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人的年紀,看起來也就三十多歲,這麼年輕的上將,簡直是傳說。

“裴無敵?”

於歡一眼認出來,這是上次把他從北監獄救出來的裴無敵。

從安琪口中,於歡瞭解到裴無敵喜歡老姐,這次他過來,擺明了是老姐要求。

“你是什麼人?誰讓你進來的?”袁國棟老眼昏花,只看見來人一身軍裝,卻沒看清軍銜。

剛說完,袁戈就拽着他道:“爸,這人是一位上將。”

“什麼?”

袁國棟臉色頓時變了。

每一位上將,都是華國頂樑柱,非他能得罪的。

可一位上將,怎麼突然過來金海灘了?

難不成,是因爲於歡?

“哈哈哈……”裴無敵爽朗大笑,冷哼一聲道:“袁氏集團好生霸道,我裴無敵過來做客,都不允許嗎?”

“你是裴無敵?”袁國棟肝膽一顫。

他自然聽說過這個名字,華國最年輕的上將。

“正是!”

裴無敵來到於歡面前,道:“是你姐姐讓我過來幫你的,看來她多慮了,你比她想象中更有能耐。”

“今日縱然我不來,你也能全身而退。”

裴無敵拍拍於歡肩膀,算是一種認可。

“接下來你想做什麼,隨便吧,我會支持你。”裴無敵這句話,等於是打了一針強心劑。

袁國棟當時就慌了,說道:“裴將軍,你守護華國,在外殺敵,內部的私人恩怨不應該插手。”

裴無敵轉過頭,冷冷瞪他一眼,哼道:“我裴無敵做事情,還用你來教嗎?”

畢竟是在戰場上廝殺過的將軍,裴無敵眼神太可怕了,被他這麼瞪一眼,袁國棟冷汗都流下來。

宋坤感覺情況不太妙,立即開口道:“裴將軍,袁氏集團已經獲得於三爺的支持,所以你……”

“閉嘴!”

裴無敵打斷他的話,不以爲然道:“我裴無敵的確和於家交好,但整個於家,真正讓我看中的只有於曦一人。”

“沒有於曦,你覺得我會支持於家嗎?”

裴無敵太直接了,宋坤被說的臉色難看,咬着牙道:“裴將軍,你這麼做,一定會後悔的。”

“哈哈……後悔?我裴無敵這輩子從未做過後悔事,以前沒有,以後更沒有。”

裴無敵性格豪邁,和於歡一樣,決定了的事情,就不會輕易改變。

於歡在這時道:“袁氏父子,你們多說無益,今天必付出代價。”

於歡一步步在朝着他們走去。

袁國棟急得衝門外大喊:“來人啊,快來人啊!”

根本沒得到迴應。

裴無敵提醒道:“人都被我解決了,別白費力氣了。”

“啊!”

只聽一聲慘叫。

那是安琪,掰斷了袁戈的大拇指。

安琪轉頭看一眼於歡的十指,惱怒喝道:“竟然對小少爺用拶指這種刑法,你太可恨了。”

“我今天,就把你的十根手指頭,都掰斷。”

話落,咔吧一聲,袁戈食指也被掰斷了,他啊啊大喊,疼得滿臉都是汗。

他活該!

安琪不留情。

說到做到。

一根手指接着一根手指,當左手五根都被掰斷後,袁戈受不住了,跪地求饒,“放過我吧於少,我錯了!”

“你只要肯放過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安琪停下來,看向於歡。

於歡微微咪起雙目,問道:“你真的,做什麼都願意嗎?”

袁戈點頭如搗蒜,抖着聲音道:“我願意,於少,我願意給你當牛做馬,整個袁氏集團,送你一半。”

“一半?”

於歡笑了,搖搖頭道:“我全都要。”

袁戈臉色一變,說不出話來。

於歡冷冷道:“不同意?那就宰了吧。”

感受到於歡殺意,袁戈徹底慌了,改口大喊:“不!我給,我把整個袁氏集團都給你。”

“小畜生,你特麼瘋了?”

袁國棟氣的肝顫,袁氏集團可是他一手打拼的基業,把袁氏集團送人,他還不如去死。

“爸!我不想死啊!”袁戈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他從未這麼恐懼過。

哪裏還有之前意氣風發袁少爺的姿態?

於歡甚至覺得他現在的模樣有些可憐。

只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你爸不同意,該怎麼着?”於歡冷冷問。

袁戈咬着牙道:“他不同意也得同意,誰不讓我活,我就,讓他死!” “你說什麼?”

“你個小畜生,難不成還想殺了我嗎?”

袁國棟氣的一巴掌甩在袁戈臉上,怒吼:“逆子,我沒有你這樣的逆子。”

袁戈冷哼:“當不當你兒子無所謂,只要能活命就好。”

“你!”

父子兩人的反目,引得於歡唏噓,看向袁國棟道:“這就是你一手養大的好兒子,現在明白他是什麼樣的畜牲了吧?”

袁國棟一屁股坐在地上,瞬間彷彿蒼老了好幾十歲。

“你們父子兩個,只能留下一個,做出選擇吧。”

於歡吩咐安琪,扔下一個匕首在他們面前。

袁戈沒有絲毫猶豫,惡狼一樣撲過去,撿起匕首,然後當着所有人面,插入袁國棟心臟。

噗呲一聲。

袁國棟睜大眼睛看着……看着這個自己一手養大,百般疼愛的好兒子。

爲了活命,竟然殺他殺的如此乾脆。

都說養兒防老,他呢?

這是養了一匹狼啊。

袁國棟躺在地上,到死都沒有閉上眼睛,他想不通,想不通啊……

於歡深吸一口氣,吩咐道:“給袁國棟留個全屍,葬了吧。”

安琪立即處理。

“於少,現在沒有人阻止我了,我這就把袁氏集團送給你,放我一條生路吧。”

袁戈跪在於歡面前,搖尾乞憐,姿態好像一條狗。

於歡嘴角劃過一抹冷笑,“我幾時說過,一定會放了你?”

袁戈眼神一滯,歇斯底里的咆哮道:“於歡,你特麼的敢耍我?我要跟你拼了。”

砰!

袁戈剛撲過來,被於歡一腳踹飛。

於歡冷冷道:“你還沒有資格跟我拼!”

“讓他把袁氏集團所有資產轉移,然後打斷他四肢,我要讓他在金海灘,當一輩子乞丐。”

袁戈臉上神情,竟因爲於歡這話,而帶有一份竊喜。

這讓於歡不解。

活着,真的那麼重要嗎?

有些人,活着,未必是快樂,死了反而是種解脫呢。

……

袁氏父子被解決,汪凱也難逃,馬上被廢。

宋坤恐怕波及到他,早早就離開了。

於天豹在這時深深看了於歡一眼,說道:“上次你救我一命,這次我還你,當作兩清了。”

轉身剛走兩步,於天豹突然想起什麼,詢問:“菩提血丹呢?是不是在你手裏?”

這傢伙,已經發現菩提血丹消失了嗎?

於歡蹙了下眉,立即回道:“菩提血丹被你吞服了,又怎麼會到我手裏?”

“你撒謊!菩提血丹我在身體裏沒有感覺到,一定是被人奪走了。”

“那可不一定,或許,是被你徹底吸收了。”

於歡死不承認,這種至寶,已經到他手上,沒理由再還回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