篷,兩堆泥土爆了起來,兩隻只比剛纔的那隻沙蠍王小一點點的沙蠍出現,一個士兵看到面前的巨大沙蠍,這名士兵發現自己居然動不了,神級的威壓壓到了一個小小的士兵身上,他連高級劍士也不算,這一陣威壓本來應該可以把他壓得內臟裂開了,但是他居然活了下來。

沙蠍王的大螯舉高,向着這個士兵敲了下去,再見了,父親,母親,妹妹,還有我的愛人,這名士兵閉上眼睛想到。

但是,預想的巨痛並沒有到來,叮,一聲巨響,然後了陣氣浪衝向了他,這名士兵睜開眼睛,看到一個黑髮少年就站在他的身上,這少年的右手拿着一把被黑霧包裹着的長劍,正擋住沙蠍王的大螯,黑髮黑瞳,是易寒大人!

“快逃吧,這畜牲就交給我吧!”易寒道。

“易寒大人請小心!”那士兵說完,立即逃開,留下只會讓易寒大人分心,希望自己微薄的力量有一天能夠回報易寒大人!

沙蠍王看到面前這個人類,居然能夠擋住自己的攻擊,這一擊的力量,足以把一個聖級強者拍成肉醬,這個人類居然沒有半點事。

易寒用力往上一推,用”帝魂”把那隻巨大螯推開,然後快速移動,向着沙蠍王的眼睛刺去,沙蠍王也知道厲害,忙用巨大螯擋在面前,”帝魂”刺中這隻大螯,只能讓這大螯出現一個黃豆般大小的小孔。

雖然易寒對這一擊很不滿意,但是對於其它人來說,易寒這一擊已經很恐怖了,因爲他們擊中沙蠍王的身上,連半點痕跡也沒有留下,易寒只是普通的一擊,就刺出了一個小孔。

沙蠍王一聲怪叫,尾巴發出綠色的光芒,一道光柱射向易寒,但是易寒往旁邊一閃,躲開了,被擊中的地面居然開始融化了!兩個大螯向着易寒猛烈的揮動,在空氣中傳來一陣陣的破風聲,一瞬間,易寒只能用”帝魂”招架,最後,沙蠍王兩隻大螯同時敲向易寒,易寒用”帝魂”格擋。

叮,一聲巨響,雖然易寒擋住了這一道攻擊,但是,還是震得易寒氣血翻騰。

“靠!”易寒罵了一聲,這傢伙的力量也太恐怖了吧!

“操!”沙蠍王也在心中罵了句,這傢伙還算是神級?經過沙蠍王的狂暴攻擊,就算是神級也應該受了傷纔對,這廝的身體也太強悍了吧!

易寒的劍上出現淡淡的紅芒,三道劍氣從”帝魂”射出,沙蠍王也從尾巴射出三道光芒,與劍氣撞擊在一起,發生三聲爆炸,塵土飛場,一道黑影從那塵土之中急射而出,”帝魂”直取沙蠍王的眼睛,沙蠍王往旁邊移動了一步,堪堪能夠躲開這一擊,篷,易寒有劍芒在地面留下了一個洞,沙蠍王的尾巴向着易寒蜇去。

易寒連忙翻身後退,”帝魂”的劍身上的劍芒已經變成了血紅,在空中的易寒,發出一道巨大的劍氣,直劈向沙蠍王,這劍氣在空氣中劃出一道血紅直線,呼呼的破空聲,震耳欲聾,沙蠍王的兩隻巨大螯在揮動了幾下,在地面挖出了一個大洞,在那劍氣到來之前,鑽了進去。

篷,這道劍氣只能擊中那個位置,待塵埃落定之後,一道深不見底的劍痕在那裏出現,在這劍痕的周圍,並沒有什麼損傷。

易寒一落到地面,立即再次跳開,一根鋒利的刺出現在那裏,沙蠍的尾巴出現,然後它的身體也露了出來。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這也叫遠古英雄?這就是你的戰鬥方式?”一把聲音在易寒的腦海中響起。

“誰?你是帝魂!”易寒在心中道。

“回答我,這就是你的戰鬥方式?”帝魂的聲音突然嚴肅起來。

“這……如果我使用技能的話,我會被衆神追殺的,其它的遠古英雄不怕,但是我的力量還不夠,所以……”易寒還沒有說完,就被帝魂打斷了。

“白癡,你以爲神明是大白菜?隨便都能夠遇到,還有就是,你以爲你不使用技能,那些神明就不會發現你?他們早已經有針對你們這些遠古英雄的計劃了,如果你不趕成長起來,那麼真正遇到神明的時候,你就完蛋了!”帝魂道。

看到易寒猶豫不決,帝魂繼續勸道:“其實你不用太擔心,恐怕現在那些神明還沒有解除封印,就算真的解除了封印,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恢復力量,你至少還有一年以上的時間,但是一年之後,我就不保證了!”

“你說得對!我的確是太懦弱了!”易寒低聲道。

沙蠍王發現易寒突然不動了,然後很快,易寒的身上好像出現了變化,但是卻又好像並沒有變化,它血紅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易寒,尾巴射出一道綠色的光柱,那光柱直取易寒的頭部,易寒的身體只是微微一偏,那道光柱擦過易寒的臉飛過,只差一點點,就能夠打中易寒了。

易寒急速接近沙蠍王,沙蠍王再次射出幾道綠色光柱,每次易寒都以微小的差距,躲開了光柱,這種方法可以減少體力消耗,而且速度也沒有太大的影響,不到一秒,易寒就從幾十米外來到了沙蠍王的面前,沙蠍王的大螯閃着白光,向着易寒敲了下去,篷一聲,它的大螯在地面敲出了一個大洞。

易寒不見了,沙蠍王可不會天真的認爲易寒被它一擊打成粉碎,本來它沒有感覺到易寒出現,但是有一種危險的感覺從心中涌現,三把長劍同時出現,一把擊向沙蠍王的眼睛,一個人影從空中落下,直刺沙蠍王的背部,還有一道劍氣向着沙蠍王飛了過來。

沙蠍王的一隻大螯擋住易寒刺向他眼睛的那把劍,另一隻大螯敲到地面,沙子從地面出現,覆蓋了沙蠍王的身上,那道劍氣先到達,將沙蠍王的防禦破開,易寒的劍刺入了沙蠍王的背後。

噗,綠色的血液噴到了易寒的身上,另外的兩個易寒已經消失了,只有一個留在了沙蠍王的背上,易寒沒有撥出”帝魂”,綠色的火焰狂涌而出,”帝魂”居然沒有消失,綠色的火焰透過”帝魂”傳入了沙蠍王的身體裏。

嘶——沙蠍王發出一聲慘叫,立即鑽入了地面,易寒跳開,如同一隻迅捷的豹子,“這一次,它會在哪裏出現呢?”易寒心道,地面一陣翻動,易寒本能的後退,但這時,易寒發現,那裏只是出現了一道土牆,真正的沙蠍王在他的身後出現,它的那隻大螯高舉起來,它的這隻大螯開始變化,金黃色的光芒在大螯上面閃耀着。

瞬間,沙蠍王猛烈的向着易寒敲了下去,這一擊,夾帶着巨大的風聲,揚起了一陣劇烈的風暴,在它的大螯上,居然發出吱吱的能量交織的聲音,如同有千萬只小鳥在鳴叫一樣,這是沙蠍王自創的招數,它取名叫它做“萬鳥”,沙之都的神級強者就是傷在這一招之下。

易寒臉上沒有半分恐懼驚慌的表情,他的臉上居然出現獰笑,所謂的獻祭之火,難道就只是這樣而已?”帝魂”突然消失,易寒的右拳冒出綠色的火焰,那火焰已經不是普通的綠色了,墨綠火焰將易寒整個身體被吞噬了,那火焰發出了強烈的氣勢,周圍的空氣都變得奇怪起來。

地面開始變得熾熱,連空氣也變得火熱,並且氣流毫無一點規律,地面的碎石也被擊成了粉碎,化爲灰塵消失了。

“小寒,不可以!”拉薩大喊道。

“易寒先生,不要——”貝拉也叫道。

其他人看到易寒不知死活居然想與沙蠍王硬拼,看向易寒的目光中,有的佩服,有的嘲諷,有的直接閉上眼,不忍看一個強者就這樣消失。

帕特里克看到易寒居然和沙蠍王硬碰,心中疑惑,但是他面前的沙蠍王攻勢讓他無暇顧慮其它。

加百利的心情複雜,如果易寒死了,那喬瑟琳就不用嫁他了,但是不說他是爲了沙之都死的,就算他死了,喬瑟琳也不會喜歡自己。

篷,易寒的身體都被包裹在綠色火焰裏面,那火焰再次往外漲了幾分,在易寒身邊的空間,在不停的扭曲着,好像在下一秒,這一片的空間就會被燒燬一樣。

嘭,易寒的右手舉了起來,把“萬鳥”擋住了,一聲巨大的響聲響起,如同夏雷一樣,那聲音震得人耳膜發疼,那以他們爲中心,一道又一道的能量漣漪向外衝擊着,形成強烈的風暴,在易寒和沙蠍王的十米內,所有的人或者沙蠍都被撕成了碎片,周圍更遠一點的士兵和強者們也不得不使用鬥氣來護體。

這時間大概持續了五秒鐘,那隻大螯上面的金光由大盛漸漸變淡,最後光芒完全消失。但就在這時,那綠色的火焰迅速撲向沙蠍王,如同一隻迅捷的野獸一樣,一下子躥到了沙蠍王的身上。

沙蠍王還在驚訝易寒居然能夠阻擋它的“萬鳥”,但是這一瞬間,沙蠍王感覺到恐怖的高溫向它襲擊過來,它的身體已經被那詭異的綠色火焰包裹着了,它表面的甲殼已經開始出現裂痕,它感覺身體內的水份已經開始消失,而且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它剛想潛入地底,但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卻在妨礙着它。

易寒就在它的背後,雙手已經捉住了沙蠍王的尾巴,只見他狂叫一聲,猛烈的將沙蠍王往上一拋,沙蠍王巨大的身體居然被他拋到了半空中,易寒的身影一陣虛幻,三個易寒同時出現,三把”帝魂”也同時出現,嘭,一聲巨響,但卻在原地留下三雙腳印,三道流光同時出現,目標直指沙蠍王。

兩道綠色的光柱向着兩道流光擊去,但是那綠色光柱撞擊到流光的上面,卻如荷葉上的水滴一樣,一沾上很快就流失掉,那綠色光柱被擊散,並且,流光的速度並沒有減慢。

沙蠍王只感覺到一陣無力感,在半空的它,明顯要比在地面弱了不少,它用左邊的大螯向着一道流光擊去,但是那道流光把它的大螯擊斷了,並且那隻大螯被流光擊成了粉碎,沙蠍王還沒有反應過來,它的左大螯已經完全消失了。

另外兩道流光同時擊中了沙蠍王的頭部,沙蠍王還沒有來得及慘叫,就被擊碎了頭骨,它落到地面上的時候,已經是一具沙蠍屍體了。

(粗略算了一下,今天的應該也有八千多吧,呵呵,一直打字都慢,更新慢了,請朋友們見諒!) 易寒靜靜的落在地面,他的眼睛閉上,在回憶剛纔的攻擊,那行雲流水的攻擊。

周圍一片寂靜,連帕特里克和那沙蠍王的戰鬥也停下了,戰鬥纔開始了一兩個小時,這小子已經將一隻沙蠍王給宰了,這實力……帕特里克再次慶幸自己找到了一個女婿,但是他不知道,這個“好女婿” 已經開始謀劃如何逃脫了。

沙之域本來想要把火炎之刃送過來,但是易寒拒絕了,反而要那半個魔法陣,沙之域的使者本來對易寒沒有好臉色的,但是聽到易寒的話後,態度立即有了變化,並保證三天內立即把那半個魔法陣送來。

易寒的氣息一陣狂暴,周圍的人都不敢靠近,當然,他們已經開始再次戰鬥了,易寒剛纔的勝利,讓沙族人的士氣大增,一時間,沙族人把沙蠍們狠狠的壓制着。

易寒在沙蠍王已經被擊碎的腦袋裏找啊找,終於找到了一聲拳頭大的金黃色魔晶,那魔晶如同一聲鑽石一樣,在這黑暗的世界中,異常耀眼,而且上面傳來的強烈的能量波動,也讓人知道這不是一塊普通的寶石。

易寒看到周圍的人還在戰鬥,拉薩在幫助一些較弱的人,不時救了幾條人命,而在不遠處,加百利正與另一隻沙蠍王打得難分難解,看來兩隻生物已經是老對手了,易寒立即向那邊奔去,他右手一握,”帝魂”出現,易寒如同鬼魅一樣的速度,向着加百利的方向前進,他所到之處,沙蠍立即被分屍,就算沒有死,也會受重傷,或者失去大螯,但是衆人只看到眼前一花,易寒就已經消失在他們的面前了。

加百利正在格擋面前這隻沙蠍王的攻擊,每一次它出現,就會強上一分,本來以加百利的實力,應該可以穩贏的,所以第一次相遇時,加百利重傷了這隻沙蠍王,但是第二次,這隻沙蠍王的傷勢已經完全康復了,而如果不是它背上的傷痕,加百利也不會認出它來,這隻沙蠍王之所以把這傷痕留下,就是爲了讓加百利認出它,讓它能夠報仇,但是這時,沙蠍王還是輸了,雖然加百利贏了,但是這一次,比上一次要難上幾倍。

第三次,加百利與沙蠍王相遇時,沙蠍王的實力已經超越了加百利了,但是那時,加百利使用了祕技,再次重創了沙蠍王,但是現在,加百利已經只剩下招架之力,沒有一點可以還手的力量了。

就在這時,沙蠍王感覺身後一股威脅靠近,它果斷的一擊將加百利震開,轉身,尾巴還射出一道綠色光柱,但是那光束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個洞,根本沒有人在那裏,沙蠍王擡頭一看,一道凌厲的劍氣向着沙蠍王飛了過來,速度駭人聽聞,而易寒也高舉着”帝魂”,向着沙蠍王猛烈的擊來。

加百利也捉住機會,發出一道鬥氣斬,一道金光向着沙蠍王迅速靠近,加百利也急奔而去,現在不是決鬥,是戰場,什麼公平都是虛假,勝利纔是關鍵,所以加百利也不抗拒兩對一,當然,是己方兩人。

沙蠍王發現,易寒的威脅比加百利在大得多,它的身體泛起了金光,三道沙牆同時出現,兩前一後,轟,加百利的鬥氣斬只能擊毀那一道沙牆,然後就消失了,但是易寒的劍氣卻把兩道沙牆切斷了,兩道沙牆立即變成了沙子,但是這道劍氣還是擊中了沙蠍王,噗,沙蠍王身上的堅硬甲殼已經不能防禦到這道劍氣,劍氣在它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跡,沙蠍王的綠色血液狂噴而出。

這時候,易寒和加百利的攻擊也到來了,沙蠍王發出一道綠色光束將加百利逼退,這種光束可是有劇毒的,如果不是易寒這種強悍的體質,一沾上一點點,恐怕就會因爲中毒而死去了,所以加百利不敢硬接。

沙蠍王的大螯向着易寒擊去,叮,”帝魂”在那大螯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跡,但這時,易寒的身體再次冒起了綠色火焰,那火焰順着”帝魂”撲向了沙蠍王,但是沙蠍王已經知道了獻祭之火的厲害了,它哪裏還敢接!龐大的身體後退了幾步,但是易寒卻突然消失了,再次出現時,已經在沙蠍王的背後了。

沙蠍王的眼睛紅光大盛,是瞬間移動?它連忙在地面挖出一個洞,鑽了進去,易寒的攻擊只能擊中了那片地面激起了一片塵埃。

“加百利,小心!”沒過了多久,易寒突然大叫一聲,然後道:“趴下!”帝魂一劃,一道血紅劍氣橫飛而出,目標正是加百利,加百利聽到易寒的話,毫不猶豫的趴下。

在他背後的地面突然翻了起來,然後沙蠍王的龐大身體露出來,它還沒有來得及攻擊,就看到面前的一道血紅的能量飛了過來,想要下潛已經來不及了,它只能用它的大螯擋在身前,噗,血紅劍氣將它的大螯卸了下來,如同切豆腐一樣,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嘶—— 一聲怒吼從沙蠍王的口中發出,在它面前不遠處的加百利只感覺自己的頭腦被震得一陣暈厥,易寒已經來到了沙蠍的身前了,他一腳把加百利送出去,那正是拉薩的方向,拉薩立即會意,把加百利接住,易寒再次對沙蠍王揮動”帝魂”。

少了一隻大螯的沙蠍王,明顯實力下降了不少,但易寒出手毫不留情,每一劍都向着它的頭部擊去,沙蠍王已經萌生退意了,它想要從地下逃走,易寒的劍氣再次向它襲來,它連忙挖動地面,但是這時,卻發現地面居然堅固如鐵壁,根本無法挖掘。噗,那道劍氣毫無意外的擊中了這沙蠍王的頭部,沙蠍王最後只看見,一個英俊的男人出現,與易寒擊掌,正是拉薩,他的凝土術可是經過改造的,就算是同級也不可能在他面前從地面逃走。

這時,帕特里克和那沙蠍王的戰鬥也接近尾聲了,帕特里克的實力其實比那沙蠍王還要強上不少,但是因爲擔心其它人,所以他只能和那沙蠍王戰成個平手,現在兩隻沙蠍王都被易寒殺死了,他也能放心的戰鬥了。

最後的這隻沙蠍王發現由帕特里克的實力好像突然變強了,本來自己一直在壓制着他的,但是現在卻發現,帕特里克的劍好像快了近一倍,而且攻擊的角度也刁鑽了不少,很快,沙蠍王的身上就出現了不少的傷痕。

帕特里克的身上突然金光大盛,猶如一輪掛在空中的太陽,沙之都的沙神祕籍:日之輪。帕特里克身上的光芒越來越耀眼,然後全部的光芒都變成一道攻擊,一個薄薄的圓餅向着沙蠍王飛去,衆人只看到一線金光一閃而過,只是易寒和拉薩等強者才能看到,這是一個圓輪。

那光輪一邊飛去一邊旋轉,看上去如同一個不停轉動的車輪,但是這道攻擊的恐怖威力也能夠看出來,在日之輪劃過的軌跡,地面出現了一道近米寬的痕跡,而且這痕跡居然深達幾米以上。

沙蠍王也感覺到這日之輪的恐怖力量,所以它舉起自己的大螯,和尾巴一起,形成三角,一道巨大的綠色光束噴了出去,與日之輪碰撞在一起,並沒有預想到的爆炸,帕特里克輕蔑一笑,沙神祕籍豈是如此容易破除?

日之輪將那綠色光束壓了回去,並且穿過了沙蠍王的身體,噗,沙蠍王的身體被分成了兩半,綠色的血液也噴了出來,灑滿了一地。

這時候,這場戰鬥也接近了白熱化的階段了,大半的沙蠍都被解決了,一個小時後,這一場的戰鬥結束了,沙之都只損失了幾百人,對於以前來說,這個數字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了。 一天後,沙之都城堡,貴賓房。

“易寒先生,其實喬瑟琳並不是太好的,她對每一個人都是冷冰冰的,就像是每個人都欠她錢一樣,而且她是個暴力狂,一言不合就會動手,她的脾氣也……”貝拉對易寒喋喋不休道。

因爲沙蠍的問題提前解決,所以易寒和喬瑟琳的婚期也提前了,十天之後就舉行,現在貝拉正在努力的對易寒說着喬瑟琳的壞話。

易寒還沒有回答,拉薩就先道:“唉,我親愛的貝拉,你說的人,怎麼這麼像你啊,這真是讓我無語啊!”

“哥,你在說什麼?”貝拉笑眯眯的對拉薩道,不過,易寒可以感覺到,貝拉身上的殺氣,恐怕拉薩一說錯話,貝拉就會立即撥劍砍人。

拉薩看到貝拉的表情,還有她說話的語氣,拉薩的表情一下子嚴肅起來,他點着頭道:“我剛纔就是說,貝拉你說的非常準確,一點錯誤也沒有!”

聽到拉薩的話,易寒的嘴角抽搐一下,他對拉薩這賤人無語了。

“……”貝拉還想說着什麼,但是被人打斷了。

一把悅耳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進來,只不過,這聲音讓空氣的溫度下降了幾度,“難道沒有人告訴你,在人家的背後說人家壞話,是件很不禮貌的事嗎?”一襲白衣,如雲般的銀色長髮,一雙動人的金黃色秋波,她的臉上戴着白色的面紗,但也難掩她傾國傾城的美貌,白皙勝雪的肌膚,好一個美人!她就是沙之都的第一美女,喬瑟琳,只聽到她繼續道:“貝拉小姐!你懂了嗎?”

“切,誰說你壞話了,我只是在說事實!”貝拉道。

“易寒先生好!”喬瑟琳不理會貝拉,對易寒點了點頭,道:“聽說易寒先生不是這裏的人,不知道先生是從哪裏來的?”

“哦,我啊,我是從地面世界來的,在地面那裏,很大,比這裏大多了!”易寒道。

“不知道先生能否給喬瑟琳講解一下在地面世界的見聞,讓喬瑟琳長長見識?”喬瑟琳道。

“這樣啊,其實我也知道不多,我還沒有去過其它族的地方,所以我只知道人族的,現在的人族,分爲很多個勢力……然後我就遇到了流沙,掉了下來了!”易寒一直在說,三人都對外面的世界很感興趣,所以雖然貝拉看喬瑟琳不順眼,但是她沒有說什麼,一直聽易寒在說,易寒也避開遠古英雄的事,把大部分都說了一次,不經不覺,外面的天已經黑了。

“先生的經歷真是令人大開眼界,不知道喬瑟琳有沒有榮幸與先生共進晚餐?”喬瑟琳的美眸看向易寒,眼中充滿期待。

“好啊!”易寒爽快的答應了,貝拉的眼中有一點失落,但是易寒繼續說道:“貝拉,拉薩,你們要不要一起去吃?”易寒望向兩個同伴,喬瑟琳的嘴角抽了抽,這個男人,居然主動放棄和自己共進晚餐的機會。

貝拉眼中帶着驚喜,拉薩道:“你們一起吃晚餐,我們就不……”本來拉薩想說我們就不參合了,但是他還沒有說完,貝拉就接着道:“我們就不客氣了,哥,你也餓了吧!”貝拉在易寒看不到的時候,不停的對拉薩打眼色,右手還撫摸了一下自己的佩劍,拉薩無奈,自己怎麼會有這樣暴力的妹妹,只好道:“對,對,我也餓了,喬瑟琳小姐,你不介意吧!”

喬瑟琳強笑了一下,道:“嗯,我不介意的!”

四人一起走出城主城堡,易寒和拉薩走在前面,後面是兩個漂亮的女孩子,易寒靠近拉薩道:“拉薩,這個喬瑟琳看起來也不是太差,爲什麼貝拉這樣說人家?”

拉薩翻了翻白眼,確定這距離貝拉聽不到了,才低聲道:“我不是說過了,貝拉和喬瑟琳從小就是對頭,她們的實力相差不太,而且相貌也各有千秋,所以既是朋友,也是對手!不過在她們十六歲的那一年,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兩個人突然鬧翻了,然後她們的關係就一直不好了!”

“哦,是這樣啊,難道你沒有勸說過嗎?”易寒問道。

“有啊,我們都勸說過了,但是她兩個就是不聽,結果兩人的關係越來越差!”拉薩道。

兩個男人在前面交談,後面的兩個女人也說話了,貝拉道:“喬瑟琳,你不會是看上了易寒先生了吧,我告訴你,易寒先生可是會離開這裏的,你還是死心吧!”

喬瑟琳一臉平靜道:“你要我死心什麼?現在我和易寒先生是有婚約在身,而且這不是我自願的,我根本沒有辦法拒絕!”

“如果能夠拒絕,你願意和易寒先生解除婚約嗎?”貝拉試探問道。

“易寒先生是一個超級強者,而且也是一個有趣的人,但是我對他並沒有任何感情,誰願意嫁一個不喜歡的人啊?只是我已經無法選擇了!”喬瑟琳幽幽道,雖然易寒的實力驚人,但是誰規定喬瑟琳一定要嫁強者?喬瑟琳也想有自己的選擇啊!

同爲女子,貝拉也能夠體會喬瑟琳的無奈,被父親逼着嫁一個從來沒有見過面男人,的確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既然這樣,那就讓易寒先生和你解除婚約吧!”貝拉低聲道,“反正你們都沒有感情,爲什麼要讓兩個人都不開心?”

“你有辦法?”喬瑟琳的眼中帶着驚喜,她看着貝拉道。

“交給我吧!我不會讓他娶你的!”貝拉堅定道,在自己的心中加了一句,因爲我想他娶我!

喬瑟琳聽到,心中涌起了一陣感動,以爲貝拉是在爲了她着想。

“小寒,你打算怎麼做?你真的想娶喬瑟琳嗎?”拉薩低聲對易寒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