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白大步走入藏寶洞。

藏寶洞里,有一頭老猿看守。這頭老猿顯然是認識袁白的,見到袁白進入,它吱吱叫了兩聲,擺了擺手。它的意思是,想要什麼東西,自己找去。

袁白行入去,遠遠的,就看到了幾堆小山一般的雜物。

不要指望猿猴懂得分類。

它們撿回來的東西,都是直接一扔就完事,各種各樣的東西,堆積成一座座小山,都堆到洞頂了。

袁白細細看去。

只見小山之上,有千奇百怪的石頭,木頭,骨頭,毛皮,還有一些奇怪的乾屍。中間夾雜著各式刀劍弓箭棍子,各種皮甲,各種瓶瓶罐罐,繩子,爛衣服,還有各種嗡嗡嗡亂飛的蟲子……

各種東西堆壓在一起,散發出陣陣惡臭。

「這哪裡是藏寶洞?分明是垃圾洞啊!」

「這裡面,真有人類的修鍊功法嗎?」

袁白幾乎想調頭走人。

「吱?」

袁白嘴裡輕叫一聲,目光落到一樣東西之上。 這是一隻斷手。

手掌寬厚,五指如鋼鉤,指甲閃爍著金屬般的光芒,看樣子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絲毫沒有腐爛的徵兆。

袁白拿起斷手,發現這隻斷手冰冷堅硬,如同鐵鑄一般,估計有十多斤重。

袁白緊握著斷手,在石壁上劃了一下,石壁發出一陣陣火星。

「好強!」

「這隻斷手的主人,絕對是一個強者。」

「也不知道,他怎麼修鍊的,修鍊的又是什麼功法。」

袁白心裡震撼。

這一刻。

他心裡生出一種強烈的渴望,變強,再變強!

不是為了逃避什麼,而是純粹的想要變強,成為強者。他想站到高處,看看有什麼樣的風景。

「我也要成為強者!」

「一切,就從垃圾堆開始吧。」

「希望能找到修鍊功法!」

袁白馬上行動,先清理一片空地,然後把垃圾山裡的垃圾一一搬到空地,進行仔細的翻找。

……

三個小時后。

袁白走出藏寶洞,深深吸了一口空氣。感覺空氣是如此的香甜,如此的清新,陽光是如此的宜人。

「太煎熬,太難受了。」

「不過,總算有了收穫。」

「值了。」

袁白看了一下手上的東西,咧嘴一笑。

這次撿垃圾,他撿出了兩樣東西,一張獸皮卷,還有一個小瓶子。

獸皮卷又輕又薄,顯然經過精心炮製,打開卷子,可以看到一行行小指大小的文字,還有一個個人體圖形,這妥妥的是一份修鍊功法啊。

至於那個小瓶子,則是一個藥瓶,裡面裝著三顆龍眼大小的丹藥。從瓶子外形來看,這丹藥估計價值不菲。

袁白自言自語道:「這藏寶洞裡面,還是有些好東西的,萬萬不能放過。我要把好東西統統找出來。」

「不過,撿垃圾實在太難受了,我得找幾個幫手。」

想到這裡。

袁白髮出一聲長嘯。

很快,一群猿猴圍了過來。

袁白拿出獸皮卷,還有那瓶丹藥,給猿猴們看清楚,然後比劃道:「你們到洞里,細細翻找,把類似的東西找出來。去吧!」

猿猴們吱吱幾聲,全鑽入洞里去了。

袁白嘿嘿一笑。

族群里什麼都不多,就是猿多。

他在族群里地位很高,想辦什麼事,只需招呼一聲,就可以換來大批猿猴,根本不用自己動手。

袁白找了一處山泉,洗了個澡,然後返回石洞。

他的石洞,同樣在絕壁之上,洞口外長著一株野桃樹,樹上還結了數十隻青桃。洞裡面乾淨涼爽,方圓有十數步空間,也算寬敞了。黛青色的石壁,十幾條垂下來石鐘乳,讓整個山洞顯得古樸自然。

中央有一張石床,一張石桌,還有幾個石凳,這些東西,估計有數百年歷史了,也不知道是誰留下的。

袁白吃飽喝足,把獸皮卷鋪在桌子上。

看了一陣。

袁白終於得出一個結論:「看不懂。」

獸皮卷上面的文字,也是方塊字,看起來還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但,熟悉歸熟悉,就是看不懂。

袁白拍了拍腦門。

這段時間,他時不時跑到一些村落去,憑著敏銳的聽覺,他基本學會了人類的語言。但學會了人類的語言,不等於能看懂人類的文字。這塊獸皮卷上的文字,就把他難住了。

好不容易才找來的修鍊功法,居然看不懂。

有點無奈啊。

袁白沉吟了一陣,忽然一笑,道:「看不懂文字嗎,這難不倒我。我去找個人教就行了。」

袁白收好獸皮卷,走出石洞,朝一座山峰趕去。

……

落燕山。

這是位於大山邊緣的一座大山,盛產各種藥材和小獸,危險性不高。鎮里的人,經常跑到這座山上採藥打獵。

一處山谷。

一個十七八歲的布衣少年,手裡握著劍,拚命的奔跑。

少年的身後,一條大腿粗的黑蛇,吐著蛇信,緊緊追趕。黑蛇的速度比布衣少年快得多,幾個呼吸的時間,黑蛇就追近了!

「倒霉,太倒霉了!」

「這落燕山,經常有人狩獵,大一點的蛇和獸,幾乎被殺光了。」

「沒想到,我這次進山,居然碰到了這麼大的一條鐵甲蛇,這運氣也太差了!」

現在只想愛你 布衣少年一邊逃走,一邊哀嚎。

「沙沙沙!」

蛇越來越近!密林之中,蛇的速度比人的速度快得多!

「噝!」

黑蛇騰空而起,蛇嘴張開,朝著布衣少年腦袋咬下去。

布衣少年自知無法逃掉,起了拚命之心,怒吼道:「該死的黑甲蛇,給我死!」

說話間,布衣少年猛然間轉身,手裡的長劍狠狠揮出,直斬黑蛇。

「噗!」

血液飛濺!

布衣少年手裡的長劍,斬到黑蛇的蛇頸之上,直接把黑蛇斬成兩段。但黑蛇的蛇頭也狠狠咬在布衣少年肩頭上,差點把胳膊給咬斷。

好一會兒之後。

布衣少年掙扎著站起,把肩頭上的蛇頭扯下。

「哈哈哈哈!我活下來了!我贏了!我周放,果然命不該絕!」

「這黑甲蛇的屍體可以換一瓶淬體丹,有了一瓶淬體丹,我就可以外煉大成,實力大增了!」

「我要成為幫里的第一天才,我要成為大宗師,把欺負過我的人,把看不起我的人,統統踩在腳下!我還要收了幫主的女兒,那女人整天一副高傲的樣子,我不會放過她的!我一定要得到她!」

周放大笑起來。

就在這時候。

一個有點古怪聲音,從樹林里傳來:「少年你很不錯,我看好你喲。」

周放一驚。

他大難不死,得意忘形之下,把壓在心底的話,統統都說出來了。如果被幫里的人聽到,他就慘了!

周放強行鎮定,喝道:「誰!給我出來!」

「呵呵。」

隨著聲音。

周放就看到,一隻渾身雪白的白猿,踏著樹枝而來,還親切地向他揮了揮手。

周放嘴巴張大,手裡的長劍「當」的一聲,掉地上了。

「我擦!」

「會說話的白猿!」

「傳說中,妖獸修鍊到大妖之境,就懂得說話,難道這是一頭大妖?」

「我居然碰到了一頭大妖?」

周放嚇尿了。 袁白從樹上跳下。

周放戰戰兢兢的湊過來,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說道:「大佬,白猿大佬,你有什麼吩咐嗎?」

袁白差點笑出聲來。

大佬?

他哪裡是什麼大佬啊!

他就是一隻普通的小白猿,正在為修鍊功法而發愁呢。真不知道,周放為何認定自己是大佬。

不過。

既然認定自己是大佬,那就當一下大佬吧。

這樣更好辦事。

袁白嘿嘿一笑,抓起周放就走。

周放登時魂飛魄散。

這是要吃人了嗎?先前還說看好我,還親切的打招呼,怎麼突然就下手,這也太兇殘了吧?

「啊啊啊!」

「大佬,大佬,饒了我吧!」

周放發出一串嚎叫。

袁白冷冷說道:「你再大呼小叫,我就吃了你。」

周放立即閉嘴了。

半個小時后。

袁白來到一處山洞,把周放放下。

周放見到袁白沒有吃人的意思,鬆了一口氣。

他取出一顆丹藥吞下,止住肩頭上的血,小心翼翼道:「白猿大佬,你把我帶到這裡,到底有什麼事啊?」

周放忐忑不安。

他完全不知道,袁白把他帶到這裡來,想幹什麼。

不過。

他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無論袁白想幹什麼,他都會努力配合的。

他只希望這位大佬饒他一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