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蕭也不介意,還發圖片問她喜歡哪套衣服首飾,明天就給送到。

顏愛蘿說了他幾句,見他沒反應,也覺得沒意思,就沒再說什麼。不過,她還是選了一套最貴的,狠狠的坑了他一筆。

反正楚家不差錢,也不缺這點。

但她對楚蕭那不能解釋的理由很好奇,不知道他們倆這是又遇到什麼事了,怎麼還沒解釋清楚誤會。

不過,衝着他之前那些浪.蕩行徑,時嶽昕多虐他兩年也好,這才公平。

鬱子宸一直沒說話,卻給林漠發信息,問了問。

林漠的消息更靈通,回覆道:“他玩砸了,弄出個私生子。”

“噗!”顏愛蘿愕然:“不會吧?”

私生子都有了,估計倆人這輩子都不會和解了。

鬱子宸皺眉,卻覺得這件事有問題:“話說完。”

林漠又接了一句:“估計是假的,一個心很大的女人來算計他的。不過,這件事也夠他鬱悶一陣了。

楚伯父把他狠狠打了一頓,關起來了,還把他一些私人珍藏砸了。聽說打的整個人都腫起來,根本出不了門。”

怪不得他自己不能去週年慶,非要求顏愛蘿兩人去幫時嶽昕撐腰。

說完後,顏愛蘿覺得奇怪:“你怎麼知道這個私生子是假的。”

從一開始鬱子宸就沒相信,而是問林漠後邊的話,很顯然根本不相信楚蕭能弄出個私生子來。

他笑了笑:“因爲楚伯父絕不會允許私生子出現。他的每一個情人,都在楚伯父的監視之下。事後,也做過處理。”

因爲知道這些事,所以他才那麼確定楚蕭不可能有私生子。

楚元的能力有目共睹,對下一代的事情也非常重視。他絕不會允許一個不明不白的人給楚蕭生孩子,更不會鬧到明面上來。

任何有其他心思的人,他都處理過,絕不留後患。

這也是爲什麼楚蕭情人不斷被人各種說道,卻從沒有任何一個鬧過事的原因。

顏愛蘿對此很是震驚,覺得楚元做事果斷,可也免不了爲兒子操碎了心。

怪不得楚蕭會被打一頓,嚴防死守的情況下還有人來鬧事,這是對他權威的挑戰,他自然要把氣撒在兒子身上。

“活該,打得好。”顏愛蘿幸災樂禍說完,又跟鬱子宸商議了去參加週年慶的事。

鬱子宸跟楚元見過面,關係還不錯,去參加此次聚會也很合情合理。

顏愛蘿又看看他,想起孩子的問題,旁敲側擊的說:“我還在吃避孕藥,這個要長期吃的。”

鬱子宸嗯了一聲,沒有別的表示。

反應這麼平淡,果然是不想要孩子。

顏愛蘿就沒再說什麼,想到軟糯的小包子不能自己生,多少有那麼點遺憾。不過,領養也沒什麼不好,反正都是小包子,還能自己去挑。

這麼一想,跟定製的一樣,也很好。

不過,兩人回去後,鬱子宸又加了一句:“我知道有一個國外品牌效果更好不傷身體,下次我會直接把藥給你。”

他所說的藥自然是指避孕藥。

顏愛蘿眼神黯淡了一瞬,接着就說好,加快步伐,推着他回去了。

鬱子宸回去後,就找人去訂了藥。

何伯聽說他買避孕藥,欲言又止的上來,跟他談了幾句。

“少爺,你年齡也不小了,生孩子這種事是越早越好。尤其是對顏小姐來說,生的越早身體恢復的越好。”

鬱子宸嗯了一聲,淡然瞥過來一眼,接着摸了摸自己的腿。

何伯本來想勸說的話頓時說不出來了,接着恍然,遺憾的問:“少爺是擔心現在要孩子,對孩子身體不好?”

因爲鬱子宸的腿有傷,還在堅持吃藥治療,所以這時候要孩子並不是個明智的選擇。

何伯這才恍然,覺得自己之前想的太簡單了,竟然沒想到這一層。

他更覺得遺憾,對鬱子夜跟鬱勝更氣憤不已。

就是因爲他們,少爺纔不能儘早當爸爸。這父子倆,真是害人不淺。

“顏小姐雖然不說,不過我看也挺喜歡小孩子的。您有沒有跟她說清楚,一直這麼拖着,她會不會誤會您不是真心想跟她生活?”

何伯也爲鬱子宸操碎了心,方方面面都會關注到。

鬱子宸卻是眼神黯淡:“以後好了,再跟她說吧。”

何伯對他很瞭解,看他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少爺很固執也很要面子,同時對顏小姐感情也非常深厚。因爲他的緣故讓顏小姐暫時不能當媽媽,這對他來說很痛苦。也因此,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說。

他能在很多方面給顏愛蘿各種幫助,能把她喜歡的東西都捧到她面前。但在這件事上,他卻做不到。

他的無能爲力以及男人的自尊,讓他根本沒辦法說出口,只能假裝不想要孩子。

何伯在心裏又把鬱勝跟鬱子夜罵了一遍又一遍,這兩個害人精。 顏愛蘿回去後消沉了一小會,就又恢復活力滿滿的狀態。

他們倆都還沒訂婚也沒結婚,生孩子這種事,還早呢。

她也不想孩子在婚前出生,所以生孩子的問題還是等到結婚以後再說吧。而且,她喜歡的是鬱子宸這個人。能生就生,不能生也不會阻礙她喜歡他的事實。

……

第二天,她就收到了楚蕭發過來的衣服跟首飾。打開看了看,發現都是精品,價值不菲。

楚蕭爲了幫自己老婆,也是不遺餘力了。當然了,這些錢對他來說也不算什麼。

聚會就定在當天晚上,她先跟顏志豪說了一聲,又說了鬱子宸也會去參加的問題。

顏志豪立刻敏銳的問:“你們要一起去聚會?衆目睽睽?”

顏愛蘿笑道:“我們倆都是楚蕭的朋友,都接到了邀請,都出現在聚會上而已。不是一起去。”

她故意偷換了概念,說的含糊,但顏志豪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被這點小伎倆騙了?

不過他想了想,問她有沒有見過楚元之類的。

顏愛蘿倒是見過,還聊過,就實話實說了,還重點聲明自己跟楚家兒媳婦也是朋友的事。

現在雖然還不是,但顏志豪也不會真的去問,所以她撒謊也說的毫無壓力。

顏志豪又想了想,最終還是答應下來,讓她去了。

但是又重點聲明,不許跟鬱子宸坐同一輛車去,不許站在一塊說話超過五句,不許……各種不許說的人頭都大了。

顏愛蘿都一一答應下來,讓他放心,就出了門。

公司裏依然在忙碌着,新系列產品的銷售已經開始預熱,但因爲沒什麼強大的代言人,所以看得人不多。

所以,這個代言人的問題,還是得早點解決。

郭文華現在對數據分析做的很到位,給她分析過各種代言人能帶來的好處以及預期估計的數據。這美好的大餅看得人眼饞不已,卻還是不能實施。

向陽那邊也因此不好拓展業務,只能等着這件事定下來。

顏愛蘿讓員工們推薦喜歡的明星,收上來的名單五花八門,根本沒有可用的,她就打消了投票的想法。

幾個人愁眉苦臉了一天,忙到了快下班的時候,顏愛蘿就趕緊的回去換衣服準備去聚會的事。

她跟鬱子宸確實不是坐同一輛車去的,她過年時候買的車早就用上了。

李哥還是她的司機,因爲之前回去過年了顏志豪沒見過他,還以爲他就是顏愛蘿請來的司機。

李哥也沒解釋,每天開車過來,然後回隔壁吃飯睡覺,第二天再回來。

顏志豪就以爲他只上白班,是回自己家休息了,也沒在意過。

現在出門後,阿二也會跟着,這一點是爲了保護顏愛蘿的安全。

顏志豪反對過,想自己找保鏢保護她。但是有一天阿二不在,顏愛蘿就被顏柯堵住罵了一頓,還差點動手。回來後,顏志豪嚇了一跳,再也不說不許阿二跟着的話了。

他知道鬱子宸那邊的四個保鏢個個身手很好,而且阿二一直跟着顏愛蘿,忠誠度也高。有人保護他的女兒,他自然更放心。

兩人各自坐車去了宴會場地,在門口的時候正好一起下車,互相對視笑了笑。

然後,顏愛蘿跟他說了一聲,就先進去找時嶽昕。

既然答應了楚蕭,那她今天過來的任務自然是陪着時嶽昕,保護她,不讓別人有奚落她的機會。

鬱子宸對她微微點頭,同意她先進去了。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門,也沒什麼互動,有些看到他們的人,倒是開始議論起來。

他們倆自從住在一起之後,就整天出雙入對的,根本不顧旁人的目光跟議論。

在鼎鑫注資重組那段時間,鬱子宸還把顏愛蘿留在身邊寸步不離,讓那些被稀釋了股份的股東們好一陣唾棄。

可這一次,他們同時出現在楚家辦的宴會上,卻沒有一起來,更沒有始終黏在一起。這倆人的行爲,真是太奇怪了,莫非是玩膩了,終於感情破裂了?

顏愛蘿進去後,更是在人羣裏不斷的遊走着,根本沒找過鬱子宸,這一點就更讓人議論紛紛。

楚蕭派了人在這裏,一直關注着宴會上的事情。知道顏愛蘿兩人一進去就成了衆人議論的焦點,瞬間覺得自己的決定英明無比,

這倆人一樣容易引人議論,一個看起來高冷又欠打,另一個長得小.白.兔一樣卻狡猾的好像狐狸,找他們倆拉仇恨就對了。

而顏愛蘿很快也意識到自己在被人議論着。

她也不得不說,楚蕭果然是看人精準,知道找她來肯定能拉仇恨。

反正今天本來就是幫人擋雷的,說就說吧,她也無所謂了。

她在人羣裏找了一會,就找到了時嶽昕。

時嶽昕作爲主人,來的其實很早。但她不喜歡太熱鬧的場合,是一個人來的,又被人議論怕了,所以來之後跟一些人打了招呼就先躲起來了。

她是個文人,從小就是個安靜的學霸,臉皮也薄一點,所以還沒習慣這種事情。而且,她的處理方式是躲起來,也沒被人逼得非得出去應對。

顏愛蘿想着,要不是她自己被生活所迫,在被人議論的最兇的時候估計也會躲起來,而不是積極應對。

所以,在某些方面,她倒是很能理解時嶽昕的心情。

時嶽昕一看到她,也是愣了一下,才笑了笑,主動說道:“抱歉,上一次我態度不好。”

顏愛蘿沒想到過了這麼久她竟還能記得,又能主動道歉,也對她的涵養很是敬佩。

“不用抱歉,是我不對,我不該亂說話。”她也笑着說道。

“不是的,是我當時心情不好,把火撒在了你身上。”時嶽昕愧疚的說着。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