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念奴也不禁替葉峰著急起來,因為她清楚第四重武技對葉峰的重要性。 「太乙雷木我沒有,不過我有天雷木,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借給你,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就在葉峰無計可施的時候,聖皇圖中的鬼母忽然傳音給他。

葉峰聞言臉色一變,傳音問:「什麼條件?」

「這間交易大廳之內,有個人身上有太虛一族的氣息,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此人身上應該有太虛一族的皮毛,又或者是太虛一族身上的其他東西。」鬼母傳音道。

「太虛一族?」葉峰疑惑,根本不知道太虛一族是什麼東西。

「太虛一族很神秘,這個種族可以自由穿梭虛空,即使是萬象境武者也抓不住他們。他們像蛇一樣可以蛻皮,他們的皮毛是至寶,足以媲美地階上品武技。」鬼母說道。

葉峰震驚,太虛一族脫下的媲美,價值居然足以媲美地階武技!

「在你沒登上第一重天之前,我無法離開聖皇圖,嘿嘿,我把天雷木給你,你幫我得到太虛一族身上的東西。我想,你應該不會拒絕我的提議,我說的沒錯吧?」鬼母傳音。

「那人憑什麼把東西交給我?」葉峰沒好氣的傳音。

「我可以給你一些寶物,你可以用寶物跟他交換,如果他不答應的話,你就想辦法把他引入聖皇圖,我親自解決他!」鬼母一笑。

「好!」葉峰毫不猶豫的答應了鬼母,接著,他抬頭看著對面的老者,笑道:「老先生,我對那套武技有些興趣,不過,我沒有太乙雷木,只有天雷木……」

「天雷木!」老者既驚又喜,「不瞞朋友,其實我原先也想用天雷木煉製寶器,可實在找不到,這才改用太乙雷木,沒想到朋友手中居然有天雷木!」

葉峰一笑,從懷中取出一塊巴掌大小的天雷木,雷光大作,照耀整個交易大廳。

眾人色變,不愧是天雷木,居然渾蘊含著如此恐怖的能量。

那個老者瞧見葉峰取出天雷木,也取出了一卷捲軸和一袋元石,揚手一揮,直直的飛向了葉峰。

葉峰手腕一動,天雷木化作一道雷光飛向了老者,與此同時,他伸手接住了捲軸和袋子,收入乾坤布袋。

老者和葉峰交易完成後,一個女人忽然開口:「我需要三種煉丹的藥材。」

當即,女人把三種藥材的名稱報了出來。

這個時候,葉峰的注意力根本不再交易會上,他忽然傳音給鬼母:「到底是誰有太虛一族的東西?」

「從你左手邊起的第三個人!」鬼母傳音。

「等交易會結束后,我們再找他,看看他願不願意把東西交出來。」葉峰傳音。

「咯咯,隨便你,反正你必須幫我把東西弄到手。」鬼母一笑,不再多說什麼。

「葉大哥,你怎麼了?」顧念奴忽然傳音給葉峰。

葉峰傳音給顧念奴,把鬼母跟他所說的事告訴了顧念奴。

聽完葉峰的話,顧念奴玉容微變。

就在這時,那個女人已經得到了三種藥材,她的交易已經結束,緊接著,那個擁有太虛一族東西的人忽然開口:「老夫需要一個靈魂念師幫我布陣,報酬是一件雷屬性下品寶器。」

「寶器!」眾人色變。

「不知諸位當中,有沒有靈魂念師?」擁有太虛一族東西的老者問道。

「靈魂念師!」葉峰和顧念奴臉色齊變,這或許是接近老者的一個機會。

想到這裡,葉峰傳音給老者:「老先生,不知你想布希么陣法?」

「年輕人,你是靈魂念師嗎?」老者傳音問道。

「沒錯,在下確實是靈魂念師!」葉峰迴答。

「布希么陣法,老夫現在不便多說……年輕人,你可以願意幫老夫?」老者笑著傳音。

「老先生,你想在什麼地方布陣?」葉峰傳音問道。

「就在雷霆古城,年輕人,這下你應該放心了吧?」老者笑了笑,傳音道。

「老先生,我們有兩個人,能一起去嗎?」葉峰又問。

「當然可以!」老者傳音。

「好,我們就跟老先生走一趟!」葉峰笑著傳音。

聞言,老者抬頭看著在場眾人,淡淡一笑:「在下已經找到一個靈魂念師了,諸位繼續交易好吧。」

聽到老者的話,在場眾人臉色一變,暗暗可惜,一件雷屬性寶器居然就這樣沒了。

接下來,眾人又進行了幾場交易,交易大會終於結束,眾人紛紛離開交易大廳。

葉峰和顧念奴也走出了交易大廳,離開交易大廳后,他們和秦雷完成了妖丹的交易。緊接著,他們披著黑袍走出了紫月商會。

紫月商會外,那的擁有太虛一族東西的老者早就在等著葉峰兩人,老者身邊居然還有一個披著黑袍的人,也不知道跟老者是什麼關係。

「年輕人,我們就住在交易大街外的酒樓里,你不介意跟我們走一趟吧?」老者笑道。

「老先生,帶路吧!」葉峰一笑。

老者笑了笑,當先在前帶路,他的夥伴緊隨其後,葉峰和顧念奴緊跟在後面。

葉峰等人走後,紫月商會走出三個人,他們同時摘下面具,其中一個人居然是雷建成!

其餘兩個人,其中一個二十來歲,氣質儒雅,眼神卻極其銳利,另外一個居然是太易教長老雷劍!

「那人身上居然有雷屬性寶器……」雷劍看著漸漸遠去的葉峰等人,舔了舔舌頭。

太易教的人擁有雷霆道種,如果再加上一件雷屬性寶器,實力肯定會大大提升。

「長老,能有寶器的……絕對不是普通人,他們本身的修為肯定也不會太弱。」氣質儒雅的青年正色道。

「哼,蕭玄齊,你別忘了,這裡是雷霆古城,是我太易教的地盤!」雷建成冷哼。

「建成說的沒錯,這裡是我太易教的地盤,只要在天荒域,我太易教就不用懼怕任何人!」雷劍一笑,朝著交易大街之外走去,雷建成和蕭玄齊緊隨其後。

……

這個時候,葉峰等人已經走出了交易大街。

在老者的帶路下,葉峰和顧念奴進入一間酒樓,穿過曲曲折折的長廊,老者帶著葉峰和顧念奴走入一間寬敞的院子。

一進入院子,那跟在老者身邊的老者就脫下了黑袍,並取下了面具。

看到這個人的真面目,葉峰臉色劇變,這個人居然是跟在天鏡先生身邊的人——那個面黃肌瘦的老頭!

這時,那個老者也脫下了黑袍和面具,他居然是天鏡先生!

「年輕人,我們又見面了。」天鏡先生看著葉峰,淡淡一笑。

葉峰再次色變,他沒想到,天鏡先生居然能認出他。

顧念奴也很吃驚。

不僅他們,就連那個面黃肌瘦的老頭也是一臉疑惑。

短暫的驚疑后,葉峰深吸口氣,取下了面具,笑道:「老先生,我們似乎是第一次見面。」

他已經改變了外面,他不相信天鏡先生真能認出他來。

天鏡先生一笑,「看來是老夫認錯人了。」

「天鏡,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可能會認錯人?」面黃肌瘦的老者皺著眉頭。

「枯木,我確實認錯人了……」笑了笑,天鏡先生對葉峰說道:「年輕人,如果我沒有猜錯,你旁邊這位姑娘也是靈魂念師吧?」

天鏡先生所說的「枯木」,正是那個面黃肌瘦的老頭,別人都稱他為枯木老人。

聽到天鏡先生的話,葉峰臉色一變,心中越來越驚。

顧念奴也很震驚,她還帶著面具,且沒有暴露修為,她不明白,這個老人為什麼能看出她是女人,而且還看出她是個靈魂念師。

短暫的震驚后,顧念奴脫下面具,笑道:「老先生,你是怎麼知道我是靈魂念師的?」

「嘿嘿,這老東西想知道什麼輕而易舉,至於為什麼,說了你們也不懂。」枯木老人一笑。

「姑娘,這只是老夫的猜測而已……」笑了笑,天鏡先生又道:「本來我還擔心一個靈魂念師不夠,現在有你們兩人,應該足夠了。我要布置的陣法叫陰陽封滅陣,乃是地階陣法,你們應該沒聽說過這種陣法。」

葉峰和顧念奴同時點了點頭,他們確實沒聽說過這種陣法。

「那是一種封印陣法,以兩位的修為,暫時還無法布置出完整的陣法,好在老夫也略懂陣法,有老夫幫忙,應該能布置出完整的大陣。」天鏡先生笑道。

葉峰和顧念奴知道天鏡先生說的是實話,地階陣法,他們現在確實無法布置出來,即使兩人聯手,也未必能做到,布置地階陣法所需要的靈魂念頭實在太龐大了。

「兩位,這是陰陽封滅陣,你們先拿去看一下,五個時辰后我們再開始布陣。」

天鏡先生從懷中取出一卷捲軸遞給葉峰。

葉峰剛剛接住捲軸,十幾條火紅色的人影突然從天而降,落在院子中,血氣滔天,席捲八方。

「雷建成!」葉峰看著來的十幾個人,臉色微變,來人居然是雷建成和雷劍等太易教的人。 太易教的人為什麼會來這裡?看到雷建成等人,葉峰和顧念奴心中都很疑惑。

「我太易教丟失了一件雷屬性寶器,巧合的是,你們居然也有雷屬性寶器,敢問幾位,這是怎麼回事?」雷劍看著天鏡先生和葉峰等人,似笑非笑。

「長老,何必跟他們啰嗦,抓住他們搜身就行!」一個太易教的雷霆衛冷笑。

「哼,胡鬧,我太易教豈會做那種仗勢欺人的事?」雷劍冷哼,神色頗為不滿。

「沒錯,我太易教豈會仗勢欺人!」雷建成也呵斥太易教的弟子。

院子之外,已經有不少人趕來看熱鬧,其中就有不少黑水宗等大勢力的人,畢竟此處離交易大街很近,各大勢力有人很多人都在交易大街。

聽到雷劍等人的話,院子外的人議論起來。

「難道太易教的寶器真的被人盜了?」一個黑水宗的弟子滿臉不信的樣子。

「哼,堂堂太易教,豈會讓人盜走了寶器?況且,如果真的有人盜走他們的寶器,他們怎麼可能這麼平靜。」有人譏笑。

「嘿嘿,說的沒錯。」有人笑著附和。

院子內,雷劍看著天鏡先生和枯木老人,笑道:「兩位,還請你們把寶器交出來!」

「嘿嘿,年輕人,這小子太聒噪了,你說我該怎麼辦?」枯木老人忽然笑呵呵的看著葉峰。

「對付這種人,晚輩通常只有一種辦法。」葉峰一笑。

「什麼辦法?」枯木老人饒有興趣的看著葉峰。

葉峰看著雷劍等人,笑道:「打到他們服氣為止,他們自然不敢再聒噪了。」

「哈哈,你小子說的沒錯,我也是這樣想的!」枯木老人大笑。

雷劍等人聞言臉色一沉。

看著葉峰,雷建成冷冷說道:「小雜種,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嘿嘿,師兄,這小子不是想把我們打到服氣為止嗎?就讓師弟來會會他好了,看看究竟是誰把誰打到服氣為止。」

雷建成身後,一個身材高大,長相粗獷的青年大步走出,血氣滔天。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