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不想了,去了就知道了。

“小小,你說你爹見我是好事還是壞事啊?”雲飛已經到了蘇府了,不過雲飛先到蘇小小這探探口風。

“應該是好事吧,我爹經常誇你呢。”蘇小小說道。

“真的?”雲飛心情好了很多。

“當然啊,有時候我都嫉妒你呢,我爹把你說的比我都好。”蘇小小嘟這小嘴說道。

“哦,這樣啊,那帶我去見你爹吧”雲飛一頭的陰霾雲開霧散。

……

“白雲飛見過城主大人!”雲飛來到會客廳拱手彎腰向蘇定方行禮。

“呵呵,雲飛賢侄不用拘束,這是在家裏,就當在自己家一樣,坐。”蘇定方笑呵呵說道,顯得很平易近人。

雲飛在一旁坐下,蘇小小作陪。雲飛這纔看清蘇定方的面容,雲飛就感覺蘇定方不像是城主,而像一位將軍、元帥,因爲蘇定方太有軍人氣質了,那長相,那坐姿,絕對跟雲飛想想中的城主不符。

“今天叫你來,首先是想當面謝謝你,最近幾個月,送了不少禮物過來,我非常感謝,這裏就當面謝謝你了。”蘇定方說道,雲飛趕忙起身,連道不敢,蘇定方擺了擺手,雲飛又坐了下去。

“這二嘛,就是聊聊天,增進增進感情。”蘇定方說道。

“感謝城主大人擡愛”雲飛恭聲說道。

“最近府里人閒聊,聽說青桑城白家有個嫡系少爺被趕出家門了,那個少爺的名字居然跟雲飛賢侄的名字一樣,你說有沒有意思。”蘇定方看似無意地說道。

蘇小小轉頭看着雲飛,他知道爹爹不會無的放矢,他等着雲飛回答。雲飛心想,這些老狐狸,都不好糊弄。

“呵呵,讓城主大人見笑了,晚輩就是那個被趕出家門的人,不過,不是少爺,只是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罷了。”雲飛自嘲地說道。

“哎,在我眼裏你可不是孤兒,我聽說昨天晚上有一大幫子人陪你過年?”蘇定方問道。

“是,都是長輩們的疼愛,怕晚輩一個人過年孤單,所以都來湊個熱鬧。”雲飛謙虛地說道。

“雲飛賢侄,我並沒有老眼昏花,你是一個了不起的人,我叫你來也不是爲了查你底細的,只是對你很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人能搞出白酒,暖氣和瓷器來,今日一見,果然不凡啊”蘇定方說道。

“城主大人過獎了,那些東西都是客棧裏的夥計們搞出來的,小子可不敢搶他們的功勞。”雲飛說道。

“那李有茂,哦你們叫李大嘴和鐵牛我都瞭解過,他們要是有那個本事還不早搞出來了,爲什麼還要等到你接管客棧後才搞出來?”蘇定方笑眯眯地說道。

“額…..”雲飛也不知道怎麼說了,其實沒有云飛他們還真的搞不出來。

“哈哈,雲飛賢侄,你就別總是一口一個城主大人了,不嫌棄我就叫我聲伯父,我聽說前一段日子,你提議要跟小女合夥開店?”蘇定方再次問道。

“是的,城主大..伯父。”雲飛說道。

“呵呵,你的心思我理解,我今天叫你來就是給你吃個定心丸,就算朝廷想要技術,也得付出代價,況且朝廷現在還沒這個意思,而且知不知道有瓷器這回事還是兩說,至於小女,她不是那個材料,你就別難爲她了。”蘇定方說道。

“多謝..伯父,小子明白了”雲飛算是鬆了口氣。不過雲飛開始打蛇隨棍上了,“那個伯父,我有個事項問問您。”

“哦?什麼事?”蘇定方說道。

“我想再南華城買塊地,不知道需要多少銀子,有沒有賣的?”雲飛問道。

“這個……你買地做什麼?”蘇定方問道。

“我要蓋樓!”雲飛說道。

“蓋樓?蓋什麼樓?”蘇定方說道。

“蓋客棧啊,我們的客棧太小了。”雲飛理所當然地回道。

“你小子,心真不小,要是蓋客棧的話,我這裏倒是有個好地方,只是不知道你出不出的起銀子。”蘇定方說道。

“哦?在什麼地方?需要多少銀子?”雲飛眼睛一亮說道。

“就在城主府旁邊,挨着東大街,那裏本來是城主府的宿舍,佔地約有一百畝吧,但是現在沒人在那裏住,都在南華城買了房子了,所以那裏就廢棄了,正好城主府也想把它處理掉。”蘇定方介紹到。

“哦,那需要多少銀子?”雲飛裝作平靜地問道。

“一百萬兩!”蘇定方說道。

嘶~~雲飛到吸一口冷氣,這也太離譜了吧,基本都是廢墟了還這麼貴!

“額…能分期付款麼?”雲飛又來這招。

“延遲幾天可以,時間長了不行,畢竟這不是我家的產業,是屬於朝廷的。”蘇定方搖了搖頭說道。

“那…能否容我考慮考慮?”雲飛說道。

“可以,反正現在也沒對外宣佈要賣,別人也不知道,但是這個時間不能太長,朝廷也有朝廷的法度,如果拍賣了,被別人買了去,你也不要怨我。”蘇定方說道。

“是,小子明白,如果伯父沒什麼事,小子就告退了。”雲飛說道。 議院外星雲他們悠哉的在一家小吃店裏享受着春季時光,風嵐不禁對人類的街頭小吃大讚:“人類的食物花樣實在是太多了,太好吃了。”他一手裏拿着四五串丸子狼吞虎嚥。

清新臉上洋溢着幸福,沒想到夜幽竟然做了議員,那以後自己豈不是官太太了,想到這裏不禁桃花亂顫捂着嘴偷笑起來。

“話說都散會這麼久了,那小子怎麼還沒出來。”撒隆望着議會的大門,之前大會就已經散了,議員們也早就出來了,不知道是不是在和七位元老開小竈,所以到現在都沒出來。

又過了一會兒,終於看到夜幽走了出來。

夜幽見到他們露出一臉笑意,急忙走了過來,清新撒嬌地摟着夜幽的胳膊甜蜜地叫道:“親愛的。”

夜幽一臉地羞澀。

這時妮悠也湊了過來,“姐夫~”

夜幽頓時全身哆嗦,“妮悠,都說別這麼叫了!”

“話說怎麼樣,怎麼這麼久纔出來。”星雲問道。

夜幽看了一下四周,小聲說道:“嗯,對懷爾德的軍隊糧草做了控制,力求做到一天一取,讓他們毫無糧食儲備。”

“好。”星雲和撒隆不禁拍手稱快。

“另外元老們還找我單獨商討了一下,商量如何離間幽冥間和懷爾德,這些元老不愧號稱龍國的大腦,最近兩晚他們已經派人冒充懷爾德的人襲擊了兩個暗黑魔法公會的據點,估計懷爾德少不了惹上一堆麻煩。”

“太好了,這樣就有足夠的時間等到索倫叔叔來了。”

夜幽也點點頭。

“等到解決了這裏的危機,我們就可以繼續前進。”星雲興奮地高舉着手臂。

夜幽一瞬間卻僵住了,他的心似乎有所改變。

魔法師們的老巢裏,懷爾德正在質問着幽冥間:“你到底打算什麼時候動手,那些議會的老頭子已經開始採取行動了。”

幽冥間看着黑水晶沉思着,裏面總覺得像是有生命一般翻涌着力量,給人感覺極其的不安,“我最近在學習占星術,占卜上說不適合行動。”

懷爾德冷笑一聲:“哼,我可不知道你們魔法師還有這等本事。”

“當然有,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幽冥間看着懷爾德淡然一笑,看來他是真的着急了呢。

懷爾德也用反笑道:“有件事得告訴你,那些議院的老頭子已經派人去了玄冰城,我想你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幽冥間看着他那像是握住了把柄的微笑,然後他訕笑道:“無所謂,我哥哥已經來不了了,難道雪見沒告訴你嗎?”

懷爾德臉上的笑容一下僵住,他轉身氣洶洶地朝外走去:“他們還給周圍的幾個城去了書信。”說完便離開了。

幽冥間繼續安然地坐在寶座上,玩弄着手上的黑水晶。

緊接着兩個黑魔法師走了進來,他們跪在幽冥間面前說道:“陛下,這個懷爾德心懷鬼胎,我們的基地就是被他暗中派人搗毀的。”

“嗯,我知道了,你們下去吧。”幽冥間連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

“可是……陛下。”兩個黑魔法師顯然不甘心。

“陛下說讓你們退下,還不快走。”擎火叱喝道,這兩個黑魔法師縮了一下身子,幹嘛退了出來。

“擎火,你認爲是懷爾德做的嗎?”幽冥間問道,他的聲音迴盪在周圍。

擎火對於幽冥間的詢問似乎有些不明所以,他說道:“陛下,昨天懷爾德不是來說過了嘛,會有議會的人冒充他的人襲擊魔法師,藉以離間他與陛下的關係。”

幽冥間沉思了一下,“嗯,我和他的關係也不過是相互利用,說不定他是在故作姿態,以此來削減我們的力量。”

“這……也不無可能,我們需要防備着點。”

幽冥間長吁了口氣,他望向東邊的方向,透過那沒有溫度的牆壁他彷彿看到了被冰凍的湖泊。

雪見扶在城牆上,他望着眼前繁華的街道上人來人往絡繹不絕,他有些不明白,這些有什麼好的,爲什麼要爲了這種東西爭的你死我活,一點樂趣都沒有。這樣想着他抽出自己身上的殘影劍,臉上露出欣喜之色,“這才叫樂趣。”

突然一道劍光閃過,雪見猛然一躍,一把利劍將城牆凸起的部分砍斷了一塊,雪見輕盈落地,看着眼前怒氣騰騰的懷爾德:“怎麼回事,我們兩大聖騎士打起來可是會天翻地覆的。”

懷爾德一個直撞,利劍直接朝着雪見劈頭而去,雪見揚劍一擋,整個人卻被推到了城牆根。

“你可沒告訴我天夜間的事。”懷爾德眼睛如老虎一樣瞪着雪見。

“我還以爲什麼事。”雪見嘴角微揚笑着說道,“哎呀不要生氣,我以爲這點小事不需要向你彙報。”

“小事?”懷爾德收起劍轉身,走了兩步突然劍氣一甩,就聽轟隆一聲城牆被撕開一道口子,碎石向下散落而去,“以後任何事都不要瞞我。”

雪見站在一邊微笑着,然後將手中的殘影劍放回了劍鞘。

在龍都不遠處的一座山峯之中,大暴龍的怒吼震盪着大地顫抖着,熊熊的烈火從他口中噴涌而出染紅了天際。

摩多站在一旁看着那遠處的龍都,嘴角浮起陰森的微笑:“龍都?愚蠢的凡人,早晚會讓你們消失的。” “雲飛,真沒想到原來你是白家的人。”蘇小小說道。

“呵呵,怎麼了?嫌棄我這個白家棄子了?”雲飛笑着開玩笑道。

“哪有,是可憐你好不好?不過,要是讓白家知道,你這個白家棄子在南華城混的風生水起,不知道他們會作何感想。呵呵”一開始蘇小小還同情雲飛,接着想到白家知道雲飛的情況後那些人的表情,蘇小小開始幸災樂禍了。

“小小,我要走了,我得想辦法籌錢去”雲飛告辭道。

“哦,一百萬兩你能湊到嗎?太多了”蘇小小擔憂道。

“事在人爲!還有句話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放心吧,就算湊不夠也沒什麼,起碼我努力了,不會留下遺憾。”雲飛反過來安慰蘇小小。

“雲飛,我這裏還有一萬多兩私房錢,你拿着,別讓我爹知道。”蘇小小偷偷摸摸地遞給雲飛一沓銀票。

雲飛有點感動,也想拒絕,但是蘇小小的表情很堅定,不像作僞,雲飛也就收下了,湊不夠錢再還給她就是了,萬一湊夠了……那以後還不是有的是銀子。

出了蘇府,雲飛就奔着霓裳閣來了,顯得有些氣勢洶洶,因爲周補衣曾經說過,年底前要把帳結清的,結果今天都大年初一了,雲飛一個銅板都沒看見。

來到霓裳閣,發現門已經鎖上了,雲飛這才意識到,今天是大年初一啊,很少有店鋪營業了,就準備先回客棧了。

“請問您是白掌櫃嗎?”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雲飛身後傳來。

“我是,您是?”雲飛疑惑道。

“哦,我是霓裳閣看鋪子的,我家小姐說過,如果您來找她,就讓我告訴您周府的地址,讓您到周府找她。”一個看門老頭說道。

雲飛根據看門老頭提供的地址,找到了周府。

“我找周補衣,跟她說我是雲來客棧白掌櫃,她就知道了。”雲飛對門口的家丁說道,家丁自去通稟。

雲飛被家丁引着進入周府,雲飛對這種大宅子已經麻木了,土豪的心思屌絲我不猜,猜來猜去也猜不明白…….

“這大年初一的,你是來拜年麼?禮物呢?你第一次登門怎麼能空着手?”周補衣一見到雲飛就是連珠炮的問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