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鎮壓着的何薦華,體內的力量翻涌了起來。

何薦華的嘴角,突然露出了笑容,他目光掃過在場的李忘生等人,說道:“看着吧,這就是,主人賜予我的力量!無可比擬的力量!!!”

力量急劇的壓縮,然後有將其全部釋放,這種方式,便是俗稱的——自爆。

很多雷家的弟子都已經展現過了自己悍不畏死的決心,在死亡之前都選擇了自爆,但是從來沒有那一個人自爆所產生的衝擊,有何薦華這麼強大。

轟!!!!

劇烈的衝擊,直接將半座宮殿都摧毀,就連山谷兩邊的山脈,也隨時轟塌,好似一場巨大的泥石流災難一般。

在這災難般的衝擊中,李忘生等人迅速的衝到了風輕雲所率領的隊伍那邊,他們施展了最爲強大結界,阻擋了泥石流的衝擊,避免了絕大部分人遭到牽連。

雖然李忘生已經做出了最大的努力,但是在一個超越了超凡境的強者的自爆衝擊中,還是難以避免傷亡。

這傷亡不僅有安全局聯軍的人,還包括着雷家那邊的人,就連羅清虛和蘇嬰,都遭到了重創。

在山谷這邊交戰的人,瞬間就少了一半。

等到塵埃落定的時候,李忘生看着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的山谷,這裏的戰鬥已經結束了,沒有李忘生這種強者的保護,山谷之中雷家的弟子,基本上都已經死絕。

進攻山谷這邊的那些人,還沒有從震撼之中恢復過來。李忘生回頭對風輕雲等幾個超凡境的強者說道:“去支援正面的戰場吧,這邊……你們不用再過來了。”

這裏的戰鬥,風輕雲他們再過來,與送死無異了。

同伴的傷亡雖然讓人難過,但是戰鬥還沒有結束,風輕雲等人率領着還存活下來的一百多個武者,迅速的支援到了正面的戰場之中。

原本也是勢均力敵的正面戰場,在風輕雲等人加入之後,也開始佔據了上風。

山谷這邊,李忘生和葉無禁,正在爲蘇嬰羅清虛療傷。

何薦華自爆的時候,他們兩人距離太近了,根本就沒有來得及閃避,只能夠以自身的力量硬抗下下衝擊。羅清虛還好,在衝擊即將撞到自己身上的時候,他用森羅鼎擋了一下,而蘇嬰的情況則不容樂觀,她當場就昏迷了過去,現在都還沒有甦醒過來。

“師兄,我沒事,你不用給浪費靈力給我療傷了。”羅清虛悶哼了一聲,從懷中拿出了一顆丹藥服下,他慘白的臉色稍微恢復了些許,說道:“小師妹這邊,我來照顧就是了,師兄你和葉前輩,快去宮殿,支援夏琳姑娘吧。”

李忘生的神情有些複雜的看了一眼蘇嬰,蘇嬰還是第一次遭受到這樣的重創,這一次過後,估計修爲都要受損,沒有個三五年的閉關,都不見得能夠恢復過來。而導致這種結果發生的就是因爲他的疏忽大意,如果能夠早點察覺到何薦華的意圖,就不會讓小師妹受傷了。

自責歸自責,李忘生卻沒有忘記自己的目的。看到羅清虛恢復了幾分力量之後,就將蘇嬰交到了他手中說道:“你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這裏不需要你們再插手,帶着小師妹,先離開這裏再說!”

羅清虛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們先去崇慶市,在哪裏等你們回來。”

正準備分開的時候,蘇嬰突然虛弱的睜開了眼睛,拉住李忘生的手說道:“師兄……你,你快些回來啊。”

“放心吧,很快的事。”

羅清虛帶着蘇嬰,迅速的離開了雷家的祕境,雖然遭受了重創,實力受損,但還是沒有什麼人能夠阻擋羅清虛,他帶着蘇嬰,順利的離開了。

這邊,李忘生和葉無禁也以最快的速度,衝到了宮殿那邊。

何薦華自爆所產生的衝擊,讓山谷兩邊的山脈都轟塌,但是距離最近的宮殿,卻只是前面一部分塌陷,可想而知,這座宮殿的堅固程度。

在塌陷的廢墟之中,李忘生和葉無禁很快就找到了正在交手的周清和夏琳。

他們兩個人完全沒有受到剛纔那種衝擊的影響,還在戰鬥着。

雖然還沒有分出勝負,但是不難看出來,夏琳正處於劣勢之中。

她雖然擁有在場所有人之中,最爲強大的力量,但是實戰的經驗是在太少了,對於力量的控制,甚至可以用簡陋這兩個字來形容,直來直往的攻擊,簡直就是一副活生生的反面教材。

但是,這可不是角鬥場上的單打獨鬥!

“夏姑娘,我來助你!”李忘生迅速的加入了戰鬥之中。

在安全局的聯軍這邊,實際戰鬥能力,最強的還是李忘生。若真的交手起來,僅憑李忘生一人之力,就可以對付周清,更何況現在,還有葉無禁和夏琳兩個人在。

三人聯手,周清很快就開始有些招架不住。

雖然知道自己一定會戰敗,但是周清戰鬥的方式,卻沒有任何的改變,他依舊義無反顧的進攻着,好似想着,即便是自己身死,也要在死之前拉一個墊背的一般。

看到他這種悍不畏死的戰鬥方式,李忘生提醒說道:“小心他們被逼入絕路之後會將渾身力量一次性釋放出來,剛纔的自爆就是另一個人臨死之前的一擊。”

李忘生說的沒錯,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退路的周清,正準備像何薦華一樣,發出臨死前的最後一擊。

就在這個時候,宮殿的最深處,卻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說道:“住手吧周清,你和他們不一樣,你,不能死。” 聽到宮殿深處傳來的聲音,衆人的動作都停滯了片刻。

夏琳的望向宮殿的深處,眼中是說不盡的複雜神情,而周清則滿臉的瘋狂,一邊猙笑着,一邊飛速的撤離戰場,嘴裏不斷的說道:“我和他們不一樣,哈哈哈哈,我和他們不一樣!主人,我來了!”

憑着被李忘生砍上兩下,周清也義無反顧的脫離了戰場,迅速的朝着宮殿深處飛過去。

“站住!”葉無禁上前阻擋,但是周清此刻顯然已經陷入了瘋魔的狀況中,根本就沒有任何防禦,傾盡一切力量的攻擊,讓葉無禁也不得不暫避鋒芒。

這就是典型的強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現在的周清,就是不要命的。

末世全能黑科技系統 “這人怕是已經瘋了,他早就瘋了,沒有了自我的意識,變成了那個女人手中所掌控的一個傀儡而已。”葉無禁說道。

李忘生和夏琳飛到了他的身邊。

夏琳語氣悲涼的說道:“或許最開始周清只是追隨着我姐姐而已,但是現在他已經喪失了自我,這一切都是我姐姐和我母親的過錯……”她望向宮殿深處,那個散發着一股異常氣息的洞穴入口,目光逐漸的變得堅定起來,說道:“我會彌補她們的過錯。”

說罷,三人一同朝着洞穴走了過去。

當三人走進洞穴的時候,看到周清正跪在那石柱面前。

此刻的周清滿眼崇敬的看着葉秀秀,一步步的朝着她走了過去,而與此同時,在他們兩人之間,周清和力量和生命力正在以肉眼可見的方式,快速的流向葉秀秀。

周清每往前踏出一步,他的肉身便以可見的速度開始衰老,他身上的氣息也快速的枯竭了起來。周清的死亡被壓縮在了一瞬間,而他自己所有的力量都被葉秀秀所吸收,而從始至終,周清的目光都沒有發什麼過任何的改變,即便是知道死亡就將侵蝕自己,也依舊忠誠的看着葉秀秀。

終於,周清已經走到了葉秀秀的身前,他的身體已經枯朽蒼老的不成樣子,就像是一個年歲過百並且已經疾病纏身的老者那般,骨瘦如柴,他伸出那好似隨時都有可能折斷的手,去觸碰葉秀秀的腳踝。

他碰到葉秀秀腳踝的那一瞬間,從他的指尖開始,化作了無數的粉塵,隨後是手臂,肩膀,身體。

在消失的最後一秒,周清還開口輕呢喃了一句:“主人!”

地上已經只剩下了滿地的粉塵,周清這個人已經徹底的消失,而吸收了周清一切的葉秀秀,身周籠罩在一層白色的光芒中,她的白色長髮無風自動,注視着走進她洞穴的三人。

夏琳看着那團白光,她知道,那個石柱上,被捆綁着的女人,就是她最熟悉,最親愛的姐姐。而在姐姐的身體裏面,則是她的母親葉秀秀。再也沒有比這更加複雜的關係了,還未出生開始,她和姐姐就待在了一起,而另一個人是賦予她生命的存在。

就是這兩個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卻成爲了她此刻的敵人。

葉秀秀也在看着夏琳,她此刻的內心少有的激動了起來。

終於來了,她埋下的最後一顆種子終於來了!

當初她離開逍遙山莊的時候,帶出了最後僅剩的一顆相傳爲仙人留下來的九竅金丹。那顆九竅金丹被他分裂成爲了兩顆,一顆在夏菲找到那個箱子的時候,被夏菲帶走,另外一顆則被夏琳找到並服下。

她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爲一個人無法完全的控制九竅金丹力量,很容易就會變力量所侵蝕,變成丹奴。所以,她將丹藥一分爲二,讓自己的兩個女兒將其服用並完全的控制着丹藥中的力量。

最後她只要將兩個女兒的力量融爲一體,就能夠成爲如今的世界中,最強大的人。血脈相連,力量融合起來,不會有排斥性,讓她生育出一對雙胞胎,簡直是連上天都在支持她的復仇。

“你來了,你終於來了……”葉秀秀在石柱上向着夏琳伸出了手,語氣中帶着一些悲涼說道:“夏琳,你終於來了,我的妹妹……我的女兒。”

聽到葉秀秀的聲音,夏琳停下了腳步,相距着三十多米,看着石柱上的葉秀秀說道:“我來了,姐姐……或者說母親。”

看到夏琳如此的淡定,葉秀秀反倒有些不解起來了,看她這反應,好像早就已經知道,自己是她的母親似得。這和預料之中的不一樣,在她的計劃之中,應該沒有人知道她的真實身份纔對。

在世人的認知中和猜測中,應該是夏菲繼承了母親復仇的慾望,而導致的這一切纔對!難道,難道這之中發生了什麼紕漏,讓人知曉了她的真實身份嗎!?

不可能的,她爲了這件事籌劃了三十年!

三十年精心佈局,不可能有人看透真相。

一直以來,葉秀秀都以爲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此刻她卻有種事情超乎了自己預想的慌亂感,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先將夏琳與自己融爲一體,只有先掌控着力量,才能夠擁有話語權。

葉秀秀的眼中,突然射出一道白色的光,刺中了毫無防備的夏琳,她開口的聲音帶着蠱惑的意思,說道:“過來吧,我的女兒……過來吧,我們將一起存活下去,爲了復仇,爲了登上力量的巔峯。”

在她說這些話的時候,葉無禁和李忘生頓時感覺,耳邊傳來了成千上萬個悲慘靈魂的哀嚎聲,這些聲音讓他們的神魂都變得動盪不安起來。他們只能夠捂着耳朵,快速的詠頌着靜心凝神的功法,來讓自己不被這聲音所影響震懾。

被那白光射中的夏琳,緩慢的走向葉秀秀。

當她們兩人之間的距離,相隔只有兩三米的時候,和剛纔周清走向葉秀秀的時候,一模一樣的場景發生了,夏琳身上的力量,開始涌向葉秀秀的身體裏面。

李忘生和葉無禁見狀,拼盡全力抵抗着那股聲音的侵襲,衝過去想要將夏琳拉過來。 李忘生和葉無禁衝了過去,想要將夏琳拉回來,但是葉秀秀一揮手,一道氣勁席捲而來,直接將兩人掀飛。

看着倒在地上的兩人,葉秀秀露出一抹怪異的笑容說道:“你們都是很好的補品,不用太過着急,很快你們所有人都將與我融爲一體,成爲我君臨天下的一份力量。”

直到此刻,李忘生才知道,此刻的葉秀秀究竟有多麼的強大,她吸收了太多人的力量。自身的境界,在這種邪魔外道的方式下,高出了他們一個很大的截斷。

即便是羅清虛和蘇嬰沒有受傷,他們五個人聯起手來,都不見得是葉秀秀的對手。

難怪葉秀秀如此的有恃無恐,原來從一開始,她就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這是李忘生的失策,他根本就沒有料到,在如今的這種環境下,還有人可以突破到葉秀秀的這種境界!

早知道是這樣的話,他根本就不會率人進攻雷家祕境,他們應該逃跑,跑的越快越好!葉秀秀這個人,已經不是武林盟和他華瓊派幾個弟子聯手就可以對付得了的人,其他的那些大門派必須精英盡出,纔有可能將其鎮壓!

夏琳距離葉秀秀 ,已經只有一米,馬上她就要觸碰到葉秀秀,在夏琳觸碰到葉秀秀的那一瞬間,便是葉秀秀徹底將夏琳的力量融爲一體的那一刻。

到那個時候,葉秀秀將會變得前所未有的強大,整個雷家祕境,整個武林將再也沒有人能夠抵擋。到時候,不僅僅是夏家要覆滅,七大宗門,乃至於整個武林之中大大小小的宗門勢力,都將遭到葉秀秀的報復。

怎麼辦!?

李忘生想要上前阻擋,但是剛纔擊中他的那一道氣勁,不僅僅讓他肉身受傷這麼簡單,那氣勁還透過了皮肉,直接傷到了他的經脈,現在他根本就無法調動體內的靈力,暫時無法施展力量。

難道,只能夠眼睜睜的看着葉秀秀的陰謀得逞,讓整個武林都陷入水深火熱之中嗎?

就在這個時候,李忘生暫時戴在手上的安全局通訊手錶突然傳來了一副畫面。

畫面上是葉荒和段飛兩人,他們趴在地面上,氣喘吁吁的對李忘生說道:“李,李師兄,靈石,我們沒有辦法摧毀靈石……”

李忘生苦笑一聲,靈石破碎了,殺陣就無法啓動了,原本以爲這就是葉秀秀最大的王牌,然而真正的王牌並不是什麼殺陣,而是葉秀秀自己。摧不摧毀靈石,根本就不重要!

他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葉荒和段飛,只說了一句:“你們,快走吧,走的越快越好。”

話音剛落,李忘生就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頭,在疼痛的刺激之下,李忘生從氣勁的侵襲之中恢復,拼勁全力朝着葉秀秀衝了過去。

手中的山無鬼揮出,刺向葉秀秀。

葉無禁也強行調動了力量,殺向葉秀秀。

• ttkan• ¢ ○

這是他們兩人最後的機會,如果不能將夏琳拉回來,一切都將被摧毀。

葉秀秀當然不允許自己與夏琳融合的過程受到他人的打擾,她伸出雙手,一道靈力從手中射出,化作了兩個牢籠,將兩人封鎖了起來。雙手持續的輸出着力量,壓制着葉無禁和李忘生,目光則死死的看着夏琳,看着她距離自己越來越近。

“快來吧,我的女兒,與我融合吧,這是強者的盛宴,這是復仇真正的開端!”

葉秀秀在吸收夏琳的時候,她腦海中的一些記憶,也飛速的涌向夏琳的腦子裏面,這樣做才能夠使得兩個人的靈魂,更加的接近,讓夏琳對她心中的仇恨感同身受,纔可以讓融合變得更加的順利。

此刻,夏琳終於見證了自己母親的一生,悲慘卻又堪稱偉大的一生。

在她十八歲的時候,所在的村莊被滅,自己的家人,朋友,全部慘死。她揹負着所有族人的仇恨,逃出了村莊,開始了她一生的復仇。

夏琳已經被動的飛到了半空之中,與葉秀秀貼的很近 ,她伸出了自己的手,輕輕的放在了葉秀秀的臉龐上,在兩人接觸的那一瞬間,強大的力量開始在兩人之中不斷的轉移着。

“這場復仇,早就該結束了。”

夏琳的眼中,流淌出了淚水,她的雙手捧着葉秀秀的臉龐說道:“姐姐,母親最開始犯錯的,並不是武林盟,也不是七大宗門,而是逍遙山莊啊,我們不能夠讓錯誤繼續蔓延下去了,這個世界,不應該因爲我們的仇恨而遭到報復……”

葉秀秀突然尖叫了起來,因爲她感覺到,夏琳的力量正在排斥着她的融合,不僅如此,就連她自身的力量,在涌入到夏利身體裏面後,就開始消散,不在迴歸體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