏有人在等着它,所以躲在灌木裏的它似乎也是非常謹慎地不想馬上現身。

“嘰嘰喳喳……”又是一陣黃金拉仇恨的聲音,這聲音顯然是激怒了這傢伙,

灌木從忽地一下大動,緊接着一團白影唰地一下從裏面跳了出來,

還沒等衆人看清楚,它就直接一躍跳上一根三米多高的樹枝上。

隨着幾片落下的樹葉,大家這纔看清楚跳出來的居然是一隻通體潔白的大貓。

之所以叫它是大貓,實在是因爲不知道大家都不知道它到底是貓科的什麼品種?

雖然誰也叫不上它的名字,但是卻都被它給震撼到了。

因爲這隻大貓實在是太漂亮了!

這傢伙居然通體潔白,幾乎看不到一根雜色的毛髮,

按說這種生物是很難在野外出現的,只有通過人工培育的手法干預才能出現這種通體純色的品種,

而這種顏色的捕食者幾乎很難在叢林裏靠僞裝來伏擊獵物。

但不得不承認,這隻白色的大貓看上去真的非常的優雅,甚至高貴得如同守護這片叢林的精靈!

此時的它瞪着猶如琥珀般的眼睛盯着樹下的四個人和一個小猴子,並不時用舌頭舔舐一下自己的嘴角。

“難道,難道這是隻白老虎?”林嬌結結巴巴地說。

顧曉樂端着AK47瞄着大貓搖了搖頭:

“不可能,它的體型比老虎小多了,而且老虎是有花紋的。”

說實話顧曉樂進山裏打獵這麼多次,也是第一次在野外看到如此美麗的生物,

他已經打定主意,只要這隻大貓不主動攻擊他們,他就不開槍。

而面對冷森森的槍口,那隻優雅的大貓眼神中也閃過了一絲猶豫,

那種眼神分明是能看出對面這些人尤其是顧曉樂手裏的這把槍肯定能傷害得到它。就這樣一貓和這幾個人對峙了近2分鐘,

那隻通體潔白的大貓最終只是狠狠地瞪了那隻小猴子黃金一眼,

便發出一聲嘶吼緊接着幾個縱躍便消失在了叢林中…… “哇塞!曉樂哥哥你就這麼讓它跑了?”林嬌先是發出一聲驚呼!

“不然呢?拿槍打死它嗎?”顧曉樂反問了一句。

寧蕾馬上回應道:“這麼漂亮生物,恐怕全世界也不會有幾隻了吧?

顧曉樂,我看能不傷害它還是別傷害它了!”

剛剛的那一幕實在是太震撼了,至於這位傲嬌的大小姐也覺得不應該射殺這隻叢林裏的精靈。

顧曉樂出人意料地沒有和她擡槓,而是點了點頭說道:

“我確實沒想傷害它,一方面這隻大貓太過珍惜了,另一方面我也不希望開槍,萬一那些海盜沒走循聲趕來就麻煩了。”

三個女孩子全都信服地點了點頭,嘴上雖然沒說什麼,心裏不由又是暗挑大指稱讚顧曉樂的細膩心思。

被剛剛顧曉樂那個話反問有些不好意思的林嬌,換了個話題問道:

“曉樂哥哥,雖然說你是大小夥子,可是通過這麼多天來我們的朝夕相處,我怎麼覺得你的心思比我們這些女孩還細膩呢?

按說像你這麼心思細膩會關心人的男孩子沒道理找不到女朋友的啊?”

這個話題一下子就又問道顧曉樂的痛處了,其實他何嘗沒有這種疑惑呢?

不過現在想來在都市裏光是心思細膩有個毛用啊?

你要是有一輛瑪莎拉蒂,就算你是個天天丟三落四的馬大哈,恐怕上杆子給你當貼身助理兼女朋友保姆的漂亮女孩子也得排隊。

否則的話,就算你心細如髮又能怎麼樣?

看到顧曉樂不說話,林蕊站出來打了圓場:

“其實我覺得我們曉樂隊長只是謙虛而已,像他這麼優秀的男孩子在大都市裏不可能缺少女孩子追求的,我說的沒錯把隊長?”

顧曉樂苦笑了一下,放下手裏的AK47重新坐回到營地邊的樹樁上,又喝了一口蘑菇湯說道:

“林蕊,謝謝你能這麼想!不過這一次我這個隊長可能真的要讓你們這些隊員失望了!”

林嬌顯然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主兒,一點不在乎顧曉樂臉上的尷尬馬上接着問道:

“快,快,快給我們大家講講,我們英明神武的曉樂哥哥是怎麼讓大夥失望的!”

她老姐林蕊顯然還想勸這老妹少哪壺不開提哪壺了,可是顧曉樂卻擺了擺手示意無所謂地說:

“有什麼好聽的,我以前追求過一個女孩,因爲聽說送花最浪漫了,於是我就每天到她的辦公室樓下送一束鮮花給她!

可惜只送了三次,就當我以爲這次戀愛會有結果的時候,突然有一天那個女孩告訴我以後別送花了,她不喜歡我送的這幾種花!

當時我就困惑了,談戀愛送花不就是紅玫瑰白玫瑰什麼的嗎?我就馬上問她喜歡什麼品種的花,我現在就去買!結果你們猜她說什麼花?”

顧曉樂說到最後還故意留了一個釦子,林嬌馬上瞪大了眼睛追問到底是什麼花?

不過成熟穩重的林蕊顯然猜到了答案,抿嘴一笑說道:

“不會是使勁花隨便花吧?”

對此顧曉樂只能慘然一笑地說道:“恭喜你答對了!”

面對這個答案林嬌笑得花枝亂顫,捂着肚子簡直都要站不起來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