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迪,你過來,啟發,湯米,言倫,還有寶吉,你們也過來一下。」

施恩眼見那羅迪準備溜走,便招呼了這群小夥伴們過來。

「施恩,你有什麼要吩咐的?」程啟發這老熟人過來就是勾肩搭背的。

施恩也不介意,對著這幾個小夥伴說:「有,我想你們經過這件事情后,也應該知道這真元力的重要性吧。」

見到幾人都點點頭,當然了,羅迪除外,施恩直接忽視了他的態度,繼續說道:「我希望你們在以後在宗門裡面多為這事兒出出力,老一輩們就甭去搭理了,他們愛練不練,但是小輩們,還是得多拉攏一下,靈氣你們要是想修鍊的話,就去用靈石來修鍊,靈石裡面的靈氣沒有蘊含屍毒。」

這群人雖然之前有點渾,但是最近都有所改善,小胖子湯米也附和道:「施恩兄弟,真的是,感謝的話不多說了,我們都明白你的心思,真的。」

施恩卻是坦誠到:「我這麼做也是有私心,我怕以後你們成為魔仆和神奴,與我作對,到時候…」

小胖子湯米卻是一臉『我懂我懂』的表情,「懂的,兄弟,沒事兒,誰讓我們現在身具屍毒吶,要是沒有你,我們現在都不知道要成什麼樣了。」

這句倒是大實話,沒有施恩提前讓他們學習真元力,恐怕這個時候,他們連用真元力救自己老爹和師傅的機會都沒有。

施恩忽的想起了小倫身上的那股綠色氣息,便詢問道:「對了,小倫,你那綠色能量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感覺有些詭異呢?既非上古宗門的靈力,也非我傳授的真元力,也不是神魔二族神之力和魔之能的。」

小倫如實回答道:「那是我在巨石階梯之上的奇遇,也是你還於我的那支馭神木。」

還將那根馭神木拿了出來,施恩沒有接過去看,而是笑道:「嗯,我看好你,雖然你的那些綠色氣息與我好像有些不協調,但是,我能感受得出,你這股氣息對神魔二族能起到很大的效果,比之真元力還有強上許多,所以,你可以繼續修鍊,以後神魔二族來襲,你也可以出一份力。」

言倫眼露精芒,篤定道:「我會的。」

「至於你,羅迪,你是不是還在怨恨我吸收掉了你的神之力?」施恩忽的對一直保持沉默的羅迪問道。

「是的,我恨你!」羅迪直視施恩,忿忿不平道。 羅迪的直白,讓在場的人都有些尷尬了。

其實吧,你就算是對人心裡有恨,也不用這麼直白吧。

施恩『哦』了一聲,然後非常地回答:「哦,那就繼續恨著吧。」

程啟發以為施恩這是不高興了,趕緊出來打圓場道:「嘿嘿,沒這回事沒這回事,我說老迪,你不該這樣啊,怎麼說人施恩他也是救了你,你何必…」

的確是這個樣子,他們都見識了遠古魔族戰士的危害了,而且當初在琅嬛福地秘境裡面,他們也曾被遠古神族給禍害得夠嗆,已經有些后怕了,是以,他們才會傾向於施恩這邊。

可羅迪不一樣,羅迪他打從獲得了一滴天龍精血后,就變得狂妄自大,目中無人,雖然對待身邊的幾個小夥伴還是沒有那麼狂,到對於外人就是一臉瞧不起。

尤其是施恩,在得知施恩的身份是來自世俗界,卻是處處比他要強這一點,他就無法忍受了。

打從心裡跟施恩較真,結果現在,被施恩抽離了體內的神之力,這完完全全就是在羞辱他嘛,這哪裡能讓他忍得了。

「救我,他哪裡是救我,他是在害我!」

羅迪像發瘋了一樣,一把扯過施恩的領子,表情猙獰地吼道:「我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融合了這滴天龍精血,可如今呢,如今他生生地把我的天龍精血給毀了,我耗費了多大的精力,多大的苦心才有今天的成就,我就差一步,就差一步就能擁有神之軀,是他,是他把我生生從神壇之上拉下來的!」

施恩卻是一臉的淡漠。

其身邊的眾人見狀,已經有特訓弟子整裝待發,欲要上前拿下羅迪,卻是被施恩偷偷制止了。

就這麼一直被羅迪拽著,還要忍受他是不是噴出來的口水。

程啟發見狀,立馬過來勸道羅迪說:「神壇?神之軀,老迪,你犯糊塗呀,你那是要成為神奴,神奴是什麼你知道嗎?失去自由之身,完完全全聽從其他人的吩咐作事,你願意成為那樣的存在嗎?」

羅迪卻是衝程啟發吼道:「我願意,只要讓我變得強大,就算聽命於神族又如何!」

施恩噗呲笑了一聲,然後對過來勸告的程啟發說:「看看,這就是被神族給毒害了的青年啊,你們吶,可千萬不能學他哦。」

身軀一震,便輕而易舉的將羅迪給震開,施恩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然後指著羅迪的鼻子,說:「那好,我就問你了羅迪,我不阻止你,你擁有神之軀,成為神奴,神族解開封印后,他命令你來屠殺你的師門,甚至是你的師父,你的爺爺,你的親人,你也願意?」

羅迪本欲回答『我願意!』,可猛地瞥到了旁邊的所有人的眼珠子都朝他這樣看來,他才吞吞吐吐道:「我…我…」

施恩卻是猛地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力氣大的羅迪差點兒沒整個人趴到了地上。

然後對著羅迪教訓道:「還好,你要是敢說一句我願意,不用其他人動手,我就先送你一程,因為那個時候的你,哪怕沒有具備神之力,你也與神奴無差,留不得。」

的確是這個樣子,哪怕沒有神之力,但是思想已經被遠古神族給毒害了,那這種人是萬萬留不得的。

施恩也沒有想到,這羅迪居然會對遠古神族有如此之大的執念。

羅迪見到周圍數千道視線朝他這邊注視過來,他有種赤裸裸暴露在眾人面前的感覺。

卻是極力地為遠古神族維護道:「神族也不一定會這麼做!我也可以讓我爺爺也一起擁有神之軀,一起為神族服務的!」

施恩的眼中劃過了一絲失望之色,這種人,只知道攀他人之勢來壯大自己的,是最為無能的人。

抬手指向了站在天權文曲宗門邵音音身邊的羅迪爺爺,施恩質問羅迪道:「那你問過你爺爺意見沒有?你們爺孫若真想成為神奴的話,那我就管不著了。」

更是右手運行了從羅迪身上抽離出來的神之力,對羅迪道:「你要的神之力,在我這裡,我可以還給你。」

羅迪看著施恩手中的神之力,一臉渴望和希望之色,「還給我,把神之力還給我!」

然而,當他的手即將觸碰到施恩右手的神之力之時,卻是被一突如其來的大手給抓住了!

「住手!」

羅迪被人制止,他還以為是那個不著眼的來觸碰他的眉頭,誰知道一轉眼,卻是看到了自己的爺爺。

一臉不解地問道:「爺爺,你為什麼要阻止我?」

他不明白,自己明明就可以拿回神之力,重新獲得融合天龍精血的機會,再度成為宗門最強了。

可是,為何一想對自己期望最高的爺爺,會在這個時候出面制止自己。

羅迪的爺爺嘆息了一聲,心疼地對羅迪說道:「你入障了,我的傻孩子。」

羅迪卻是狂笑了起來:「哈哈…我入障了?爺爺你說我入障了?爺爺,你不是一直說我是宗門的驕傲嗎?可是現在。」

羅迪一指施恩,高聲吼道:「這個人剝奪了我的神之力,我的天龍化身也不再像以往那樣強大了,我還能是宗門的驕傲嗎?我現在可以跟這個人要回屬於我的東西,你為什麼就來阻止我,啊!!」

羅迪的爺爺極力的勸說著情緒激動的羅迪,「傻孩子,我的傻孩子,都是爺爺不好,爺爺不給總是給你施加壓力,但是你聽好了,孩子,你現在不能再繼續這個樣子了,你要變強,還有很多方式可以變強,不一定需要擁有這神之軀。」

還不忘給羅迪舉出例子來,「你看看,你身邊的這群朋友,還有這個世俗界來的孩子,他們不也是靠著其他方式變成強者的嗎?你又何必拘泥於成為沒有自主權的神奴呢?」

小胖子湯米也配合羅迪的爺爺附和道:「是啊,羅迪,聽你爺爺一聲勸,不要再去融合天龍精血了。」

然而,施恩卻是在這個時候出來唱反調:「不,天龍精血可以融合。」 「啥?」

眾人一聽施恩的說法,一個個都愣住了。

寶吉也站出來詢問清楚道:「施恩兄弟,你說,羅迪他可以繼續融合天龍精血,這是為什麼啊?你不是說他融合天龍精血是會成為神奴的嗎?那為什麼你還…」

施恩也樂得給他們解釋一番,「他之所以會成為神奴,那是因為他體內有屍毒,屍毒裡面有遠古魔族,也有遠古神族,一旦你們接觸到了遠古魔族戰士的黑魔氣,就會觸動屍毒,成為魔仆,而羅迪的天龍精血裡面,會衍生出來神之力,所以,他就成為了神奴。」

順道,也算作是給眾人解釋了一下屍毒的危害。

「但是,如果他肯學習真元力,便可以扼制住了體內的屍毒,另一方面,他也利用真元力來融合這滴天龍精血,也可避免淪為神奴,這才是正道之選。」

施恩斜眼瞧了羅迪一眼,發現對方好像將他的話給聽進去了。

程啟發咋咋呼呼的,驚呼了一聲:「啊?利用真元力來融合天龍精血,還能這樣的啊?」

施恩聳聳肩道:「當然可以,不過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是不知道,這傢伙他有沒有這個本事唄。」

他已經摸清楚了這羅迪的性子了,你若是這樣扶著,他是不會走你給他安排的路的。

所以,得用激將法來,刺激他那不知所謂的驕傲,讓他必須有個目標,有個可以給他人證明自己的目標,然後不得不走別人給他安排的路子走。

就像是現在,施恩說了用真元力來融合天龍精血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而能夠做到這件事的人,都是有本事的人。

這樣的話,羅迪為了證明自己有本事,便會不得不去學習真元力,還可以利用真元力融合天龍精血,增強他的實力,這是何樂而不為呢?

施恩見自己在這上古宗門的事情做的差不多了,便準備過幾天就離開了這裡,回『不幹所』去了。

「反正,話我已經撂在這裡,他要自教的話,就老老實實的去做,不想的話,就讓他自生自滅,反正我也是仁至義盡了。」

羅迪的爺爺不禁拱手向施恩致謝道:「謝謝你了,我替這個孩子多謝你了。」

施恩見這羅迪的爺爺也是個可憐人,便安慰他說:「老人家,你們也是,屍毒就快發作了吧,如果真的礙於面子不想學真元力,那就讓孫子去學習真元力,然後為你注入真元力扼制屍毒發作。」

這時候,有弟子過來通報說;「教練,柳少宗主醒來了。」

施恩聞言,終於心裡的烏雲掃開了,柳月娥沒事就行了。

對著這邊的人道:「好了,這邊的事情,你們自己去解決吧,反正,該做的我都做了,不該做的我也做了,是自救還是自誤,你們自己選。」

然後,直接就來到了柳月娥那邊。

柳月娥躺在施恩的竹床上,已經可以動作了,不過全身力氣都被耗光了。

見到施恩來了,輕聲喚了一聲便想要起身。

「不用起來了,你繼續在竹床上面休息,你沒事就好。」呼出了一口濁氣,施恩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來,他來上古宗門這邊的事情,終於是要告一段落了,對著柳月娥柔聲道:「你要是真出了什麼事,我這下半輩子可就難過了。」

是啊,如果柳月娥因為他的緣故而有什麼損失,他這下半輩子都不知道該怎麼來補償柳月娥。

柳月娥卻是輕輕地搖搖頭,「沒事的,施恩,你不用自責,是我自己太弱小,太輕視了敵人,還會連累你們為我擔心受怕。」

施恩一把抓過了旁邊像腌黃瓜一樣的蛇皮,將其一把拽過來,沖他冷聲吼道:「你,可別給我耍花樣,要是月娥以後還有什麼事,讓我知道是因為你們遠古魔族的原因造成的,那麼,我會讓你們繼續嘗一嘗『烤小鳥』和『火燒屁股』的滋味。

然後一把將其推開,交由特訓弟子們上前來將蛇皮控制住。

三個遠古魔族戰士已經無法發揮作用了,但也必須加強控制起來才行。

見著自己在這上古宗門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經完成了,施恩這才對竹床上的柳月娥開口道:「月娥,我…我過幾日就準備回去了。」

施恩雖然覺得這個時候,說這樣的話有些不合適,但是沒有辦法,他離開『不幹所』已經很長時間了。

本來是準備兩個月時間找到兩株天材地寶就回去的,可現在,都過去三四個月時間了,而且,老王八還特地過來找他,言明了如今大明朝危在旦夕,十面埋伏,『不幹所』的斯內克和其他人都在為新登基的皇帝作事,舒小小應該也在其中。

這樣,他就不得不回去與眾人一起協同那位新皇帝,平定內亂,還有,一同抵禦『外魔』藉機入侵。

「是嗎?這麼快。」柳月娥似乎早就料到了,眼中滿是不舍。

「放心,我會等你好了之後,我再離開,這上古宗門,還需要你們這些青年才俊來扶持吶。」

施恩笑笑,安慰柳月娥和在圖蓉蓉,「而且,這群特訓弟子還出師吶,需要你們這三個師姐來監督培訓啊,我呢,也該回去我原本的地方,那裡有需要我的人,我得回去幫他們。」

「二師父…」圖蓉蓉嘟著嘴。

施恩有些像個大哥哥一樣,撫摸著圖蓉蓉的腦袋瓜,「好了,蓉蓉,等二師父走後,你真的要好好的,再刻苦一點,把真元力給學好。」

「二師父,你真的要走嗎?」圖蓉蓉問。

「真的啊。」施恩點點頭回答。

「那,可不可以不要讓艾瑪姐姐跟你一起走。」圖蓉蓉附耳悄聲問道。

施恩大愕,然後隨手賞了一個板栗給她,「我還以為你是捨不得我…原來你是捨不得艾瑪他,這事你得自己去問問艾瑪,她自己願意留下來的話,我沒有意見的。」

「艾瑪姐姐…」

圖蓉蓉還沒說完,奧森艾瑪便直接回答他:「施恩在哪裡,我就在哪裡。」

「那我也要跟你們一起去!」圖蓉蓉叉著腰,下決心道。

「你敢!!」百變門的門主常欣和老門主常威立馬現身。

好傢夥,剛才二人躲哪裡去了,沒看到啊。 在琅嬛福地秘境住了三天,在這三天里,施恩把關於如何學習真元力,如何在這宮殿裡面的巨石階梯進行特訓,以及與異獸王們之間的交易都一一交託給了柳月娥。

程素靈也因為有了老王八及時送來的藥膏和藥丸,現在已經完全恢復了,也可以幫忙柳月娥一起來承擔這份責任了。

圖蓉蓉因為實在是太胡鬧了,被百變門的老門主和當代門主帶去教訓了。

在離開之前,老門主常威和當代門主常欣跟施恩許下了一個承諾,不管上古宗門對施恩抱有什麼樣的態度,他們百變門對施恩是絕對保持良好關係的,這可把在一旁的各宗門長老的怒火給再次點燃起來了。

各宗門長老的心中都暗暗恨道:真是想不到啊,這個世俗界來的小子,還真是會收買人心吶,真不知道,這小子到底給這百變門的兩位弄了什麼迷藥了,竟然肯為了這個小子而跟我們上古宗門分清關係。

施恩也對百變門的兩位表達了自己的態度,自己已經將他們所需要的東西,交到了圖蓉蓉的手上了,並希望他們能夠好好利用那份祖宗傳承下來的東西,振興他們百變門吧。

其實吧,這東西就是一份煉丹手札,是其百變門的開宗老祖留下來的,不過吧,這份煉丹手札卻是沒留在他們百變門,而是留在了巨石階梯之上。

就是那麼巧,被施恩給得到了,他也就物歸原主了。

不過吧,這份手札施恩也留了個心眼,給手抄了一份,等以後閑的沒事,有機會就翻翻看看,打發打發時間。

不過吧,這煉丹手札里,言明了煉丹是需要天賦的,還是那麼巧,施恩發現圖蓉蓉具備了煉丹天賦,因為她的天地法相就是一個葯葫蘆,葫蘆裡面具備了煉丹所需要的三昧火,可以將要煉丹的藥材放入葯葫蘆裡面,然後經過精心煉製可以產出極品真元丹來。

總的來說吧,圖蓉蓉接下來鐵定是會被百變門的老門主和當代門主帶回去專心學習煉丹法門。

不過好在,在煉丹的過程中,圖蓉蓉她也可以壯大自己的真元力,所以也是施恩樂意看到的。

而根據拉攏的那批特訓弟子,總人數已經佔據了上古宗門的一半了,所以,就算上古宗門的那群長輩們再不爽,也是拿不得施恩任何辦法。

且,隨著那群特訓弟子的實力突飛猛進,越來越多的宗門弟子也進入了施恩的陣營來。

三個遠古魔族戰士則是被安排在琅嬛福地秘境的宮殿里,由宗門弟子輪班嚴加看守。

交代完一切事宜,施恩便準備離開,前往通向『不幹所』的道路了。

因為施恩的交代,所以來送行的人不多。

「大聲點!」

「教練,一路順風!」

在程啟發的帶動下,那群特訓弟子齊齊高聲吼道,將這城門口的過路百姓給嚇了個半死,但是沒死,不然施恩就要被衙門抓去咯。

「二師父…你不能走啊,我要跟你們一起走。」

也不知道圖蓉蓉是怎麼從自己師傅眼皮底下逃出來了,衝過來一把抱住了施恩的大腿,聲嘶力竭地喊出這麼一句,然後「哇」的一聲大哭了出來。

「撒腿,我可是答應你師傅和你師公了,這事絕對不行,沒得商量,趕緊回去,你師傅和你師公估計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見到施恩語氣堅決,圖蓉蓉又撲在了奧森艾瑪的懷裡,一邊哭,還一邊哽咽的說著「艾瑪姐姐,我捨不得你,我要跟你們一起走」。

奧森艾瑪看向了施恩,見施恩搖頭,也只能輕聲安慰了傷心的圖蓉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