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屆時,讓皇甫聖宗所有人為我大哥陪葬,同時,我們便有了棲息之地,隕神峽谷這處寶地,便是我們金族的了!」

「擁有了這些,我們才能休養生息,最終與唐族決一死戰!」

在金玄子的命令下,八十名長老,十萬弟子開始,瘋狂的攻擊起來。

一邊攻擊,一邊羞辱著皇甫聖宗眾人,每一句皆不堪入耳!

皇甫秘境內,面對辱罵,譚雲五官微微扭曲,心聲堅定道:「待接下來老子實力大增,就是你們的死期!」

篤定主意后,譚雲冷冷地看了一眼重傷昏迷在地的鐘離馨兒,旋即,命令眾人再次等候,他便祭出了極品靈力聖塔。

隨後,他從地上撿起自己的斷耳、斷臂,進入八層后,外界時間過了兩個時辰。夜已深,月色如霜!

「轟隆隆!」

八層塔門打開的剎那,一襲紫色長袍的譚雲,面帶寒意的飛落在草地上,彈指間,一縷靈力攝入鍾離馨兒體內。

鍾離馨兒顫顫巍巍的睜開了眼帘,看到譚雲一雙冰冷的令人置身冰窟的眸子。

「落在你手中,本小姐無話可說,你動手吧!」鍾離馨兒怒視譚雲。

譚雲置若罔聞,他聲音中不含一絲感情,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詢問鍾離馨兒,「你之前偷襲我時所說的搏叔,應該就是鍾離家族姦細鍾離博吧?」

「沒錯!本小姐承認!」鍾離馨兒依舊怒視譚雲! 同樣,譚雲依舊充耳不聞,他依然語氣冰冷的可怕,「你我初遇,我在皇甫聖宗外被人追殺。」

「而你出手相救,且說你回家探親返宗途中,路見不平故而出手,還偽裝成單純無心機的模樣,以及你隱藏實力,等等這一切,都是你預謀的吧?」

「還初遇分離時,相隔數載,我返宗后,你在功勛聖境等我,說是擔心我的安危,這一切的一切,也都是你的假象。」

「而你真正的目的,是想讓我把你當成摯友,然後你再拉攏我進入你們鍾離家族!」

譚雲話音一頓,他的語氣愈發的寒冷,「沒錯你成功了,我譚雲的確被你完美的偽裝欺騙了,把你當成了真正的朋友。」

「我想後來,鍾離博派聖門器脈首席謝絕塵,前往功勛聖境,請我去一趟器脈,便是想讓在我登上宗主之位前,讓我叛變我的宗門,與你們為伍!」

「當時我沒去,所以鍾離博便放棄了拉攏於我,最後與七脈姦細爆發了內戰!」

話及此處,譚雲俯視著鍾離馨兒,道:「雨馨,我說的對嗎?」

「你說的幾乎都對。」鍾離馨兒眼神終於有所緩和,她嘆息道:「我們本可以是摯友,是知己,可今日我們走到這一步,都是你逼得!」

「還有我不叫雨馨,我叫鍾離馨兒,乃是鍾離家族獨女!」

「譚雲,你知道嗎?二十多年前,我們初遇起,我就從未與你為敵,我只想把你拉攏到鍾離家族,讓你享盡榮華富貴!」

「甚至我還想過,天底下只有你這樣優秀的男子,才能配得上我!」

「鍾離博屢次想要殺你,也是我命令他不許對你動手……」

說到這裡,鍾離馨兒並未在說下去,她美眸中流露出深深地遺憾,「我也不想,今日和你以這樣的方式談這些。」

「我承認從一開始,便欺騙了你,可是後來隨著接觸,我的確想與你成為摯友,甚至我對你也動過一絲情。」

譚雲猛然抬手,阻止其說下去后,他神色冷漠的令人髮指!

在眾高層心中,以為譚雲恐怕今日要饒過鍾離馨兒了。

但是在瑩瑩、素冰、夢囈、詩瑤看來,譚雲這是殺人前的徵兆!

「不管你是馨兒也好,雨馨也罷。」譚雲說著合上了眼睛,「我譚雲最恨的不是背叛。因為背叛有很多種原因,造成不得已背叛!」

「我最恨得便是你這種,從一開始獲取我信任,踐踏我對你信任,踐踏我對你真正的友情!」

話音甫落,一股無形的殺意,自譚雲體內瀰漫而出,籠罩著鍾離馨兒。

她曾想過,自己不怕死亡,可當死亡真正來臨時,她才明白,自己所謂顯赫的身份,會被撕裂的粉碎!

「譚雲,別殺我,我發誓,我回到家族后,讓我父親永生放棄對皇甫聖宗的侵犯。」

「不要殺我好不好……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譚雲依舊閉著眼睛,冷漠道:「其他的事,我可以原諒,但是你,我絕不原諒。」

「我譚雲不畏懼任何人,同樣也不畏懼任何勢力,至於你鍾離家族,即便不攻打我皇甫聖宗,我譚雲也會踏平你的家族!」

鍾離馨兒哭泣道:「譚雲,你不要這麼無情……嗚嗚……我真的知道錯了……」

「錯了就要付出代價!」譚雲冷聲道:「慧昕,殺了她,好生安葬!」

「屬下遵命!」宋慧昕應聲間,一束劍光劃過鍾離馨兒的玉頸,血液潺潺中,氣絕身亡。

「嗡嗡——」

當宋慧昕的靈魂和八尊域魂飛出螓首的剎那,宋慧昕隔空輕輕一掌,使得靈魂、域魂飛灰湮滅。

譚雲徐徐睜開眼睛,望著宋慧昕,道:「慧昕,安葬好她后,你帶人守著秘境之門,若籠罩著秘境之門的陣幕,浮現裂紋時,你立即去找我,明白嗎?」

「屬下明白!」宋慧昕畢恭畢敬道。

「嗯。」譚雲點了點頭,長嘆口氣后,望著眾人道:「告訴你們各脈弟子,讓他們照常修鍊,無須擔心宗門之事。」

「安排好一切后,你們也立即閉關,待秘境之門被攻破之時,便是我們皇甫聖宗,強勢反擊之日!」

「讓所有金族族人,把命都留在天罰山脈!」

眾多高層畢恭畢敬道:「屬下遵命!」

隨後,譚雲和澹臺羽道別後,與沈素冰、沈素貞、穆夢囈、詩瑤、紫嫣、仙兒一起,乘坐一艘靈舟,朝聖門功勛秘境疾馳而去……

拓跋瑩瑩繼續安排宗門人員調動等等事務去了。

有她掌管宗門,譚雲尤為放心。

譚雲和幾女回到功勛聖境后,已是清晨。

他側視沈素冰,星眸中閃過一抹柔情,傳音道:「素冰,今晚子時我去找你。」

「嗯。」沈素冰點頭,便和穆夢囈幾女告別後,裙角飛揚,朝功勛仙山飛去。

途中沈素冰心頭鹿撞,她知道今夜,譚雲會以自己師父身份來找自己,然後,揭開他的龜息寒紗……

譚雲和幾女回到一號功勛仙谷后,又往時空靈獸捲軸內,放了足夠的極品靈石,來不間斷的開啟,讓魔兒和天羅龍熊王,等八族妖獸修鍊。

上次譚雲和關玄魁離開一號仙谷,已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八族妖獸和魔兒,在捲軸內修鍊一日,等同外界兩個月。

意味著魔兒和八族妖獸,已在卷內修鍊了八百四十多年。

如今魔兒已從七階初生期,晉陞了八階初生期!

金火妖狼王從六階生長期,晉陞了七階生長期!

天羅龍熊王從六階生長期,邁入了七階成年期!

嗜血蜈蚣王從六階成年期,邁入了七階渡劫期!

攝魂紫雕王從六階渡劫期,不僅邁入了七階渡劫期,且隱隱約約有突破的跡象!

蟠龍虎鱷王從六階成年期,晉陞了七階成年期!

血虹寒獅王從六階渡劫期,邁入了七階渡劫期!

朱雀紅鳥王,也從六階成年期,邁入了七階渡劫期!

而如今藍蛟一族,後來它們重新推舉的藍蛟龍王,如今修為也達到了七階初生期!

至於八族共計五萬三千多妖獸大軍,其中有上千大軍在渡劫晉陞六階的天劫下死於非命。

如今活下來的五萬兩千多八族大軍,皆是六階!

其中一成,邁入了六階渡劫期,三成六階成年期;五成六階生長期,只有一成是六階初生期!

毫無疑問,八族大軍照此修鍊下去,必是譚雲的一大助力! 十幾年前,譚雲原本是打算分別給八族功法修鍊的,不過,譚雲此刻覺得,具體功法便不給了。

給了儘管可以提高它們的實力,可也會改變本應屬於它們的命運軌跡。

對於獸族而言,給他們功法,並非絕對是好事。

不過雖然分別適合八族的功法,譚雲未給,但譚雲卻準備讓八族同時修鍊一部心法!

一部提高它們速度、力量的功法!

此功法名曰:霸天獸心經!

此刻,三萬里山川的時空妖獸捲軸內,驀然響起了譚雲毋庸置疑之音:

「我現在將霸天獸心經的法訣,傳授給你們八族,除了魔兒無須修鍊外,其他八族務必修鍊。」

「此霸天獸心經,乃是震鑠古今的妖獸功法,你們修鍊后,必定實力大增。」

「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傳授給其它任何妖獸,誰敢私傳斬立決!」

旋即,捲軸內的山嶽、森林、湖泊、叢林、峽谷中,傳出一道道沉悶的巨響:「屬下明白!」

隨之,譚雲聲音又響起,「你們安心修鍊,將來我會帶你們殺敵。」

「我對你們期望頗高,你們的目標,便是名震天罰,讓天罰大陸上我們的敵人聞風喪膽,明白嗎?」

「回稟主人,俺們、我們明白!」

「好!繼續修鍊!」

一號仙谷內,譚雲命令話罷,便看向穆夢囈幾女道:「長則十數年,短則八年,我們和金族必有一場惡戰,你們也閉關吧!」

「嗯。」幾女點頭道。

這時,澹臺仙兒看向夢囈、詩瑤、紫嫣,道:「你們到我的聖塔內修鍊吧,在我那裡修鍊的速度,要比功勛一脈芥子時空捲軸內快。」

「還有,我們順便告訴瑩瑩,待她處理完宗門事務,也到我那裡修鍊。」

澹臺仙兒的提議,幾女一致同意。

「仙兒妹妹,等一下再走。」鍾吾詩瑤輕聲話罷,嬉笑著挽著譚雲的胳膊,「譚雲,我唐姐姐給你的那封信,你還沒看呢,你現在打開看看嘛!人家好想知道,她寫了什麼。」

「詩瑤的意見不錯。」穆夢囈附和道:「我也想看。」

「咳咳。」譚雲皺了皺鼻子,笑道:「待我看完了再說。」

旋即,譚雲將信拿了出來,撕開信封后,將信紙取出,雙手打開了信。

映入眼帘的是一行行飄逸而秀美的字跡:

「君觀信時,盈已歸唐尊聖朝。」

「盈是唐尊聖朝公主,是你們皇甫聖宗眼中的姦細。」

「盈曾徹夜難眠,欲將心事與君傾訴,無奈盈始終無勇氣,只得以信告知。」

「與君初遇,君還是外門弟子,隕神峽谷試煉,君被妖獸圍困之昔事,或許君早已忘記,但盈卻時刻銘記。」

「世事無常盡弄人,君贈盈之十六、三十二系丹術時起,盈便對君心動,或許,盈早已對君心動而不自知。」

「君昔日是盈脈弟子,君成長曆程,盈記憶猶新。盈從未想過,姦細的我,會在皇甫聖宗遇到心儀之人,更未料想會心有所屬。」

「盈雖有千言萬語,卻不知如何說起,從何談及。緣始緣終,緣幻緣滅,一切隨緣。」

「詩瑤妹妹,還望君照顧她一生。」

「今日盈聞父皇,要起兵十年後攻打皇甫聖宗。實不相瞞,在曾經盈以侵佔皇甫聖宗為目的,可現在在盈心中,皇甫聖宗已屬君,盈即日啟程趕回聖朝,勸說父皇收回成命!」

「若十年後,唐尊聖朝來犯,便是盈無用。若十年後唐尊聖朝未來犯,恐盈已違背父命,重則身亡,輕則幽靜。」

「盈只想說,為君何惜命!」

「勿念——譚雲!」

落款人:唐馨盈。

看完信后,譚雲深深皺起了眉頭,臉色頗為難看!

他知道唐馨盈是姦細不假,可他未想到,她會是唐尊聖朝公主,乃是夢囈殺父仇人的女兒!

「譚雲,你怎麼了?」鍾吾詩瑤收起了笑容,神色擔憂道:「唐姐姐她怎麼了?」

譚雲深吸口氣,在她看來,唐馨盈是唐永生女兒之事,鍾吾詩瑤、穆夢囈都應該有權知曉。

「夢囈、詩瑤,唐馨盈的身份有些特殊。」譚雲深情地看著二女,道:「我不希望因為她,你們心存芥蒂。」

隨後,譚雲將此信遞給了一頭霧水的鐘吾詩瑤。

穆夢囈、澹臺仙兒、薛紫嫣,釋放出靈識,籠罩住了詩瑤手中的信。

澹臺仙兒看完后,她美眸中流露出深深地訝然之色。並不知穆夢囈和唐尊聖朝之間恩怨的她,只是驚訝唐馨盈的身份,以及其竟然喜歡譚雲!

為了譚雲不惜與父皇決裂,乃至於犧牲生命,也要阻止唐尊聖朝出兵,攻打皇甫聖宗!

穆夢囈看完后,臉色霎時蒼白,一雙眸子里充斥著滔天殺意!

她曾在譚雲口中得知唐馨盈是姦細,可她無論如何都想不到,其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

憤怒!無盡的憤怒寫滿了穆夢囈的容顏,憤怒之餘她心煩意亂,因為她清楚,唐馨盈對鍾吾詩瑤有救命之恩,且還是詩瑤認得姐姐,這個世上,詩瑤認可的除了譚雲,以及譚雲女人外的唯一親人!

反觀鍾吾詩瑤,閉月羞花的容顏,一片慘白,她六神無主,妙曼的身體劇烈發抖,淚水斷了線的滴落!

她心痛!

猶如萬箭穿心!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