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又是誰能做得到這種事呢?」卡歐斯說:「即使是我們龍族全部出動也不敢保證能夠打得過布倫米瓦大陸上的全部土地神,更何況將布倫米瓦大陸全部毀滅這種事了。」

「那麼還能是誰?鬼族?不對,怎麼想都不可能……說實話,這世界上除了你們三大種族之外還有其他的智慧生物嗎?」

菲雅在澤特懷中說道:「我想應該是沒有的。」

「那會是誰做的?這種事……」澤特實在是沒有頭緒,本來他對這個世界就不怎麼了解,現在又發生了這種事情。「依洛娜,你能現在回去布萊克城一趟嗎?回去把這件事告訴琴姬的爺爺,朗烏姆。」

「還是別急著這麼做比較好。」卡歐斯提議道:「這可不是一件小事,雖然是你們人類的事情,但是這種程度恐怕是連我們龍族都會牽扯進去的。所以還是別急著告訴他人,我們先去調查清楚再與他們商量。」

「那就快點吧!」澤特說道:「快去把你妻女復活了,然後去布倫米瓦!」

「那我可加速了哦!」

「隨你的意思了!」澤特將菲雅緊緊摟住,另一隻手插進了卡歐斯身上的鱗片縫隙之中。

……

卡其藍瑪大陸,瑟辛利亞高原。

卡歐斯停在一處懸崖之前,指著那與其他地方顏色不同的石壁說:「就是那裡,我把她們安葬進了這座山中,那裡是入口。」

「我們進去嗎?」

「不用,你們在這等著我,我去把她們的屍體帶出來。我也不想讓她們復活之後第一眼看到的是漆黑的墳墓。」

卡歐斯飛到空中,口中突然射出一道光束將石壁打碎,在那之中果真有一個巨大的空間。

只見卡歐斯飛進了那山洞之中,沒過多久,他又飛了出來。

卡歐斯將兩隻爪子攤開,其中躺著一個美少婦與另一個看上去年齡與菲雅差不多的美少女。兩人都是一頭漂亮的金髮,只不過那少女的金髮之中隱約可以看到一對小小的龍角。

少婦的左手已經不見,脖子上也有一道傷口。少女則是肚子上有一個巨大的窟窿。

「這是我妻子蓋婭和女兒厄洛斯。她們是以人類的姿態去世的。」

澤特點點頭,說道:「放下吧……她們死去的時間有多久了?」

「八年多,快要有九年了。」

「那就算是十年吧。」澤特對兩具屍體說著:「時間啊,回溯吧……」

一團紫色的光芒包裹住了兩人,這場景澤特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直覺告訴他這是個好兆頭。

沒多久,光芒散去。蓋婭原本應該斷掉的手臂竟然又出現了,脖子上的傷口也消失不見,完美如初。厄洛斯肚子上的窟窿也不見了,破掉的衣服都變回原樣,連血漬都沒有。

已變化成人形的卡歐斯看著澤特急迫地問道:「成功了嗎?」

「應該是……」

「蓋婭?厄洛斯?」卡歐斯試著呼喚兩人。

果然,聽到卡歐斯的聲音,妻子蓋婭睜開了眼睛,接著厄洛斯也跟著醒過來。

卡歐斯的嘴角一邊抽搐著一邊揚起笑容,縱使內心有千百句話想說,此時也說不出口。

「蓋婭!厄洛斯!」

「卡歐斯?」

「爸爸?」

卡歐斯激動地撲上去摟住兩人,幾乎是要哭出來地說道:「真的活了!真的復活了!」

蓋婭問道:「什麼復活……對了!我和厄洛斯不是應該已經死了嗎?」

卡歐斯指著澤特說道:「是啊,你們去世都八年了,是他把你們復活了。」

蓋婭一看到澤特,立刻驚道:「啊!是你!」

澤特忙擺手說道:「不是我!不是我!」

卡歐斯也忙著替澤特解釋說:「蓋婭!雖然他殺過你們,但他也把你們復活了,就別計較了吧。」

「哈?你在說什麼呢卡歐斯?」蓋婭問道:「誰告訴你是他殺了我和厄洛斯的?」

「誒?不是他?」

蓋婭點頭說道:「那時候我知道我和厄洛斯都活不了了,正好他從那經過,所以就請他將我們埋葬。僅此而已啊。」

「不是他殺的,那是誰?」

「一個人類的女生。」蓋婭說道:「黑色的頭髮,看上去像是不到二十歲的樣子。但是速度特別快!我根本看不清她的動作,力量也大到恐怖,那力量根本就不是人類可以擁有的。而且還會使用詭異的魔法,威力比你的毀滅炮還要可怕。她自稱叫做什麼……什麼0271的。」

「通用型自律機器人C型0271號?」依洛娜問道。

「對對!就是這……」蓋婭看向依洛娜,臉色瞬間一變,「卡歐斯!就是她!」

「什麼?依洛娜怎麼了?」

厄洛斯忙抱住卡歐斯的手臂,用那顫抖的聲音哭泣道:「爸爸!就是她殺了我們!」

依洛娜?依洛娜殺的?不過仔細一想,確實有可能。蓋婭與厄洛斯是古代龍族,其實力強大根本不是人類可以殺死的。除了依洛娜這等恐怖的傢伙以外有誰能做到?

卡歐斯忙護住母女倆,對依洛娜質問道:「依洛娜,是你做的嗎?」

依洛娜一臉茫然地指著自己問:「我?我做什麼了?」

澤特嘆了口氣,說道:「放心吧,不是依洛娜殺的。」

「但是……你不是看到了的嗎?」蓋婭問道:「你應該是看到了她的長相的啊。」

「首先,那時候的事情我已經不記得了,我已經失憶了。其次,你們所說的那個傢伙的編號是c0271,依洛娜的編號是c0193。」澤特對依洛娜說:「依洛娜,你們這個型號的機器人的外表是不是都一樣的?」

依洛娜點頭說:「資料庫里是這麼記載的。」

「還是給你們解釋一下吧。」澤特指著依洛娜說:「這傢伙是機器人,是我原本的世界之中的一種由人類製造的……道具之類的……依洛娜,把你的手臂卸了。」

依洛娜聞言,二話不說就將自己的左手扯斷,剎那間火花四射,露出了依洛娜體內那些精密的機械。

「看見了吧?這是金屬,這傢伙不是人類,她的體內全部是各式各樣的金屬。」澤特說著又將依洛娜的時間倒退到一分鐘之前。

「依洛娜不是由生物繁殖而產生的,而是被製造出來的。也就是說和她一模一樣的傢伙想要製造多少都可以,就像是雕刻人偶一樣,懂嗎?」

幾人都點著頭,算是知道了澤特所說的意思了。

卡歐斯說道:「也就是說,殺了蓋婭她們的是和依洛娜長得一模一樣,來歷身世都與依洛娜一樣的……機器人?」

「沒錯,而且依洛娜是不久之前和我一起來到這個世界的,而你們所說的那個傢伙卻是在最起碼八年錢就已經在這個世界里了……我有了一個不好的猜測。」

「不好的猜測?」

澤特對依洛娜問道:「依洛娜,之前說的那種由不同的生物組成的怪物,你能夠做出同樣的生物嗎?」

「可以,我的資料庫裡面有這種資料。不過需要時間實現製作實驗室,然後他們成長到像之前那樣也需要時間。」

果然可以嗎?未來的人類已經可以創造出那種怪物了嗎?

「總共需要多久時間?」澤特問道。

依洛娜毫不遲疑地說道:「七年九個月十四天。」

這下確定了,一切都明白了。那種怪物是由與依洛娜一樣的未來機器人創造出來的。至於那個機器人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的,為什麼要創造那種怪物。這一點就不為人知了。

而且布倫米瓦的毀滅,是否與那個機器人有關?

澤特說道:「卡歐斯,你妻女的復活我已經做到了,剩下的就與我無關了。我還要趕著去布倫米瓦那裡一趟,就此別過吧。」

「等一下!」卡歐斯忙說道:「我不是說了嗎?布倫米瓦毀滅這等大事,如果不弄清楚的話就算是對我龍族也有可能有害,我也要一起去。」

……

布倫米瓦大陸,此時已是一片廢土的大陸之上,僅有著這麼三個長相一模一樣的人類少女。

「c0365彙報,已將所處大陸清理。」

「c0366彙報,未發現c0271的蹤跡。」

「任務更新確認,尋找c0271。」

就在三人準備飛起時,空中突然飛來一個人。

只見那人腳踏祥雲身披紫袍,是一個妖艷嫵媚的女子,一顰一笑都能令萬千人為之沉醉的那種類型。

那妖艷女子一見三人,便說道:「我說怎麼這布倫米瓦之上成了這麼個模樣,原來是你們搞的鬼啊?澤特那傢伙怎麼搞的……你們那邊不應該是他負責的嗎?」

「緊急事態發生。」

「確認到敵對生物。」

「系統警告,強敵確認。」

「核能武器使用請求。」

「核能武器使用請求批准,c0365,c0366,c0367,進入一級戰鬥準備。」

妖艷女子冷漠地看著三人,喃喃自語道:「等下……我明白了,就是因為這裡出現了這個狀況,所以老師才會讓澤特去那邊處理,所以我還是不動手了吧……」這麼說著,那妖艷女子轉身便踏雲而去,也不管那三個人。 ?「靈祖等等」。無涯子和仇劍汗水淋淋的遁空而來,看到特使拱了下手,咧著大嘴嘿嘿兩聲。「差點沒趕上」。

宏宇等靈女撇著嘴,心裡又驚又喜。這兩個傢伙還不是怕死鬼,有點男人樣。

仇劍走到宏宇身邊,咧咧嘴,小聲的道:「那東西不好藏」。

聲音雖然小,眾人也聽得清楚,心中的怨氣全消了。「誰稀罕你們,去也是累贅」。

「不為了保護你們,誰去呀」!仇劍笑嘻嘻的,聽得三位靈女心裡那個美。

二人來不來,莫邪沒多想。無涯子是小月的爹,計較那些幹什麼。「特使請……」。

特使沒有著急,拿出一顆青珠交與莫邪,一再囑咐,不到萬不得已,不可捏碎。

莫邪多少也能猜到是什麼,接過珠子交給無涯子。仇劍等人看到靈祖的舉動,大為不解,又不好多問。

青光閃過,莫邪等人的眼前一黑,落入黑漆漆的夜色里。

微風許動,雲霧繚繞著山巒,細雨縈繞著花草。放眼空域,每一處都是霧氣蒙蒙,每一處都是巒山盤繞。

莫邪凝視四域,這劍靈宮到底在何處,難道在靈域另闢空間?應該如此,不然,怎麼會如此的神秘。

「靈祖,我們去那裡」?無涯子小心的問道,天牢是出來了,要幹什麼?他一無所知。

莫邪轉過頭,看著這個樣子憨厚,心機極重的老傢伙。「如果遇到危險,捏碎回城珠,不要管我」。

無涯子等靈者瞪大了眼睛,他們與靈士素昧平生,交情不深,相處就這麼幾天時間,竟然這麼講究,又送「血靈珠」,又送「回城珠」。「靈祖,我等與你同甘共苦,此次出來,早把生死持之渡外」。

莫邪點點頭。「我說是萬一」。

眾人哈哈的笑了起來。莫邪拿出令牌,又凝視一眼。帶著眾人向遠空遁去。

日出時分,來到一座山峰前,這山群峰突兀,奇峭之筆如同巨斧削出。目光遠眺,遠遠還是山;青山巍巍,隱在一層淡灰的煙霧和雨霧後面。

莫邪轉過身,看著眾人的臉。「此處名為雁盪山,是劍靈宮分舵,不久前與靈宮失去聯繫,我等到靈阜察看,伺機毀去靈壇」。

眾靈者大驚,分舵被毀正是異族的手段。此處一定危機四伏。

「我去打探」。無涯子自告奮勇。

「不用」。莫邪帶著眾人落到山巔上,拿出「幽冥神鏡」,眯起眼神。

眾靈者見靈祖拿著小銅鏡,不知道在看什麼,想伸頭看看,又不敢,只好站在後面等著。

莫邪凝視著鏡域,萬里空域,一景一物盡收眼底。整整看了一日,未見有什麼異樣,萬里處的雲霧浮動,不見一個異族修者,時而有靈者出沒。

突然,莫邪目光一閃,抬頭看向遠空。抬腳踏上空域,無涯子看到靈祖騰空,慌了神,急忙跟了上去。

莫邪摸著光禿的下巴,看著遠處的浮雲。不多時,幾道紅光劃過天際。

異族修者?無涯子等靈者看到時,已經晚了。紅光遁停到近前。

莫邪愣了下。「無涯子,誰來了」。

無涯子被問懵了,心想,誰來了你看不到嗎?還他媽的瞎問,一側頭看到莫邪翻著白眼。

「靈祖,是異族靈者」。無涯子說話時舌頭都卷了,聲音慌張的打著顫。

「哦!問問近處有靈阜嗎」?

無涯子真想跟著翻白眼,也裝瞎,應了聲。向遠處異族修者見禮。「修……祖,近……處……可……有……靈……阜」。

鳩旭看著擋住路的靈者,心裡罵著。不知死活。小臉兇巴巴的。「這是靈域,你問我」。

「我眼瞎,不問你問誰呀」!莫邪翻著眼仁道。

「別禮他,我們走」。鳩晴少主低聲道。

鳩旭哼了聲,它早就想大開殺戒,可惜少主不讓,怕壞了大事。「滾遠點」。

無涯子急忙上前扶住莫邪,這些異族修者的境界他看不出來,生怕靈祖這時出手,吃了暗虧。

「走就走,這麼凶幹什麼」?莫邪扶著無涯子向一側躲開,這時無涯子才發現,靈祖不知何時用了移容術,變成個又老又丑的老靈士。

鳩晴長出了口氣,它不想節外生枝,不然,不會輕易的放走這幾個小靈者。「走」。

「嘯天獸」長嘶一聲,即要化成長虹。突然,莫邪凝出大手,一伸一探,手裡多了個影子,無涯子等人看清,嚇得毛骨怵然。

「你……」。鳩晴尖叫一聲,才說了一個字,喉嚨痛的要斷了,嗯了聲。

遁光飛回,鳩旭等嚇出一身的冷汗,轉而,冰冷變成了怒氣,指著莫邪吼道:「放了少主」。

莫邪嘿嘿兩聲。「誰是少主,這裡只有個瞎子」。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