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有事嗎?」徐中原笑著道。

「我沒事就不能給爺爺打個電話問候下了嗎?」蘇沐無語著。

「說吧,你是沒事不會在這個點打電話的。」徐中原那邊分明有著一個人在,聽聲音蘇沐就知道是方碩。

「爺爺,有件事情是這樣的…」

當蘇沐簡單的將事情的由來解釋了一遍之後,那邊的徐中原神情已經是嚴肅起來。

這樣的事情說大也大,說小也小,但要是利用的好,絕對是能夠派上用場的。而且最為關鍵的是,徐中原的徐家派系中,還真的有人是從政的。

而這個人就是徐中原的二兒子,徐春廷! 黨政軍是個很為嚴肅的話題,是最為至關重要的一個人類課題。..在無數國家之內,像是這樣的話題都是難以理解透徹的。誰要是能夠真正的悟透黨政軍之間如何保持著絕對的平衡,那麼誰就能夠成為巔峰人物。

而哪個家族要是能夠做到這點的話,毫無疑問這個家族也必然會成為永不消亡的家族。

徐家家大業大,在天朝版圖之上,是真正的一尊龐然巨物。但要說有沒有能夠和徐家相媲美的家族,還真的是有。天朝之大,真的是讓人難以想象。當年那個年代留下來的人,也並非只有徐中原自己。

只不過徐中原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要顯赫一些!

所以徐中原更加知道如何艹持徐家,徐家嫡系總共有著三人,就是他的兩兒一女。長子徐春山,如今從軍。次子徐春廷,如今從政。小女徐春茹,同樣是從政。只不過這樣的從政,分明明顯要低些。

整個徐家的勢力遍布官場和軍隊!

但要知道這所謂的遍布是有針對姓的,軍隊仍然是徐家的大本營,政治官場上只不過是當初徐中原布下的一手妙棋,為的便是以官場呼應著軍隊。

徐春天這個人的姓格是絕對適合走官場的,所以便被徐中原大力支持著。而徐春廷也真的是很爭氣,現在已經是成為京城市的市長,據說一年之後,就會提為京城市的市委書記。

真的要是那樣的話,按照這個節奏走下去,徐春天的前途將會是絕對光明的。

「你現在就在豪葉酒店裡面是吧?」徐中原問道。

「是的!」蘇沐道。

「待在那裡別動,我讓龍雀過去找你。他現在正好在京城之內,東西和他一起拿著回來。到時候直接交給龍雀,他知道如何處理的。」徐中原說道。

「明白!」蘇沐點頭道。

「完事之後,回家裡來一趟!」徐中原想了想說道。

「好!」蘇沐道。

從徐中原這裡得到最為確切的回答之後,蘇沐心中的遲疑是徹底消失不見。有著徐中原的這話在,還真的是沒有什麼事情再能夠為難到他。而且讓徐龍雀前來這裡,還有什麼人能夠擋住。

徐龍雀的大名,蘇沐不相信會沒有一點影響力。

等到蘇沐從房間之中走出來的時候,慕白他們全都瞧過來,發現蘇沐沒有一點害怕的意思之後,他們也才稍微感到些放鬆。只是這樣的放鬆是暫時的,在沒有解決掉這事之前,常雲他們是不敢掉以輕心的。

「老闆,他們全都在外面,不過瞧著意思,剛才那傢伙是叫人過來了。」段鵬說道。

「叫人?」

蘇沐隨意道:「叫人吧,叫的人越多越好,我倒想要看下,他能夠喊什麼樣的人過來。」

有著徐龍雀前來,蘇沐是真的沒有任何恐懼之意。除卻這個外,最為重要的一點是,蘇沐現在是有所依仗的。不說別的,光是唐國潭的關係在,就足夠蘇沐使用的。

倒要瞧瞧這個豪葉酒店會折騰出什麼動靜來!

十分鐘過後。

就在高浮帥這邊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焦急的來回走動著的時候,耳邊總算是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前來這裡的是一群人,為首的男子讓高浮帥看到之後,眉宇間竟然閃過一種厭惡。但在男子身後跟隨著的警察,卻是讓高浮帥神情一喜,因為那個人便是他打電話喊過來的,是這片公安分局主管刑偵的一個副隊長,叫做馮少華。

至於說到最前面的男子,能夠讓高浮帥都為之厭惡著的,原因便是他的身份,他是豪葉酒店的執行總裁,總管著豪葉酒店的所有運營,是名副其實的實權派。

他叫做陳晉。

陳晉所在的陳家,高浮帥所在的高家,就是豪葉酒店的兩大股東,這兩家幾乎壟斷著最大的股份,是這豪葉酒店的真正話語權者。只是和陳晉相比,高浮帥在這酒店之中是沒有任何職務的。

利益關係,讓高浮帥對陳晉是沒有任何好感的,瞧著陳晉,他就沒來由的一陣厭煩。

「馮隊長!」

所以高浮帥在瞧見這群人之後,是沒有任何猶豫,都沒有對陳晉有任何打招呼的意思,就那樣直接迎著馮少華走去。

「高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馮少華走上前低聲道。

「事情說來話長,不過這些人敢動手在我的豪葉酒店之中鬧事,所以先將他們抓起來再說。」高浮帥大聲道。

「這樣啊…」馮少華不由自主的抬頭瞧向站在身側的陳晉,他知道豪葉酒店是很有背景的,而真正說要對比的話,馮少華是絕對會相信陳晉的人品。

「陳總?」

「馮隊長,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是我喊過來的,你沖著他說什麼。」高浮帥不厭煩道。

馮少華的神情當場一變!

而就在這樣的變臉之中,陳晉則是瞪了高浮帥一眼,漠然著道:「你胡說什麼那!知不知道你現在在做的事情有多麼愚蠢,會給酒店帶來什麼樣的惡劣影響。現在還在這裡說出這樣的話,簡直就是自取其辱,還不給我站到一邊去!」

「陳晉,你說誰那!」高浮帥厲聲道。

「說的就是你。高浮帥,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是高董那邊吩咐下來的,我會全盤接手。你要是不願意我這樣做的話,我二話不說轉身就走!」陳晉平靜著道。

老爹讓陳晉過來的?

想到這個,高浮帥頓時變的乖巧起來。他是真的沒有辦法解決掉蘇沐這群人,誰讓人家拿著他的把柄。而要是有著陳晉出面,能夠將東西給要回來的話,一切都好說。

「那你開始吧!」高浮帥說道。

陳晉走上前,盯著蘇沐雙眼,「你就是這裡管事的吧?自我介紹下,鄙人陳晉,豪葉酒店的執行總裁。」

「執行總裁?那就是說你是這裡管事的?」蘇沐淡然道。

「是的!」陳晉點頭道。

「真要是這樣的話,我很想要知道,那他算什麼?你們這家酒店就是這樣經營的嗎?我們選擇了住進你們這裡,卻要被你們這裡的人群毆。如果說不是我手下的人,稍微懂點自保的武術,是不是說現在他們就都要被你們弄成殘廢?」蘇沐冷漠道。

劍鋒逼人!

蘇沐是真的沒有任何想要緩衝的意思,就那樣直勾勾的逼著陳晉而去。什麼執行總裁不執行總裁的,想要在蘇沐的面前充場面,還真的是沒有那個資格。

陳晉被蘇沐的話也弄的稍微有些亂神,畢竟很少有人會像是蘇沐這樣,上來就是這樣氣勢磅礴的質問。

但身為豪葉酒店的執行總裁,他還真的是知道自己接下來應該做什麼的。所以陳晉面帶笑容著說道:「這位先生,真的是非常抱歉,發生這樣的事情,是我們酒店的失職。這樣,你們在這裡的住宿,我們豪葉全部免費。」

「我們住不起嗎?」蘇沐不為所動。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想要表達下我的歉疚。當然我想這事原本就是一個誤會,是因為有件事情沒有弄清楚才會這樣的。我們這邊的一個人,將某件東西落下,或許被你們中間的誰給撿到了,或者是其餘的什麼原因。

總之我想說的就是,你們身上現在有著不屬於你們的東西,那是我們的。只要能夠將東西還給我們的話,我保證對你們還會有重酬的。真的,我說話算數!」陳晉果斷道。

最大限度的減少事情的影響,就是陳晉現在的想法。只要能夠解決掉問題,哪怕是付出點錢財都是必要的。

再說就沖著眼前這些人的氣質,人家敢這樣做卻沒有離開,是絕對有著自己底牌的。你和這些有底牌的人叫板,不是自討沒趣嗎?高浮帥,這次的事情過後,你趁早不要再隨意前來酒店之內。

「誤會?」

蘇沐不屑的一笑,「你作為這家酒店的執行總裁,為人說話到還算是中規中矩,只不過我不想要就這樣算了。這件事情沒有你說的那麼簡單,我們已經報警,等著警察來了再說吧。」

陳晉憤怒起來。

自己已經將話說成這樣,怎麼這個傢伙就是油鹽不進那?難道非要將關係徹底的鬧僵才成嗎?你蘇沐到底是怎麼想的?有著這麼好的台階,還不順勢下來。

「我說陳晉,你就不要在那裡瞎費功夫了。」

高浮帥瞧著兩人的對話,神情不厭著道:「馮隊長,這事你到底能不能解決掉?不能的話,我會找別人前來的。」

這話說出來,馮少華的神情當場就陰鬱起來。你高浮帥不就是有幾個臭錢嗎?還真的將自己當成是一根蔥了。要不是因為看在你爹的份上,你以為我會過來嗎?

現在還敢沖著我這樣做,你真的認為沒有誰能夠教訓你嗎?真的是愚蠢狂妄至極的蠢貨。

馮隊長?

是一個所謂的隊長嗎?

難道說這就是你高浮帥的底牌嗎? 蘇沐瞧著馮少華,眼神漠然。

陳晉瞧著馮少華,眼神玩味。

高浮帥瞧著馮少華,眼神急切。

馮少華這麼一個刑偵副隊長,真的是如坐針氈,怎麼都沒有想到有朝一曰,自己能夠出處於這樣的氛圍中。就在馮少華下定決心,暫時幫著高浮帥解決這事的時候,位於他身邊的一個刑警臉色一變,趕緊走上前。

「馮隊…」

馮少華的神情頓時變化起來,「你能確定?」

「是的,百分之百的確定,馮隊,你知道的,我平常沒事的時候就喜歡鼓搗那些特種兵作戰的玩意,對他們的戰鬥方式和戰鬥傷勢是有著一定研究的。

他們這些人絕對不是被一般你所傷到的,就算不是特種兵出身,也絕對會是武警特警之類的。您要想好了,真的要是動手的話,那可就沒有退路了。」

面對著身邊跟班刑警的話語,馮少華之前剛剛下定的決心,這時候是轟然碎掉。

真要是那樣的話,那眼前這個男子的身份絕對不簡單。能夠雇得起這樣的人暫且不說,都已經鬧成這樣,人家硬是沒有絲毫緊張,這難道還不夠說明問題嗎?

尼瑪的高浮帥,就知道你這個人是不行的。平常做的那些事情,有哪一件是經得起考驗的,全都是胡作非為。看在你老爹的面子上,我是能夠幫著你擦屁股。

但那是建立在不影響到我的前提之上,真的要是影響到我的前途,老子才不會趟這樣的渾水。

「陳總,這是你們豪葉酒店的事情,你們確定一定要報警進行解決嗎?」馮少華問道。

有點意思了!

馮少華的這種詢問,看在蘇沐這種老手的眼裡,就已經是猜到了他心裡是什麼樣的想法。

陳晉淡然道:「馮隊,這事是高浮帥的私事,你稍等下。」

「高浮帥,我最後問你一遍,你確定這事不要我幫著你解決嗎?」陳晉沉聲道。

「我?」

高浮帥神情一愣,不過隨即便大聲喊叫起來,「你幫著我解決?行啊,只要他們將從我這裡偷走的東西給拿過來,我就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否則這事,我是絕對不會算完的。」

「既然如此的話…」

陳晉轉身瞧向蘇沐,「這位先生,這個人的所作所為和我們豪葉酒店是沒有任何關係的。你們願意怎麼樣就怎麼樣,我是絕對不會有任何干涉的意思。」

這就是陳晉的態度!

高浮帥倒是有些意外陳晉竟然是這樣,難道這傢伙真的是不想混了,敢這樣和自己撕破臉皮。雖然說陳家也是豪葉酒店的股東之一,但他們高家同樣是位高權重的很那。

「陳晉,你什麼意思?」高浮帥厲聲問道。

「這就是我的意思。」陳晉鎮定道。

「你?」

眼瞅著兩人就要爭吵起來,蘇沐卻是胸有成竹的一笑,「我說兩位,你們要做的頭等大事,不是應該先解決我的事情嗎?」

「是,你將東西拿出來!」高浮帥大喝道。

「我不管。」陳晉斷然道。

「哈哈!」

蘇沐聽到這樣的話忍不住放聲笑起來,「你們還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什麼叫做我交出你的東西,我拿著你的東西嗎?我當時都不在場吧!還有你,陳晉陳總是吧?

你的態度真的是夠**道的,之前說是什麼誤會,現在又冒出這樣的不管,你真的當我是隨便的人嗎?是你隨便能夠想要折騰就能折騰的?你們想要知道的條件是吧?

行,我的條件也很簡單,從現在起,動手打我人的那些兇手,要全部緝拿歸案。幕後黑手要當場抓住,豪葉酒店要給我書面道歉,有任何一點沒有做到,你們豪葉酒店就等著關門吧!」

這次恐怕真的要倒霉了!

陳晉的心弦猛地一緊,他能夠感覺到蘇沐說出這話時,神情的堅定,是沒有任何弄虛作假的意思,就是那樣坦然鎮定的說出著。

但是蘇沐真的有這樣的能耐嗎?

別管你蘇沐什麼樣的來路,別管高浮帥再混蛋,這好像和豪葉酒店都沒有任何關係吧?你這樣做未免有點太過於瘋狂了吧?你真的認為你是什麼大衙內嗎?

「這位先生,得饒人處且饒人。」陳晉低聲道。

「我這人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得饒人處且饒人,我只知道,我的人被你們打成這樣,你們要是不給我個說法的話,我就會給你們個說法!」蘇沐斷然道。

爽啊!

帶勁啊!

常雲他們聽著蘇沐這樣的話,瞧著他身上釋放出來的那種氣勢,真的是為之激動著。別管蘇沐說出這話之後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就沖著這樣的話,便足夠讓常雲他們崇拜著蘇沐。

要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裡可是京城,是天子腳下。能夠在這裡開起這種酒店的人,又怎麼會是沒有後台背景的那?蘇沐只不過是個縣委書記,而且還是外地的,卻敢在這裡如此大放厥詞,真的是想不讓人佩服都不行。

「哈哈!」

聽著蘇沐的話,高浮帥是怒極反笑著,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有人會比他還要狂妄,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這真的是狂傲的沒有邊兒了,都不知道自己姓什麼叫什麼!

「陳晉,你聽到沒有?現在不是我不想要息事寧人,是有人非要逼著我鬧事。你要是能夠讓豪葉酒店蒙受這樣的羞辱,你就儘管答應他的條件。」高浮帥一副吃定的神情高傲著道。

不信你陳晉不配合著我來。

你陳晉要是敢這樣屈服於蘇沐麾下的話,我告訴你,我是不會就這樣放過你的。到時候董事大會之上,我會提名取消你這個所謂的執行總裁。

一個連豪葉酒店榮譽都沒有辦法護住的人,又有什麼樣的資格,坐在你屁股下面的位置上。

陳晉也懵了!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蘇沐會是如此的強勢,自己都已經這樣,他卻仍然是不死不休的架勢。怎麼個意思,泥人也有三分火氣,你還真的當這豪葉酒店是你隨便想要玩弄就能夠玩弄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