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武見棺君無恙了,十分激動,兩眼含淚對棺君道:“棺君大人,你終於醒了。”

“小子,你這是什麼表情,都是男人,用不着這麼激動吧。”

“不,不是的。”洪武連忙擦了擦眼角,笑了。他把棺君當成自己的親人,自己的朋友,還有自己的老師,和洪武有這樣的關係只有棺君一人,因此棺君在洪武心中的地位,那可不是一般的高。

“算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你現在的情況很糟糕啊,桃源世界也丟了,桃源空間也丟了,各種任重而道遠,希望你好自爲知。”棺君道。

洪武連忙點頭:“這個我理會得,哦對了,棺君大人,有兩件東西要讓你來鑑定一下。說着,便抱出那隻黑白小萌物來,讓棺君看了一眼。”

“咦,竟然是熊貓,這可真是奇怪了,按說這個修真世界是絕對沒有熊貓的。”

“這熊貓有什麼用?”

“反正就是好看,賣萌,招人喜歡,當然,它還有一功能,就是能吃各種金屬,養着吧,這東西可不常見。”

“好,還有這東西也請您看看。”

洪武又把靈獸袋放進九天丹棺之中。

“咦,這不是天蠶嗎?你哪裏得來的?”

“天蠶,幹什麼用的?”

“小子,要說你的運氣,也真是沒誰了,這天蠶可是好東西,你趕緊將它煉化,擁有了這天蠶,你便相當於有了不死之身啊,正好你煉無上屍經要不停地死,而這天蠶,可以讓你在死後復活,而且可以讓你在死後復活之時,擁有比死前三倍的戰力。”

洪武一聽,激動不已,當下便將這條天蠶給煉化了。煉化了之後,洪武又和棺君聊了好一會兒。

棺君好不容易纔恢復了精神,但是桃源世界不見了,不知道被炸飛到何處去了,這桃源世界之中,有洪武的那麼多朋友,親人,同時還有洪武收的手下。

不過洪武相信這桃源世界並沒有破壞,因爲他找回了記憶之後,與桃源世界又生起了一種若有若無的感應,而在這種感應之下,洪武相信桃源世界還在。

這桃源世界,自己遲早是要找回來的。

不僅要找回桃源世界,還要向着天元王朝進行復仇。天元王朝,自己和天元王朝無冤無仇,就算這大衍天術推算出來自己有可能使天元王朝覆滅,但這也只是可能性,可恨這天元王朝卻到處通輯自己。

洪武向來是個睚眥必報的人,因此他絕不會放過天元王朝。

或者之前洪武會使天元王朝覆滅還是個可能性,那麼現在,洪武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將這種可能性變成必然。

“洪武小子,你現在的實力也太弱了吧。我倒是有個想法。”棺君道。

“你說說看。”

“我覺得你可以再重新修一次無上煉體經,無上煉體經與無上屍經一起修煉。”

“這個可能嗎?”

“一代主人覺得不可能,是因爲他本身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因此會被這個世界所排排斥,但是你不同啊,你修無上煉體經之時,也是跳出了無上煉體經上的種種層次,而是重新開闢了一套自己的層次境界,因此我覺得你可以試一試。”

洪武的確心動了,這無上屍經的好處是可以隨時隨地提高修爲,而無上煉體經卻是可以迅速提高自己的修爲。

洪武想到一種可能性,那便是以無上煉體經來打基礎,再以無上屍經來提高修爲。比如洪武直接來個第一次煉體,將自己的煉體修爲提升到紫光鎳體,這紫光鎳體可遠遠超過寒光鐵屍的,煉出紫光鎳體之後,再以無上屍經不斷提升自己。

這樣就相當於自己擁有了一個很高的起點,但卻還是不停地增長。

這就好比龜兔賽跑,兔子跑得快,而且從不睡覺,這樣的速度在這樣的起點之上,誰能跑得贏自己? 既然決定試一試無上煉體經,那麼就要重新開始尋找主心骨了。

不過以洪武現在的實力,第一次煉體顯然不能按照新的異骨榜上的標準去找了,就算能找到,也根本不可能是這些妖獸的對手。

現在只能找一些身懷異骨,但卻沒有上榜的妖獸,不僅如此,而且還要是這些妖獸的異骨具有的能力是洪武所需要的。

洪武一共換了兩次骨,第一次是黃金蟲骨,給了洪武擁有體內空間的能力,而第二次用的是犀牛角骨,給了洪武一個破頭撞金鐘的技能。

現在這黃金蟲骨已經換給了蜥蜴人分身,而同時自己體內的桃源空間也被送走了。

而黃金犀牛角骨,雖然還在洪武體內,但是一時半會兒,洪武可不敢使用這個能力。

現在洪武想要得到什麼樣的技能呢?

洪武的攻擊力是足夠了,攻擊手段也是多種多樣,防禦力的話一旦煉體成功,那麼也是夠的,甚至於煉化了一條天蠶之後,洪武還具有了不死之身一樣的“天蠶變”天賦。但是唯一美中不足便是洪武的恢復能力。

說白了,洪武其實並沒有恢復能力,無論是靈力還是體力,都是洪武的弱項,以前曾經仗着這桃源世界,可以大幅度地恢復靈力,可是這桃源世界卻已經不在了,洪武雖然有二百零六個丹田,但是這些骨丹田最不擅長的就是儲存靈力,要不然,創造出天階功法的天道獎勵,怎麼會只讓洪武升到了煉氣八層?

選來選去,洪武最終把目標定爲了在天元大陸相對常見的一種妖獸,名叫神峯蛞蝓。

蛞蝓又叫鼻涕蟲,原則上是沒有骨頭的,但是這種神峯蛞蝓的身體之中卻有一塊骨頭。這骨頭具有神奇的恢復功能,可以說一般的小傷,便是轉眼即可痊癒。

因此在天元大陸之上,也有專門一類人,取這神峯蛞蝓的這塊骨頭來當傷藥,只不過這神峯蛞蝓雖然說性子溫和,等級也在元嬰之上,而且它更有一個很難對付的特性,物理攻擊對它來說,基本無效,你造成傷口的速度還不如它恢復得快,而同時它還沒有神識,沒有識海,甚至沒有腦子,這樣一來,你也沒辦法用神識攻擊它。

婚途洶洶:你出軌我再嫁 倒不是說這種東西便是無敵了,這修真界萬事萬物,向來都是一物剋一物的,想要弄到神峯蛞蝓的這塊骨頭,卻要走一走彎路。

這神峯蛞蝓有一種對頭,叫碧水螢蟲,這碧水螢蟲的等階只不過是築基期,但是卻可以以神峯蛞蝓爲食,不過相對於神峯蛞蝓,這碧水螢蟲便十分難找了。

洪武現在有孫明玉這個東郭城公子作奴僕,卻是不用白不用,他當下給孫明玉傳去一道指令,讓他替自己收集這碧水螢蟲的消息,結果還真讓孫明玉收集到了,據說孫秀玉的拍賣小會上,便有這種蟲子拍賣。

洪武大喜,當下直奔東郭城。

這次回來拍賣會,卻是由孫明玉親自作陪,直接弄到了一個貴賓包間,洪武從這貴賓包間往下望去,視野很好,能夠直接看到拍賣臺上的東西,也能夠通過兩個放大投影陣,仔細看清這拍賣物品。

蛋真人也陪在洪武身邊,一臉恭敬。

洪武對蛋真人道:“一會由你來喊價,好好表現,若是表現得好,我重重有賞。”

蛋真人連忙道:“主子放心,我一定盡心盡力。”

不一時,拍賣開始。

一件一件拍賣品被拍出去,洪武卻一件也不感興趣,現在輪到壓軸的物品出場了。壓軸,就是倒數第二件物品,拍賣會中的最重要的一件物品,一般都放在最後,名叫“大軸”,而倒數第二件物品,是壓着這大軸的,因此被叫作壓軸。

孫秀玉捧着一隻錦盒子,這錦盒子裏裝着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她清聲說道:“暗。”

於是整個拍賣大廳頓時暗了下來,孫秀玉將這錦盒一打開,卻見錦盒裏裝着一隻水晶球,水晶球裏,有兩隻閃閃發光的螢火蟲,這螢火蟲個頭很大,足足有半隻手掌大小。

“諸位,這就是今天的壓軸拍賣品,相信大家都看出來了,這東西便是碧水螢蟲,這碧水螢蟲有什麼用呢?不用我多介紹了吧,對,這碧水螢蟲可以捕食神峯蛞蝓,而神峯蛞蝓體內的那塊骨頭,幾乎是人人都夢寐以求的靈藥,只要受傷不死,還有一口氣吊着,不管是什麼樣的傷,什麼樣的毒,只要有這塊骨頭,便可以完全復原。下面開始拍賣,一千靈石起價,每次加價一百靈石。”

孫秀玉的話音剛落,頓時有不少人開始加價,一千靈石相當於一個十分富有的築基期的身家了,許多金丹修士也不過只有這點身家,而且這還是在靈氣資源最爲充足的天元大陸而言的,像朱雀大陸,便是一個窮點的元嬰,也不過身家一千靈石罷了。

很快,價格往上喊到兩千二百靈石,這時候喊價的人有一部分退出了。雖然這碧水螢蟲很有用,但是也並不值那麼多。

“三千靈石。”洪武示意蛋真人直接喊價。

三千靈石,頓時又嚇退了一批修士,最後只剩下另外的一個競價者,這競價者不知道爲何,竟然還往上加價,一下子加到了三千五百靈石。

蛋真人知道洪武可不會在乎這點靈石,既然想要得到手,便多加多少靈石也無所謂。

於是他也一咬牙,叫出了四千靈石的價格。

而那競價者猶豫了好久,叫出了四千五百靈石的天價。

蛋真人還想再喊價,卻被洪武給制止了,洪武的心力探到那個人,那隻不過是個金丹修士,若是金丹修士有這麼多靈石,這本身便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而且這麼多靈石要拿來拍下一隻原本不值這麼多的碧水螢蟲,這當中一定有蹊蹺。

洪武想了想道:“我們退出。”

“可是,這樣的話咱們就……”

“你怕什麼,我已經鎖定了那個人,他既然肯花這麼多靈石也要拍下這碧水螢蟲,只能說明一定,他有神峯蛞蝓的線索。” 那名金丹修士名叫秦燈,這秦燈說起來還跟桃源鎮有一點關係,那個被洪武打爆了的秦五德,便是秦燈的傀儡,也是秦燈將其變成殭屍的。

秦燈不是郭城的修士,因而也沒有列爲郭城十大修士之列,但是這並不代表他沒有名氣,相反,他最近在修士名聲可是很響亮的,人稱屍真人。

這秦燈之所以會被稱爲屍真人,是因爲他修的是一種煉屍之術,這種煉屍之術和陰屍宗所作所爲相似,都是以人煉屍,使它成爲自己的傀儡。

秦五德便是秦燈的第一個作品,也是秦燈完成度最高的作品,因爲秦五德擁有了自己提升的能力,所以被秦燈十分珍視。就在秦五德被五雷正心咒所傷之後,秦燈將秦五德放到了中山小鎮來讓他養傷。

結果這秦五德竟然得到了一條線索,這條線索表明,在這中山小鎮附近的無名大山之中,竟然有一條神峯蛞蝓。

這可是天大的好事,秦燈是煉屍的,但是煉屍有一個最大的問題便是屍體容易殘破,與別人一戰之後,再好的屍體也會留下無法恢復的傷,因此對於秦燈來說,大多數他煉出來的屍體雖然比秦五德等級要高,但卻因爲無法恢復,用過幾次之後,便要更新。

但是一旦有了神峯蛞蝓,一切就變得不一樣了,這便意味着秦燈可以煉出一具自我恢復的屍,一旦這屍掌握了秦五德所掌握的自行修煉,那麼這將是秦燈的完美傀儡。

煉屍之人,必然戀屍,秦燈也是對屍體着迷的那種人,執著於不斷煉出最好的屍體來,因而纔會在今天的拍賣會上花大價錢買下了這碧水螢蟲。

至於秦燈爲何不仗着自己的修爲強搶呢?那是因爲雖然東郭城裏最高的修士也不過是煉氣巔峯,但是東郭城的直接上屬,郭城,可是有許多深不可測的修士的,而且,秦燈是個本着“能以錢解決的事都不叫事”的信條之修士,不到萬不得已,他也不會使用武力。

從孫秀玉手裏接過了這隻水晶球,秦燈快速將它收進了自己的懷裏,這水晶球唯一的壞處便是無法往儲物袋裏放,畢竟這裏面有活物。

不過秦燈也並不打算花錢專門弄個靈獸袋來裝這兩隻蟲子,這兩隻蟲子不過是一次性消耗品,在得到神峯蛞蝓之後,便失去了它的作用。

拿到了這碧水螢蟲之後,秦燈沒有絲毫停留,轉身便離開了拍賣場。

蛋真人想要站起來追,卻被洪武叫住,洪武道:“放心吧,拍完了再走也還來得及。”

於是三個人又看着最後一件拍賣品被呈上來。

這最後一件拍賣品,也就是大軸,是一朵獸火。這獸火被放進一個晶石的小盞裏,輕輕搖曳着,發出紫色的光芒,這是一朵紫色的火焰,洪武一眼便知道了這朵火焰的來歷。

相傳有一種叫紫鳳的鳥類,雖然有鳳凰之血,卻又不被鳳族所承認,相反還被鳳凰一族所追殺,因而在這修真界之中,變成了相當稀少的存在。

就是這種紫鳳,身上有一種紫色的火焰,名叫紫鳳靈焰,這種紫色火焰同時擁有雷屬性與火屬性,可以說威力相當之強,而且十分難得。

這紫鳳靈焰最大的好處,卻是用來煉丹,據說它的火焰熱度剛好用來煉丹,不會太高,也不至於太低,煉出來的東西之中地,會帶上一絲雷電之力,使得這丹藥的品階大大提升。因此在煉丹師之中,有許多人都追捧這紫鳳靈焰,甚至將它稱之爲小異火。

想不到這拍賣小會上,竟然有紫鳳靈焰拍賣。洪武不由高看了這拍賣小會一眼,想一想這拍賣小會所拍的東西,都是遠超過東郭城的整體實力的東西,這又是爲何呢?

洪武於是問孫明玉:“爲何這拍賣小會上的東西,樣樣都挺高級的?”

“哦,回主人的話,這是我妹妹自己主持的,雖然也有給家族分成,但是給得極少,真正的獲利者是我妹妹的宗門。”

“你妹妹還有宗門?”

“是的,我妹妹的宗門名叫金錢幫。”孫明玉道。

“金錢幫?這個名字有點意思。”洪武琢磨道,這名字大雅大俗,想來若不是很弱,便一定很強,就像洪天派那樣,名字俗氣得很,但是實力卻也是驚人。

“金錢幫在修真界名聲不顯,其實卻是實力驚人的一個大宗門,弟子雖然不多,但一個個戰鬥力都是相當驚人的,就像我妹妹,雖然只有煉氣期的修爲,但是真正的戰力,據說就連化神期也有一戰之力。”

以煉氣期能和化神期打,洪武不由想到了馬秀英,她的戰力甚至可以與合體期有一拼,既然馬秀英與合體期有一拼,那麼孫秀玉可以對戰化神期也不足爲奇了。

“難怪這拍賣小會上,卻是沒有人敢來搗亂。”洪武說道。

現在洪武自己的戰力,估計也就能和元嬰修士一戰,都不敢說硬拼化神,可是這孫秀玉竟然可以與化神一戰,難怪她可以自己支撐起整個拍賣小會。

“有機會介紹你妹妹給我認識。”洪武說道。

孫明玉還以爲洪武有其他想法,頗有爲難的說:“是,主人,不過……我可作了她的主。”

“誰要你作她的主了,我只是覺得,你妹妹若在你們家族之中,豈不是她支持誰,誰便有望成爲家主了?”

這時候,臺上的孫秀玉已經開始喊出這紫鳳靈焰的底價:三千靈石。

這三千靈石的底價確實嚇退了一批人,雖然這是比異火等級要低許多的獸火,但是畢竟是特殊火焰,對於煉丹,煉藥,煉器都有很大的幫助,這世上異火一共有多少朵,許多煉丹師,煉器師都沒有本事能弄到異火,因而獸火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洪武心力一掃,發現拍賣場裏多了幾個元嬰修士,這幾個元嬰修士顯然就是衝着這紫鳳靈焰而來的。

“不管花多大的代價,都要把這紫鳳靈焰給我拍下來。”洪武道。 能夠和幾個元嬰修士拼競價,這讓蛋真人有些小激動。

反正自己主人的靈石多得是,從他這兩次競拍就看得出來,自己這個主人顯然是個土豪,要不然,怎麼不管多少靈石,似乎想都不想就喊價。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