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火紅色的獸蛋掉落到了地上,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終於裂開了一條縫隙,縫隙越來越大,最終一顆小小的腦袋從縫隙之中鑽了出來,緊接著紅色大蛋之中鑽出一頭小獸,小獸伸出舌頭,舔了舔臉上的粘稠液體,就開始吞噬蛋殼。

「咯嘣咯嘣!」

房間裡面頓時響起一陣清脆的聲音,不多會兒火紅色的蛋殼就被小獸吞噬乾淨,而小獸的身體也長大了不少,身上的毛髮也漸漸的變得濃密。

雖然長大了不少,然而整個小獸依舊看上去像是花貓大小,獅頭,馬身,龍尾,不過因為太過渺小,看上去並不明顯,乍一看就像是一隻哈巴狗。

「嗚!」

小獸吃飽喝足,這時才睜開雙眼,開始打量起了四周,一眼就看到站在邊上的唐越,身子一竄,就撲進了唐越的懷裡,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著唐越的面頰。

「辟火龍獅!」

唐越伸手抱著小獸,看著懷裡的小不點,怎麼看怎麼像是哈巴狗,索性輕聲笑道:「小傢伙,以後你的名字就叫旺財吧。」

… 「聽說了嗎,馮家的三少爺馮飛龍前往萬里大山歷練,結果全軍覆沒,連帶著馮家派去保護馮飛龍的一眾高手無一生還。」

芝陽城的一座酒樓之中,此時正是滿座的時候,然而這些人此時談論的話題卻只有一個。

「萬里大山凶獸橫行,即便是靈丹境的高手一個不慎也有可能葬身萬里大山,據說這一次前往萬里大山,馮家也不過派了兩位靈虛境高手隨行,一群人死在萬里大山並不稀罕。」一人撇了撇嘴很是不屑。

「雖說萬里大山靈丹境高手一個不慎都有可能葬身其中,然而馮家三少這一次也算是命背,難不成他們深入了萬里大山,亦或者遇到了什麼群聚類的凶獸?」另一人道。

「聽說馮家三少一群人其實並不是死在萬里大山,而是死在了大荒鎮。」又有一人賊兮兮的道:「好像是馮家三少招惹了唐家的大少爺唐越,這才被唐家駐守在大荒鎮的黑甲衛全滅。」

「不能吧,唐家駐守在大荒鎮的高手最高不過靈台境巔峰,馮家一群可是有著靈虛境的高手坐鎮。」有人不通道。

「切!」剛才說話的人不屑的嗤笑道:「唐越是誰,唐家家主唐中南唯一的兒子,雖然不能修習武道,然而唐中南就真的放棄了這個兒子?即便是發配前往大荒鎮,身邊怎麼也有靈丹境的高手暗中保護吧……」

一時間,諸如此類的傳言瞬間在芝陽城傳揚開來,就在這個傳言傳揚開來的第三天,前往大荒鎮的唐家四少唐驚風一群人才回到了芝陽城。

唐驚風回到芝陽城一個禮拜之後,大荒鎮突然來了不少形形色色的人,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是無一例外都是武者,最少也是靈台境修為的武者,厲害一些的甚至有著靈虛境的實力。

大荒鎮鎮守府,唐越把自己關在房間之內,雙手正在鼓搗著一隻小型的機械獸,仔細看去,正是之前唐越的尋寶機關鼠。

從辟火龍獅的地盤找到眾多的好東西,這一陣唐越早就命令古泉幫他兌換了一些珍稀材料,此時正在改造尋寶機關鼠。

「碰!碰!碰!」

唐越正在忙碌,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唐越頭也不回,輕聲喊道:「進來!」

古泉推門而入,來到唐越邊上輕聲道:「少爺,大荒鎮這一陣來了不少傭兵團的成員,根據我們的探查,這三天內陸續來帶大荒鎮的傭兵團成員分別隸屬狂狼傭兵團和烈獅傭兵團以及火雲傭兵團。」

「這三家傭兵團都是什麼來路?」唐越一邊忙著,一邊漫不經心的問道。

「這三家傭兵團以前活躍在大荒鎮向西五十多里的罪惡之域,如今卻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前來了大荒鎮。」古泉答道。

「罪惡之域!」

唐越停下了手中的活計,眉頭微微一皺,這個罪惡之域他自然聽說過,罪惡之域指的是聖元帝國西邊靠近幽冥峽谷的一大片區域。

因為那一片區域靠近幽冥峽谷,不適合普通人類居住,同時距離聖元帝國最近的城鎮較遠,比起大荒鎮來還要偏遠,因此算是一處三不管地帶。

比起大荒鎮,幽冥峽谷同樣有凶獸出沒,不過大都是三星以下的凶獸,而且又有著不少資源,倒是成了一些雇傭兵和黑惡勢力盤踞的地方。

在罪惡之域,完全的實力為尊,沒有什麼規矩可言,前一刻笑臉相迎,后一刻就可能拔刀相向,死人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來人都是什麼修為?」唐越輕聲問道。

「眼下前來的人之中修為最高的不過靈虛境,還是靈台境武者居多,畢竟這三大傭兵團在罪惡之域也只能算是小角色,最多在罪惡之域外圍活動,根本沒資格進入罪惡之城。」古泉道。

「聽說幽冥峽谷有著幽冥之火,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唐越話題一轉,輕聲問道。

「幽冥峽谷確實有幽冥之火,只不過幽冥之火,時隱時現,並不好找。」古泉道。

「幽冥之火!」唐越目光深邃,他的玄天訣以煉體為主,玄天訣每一次進階,都必須要有天地之間的奇異能量淬鍊體魄,這些奇異能量包括各種異火,天雷,風沙,陰煞,颶風等等,也正是因為如此,唐越對一些有著天地間奇異能量的地方格外上心。

既然幽冥峽谷有著幽冥之火,那麼唐越遲早都要前往幽冥峽谷走一遭的,當然並不是現在,依他現在不過地匠一品,靈台境中期的修為,可是萬萬扛不住幽冥之火的,最少也要等他進階地匠三品,靈丹境的修為。

「少爺,這三大傭兵團的人前來大荒鎮,不得不防啊,萬一聚眾鬧事,那就不好收拾了。」古泉見到唐越默不吭聲,出聲提醒道。

「這三大傭兵團的人前來大荒鎮,難不成發現大荒鎮有著什麼異寶?」唐越輕聲猜測道,說著話,他繼續開始忙活升級尋寶機關鼠的問題,同時輕聲向古泉吩咐道:「告訴唐逸,讓黑甲衛盯著這些人,其他的不用去管,我忙完之後,親自去看看。」

「是,少爺!」古泉應了一聲,轉身出了房門,而唐越則繼續開始專心致志的升級尋寶機關鼠。

只見唐越一雙潔白如玉的手快速舞動,邊上的各種材料在唐越的手中變形,之後各種符文被唐越雕刻而上。

「呼,終於完工了!」

足足忙活了一個上午,一隻銀白色的金屬小獸再次出現在了唐越的手中,眼下的尋寶機關鼠比起之前看上去更是活靈活現,仔細看去,好像銀白色的金屬小獸隱隱有了自己的靈魂,而並不是死氣沉沉的機關獸。

「眼下尋寶機關鼠應該有了二階機關獸的水準了,最起碼可以探查地表之下二十丈的範圍,除非遇到一些特殊的地方,可以隔絕尋寶機關鼠的感知。」

「咔擦!」

說著話,唐越伸手在尋寶機關鼠的頭上輕輕一摁,尋寶機關鼠的身子頓時蜷縮,眨眼間變成了手心大小的圓球,被唐越收進了百寶囊之中。

在傳奇匠人眼中,機關並不是死物,同樣通靈,越是上好的機關獸,越是具有靈性,強大的機關獸開口說話,產生自己的靈智也並不算稀罕,而想要機關獸使臂使指,卻必須要和機關獸溝通,隨時溫養,因此尋寶機關鼠唐越並沒有放進儲物袋之中。

裝好尋寶機關鼠,唐越推開房門,一路出了鎮守府,來到了大荒鎮的一間酒樓。

此時正是午飯時間,酒樓之中食客不少,唐越剛剛進門,就有店小二熱情的招呼:「歡迎公子光臨酒香樓,請問公子幾位,要雅間還是……」

「一位,給我在大廳找一個位子就行。」唐越淡淡的吩咐道,說著話一顆下品元晶就扔了過去。

「好嘞!」店小二接過元晶,滿臉堆笑,點頭哈腰的道:「公子樓上請,二樓正好有一個靠近窗戶的位子。」

唐越點了點頭,跟著店小二上了二樓,二樓此時已經坐了一大半的客人,其中大多都是彪形大漢,桌面上放著大刀長劍各種形形色色的兵器。

剛剛走上二樓,靠近角落的一個桌子之上一位三十多歲的紅髮女人就上下打量著唐越,緊接著從懷裡掏出一張紙畫,比對了一下。

「嘿,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紅髮女人身邊一位彪形大漢看了一眼紙畫上面的畫像,再看了一眼唐越,突然嘿然一笑,伸手一拿桌面上的大刀,腳尖輕輕一點,整個人就向唐越凌空劈來。

就在彪形大漢動手的同時,其他幾桌的食客也都紛紛拿起兵器,向著唐越撲來。

「這些人竟然是奔著我來的?」

唐越當下身形一晃,一隻手抬起,衣袖之中飛出數道利箭,同時他的另一隻手在百寶囊之中一抹,摸出一個火柴盒大小的東西。

「噗!」

唐越抬起手中的小盒,對準人最多的一面,伸手在小盒子上面一摁,小盒子一端頓時打開,頓時從盒子之內飛出數百道細如牛毛的小針,小針針尖帶著一絲藍芒,一看就知道淬了劇毒。

神匠門又一種厲害暗器,暴雨梨花針,針尖細如牛毛,一次就可以激射而出九百九十九枚毫針,讓人防不勝防,最主要的是暴雨梨花針的針尖都由劇毒浸泡,端的歹毒無比。

ps:求推薦票,求收藏。

… 暴雨梨花針,小巧輕便,然而卻構造複雜,每一枚毫針射出,都有萬鈞之力,速度奇快,見血封侯,唯一的弊端就是每一次射出之後,都要再次填充毫針。

九百九十枚毫針射出,瞬間就射穿了五六個人的護身罡勁,距離唐越最近的幾人身形瞬間跌落,臉色青黑,嘴角溢出黑血。

與此同時,唐越衣袖之中射出的利箭也讓首先撲來的大漢綽不及防,身形急忙在半空中一扭,幾道利箭擦著大漢的衣衫而過,驚得大漢一身冷汗。

「碰!」

唐越腳步邁動,白皙的手掌伸出,輕飄飄的拍在一位五十多歲的中年人背後,中年人的身子瞬間飛出,砸碎了邊上的木桌,身上生機斷絕。

「血滴子!」

拍飛中年人的同時,唐越的另一隻手一甩,一個圓形的物件飛速飛出,直接罩住了一位六十多歲的老者,唐越手中的細線輕輕拉動,老者的腦袋就滾落而下。

從大漢出手,到老人人頭落下,不過短短數息的時間,二樓總共十五六個人,已經有一小半死在了唐越的暗器和玄玉手之下。

剩下的眾人頓時臉色大變,有的甚至在心中直罵娘,這他么的究竟是誰提供的情報,不是說目標是唐家的廢物公子,不懂得任何武技嗎,為什麼眨眼之間,就有七八位武者斃命,而且其中還有一位靈虛境的武者。

「撤!」

剩餘的人見機不對,二話不說,紛紛從二樓的窗戶飛躍而下,身形四下散開,就向四面八方逃遁而去。

「想逃!」

唐越身形晃動,同樣順著窗戶跳下,手中一瞬間結了一個方形的手印,向著最近的一人輕輕一推,手印破空而去,直接從對方的後背穿透而過,打穿了對面一家店鋪的牆壁。

此時,街道之中早已經人仰馬翻,數十位黑甲衛飛奔而來,唐越高聲下令:「馬上封鎖大荒鎮,任何人不得出入,若是有一人逃脫,讓唐逸前來領罪。」

得到命令,大荒鎮的黑甲衛全體出洞,同時血滴子小隊和雷裂等人也已經從鎮守府趕來,而唐越則孤身一人追殺剩餘的幾人。

此時唐越一襲灰衣,面色冷冽,腳下步子邁動,速度奇快,每追上一人,就是一擊斃命,宛若殺神,讓人喪膽。

「誰能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個殺神就是唐家的廢物少爺,不能修習武技的少爺?」紅衣女人此時是心膽俱裂,一邊飛速而逃,一邊在心中咒罵,他們眾人竟然被一位不能修鍊武技的廢物追殺這簡直是世上最大的笑話。

「嗖!」

紅衣女人還在飛速飛奔,突然面前一個詭異物件飛來,紅衣女人來不及反應,就被詭異物件罩住了腦袋,緊接著她只覺得脖子被什麼東西劃過,整個人就失去了知覺,身體順著慣性衝出數米,砰然摔倒。

「少爺!」一位血滴子小隊成員恭敬的向唐越行禮,剛才擊殺紅衣女子的物件也正是他發出的血滴子。

「迅速追殺其他人,同時大荒鎮的可疑人員一律抓捕,關進地牢,寧可錯殺,不能放過。」唐越寒聲道。

這一次這些人前來大荒鎮,唐越還真沒想到他們是奔著自己來的,原本還想著前去酒樓打探消息,卻不曾想剛剛進門就遭受圍攻。

這也幸虧唐越不是一般武者,身上暗器眾多,一瞬間殺了一群人一個戳手不及,如若不然,即便是他有靈虛境的戰力,面對那麼多人圍攻,也絕對凶多吉少。

被那麼多人圍攻,倒不是最讓唐越生氣的,最讓唐越生氣的是,經此一役,他的底細極有可能就此暴漏出去,如此一來,他這幾年豈不是白白隱藏了。

唐越一聲令下,一時間大荒鎮的鐵甲衛和血滴子小隊全部出動,把這一陣前來大荒鎮的所有人都抓進了地牢,但凡有反抗者,一律就地斬殺,絕不留情。

兩個時辰之後,大荒鎮重新歸於平淡,然而大街之上卻再也看不到絲毫的人影,有的只是滿地的狼藉和血跡,圍殺唐越的十五六個人全部被斬殺,一個不剩,其中三位靈虛境高手兩位被唐越親手擊斃,一位死於雷裂的青魔臂之下。

至尊丹神 「少爺!」

雷裂唐逸幾人來到唐越面前,跪地行禮:「屬下守護不力,讓少爺受驚了!」

「不怪你們!」唐越擺了擺手問道:「這一次抓了多少人,有多少人被擊斃?」

「回少爺,總共抓了二十多人,連帶死在少爺手中的,總共二十五人被當場擊斃。」唐逸回答道。

「這些人的身份調查清楚了沒有?」唐越問道。

「這些人基本上都屬於狂狼、烈獅和火雲三大傭兵團,其中還有個別的冒險者,屬下擔保,並無一人逃出大荒鎮。」唐逸道。

「好!」

唐越點了點頭,沉聲道:「調查清楚還有什麼人前來,務必把這次潛入大荒鎮的人全部抓獲,同時審問一下,他們為什麼前來大荒鎮對我出手。」

說罷,唐越就轉身向大荒鎮走去,雖然唐逸保證,這次並無一人逃離大荒鎮,然而如此大的動靜,誰又能敢保證真的就沒有人逃走呢。

「少爺!」

唐越剛剛來到大荒鎮鎮守府門口,古泉就迎了上來,關切的問道:「您沒事吧?」

「沒事!」唐越擺了擺手,嘆了口氣道:「原本還以為能多隱藏一段時間,眼下看來是該暴露一些東西了。」

「少爺,其實您完全沒有必要太過低調,如今您已經被逐出了芝陽城,即便是可以修習武道的消息傳回,家族的長老也絕對不會輕易同意您重返芝陽城的,最不濟也要等到三年之後的宗族大會。」古泉道。

「罷了,先調查一下這些人為何而來,是什麼人派來的。」唐越擺了擺手,輕聲道,正所謂計劃趕不上變化,這些道理他都懂。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