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十萬八千枚奪魂弒命無影針,可以說是歷代閣主的心血,他們沒有辦法利用針內的生命之力和魂力,並不意味着李逸就不能利用。

李逸擁有帝魂燈,可以吞噬一切力量,五枚無影針已經說明了情況。

拿出一枚,煉化之後,使用意念引導,轉瞬之間,就吞噬完畢,儲存在帝魂燈當中。

李逸一連試了四枚,最後,加上原來的五枚,形成九枚,裝在夜行衣的無影弩上,以防萬一,又在隨後的時間裏,逐步的裝載,形成九九八十一枚,這夜行衣變化的無影弩,最多也就裝載八十一枚。

自然,擁有了閣主的記憶,自然也就擁有了煉製這無影針的方式,只不過,現在李逸有十萬八千枚,完全沒有必要重新煉製,這煉製方式也就被封印在記憶的深處了。

存放這無影針的玉匣,就在那九幽獄塔當中,而這九幽獄塔就是一個撼天寶器,一個令天地震撼的空間法器,從上至下,分別爲雷獄塔、風獄塔、火獄塔、金獄塔、毒獄塔、木獄塔、水獄塔、土獄塔、太極獄塔,以太極爲底,衍生八塔。

而這九幽獄塔是一個極爲神祕的存在,以李逸目前的功法境界,能夠查看到的也只有第一層。

因爲第一層的太極獄塔就是一個超大的空間法器,裏面自成天地,擁有江河湖海,還有專門存放寶物的儲存倉庫,不說其他的,單單裏面放置的紫金就有十億兩,要知道,這一兩紫金可相當於百兩黃金,十億兩紫金就是千億兩黃金。

除了這些,還有兩件撼天寶器,十件逆天寶器,至於其他的寶器,高達數千件,整整齊齊的排列着,至於材料,倒是沒有多少,丹藥方面,極品凝魂丹竟然高達五百枚,極品固體丹一千枚、極品培元丹兩千枚;絕品凝魂丹竟然高達一百枚,絕品固體丹二百枚、絕品培元丹五百枚;逆天凝魂丹竟然高達十枚,逆天固體丹二十枚、逆天培元丹五十枚;撼天凝魂丹竟然高達一枚,撼天固體丹二枚、撼天培元丹五枚。七級獸丹三千枚,八級獸丹一千枚,九級獸丹十枚,其他丹藥不計其數,不下萬枚。

實際上,仔細想一想,這暗閣閣主,擁有極其變態的夜行衣套裝,再加上武王巔峯的境界,恐怕武皇境界的高手也會着了他的道。殺人奪寶,擁有這麼多的丹藥和寶器也算是正常的。

除了從九幽獄塔獲得的這些丹藥和寶器,李逸的空間戒指中已經塞滿了各種各樣的丹藥,寶器,其中逆天級別的空間戒指一枚,其他逆天法器三件,至於其他的絕品及其以下的,差不多有兩千多把,丹藥方面,數量衆多,但是,在品級方面,那就差勁了,逆天凝魂丹竟然高達一枚,逆天固體丹二枚、逆天培元丹五枚,其他絕品極其以下的丹藥高達三萬枚。

總的加起來,這撼天凝魂丹一枚,撼天固體丹二枚、撼天培元丹五枚;逆天凝魂丹竟然高達十一枚,逆天固體丹二十二枚、逆天培元丹五十五枚;絕品級別丹藥高達千餘枚、極品級別丹藥高達六千餘枚,極品以下的丹藥四萬枚;七級獸丹四千餘枚,八級獸丹兩千餘枚,九級獸丹十枚;撼天寶器兩件,逆天寶器十四件,逆天級別以下的寶器五千餘件。

隨着李逸實力的增加,在今後,逆天級別以下的寶器、丹藥和七級以下獸丹,基本上就被李逸無視了。

雖然對李逸不重要,但是,李逸還有二十萬的兵馬,這些丹藥對他們來說,絕對是極大的誘惑,有了這些丹藥,可以快速的提高他們的實力,以求在未來的九幽大戰擁有立足之力。

李逸整理完這些法器和丹藥之後,在九幽獄塔第一層,無意中發現了一個化妝間,裏面可是各種各樣的行頭都有,最高的有武風大陸上各個國家的皇帝服飾,文武大臣的服飾,低的有乞丐、販夫走卒的衣帽,不僅僅如此,還有武風大陸上各種民族服飾,以及不同門派的服飾,可以說,在這個化妝間中,什麼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找不到的。

“真沒想到,做暗中殺手還真不容易,光這些服飾也得上萬套。”李逸心中默唸道。

從暗閣閣主的記憶中,還搜取了一套萬象易容神功,這套神功與別的易容術的特別之處就在於它能夠改變人的氣息,這纔是最重要的。

很多易容術僅僅是具其形不具其神,但這套萬象易容神功,那可是神形具備,誇張一點,那是連神仙也分辨不出來,實際一點,恐怕武尊以下,無人能識,當然,如果李逸的功法達到了武尊境界,就連武尊也無法識破。

有了這等功法,還有變態的化妝間,再一次出現,恐怕沒有幾個人能夠認得出來。 第0043章:地動山搖

李逸在這個幽暗的祕洞中,不斷地試驗着各種角色,從帝國皇帝到販夫走卒,甚至到乞丐,以及各種門派等等,幾乎把所有的角色都試了一遍。

讓李逸感到比較驚訝的是,當幻化出某一種角色的時候,氣息隨之變化,完全不需要李逸可以的模仿,甚至一系列的動作都顯得極爲相似,真假難辨。

可以說,完全是從動作、語言、神態、甚至眼神上自動的進行了一系列的相應變化。

做完這些之後,由於李逸的九幽劍和玄冥盔甲套裝已經報廢了,李逸不得不重新選擇一些盔甲和兵器。

當讓,夜行衣套裝那是必穿的一件內衣護甲,露出雙手和脖頸、頭顱,外面再穿上其他衣物遮蓋,絕對是最好的防禦護甲。

除了這夜行衣套裝,李逸還煉化兩件撼天級別的寶器,一個是天蠶護甲,另一個是捅天棍。

這天蠶護甲可是極爲珍貴的寶器不管是在體力防禦、法力防禦方面都能高達百分之九十的防禦效果,唯有美中不足的就是沒有靈魂防禦。

不過,在整個武風大陸上,能夠擁有靈魂攻擊的武者屈指可數,就算有,有帝魂燈這樣一個變態的超級防禦,李逸也不用擔心,更何況,還有夜行衣套裝這樣的全方位防護,可以說,有這件天蠶護甲,那是錦上添花,如果沒有,李逸也不會擔心自己的防禦力不夠。

對於捅天棍,這樣一個能夠把天都給捅下來的棍,自然威力無窮,棍掃八方。

再加上,李逸爲了避免衆人的注意,決定另換行頭,打扮成一個乞丐,這捅天棍就是最好的寶器。

至於這捅天棍的威力到底如何,那也只能在戰場上才能夠顯現出來。

弄完這一切之後,李逸又坐定幾日,吞服了大量的七級獸丹,鞏固自己的武伯巔峯境界,爲下一步進入武帥打基礎。

由於帝魂燈的緣故,現在丹田內的燈火亮度是原來的百倍,自然對李逸身體的淬鍊效果也是原來的百倍,目前李逸的身體強度已經達到了極爲強橫的狀態,就相當於武帥巔峯的強度。

這種實力,在整個武風大陸上還真沒有幾個。

而且,李逸相信,隨着功法境界的進一步進階,以後境界的突破,恐怕會更加的艱難。

就在李逸準備離開之時,撼天動地,狂暴的地震一般,巨大的聲響從地下隆隆的傳來,剎那間,山搖地動!

李逸趕緊從祕洞中破空而出,原本黑暗、寂靜的虛空,只見一道道精芒沖天而起,直衝牛鬥;周圍的空間,好像變成了灌鉛的岩石,凝如實質的朝那道精芒滾滾而去,無窮無盡的壓力,從四面八方涌了過去,天地爲之變色!

這種情況,李逸再熟悉不過了,就如同當初他製造的能量風暴一般。

只不過這一次,換了另外一種力量,一種連李逸也無法控制的力量,這種能量風暴幾乎是李逸能量風暴的百倍甚至千倍。

感覺到形式不對,李逸迅速的喚出自己的撼天法寶,捅天棍和夜行衣套裝,把自己包的嚴嚴實實的,連鼻孔和眼睛都沒有露出一絲,而且,同時使用捅天棍,使勁的往下捅去,連天都能夠捅,自然也能夠捅地。

那捅天棍就像一個鑽地的鑽頭一般,轉瞬之間就鑽出了一個方圓一丈,深百丈的地洞。

就在他費力的準備往洞裏面鑽的時候,迎面飛來一陣銀鈴聲響,還有呼喊的救命聲。

啪的一下,不偏不正的打在李逸身上,如果不是李逸反應敏捷,被這猛烈地撞擊,肯定會被強大的力量吸進狂暴的能量風暴中。

“隨風擺柳”

稍微一借力,迅速的把這名武者推進了地洞中。

剛解決一個,又有一名迎面飛了過來,憑藉李逸強大的五感,很清楚就能夠感覺出這個人到底是誰。

李逸猶豫了。

“救還是不救?救吧,這人實在可惡,數次爲難他,並且一直想着置他於死地。不救吧,畢竟是從小一塊長大的,於心不忍。也罷,最後一次,如果還不悔改,下次絕對不客氣!”

一閃念之間,李逸來了個順水推舟,並且狠狠地踢了一腳,以示懲戒,伴隨着一聲慘叫,把她踢進地洞中了。

之後,閃電般進入了洞穴。

捅天棍方向稍微一轉,在地洞底部右側拓展出一個十丈見方的容身之處,很快,原來的地洞被滾滾而來的沙石填滿了,只剩下這個十丈見方的容身地洞。

在這個十丈見方的地洞中,只剩下李逸他們三個。

外面地動山搖,空風怒號,狂暴的能量風暴吞噬着一切生命!

“那個混蛋如此大膽,竟然敢踢本公主,我宰了他!”風凌公主拿出一枚夜明珠照亮了整個洞穴。

滿身銀鈴的小姑娘嚇得蜷縮到一個角落中,滿眼的驚恐,但是,眼睛中卻留露出無盡的純真,就像一彎清水一般。

李逸現在是個奇怪的裝束,夜行衣包裹了全部的身體,兩個鼻孔都沒有留下,以防法力的流失,手裏拿着撼天級別的捅天棍,身上穿着乞丐的服飾,破損之處,露出了裏面天蠶護甲。

就算在這個臨時的洞穴之中,強大的能量風暴也在不斷地吞噬着他們的體力、魂力和法力,只不過比在能量風暴中要小的多。

由於夜行衣套裝的緣故,李逸三種力量的流失就小的更多了。

當夜明珠的幽幽光芒照在李逸臉龐上的時候,風凌公主嚇了一跳,驚叫道:“你是殺手!”

“別廢話,要不是老子,你們早就成了能量風暴中的亡魂了,還是省點氣力,保住你們體內的三種力量吧。”

風凌公主看到李逸手中的撼天法器,驚訝至極,而且也看不出李逸的功法境界,自然認爲李逸是一個神祕的存在,緊靠着銀鈴小姑娘坐了下來,一邊吞服丹藥,一邊打坐。

那銀鈴小姑娘眼巴巴的看着丹藥,一種渴望的神態。

李逸明白,可能這小姑娘沒有丹藥了,要不然絕對不是這種神態。 第0044章:天龍祥鳳

一個儲物袋彈到了小姑娘的手中。

那小姑娘拿到儲物袋之後,一臉的驚訝看着李逸,她不敢相信,在這麼危機的情況下,還有人願意拿出如此豐富的丹藥贈送。

在那個儲物袋當中,李逸爲她準備了極品凝魂丹十枚,極品固體丹百枚、極品培元丹二百枚,這些丹藥對於李逸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價值了,而且多不勝數。

但是,在此時此景,如此險惡的環境當中,多一顆丹藥,就多一份生存的保障。

“謝謝大哥哥,等我回到太白山,我會加倍償還你的!”

“你是太白山的?那我們是同門,我可是太白山的記名弟子,看你這麼小年紀,應該是門外弟子吧。”風凌公主有些自豪的說道。

“哦,原來大姐姐是我們太白山的記名弟子,那我們就是同門了,我叫凌步搖,以後大姐姐去太白山,可以到門內找我,門內的煉丹房,有很多這樣的極品丹藥,我可以隨便拿的,只可惜這一次出來的太匆忙了,帶的丹藥不多,而且還送給別人了一些。”凌步搖既興奮,又有點遺憾的說道。

風凌公主聽完後,不再說話了,因爲她知道,能夠在太白山的煉丹房中隨便拿取丹藥,只有太白山的長老和聖姑纔有這樣的資格,看着小姑娘的年紀和單純,只能是從未見過世面、走出山門的聖姑。

而且太白山門規甚嚴,門外弟子實際上就是相當於幼兒園,記名弟子纔是小學生,有資格成爲準弟子,到了正式弟子纔算初中生,會學到一些門派內的重要功法,核心弟子只能算高中生,能夠學到核心的功法,至於聖姑,那是核心中的核心,算是大學生,將來會成爲太白山的候選繼承人。

風凌公主僅僅是一個記名弟子,所學到的功法已經讓她在整個紫薇帝國稱王稱霸了,就足見太白山的高深莫測。

一個記名弟子和聖姑那絕對是天壤之別,擁有這極大地輩分差別,見到聖姑那絕對是磕頭跪拜,作爲奴僕的。

以風凌公主的高傲個性,怎麼可能像一個小姑娘磕頭作揖。

正是因爲這樣,風凌公主尷尬的笑了笑,不再說話,坐到了另外一個角落中,刻意的躲避凌步搖,在她心中,只要不捅破這層窗戶紙,不知者無罪,便可以免去尷尬。

凌步搖不解的看着風凌公主的變現,極爲的失望和難過,她以爲自己說錯話了,因爲在山門內,經常因爲說錯話而感到難過,嘟着小嘴,不說話,而且大膽的坐到李逸身邊,拿出一枚珠子。

“這是我師父送給我的太白珠,就送給你吧,做個信物,以後到我們太白山,我還你十倍的丹藥。”

“好,我收了!”李逸看了看這個純真的小姑娘,並不想讓她難過,便收了下來,實際上,他壓根就沒想着要到太白山,更不知道這太白珠有什麼奧妙。

“太白珠,我的天哪,這等貴重的鎮山之寶你也送人,如果你師父知道了,絕對打你屁股!”風凌公主驚訝的叫了出來。

因爲這太白珠屬於怒天寶器,這等寶器現世,連老天都會發怒,當寶器生成的時候,老天發怒,會降下懲罰,所以,這怒天寶器,要接受天劫,才能夠最終煉成。

“沒關係,我還有一顆呢,那可是陽性的,我這顆是陰性的,陽性的不適合我,就送給大哥哥,感謝他的救命之恩!”凌步搖臉上笑開了花說道。

風凌公主只知道這太白珠就是鎮山之寶,但是她並不知道這太白珠有何特殊的功效,更不知道它就是怒天寶器。

她聽到凌步搖的話,搖了搖頭,眼中卻是無限的渴望!

“既然是你們的鎮山之寶,我並不想奪人所愛,還是還給你吧,否則你的師父真的會怪罪你的,至於救命之事,舉手之勞,不足掛齒。”

李逸欲返還這枚太白珠。

“不不不,大哥哥,你一定要試試,看能不能煉化它。”凌步搖連忙阻攔。

“爲什麼?”

“我師父說了,這一次前往這裏,是因爲我有血光之災,在命中有一劫,不過,會有貴人相救,如果有人救了我,就把這枚珠子相贈,而且特意交代我,這太白珠只有救我的貴人貴人才能夠煉化,否則的話,任何人都不能煉化,拿了也沒用。”

“你爲什麼覺得我就能煉化?”

“我的感覺就是這樣,而且你給我的感覺和第一次那個人救我的感覺一樣神祕!”

“好吧,我試試,看看這太白珠到底有何與衆不同,竟然被稱之爲鎮山之寶。”李逸淡淡的笑了笑,滴上一滴血液。

突然之間,一道聖光,劃過虛空,直上雲霄,震撼方圓萬里的空間,原本肆虐的能量風暴,在方圓萬里的範圍內,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股渾厚的力量,化爲千絲萬縷,滲透進李逸的四肢八骸,伐毛洗髓,改換筋骨。

在他身周,氣流涌動,隱隱浮現,峯巒萬嶂,重重疊疊,氣壯山河,一股浩大雄渾的氣勢擴展而出,在整個地洞中形成一到保護屏障,一條天龍圍繞着這個屏障翻飛。

同時,一隻祥鳳從凌步搖丹田中躍出,與天龍交纏在一起,翻飛舞動,相輝相映。

頓時,塵埃靜止,空氣定格,彷彿空間都被鎮壓了,如海水般凝如實質的力量滾滾的向兩個的丹田之內涌入,波浪滔滔,連綿不絕,氣勢雄渾,無邊無際,整個天地黯然失色!

雄渾的能量浩浩蕩蕩的不停涌來,風雲際變,連整個狂暴的能量風暴都失色不少,至少消弱了一半的力量。

因爲李逸距離這能量風暴的中心實在太近了!

太極八卦九龍戰弓再一次打出太極八卦圖出現了,帝魂燈也再一次出現了,與衆不同的是,有天龍祥鳳護法,一切顯現的是那麼自然,如行雲流水一般。

李逸太白珠瘋狂的吸收能量,儲靈珠、儲魂珠、帝魂燈、太極八卦九龍戰弓,可謂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瘋狂的吞噬! 第0045章:太白守護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