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打鬥就不會沒有什麼動靜,可是就算他們沒聽見動靜,那些外面的人也應該聽到些動靜吧?三大親王族的族長突然間消失,他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應該是他們那裡的動靜,可是卻沒有一個人提起。

趙庸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老神在在的閉目養神,彷彿那些人的消失沒他什麼事一樣,不過其他人也沒有在意,一個外王族,說什麼也和他們扯不上關係。

逍遙天下眉頭緊鎖,三大親王族的族長一齊失蹤,那就不是一件小事了,想到這裡,他站了起來宣佈道:「族會暫緩,發動各族成員子弟,全力追尋他們的下落!」

也難怪逍遙天下緊張,這親王族可是一個帝國的中堅的力量,這一下子消失了三個族長,這足以影響到了帝國的實力了。

「帝王,我認為族會和找人並不矛盾,我們不能因此而亂了陣腳!」

逍遙風上前說道,他不知道這三個人的失蹤是不是和那個雲少有關,僅憑他一個人的實力,很難是這三人的對手,本來他還想這親王族參與進來,解除掉雲少這個威脅,可是沒有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竟然出現了這樣的事情。

「這個……」

逍遙天下也猶豫了,目前還不清楚這幾個傢伙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如果真的有什麼不測,趕緊建全四大親王族也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這親王族一下子空出來三個,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

「帝王,逍遙風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這兩件事情都不能耽誤,除了參加族試的,都可以放出去找人,這裡還照常舉行,兩不耽誤!」

逍遙鴻上前說道,那三個老傢伙是鐵定回不來了,看來這一次王族的內部要有一次大的變動了,如果那三個老傢伙還在,那些近王族是沒有什麼機會的,可是他們這一消失,這之間的差距也就大大的縮小了,相差也寥寥無幾了,那就有被排出親王族的可能了。

更重要的是,這也是把逍遙無心這一個外王族拉進親王族的機會,依照那雲少的實力,進入這親王族是沒有問題的,如果能讓他們進入親王族,那自己和那雲少接觸的機會就更多了。

重生空間八零小媳婦 如果這族會暫緩,說不定進行不下去,那自己要老是巴巴的跑去和一個外王族勾勾搭搭的,怎麼說這事都有點奇怪,如果他們進入到親王族之列那就沒這些問題了。 「那好吧,外王族的族試繼續進行,至於親王族的事情,等最後的結果再說吧!」

逍遙天下想了一會說道.

現在那三個老傢伙去向不明,也只能等到最後再說了,現在總不能在他們下落不明的時候直接把他們給排出去,那也太說不過去了。

那些近王族當然不會有什麼意見,紛紛表示贊同,他們對那親王族之位早已望眼欲穿,現在一下子空出來三個,好不容易有個這樣的機會,他們可不希望族會就那麼的黃了。

接下來的族試,明顯的有些疲軟,不過趙庸卻是一直保持著領先的優勢,對於那些碰上趙庸的人,那是直接的放棄了,他的實力是明擺在哪裡的,和他死磕那就是找死,不過意外的是,接下來那逍遙風好像老實了很多,也沒有了什麼小動作。

一連數天過去了,那三個人依然沒有什麼消息,逍遙天下也是有些著急上火了,三個大活人就那麼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一點線索也找不到,事先也沒有一點預兆,還真是奇了怪了。

「主持官,族會的事情進行的怎麼樣了?」

逍遙天下由於三個親王族族長的消失,實在是沒心情在族會的現場觀看了。

「回帝王,雲少那小子還是一路保持優勢,逍遙風是緊隨其後,逍遙勁是在第三的位置。」

主持官回道,三個親王族的族長的消失,可能會帶來王族位列的變動,所以他只是說出了前三位的近王族。

「哎,他們三個無端的消失,看來親王族的位子難保啊,接下就是近王族的實力測試了,我看就不用測試了,從他們中選出前三位的,讓那三位族下的子弟選出最強的和他們比試,勝出了保留原來的親王族之位,輸了的……哎!」

逍遙天下嘆了口氣,如果還找不到三位族長,也只能如此了,他們消失的也不是時候,如果不是碰巧在族會舉行期間,那就會有更加充足的時間去尋找,就算找不到,族下的子弟也有時間做準備,可是現在卻不行了。

「好,我這就去準備!」

主持官應了一聲,就急匆匆的離開了。

……

直到外王族的測試結束,逍遙圖、逍遙律以及逍遙子都沒有任何的消息,他們就像突然間從人間蒸發了一樣,沒有留下一點的可以追尋的跡象。

三大親王族的族下子弟頓時也變得忐忑不安起來,族長的消失意味這什麼,他們心裡是很清楚的,他們也不得不一方面派人繼續尋找,一方面準備接下來的族會了。

可是族會卻不會因為這些而停止,今天就是決定三個親王族的命運的一天。

「各位,由於逍遙圖、逍遙律和逍遙子三位族長的突然失蹤,對近王族的測試也無法進行了,我們綜合八大近王族的實力,選出了前三位,由原來的親王族族下的子弟接受挑戰,贏了的話就可以保留親王族的位子,輸了的話就由勝出的近王族所代替。」

「退下來的親王族暫列近王族之位,當然,外王族也可以挑戰,規則同上,勝出的晉陞,輸了的退居次位。」

此言一出,下面的頓時就像燒開了水一樣沸騰開了。

「看來這次王族要大動了,估計那三個親王族的位子是要不保了。」

「我看也是,這三個族長消失的也真不是時候,這下他們的位子是玄了。」

「不過那些近王族可是有了機會了,也不知道那三個親王族的族下子弟能不能保得住他們的族位!」

「我看懸,特別是逍遙無心家族家的那個新來的雲少,他的實力可是和親王族的族長的實力差不多,有一點可以肯定,只要他願意挑戰,進入親王族那是沒問題的。」

……

「咳咳……好了,三位親王族族下的子弟可以各選一個代表出來,接受近王族的前三位的挑戰了!」

主持官清了清嗓子,宣布非常規的王族晉級比試正式開始。

「等等,我要越級挑戰!」

一個突兀的聲音從人群中響起。

趙庸聞聲看去,只見逍遙風從人群中站了出來,他的眉頭不禁微微一皺,這個傢伙的實力雖說在外王族之中還可以,就算三個老傢伙不在了,要是挑戰他們還是不夠看的,可是一時之間他也沒看出來有有什麼不妥。

這下周圍的人也是炸開鍋了,雖說這族會上有那麼一條規矩,可以越級挑戰,但是從來沒有出現過,那三個親王族族下的子弟頓時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了,難道族長一失蹤,他們就變得那麼的脆弱,連一個外王族也敢挑戰他們了嗎?

「逍遙風,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主持官也是有些不耐煩了,這逍遙風的實力是明擺在那裡的,就是三個老傢伙不在,以他的實力想要挑戰那些族下精英子弟也是不可能的。

「主持官,我現在清醒的很,我要直接挑戰親王族之位!」

逍遙風絲毫沒有為主持官的話所動,清清楚楚的說道。

「你可要想好了,這越級的挑戰可是生死不論的!」

這不像階梯式晉級,這種挑戰實力相差實在是懸殊,之所以制定了這麼一個規定,是因為他們認為這純粹是lang費時間,讓一些家族不要好高騖遠,眼高於頂,除非你真有那個實力。

「主持官請放心,既然我敢提出,自然是想到了這一條,如果我真死在他們手上,也不會怨天尤人,族下的子弟更不會與他們結仇。」

逍遙風淡然的說道。

逍遙鴻也是沒有說話,這次的族會他怎麼感覺越來越奇怪了,這逍遙風應該也不是一個傻子,話都說道那份上了,還是不改主意,要是有實力直接挑戰的應該是那雲少,逍遙子和他一樣的實力,可是一個照面都沒過就完蛋了。

沒想到那雲少沒有出頭,這逍遙風卻出來越級挑戰了,他的心裡又一種不好的預感,接下來肯定有什麼大事要發生。

那些近王族也是抱著一種看熱鬧的態度,要是讓他們去挑戰,說實話他們也是沒底,畢竟正常的情況下他們和那些親王族族下的子弟也沒有機會交手,實力雖然佔據了一個方面,但是技能也是一個決定性的因素。

他們作為親王族,帝國里的那些各種的武修技能和魔法技能的資源也是優先享有的,這也是他們的一個優勢,難得有人前去試水,他們也樂得看看他們的實力,摸摸他們的底細,這比直接冒險去挑戰好多了。

「雲少哥哥,逍遙風那個傢伙該不會是瘋了吧?」

逍遙無雙也是實在難以理解逍遙風的舉動。

「瘋不瘋我不知道,但是他應該不是傻子,只能靜觀其變了,只要不威脅到我們,我也懶得管閑事。」

趙庸從逍遙風的身上也沒有察覺出來有一點黑暗的氣息,如果他的身上有黑暗力量存在的話,應該瞞不住自己感知,至於這逍遙風到底有什麼依仗,他也不得而知了,但是只要他不再對自己使壞心眼,他也犯不著多管閑事。

「那好吧!」主持官無奈的說道,然後轉身向著三家親王族的眾子弟問道:「你們誰願意接受挑戰?」

「既然你那麼的想挑戰親王族之位,那我就成全你吧!」

逍遙子之子逍遙門走了出來,身上的靈氣也是乍然而起,魂戰靈者巔峰的實力顯露無遺,一個外王族的傢伙竟然也敢叫囂了,父親就算不在,也不至於淪落到一個外王族也能把他們踩在腳下。

「好,那就多謝成全了!」

逍遙風突然森然的一笑,身形驀然的動了,右手也輕飄飄的揮出一掌,向著逍遙門拍了過去。

「他竟然沒有動用靈氣!」

人群中有人突然喊了一聲。

其實不用有人喊,所有人都是感覺到了,那逍遙風的身上竟然沒有一點靈氣的波動,就那麼的憑藉著**的力量向著逍遙門沖了過去。

「逍遙風,你這是存心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逍遙門被氣得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他一點也沒有因為逍遙風沒有動用靈氣而客氣,向著衝來的逍遙風就一拳搗了出去,龐大的靈氣凝結成一個碩大的拳頭,攜帶著撕裂空氣的威能沖向了逍遙門。

他就那麼的不讓那逍遙風放在眼裡嗎?竟然不用靈氣,以**的力量向自己挑戰?

「他奶奶的,這是什麼打法……」

趙庸心裡暗暗的嘀咕了一句,這個逍遙風真是好奇怪。

逍遙門的靈氣拳頭瞬間就迎上了逍遙風的手掌,周圍的人甚至有人已經閉上了眼睛,他們也不忍去看接下來那慘烈的一幕,他們甚至可以想象到逍遙風被一拳擊飛,而且血肉模糊的慘象!

可是那想象的情況卻並沒有出現,那碩大的靈氣拳頭一接觸到逍遙風的手掌,瞬間就消弭於無形。

逍遙門頓時也被這詭異的情況給震驚到了,一時愣在了原地,眼睜睜的看著逍遙風的那輕飄飄的手掌向著自己的胸膛印來! 「趕快閃開!」

趙庸在逍遙風的手掌接觸那逍遙門的那一瞬間,體內的那聖光之心「突」的跳了一下,隨即就意識到了不妙,可是他的喊聲還是晚了。

「嘭!」

一聲沉悶的**撞擊聲就像敲打在每一個人的心上,令他們心頭也是隨著那聲響緊緊的收縮了一下!

逍遙門被一掌擊飛了出去,就是胸膛也是深深的塌陷了下去,口中噴洒的鮮血染紅了一路,然後重重的落在了遠處,生死不知了!

周圍頓時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他們到現在也沒明白過來,一個人**的力量怎麼能強橫到如此的地步,竟然無視那逍遙門魂戰靈者巔峰實力的攻擊,硬生生的把他給擊飛了出去,難道這修鍊者竟然也不抵一個不動用靈氣者的**的力量了嗎?

不知道是這個世界變化太快,還是……太快了,快得都超出了他們的認知了?

趙庸的眉頭緊緊的鎖了起來,本來他以為那魘魔想魅姬所說的那樣,忌憚於上界的來人會有所收斂,沒想到他還是在這裡遇見了,也不知道這段時間他們做了些什麼,竟然連自己都沒有感知到這逍遙風被控制了,要不是那一瞬間聖光之心的跳動,就是自己也察覺不到這個逍遙風有什麼異常——如果不算表面上以**對抗逍遙門的話。

「逍遙風,你的心也太黑了,我們跟你拼了!」

其他的族下子弟見狀也紅眼了,就算逍遙門不敵,也不至於一下手就要了逍遙門的命。

「住手!還不去看看逍遙門怎麼樣了,來人,把這枚丹藥給他服下!」

主持官厲聲喝止了那些要湧上去拚命的那些人,然後拿出一粒丹藥遞給了身旁的一個人。

那些人恨恨的轉身向著逍遙門跑去,看來這仇是現在報不了了,現在還是救逍遙門要緊。

這人拿起丹藥飛快的向逍遙門跑去,可是心裡卻暗暗嘆息,看樣子那逍遙門是凶多吉少了,整個的胸部都被打得塌陷了,就是有丹藥也未必吃的下去了。

主持官沒有想到這逍遙風是那麼的古怪,而且隱藏的那麼深,這樣的打法他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以**的力量一個回合就可以把一個魂戰靈者巔峰的人打得生死不明。

這事先也已經說明,就算那逍遙門被打死,也不能讓他的那些族下子弟尋仇,更何況他們也不一定能討得了好去。

「逍遙大哥,把這個給那個傢伙服下去,吃不下去也得給他捅下去。」

趙庸悄悄的遞給了逍遙無心一顆丹藥說道。

「可是……」

「你不用說了,照我說的去做!」

趙庸現在也沒法和逍遙無心解釋,也知道他想要說什麼,如果不是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就是他們死再多,他也懶得去管,逍遙門老子都巴巴的跑去想要他的命,他更沒有理由去救他的兒子。

但是這魘魔出現了,他就不能不管了,他不相信這個逍遙風的目標就僅僅是親王族之位,如果任由他發展,這逍遙自在一族早晚也是危險了,畢竟自己現在已經和那逍遙無雙有名也有實了,他也不能不管。

「好!」

逍遙無心聽著趙庸近乎命令的口氣,一點也沒有生氣,轉身拿著那丹藥就像逍遙門之處走了過去。

就算自己是無雙的大哥,可是畢竟他的實力擺在那裡,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里,只要不是親生的父母和有直系血緣的長輩親人,就算你的輩分再高,那也得聽從強者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