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我還有很多事需要處理。”

董憶翻身將她壓在身下,感受着她滾燙的身體,低頭看着不敢直視自己的楊蜜。

“那我可不管,今晚先把我的事處理了,不然就別想逃出我的魔爪!”

“哎呀~嗯~別動我~嗯~” 第二天,董憶神采奕奕的驅車來到片場。

同行的古麗娜扎看着董憶嘴角的笑容,不由有些好奇。

“憶哥,你這是怎麼了?從來沒有見過你這麼開心呀,難道有什麼喜事麼?”

董憶聞言笑着搖搖頭,開口道。

“佛曰不可說,不可說。”

古麗娜扎瞪了他一眼,心中有些不服氣,不給說就不給說,神氣什麼嘛。

不過她也能看出來,董憶應該是經歷了某種變故。

否則,他的變化根本不可能有這麼明顯的質變。

一路上,董憶爲了防止露餡,特意沒有和古麗娜扎多說話。

畢竟這件事只能算自己和楊蜜之間的小祕密,輕易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相信大蜜蜜,也是這麼打算的。

當董憶和古麗娜扎進入片場,發現今天的這裏異常熱鬧,不僅有數位投資人在查看拍攝的進度和場地。

連帶着周邊幾個劇組都過來觀摩,那模樣就像是進入展覽館的學生們一樣。

董憶輕嘆一聲,不由開口。

“這些人的鼻子很靈,這麼快就聞到味了。”

古麗娜扎有些驚奇的指了指面前的人羣,疑惑問。

“憶哥,你的意思是,他們來片場,不單是來查看,反而另有其他目的?”

董憶颳了一下古麗娜扎的小鼻子,笑着開口。

“那是自然,不然之前劉導爲什麼找不到投資人,劇組的進度差點耽誤,現在一聽到風聲。”

“這些人全都一股腦的出現,如果是你,你難道不會懷疑麼?”

古麗娜扎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對於這些娛樂圈中的規矩,她現在還是知之甚少。

不過跟隨董憶的這兩個多月的時間,她每天都覺得自己過的很充實,因爲她能從中學到很多東西。

不僅是娛樂圈中的藝人準則,還有拍戲的各種基本要求,甚至還能從他的身上,學到一些做人的道理。

這些,都是之前不曾有過的。

古麗娜扎發現,自己現在似乎已經離不開董憶的指導了。

在他的帶動下,自己這個小白才能進步神速,否則,自己現在還是一個寂寂無名的小模特。

這兩天就要殺青,古麗娜扎覺得,自己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哪怕導演不提出苛刻的要求,她自己都會嚴格的要求自己,儘自己最大的能力向演員靠攏。

因爲劉嘉誠要陪同投資人及圈內人的緣故,一衆演員便都閒了下來。

他們在董憶沒來之前,就在談論他,現在看到董憶來了,全都一窩蜂的跑了過來。

“憶哥憶哥!你可真厲害,我看到過很多劇組面臨資金問題的窘境,但是從來沒有人像你這樣做的輕鬆寫意!”

“這已經不是輕鬆寫意了好吧!如果能讓國臺看重,哪怕讓其他劇組窘迫一萬次,恐怕他們也願意。”

“不知道這次能不能在電視臺中看到我露臉,我記得我又一句臺詞來着。”

“我覺得憶哥太好了,不僅無償帶古麗娜扎這個新人,現在又幫劇組解決難題,心地善良恐怕也不過如此。”

“憶哥,我覺得你和古麗娜扎小姐挺般配的,你們什麼時候公開戀情啊?好讓我們也吃波你的狗糧。”

羣演們的熱烈恭維,讓古麗娜扎像是一個受驚的小兔子一樣趕緊跳開了。

而主演們雖然也想和董憶打招呼,但是現在所有的路都被羣演們堵住,也只能在一旁看着。

如果不是自恃身份,他們也想毫無顧忌的跑到董憶面前,然後怒刷存在感。

因爲他們都看到了一片分析貼,上面列舉了董憶從進入演藝圈,便是一個錦鯉一般的人物。

《神話》中他帶火了金沙,《天下第一》中捧紅了黃聖衣。

現在的《少林.武王》,又經常把古麗娜扎待在身旁。

能讓董憶看重的,無一不是有成爲大明星的潛質。

這篇帖子,自一上傳,便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畢竟這些事如果單一的發生,恐怕不會引起其他人的聯想。

但是關鍵點是這些戲,這些人,還有改動劇本的傳聞,加在一起的話。

那就徹底變味了,所以從昨天開始,董憶身後有強大的神祕背景的說法,更是塵囂其上。

不要是圈外人,光是圈裏人都有不少人相信了這個分析貼。

因爲這一切的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匪夷所思。

還有楊蜜這樣的二線實力派演員,親自給他做經紀人,試問整個娛樂圈,誰有這樣的待遇?

恐怕是那些超一線的巨星,也不敢說這些話吧。

可是這些,董憶全部一個人做到了,這算什麼?

很多人都認爲,自己看到的就是事情的真相,因爲沒有比這更合理的一個解釋。

所以,能不能紅,就要看在董憶的心中有沒有留下印象。

不僅有一些衣着暴露,搔首弄姿的女羣演,竟然還有不時雙眼放光的男羣演。

看到這如狼似虎的架勢,董憶實在是有些招架不住。

和羣演們隨意應付了幾句後,他便偷偷的溜走了。

一旁的主演們看到機會來了,便趕緊圍住董憶,除了和董憶相熟的吳晶還有老戲骨於成輝之外,剩下的人幾乎都是來到他的面前。

其中,雅琪和黃怡兩位女主演,一左一右的抓住董憶的胳膊。

那個模樣,彷彿生怕其他人將董憶奪走了一樣。

“憶哥哥,今天還有沒有時間呀?我知道有一家餐館特別好吃,等晚上拍完戲,我們去吃好不好?”

“憶哥,我和我朋友一般都會去一個博物館裏看展品,裏面有很多具有歷史人文的東西,對於研究歷史很有幫助,晚上我帶路?”

兩人一口一個憶哥,儘可能讓自己的話題引起董憶的興趣。

可現在的董憶,已經進入了賢者模式,更別說,黃怡和雅琪兩個人恐怕都是帶有不同目的來到自己面前。

對此,他就更不可能讓她們如願。

“不好意思,我晚上有約了,如果兩位沒有其他的事,我現在需要再去溫習一下劇本,對不起,失陪了。”

說完後,董憶便掙脫兩人的懷抱,便自顧自的離開。

雅琪和黃怡兩個人看着董憶颯然離開的背影,都有些不甘心的跺了跺腳。

不過沒有讓對方如願,這倒是一個好消息,只不過她們在看向古麗娜扎的眼神時,都帶着一股羨慕嫉妒恨的眼光。

她們恨不得自己就是古麗娜扎,可是,那隻不過是一切的幻想罷了。

周圍的羣演看到兩位女主竟然不去纏着吳晶,反而都去圍着董憶打轉。

一時間不由有些感慨,自己要是女孩子該多好,最好再起一個四字的名字。

就叫,古麗娜扎!

董憶雖說是溫習劇本,但是現在的劇本早就刻在了他腦子裏,根本不需要看。

而他則來到於成輝的面前,笑着開口。

“於老師,今天應該殺青的,怕是成行不了了。” 於成輝聞言哈哈一笑,看着董憶道。

“小憶,你該不會是着急了吧?其實相對於這麼短的劇集,能在短時間內拍完已經很不錯了。”

“我見過很多原本因爲是小成本的電視劇,結果因爲演員的原因,被無限拉長,最後拖垮。”

“直到現在,我依然有沒有收回的片酬,這些事誰都不能怪。”

董憶搖搖頭,露出笑容道。

“我並不着急,我其實是怕演員們的狀態跟不上,畢竟拖得時間越久,之前的準備也就很有可能荒廢。”

“不是誰都能一直保持那根筋不會斷,我主要害怕的是這個會影響整體電視劇的質量。”

於成輝暗自點頭,對於董憶,他之前也不瞭解。

只知道,這次的曇非角色,劉導找了一個非常有話題的青年演員來演。

之前他還有些擔心過,畢竟這個劇組中幾乎都是武行出身,之前的曇非角色是想讓自己的老搭檔計春樺來演。

可惜他因爲家中有事,不能來劇組。

但沒想到,最後演出來的戲會這麼出色,有時候在拍攝鏡頭的時候,自己的氣場都有些鎮不住場子。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童大寶這個角色算是廢了。

不過好在董憶也意識到這個問題,他有種感覺。

那就是董憶故意收斂了自己的氣勢,否則,自己演一個鏡頭所耗費的精力和心力不亞於拍一場電影。

他有一種預感,像他這麼優秀的年輕男藝人,在整個娛樂圈中都非常少見。

他以前認爲吳晶是一個非常好的苗子,但他是武行出身,對於演戲這一套來說,非常的陌生。

因爲吳晶他根本沒有經過系統的訓練,而董憶則不同。

他是標準的科班出身,反而還沒有科班出身那種被傳統教育束縛的觀念。

這一點,尤其重要,特別是最近幾年的電視劇都呈現出新的表現形式,對於他來說,是非常好的一個契機。

至於他能不能抓住這個機會,於成輝絲毫不擔心。

從董憶演繹這幾部電視劇來看,他是一個非常會抓人心思的一位演員。

只是,爲什麼他一直喜歡演反派,而不嘗試一番正派角色?

要知道,正派角色可是比反派更能吸引觀衆的注意力。 萌物出沒:豪門幸孕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