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幕太瘋狂,眼看著賠率翻天覆地的急劇變化,整個博彩處都是沸騰。

每一個武者無不爭先恐後購買『屠夫』贏,足足150斗靈幣的底價在那擺著,換言之。壓『屠夫』贏的斗靈幣總額若是不超過150斗靈幣,賠率那可一賠二。穩賺無疑!

畢竟,沒人相信彩翡宗區區一個新人,能贏得過屠夫。

廢材宗的名號,並非白得。

「林大哥,這次會不會有點太冒險?」裴青輕抿嘴唇,不無擔憂道。

「沒事。區區150斗靈幣而已,而且壓的多就賺的多。」林風淡然的話語讓的三女無不是苦笑,什麼叫『區區150斗靈幣』?林風目光望向裴紅,徐徐璨亮,「而且。我答應過你們,一定會打贏第一場,忘了?」

裴紅心中百感交集,林風所言直落她心,當時正是她懇求林風,一定要打贏第一場。

卻沒想到林風竟記得如此清楚。

「林大哥,你有多少把握?」小璐眼中帶著分憧憬之se。

「百分之百。」林風輕然而笑,此時倒影樓已盡在眼前,瞬時間林風加快速度,疾馳而去。

「哇!」小璐驚聲道。

「吹牛不打草稿!」裴紅輕啐道。

裴青微然一笑,三女緊隨林風,構成一片獨特的風景線。



九龍鬥武場。

此時早已沸騰,瘋狂。

林風和李良之事一傳十,十傳百,疾速傳遞著。

「聽說了么,廢材宗和李家杠上了!」

「哈,誰不知道,那廢材宗的林文受不得激,將整株『橘若桃』賣的150斗靈幣全部壓在了博彩處!」

「不會,真的假的?那賠率豈非翻天了?」

「當然是真的,現在所有人都是傾囊解袋,拚命在壓注呢!我剛才去的時候,賠率還是1.088:32.191哩!」

「我的天,1賠32!!!」

……

150斗靈幣,就彷彿一顆炸彈般在整個九龍鬥武場炸響。

所有人都是為之瘋狂,眾人在嘲笑『林文』的同時,不斷將身上的錢全壓在屠夫身上。廢材宗名聲在外,連續九屆墊底,一場未贏,而這一屆參賽的更是從未出現過的新人,誰能相信廢材宗會贏?

開玩笑!

有錢不賺,那是傻子。

宰的,就是冤大頭!

第一輪800場戰鬥,原本一場平淡無奇,根本不會有人注目的戰鬥,如今

已是完全轟動。

但……

誰才是真正的冤大頭?



(今天更新保底三章~~先送上第一章。)(未完待續。) ()1.001:100.000

望著眼前這紅se的數字,林風頓感一分好笑。

「1:100?這賠率還能不能再離譜點?」林風啞然無語。

「恐怕不行,林風大哥。」裴青攤了攤手,「100.000已經是最高的賠率,就算壓『屠夫』的人再多,還是1賠100.」言罷,裴青指了指光屏,只見那『100.000』又閃爍跳動了一次,但數字並沒有任何變化。..

到頂了。

「資料顯示的林文不是星河級六階,第一次參賽么?」林風指著光屏,好奇道,「相比屠夫只是差一階而已,並非天壤之別,沒道理賠率相差如此懸殊?」

光屏上方,對戰雙方的資料一清二楚,清楚寫著屠夫最好的戰績前200名。

而林文,則是徹徹底底新人一個。

「林大哥有所不知,並非『屠夫』太強,而是……」裴青苦澀的一笑。

「彩翡宗名聲在外。」裴紅沉聲道。

林風目光灼然亮起。

「連敗九屆,688個宗門勢力,彩翡宗完全墊底。」裴紅眼中帶著分懊悔,搖搖頭,「師傅對我寄予厚望,而我卻連續兩屆止步首輪,讓她老人家失望,更令彩翡宗蒙羞。」..

「林大哥不知,彩翡宗在jing銳比武大會中,早已成為笑話。」裴青輕嘆,「甚至,還有一個『綽號』……」

話音未落,遠處倏地傳來嘹亮的笑聲,林風眾人頓時轉過頭去。

「哈哈哈哈!這不是廢材宗么?」聲音中帶著一分鄙夷,來人一副長長的馬臉,臉上長著難看的疙瘩。卻身著錦服,一雙名貴的靴子,看起來頗是『貴氣』。在他身後,近十個隨從尾隨,氣勢甚是龐大。

廢材宗?

林風一怔,倏地恍然。

裴青所說的『綽號』。敢請就是這個。

目光瞥過三女,尤其是裴紅,俏美的臉上顯的幾分蒼白,眼中儘是厭惡。

「你說什麼,李良!」裴紅跨前一步,怒聲道。

「嘖嘖,裴紅,脾氣怎麼還是那麼火爆?」李良帶著一分戲謔的神情,目光瞥向裴紅高高鼓起的胸部。佯裝驚嘆道,「呀,不止脾氣更火爆,身材也更火爆。裴紅,你真是越來越迷人了~」

裴紅氣的滿臉通紅,卻是強忍著怒氣,顫動的嬌軀儼然已在爆發邊緣。

牙齒磨的『咯咯』直響,裴紅恨不得將眼前的李良碎屍萬段。

但……

「打我啊?」李良賤笑的微俯身子。側過臉龐,右手指著。「你最好考慮清楚,若在這裡動手,你們彩翡宗可就要失去參賽資格。」倏地佯裝一怔,連是站起身子,「我差點忘了,失去參賽資格對你們來說根本不重要。」

「因為……」李良哈哈大笑道。「你們是連續九屆一輪游的廢材宗,哈哈哈!!」

捧腹大笑,連帶著身後的隨從亦是放聲笑起,此時周旁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無不是指指點點。不時發出輕微笑聲。

眾目睽睽下,那李良顯然是要讓彩翡宗眾人丟盡臉龐。

裴紅滿臉青紅交加,胸口不斷起伏。

很恨,很丟臉!

但,她又能怎麼做?

反駁?

李良所說的,都是事實。

彩翡宗淪為笑柄,並非一天兩天的事。

而此時

「哪來的長臉青猴?」淡淡的聲音倏地響起,讓的周圍嘈雜喧鬧的笑聲頓時停止。所有人的目光無不投向李良,看著他那長長的馬臉,疙瘩遍布的臉龐,四肢奇長,細細看去,倒真和那魔獸『長臉青猴』極是相似。

頓時間,一片哄堂大笑。

林風淡然跨步,帶著若有若無的微笑,走到裴紅身前一步處。

左腳輕微橫移小半步,動作極小,彷彿隨意而為,但卻『恰巧』的將裴紅擋在身後。

裴紅望著眼前的林風,心頭五味交雜。

他,竟然為自己出頭?

「你,你剛才在說誰!!」李良臉上青筋暴露,猙獰喝道。

「誰對號入座,說的就是誰唄。」林風一臉淡然表情,絲毫未顯在意。

儘管自己並不喜歡如此『高調』行徑,但若眼看著三個女孩子被當眾『欺負』自己還不站出來……

那還是男人么?

自己現在代表的,可是彩翡宗,林文!

「小子好大的膽子,你可知我是誰?」李良眼中儘是怒火,彷如一頭髮怒雄獅。長這麼大,他還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當眾奚落,更被人喊作『長臉青猴』!

「你是誰與我何干?」林風嗤笑一聲。

「你!!」李良連胃都是氣炸,目光瞥過裴紅三人,咬咬牙,點頭道,「你就是廢材宗這次參賽的新人『林文』?」

「有何指教?」林風淡笑道。

李良冷聲一笑,「廢材宗出來的廢材,只會逞口舌之快,站上鬥武場就是軟腳蝦一隻。」說著,李良哂然嘲笑道,「原本我還在感嘆這次簽運真好,第二輪就能碰到你們廢材宗,突然想起來,呀,你們根本不可能進入第二輪。」

聳了聳肩,李良一臉無奈之se,身後眾隨從無不附聲笑了起來。

「這麼有信心?」林風微笑道,「賭一把?」

「喔?」李良頓感驚訝。

指著上方光屏處,林風淡然道,「一人賭一方,如何?」

「一人賭一方?」李良倏地怪笑,「林文,你倒是打的如意算盤,明知自己輸定,想趁機賺點路費么?哈哈!」

「我賭自己贏。」林風神se平靜。

話音落下,周圍頓時安靜下來,眾人無不帶著訝異的神情望著林風。

裴紅三人更是目光粼粼,卻見的林風極是鎮定,自信,沒有半分的猶豫。

「你說真的?」李良收起笑容。

「當然。」林風淡然道,「一個武者,若對自己都沒信心,還參加什麼比賽,不如直接棄權得了。」淡淡的話音惹得眾人一陣熱議,無不是贊同的點點頭。確實,連自己都不相信能贏,還打什麼?

與其丟人現眼,倒不如果斷棄權,還能保留最後一點顏面。

「好,有種!」李良嘴角划起,肆意大笑道,「你這賭局我接了,你有本事壓多少,我李良壓雙倍!!」

豪氣衝天,李良傲然的抬著頭,帶著分張狂,淋漓盡致。

「不怕風大閃了舌頭?」林風微然一笑。

李良不屑的哼了一聲,一拍胸脯,傲然道,「我李家多的是錢,就算把你們廢材宗整個賣了,都不及我李家九牛一毛。」眼中帶著分藐視,李良眼睛一瞟,懶洋洋道,「說,賭多少?1雁翎幣還是10雁翎幣?」

言罷,手中光芒一閃,一顆晶瑩的圓形小光點頓時出現在手中,示威的揚了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