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里,一旦潛行失敗,他們將會遭到永無休止的追擊,所有人都明白,他們要儘快的前進,跳出包圍圈。

「一組留下幾枚詭雷」

劉忠邊狂奔邊喊道。

體力稍好些的一組迅速留下幾人,林間留下了幾枚詭雷,緊接著追趕大部隊。

劉忠不知道前方是否有敵人,但大雪不停,在林間,視線受到了阻礙,看不出太遠,只能是警覺中,快速狂奔了。

他們再次順利奔出十餘分鐘,身後轟轟的再次傳來爆炸聲。

積雪在頭頂呼啦啦的飄落,讓劉忠他們視線看不出百米去。

「留下詭雷,十一點鐘方向」

在頭頂掉下的積雪中,劉忠指著自己的前方,下令變向。

隊伍在呼呼飄落的積雪中陡然變向,斜著,繼續前奔。

身後,一群三四百人的隊伍僅僅的追在他們被積雪掩埋,但依稀可辨的痕迹,同時,步話機明碼呼叫,報告敵人逃跑的方向。

劉忠此時已經顧不上監聽對方的通訊,他們要用最快的速度脫離這裡,跳出包圍,否則,不見得能夠堅持到接應到來,就會被大軍湮滅。

明碼呼叫,在劉忠被追趕,已經隱隱要被包圍的時候,被邊境那裡的直升機收到。

梅日杜列琴斯克?

負責接應劉忠的飛行隊長疑惑的在地圖上找到了這個位置,發現在新庫茲涅茨克東南方,那裡,跟劉忠他們行進的方向至少相差四五十公里,根本不是劉忠他們行進的方向。

距離三百公里,步話機無效……

那名隊長琢磨了下,隨之將這個情況彙報給了指揮部。

董庫接到電文,連考慮都沒考慮,直接下令道:「命令你們飛行支隊直接飛往那個方向,我會派出其他分隊趕奔你那裡,接替接應的任務。」

「是」

十五架直升機在轟鳴中,捲起漫天的雪花,離開了邊境,向敵人電文里說的梅日杜列琴斯克飛去,預計時間,一個小時左右能夠趕到。

就在飛機起飛的時候,劉忠他們前方出現了一股敵人,人數也要有一個營,二三百人的樣子,現在樹林里鋪散開來,向劉忠他們側面搜索而來,顯然,是錯誤的判斷了劉忠他們行進的方向。

蹲在雪地里,劉忠看著遠處影影綽綽的黑影,他知道,自己被困了,這周圍保不齊有多少人呢。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繞過去!」

劉忠沒有下令開火,對面二三百人,加上樹木的遮擋,一輪難以消滅,他下令繞行過去。

隊伍哈著腰,讓斗篷將身軀的偽裝服遮住,貼著雪皮悄悄的向一側摸去,距離那隊搜索的敵人二三百米的的位置只穿而過。

飄落的鵝毛大雪裡,行進的隊伍悄無聲息,雪白的斗篷讓所有人的身影消失在茫茫的雪地上,直到交錯而過,也沒有被那隊敵人發現。

待敵人的身影消失不見,劉忠他們直起腰來,極愛快了行進的速度。

可還沒奔出五百米,身後就轟的一聲,傳來了爆炸聲。

這麼近了!

所有人一驚。敵人居然靠近了五百米了。

「快!」

劉忠低聲喝道,人已經縱身而起,趟起雪霧向前狂奔。

隊伍陡然加速,向前方隱約上坡的方向狂奔。

身後,在爆炸之後,傳來了幾聲狗叫,顯然,搜索的隊伍里,有帶狗的。

聽到狗叫聲,劉忠和諾日汗奔跑中相互看了眼,雖然沒說話,但都知道,別說雪地留下蹤跡了,即便沒有,有狗跟著,他們想逃離的可能也不大了。

這裡靠近邊境還很遠,但因為前些天糧食倉庫被燒,當時是歸類意外火災,可隨後的幾天就明白了,這是敵人在搞破壞。而敵人有可能是襲擊了新庫茲涅茨克后,才去襲擊西伯利亞和托木斯克的,所以,這裡才會嚴加防備,搜索有可能原路返回的隊伍,也恰巧將劉忠他們等來。

當得知發現了敵綜。對方戰鬥力還相當強悍,至少他們在半小時里還沒有見到人影,於是,大軍紛紛鋪散開,包圍了這片山林,原本分散的隊伍迅速合圍。連城一氣。

中間,有軍犬要住敵人,他們相信,雖然大雪還在下,但想逃出這裡已經沒可能。

劉忠並不知道周圍有多少人,但他沒有選擇,只有一路狂奔,向山頂奔去。

山坡,越來越陡。眼見著樹木開始稀疏,不再遮天蔽日,顯然,山頂快到了。

劉忠希望趕到山頂,即便堅守,也比在山下被四面包圍的好。

他們一路狂奔,根本無暇顧及是否隱蔽身形,趟起的雪霧跟天空中飄落的雪花形成了一道翻卷的巨浪。一路滾滾向山頂而去。

奔跑中,劉忠看到了前方有人影晃動。隨之在步話機里喊道:「前方四百米,准別突擊!!」

所有人聽令,快速將半自動的子彈換上,按上了一枚槍榴彈,隨之,在距離不到三百米的時候。槍榴彈飛向了人影晃動的位置。

槍榴彈飛出,他們緊接著將步槍背上,ak一順,橫在胸前,腳步不停的在轟轟的爆炸聲中。撲向爆炸的位置。

密集的爆炸讓那隊敵人措手不及,連開槍還沒來得及,就被炸的七零八落,等他們自慌亂中爬起,劉忠等人已經衝到了近前。

噠噠……

密集的槍聲在樹頂積雪被震落中響起,那些被炸傷,被震得耳朵嗡鳴的蘇俄是並不及反應,就被密集的子彈達成了篩子,從頭到尾,居然沒有響起幾聲槍聲。

他們也夠倒霉,距離與那不適合開槍,距離近,他們沒機會開槍,就這麼稀里糊塗的被全部殲滅。

「打掃戰場!所有的都帶上!!」

劉忠一邊拽下一名蘇俄戰士的背囊,一邊喊道。

戰士們動作飛快,短短一兩分鐘,就將屍體打掃的乾乾淨淨,隨之,向山頂繼續狂奔。

他們已經看到了後面影影綽綽的人影,那裡有著成片的敵人追蹤而至,他們,顯然已經被大軍咬住了。

奔到山頂,劉忠一陣苦笑。

他們,進入了絕地。

山頂後面是懸崖,下面是多深看不到,筆直筆直的,想爬下去的可能是不大了。雖然他們有繩索,可敵人就在身後,他們也沒機會爬,除非留下小隊阻擊,掩護大隊撤離。但劉忠不會這麼干,就算留,那也是他留。

「構築防線,聯繫接應部隊!」

掃了眼周圍,劉忠就立刻做出了決定,堅守待援,相信他們堅守一天兩天問題不大,畢竟對方沒有火炮,槍沒有他們打得遠,打得准。最起碼堅持到黑天,可以趁著夜色滑下山崖,也就得以逃脫了。

戰士、迅速構築防線,短短數秒,在山下敵人靠近的一刻,他們也完成了簡單陣地的構築。

「不要讓敵人靠近射程!」

劉忠掏出呼吸器帶上,小聲喊道。

戰士們也紛紛在包里找到了冬天射擊專用的呼吸器,趴在了雪裡,在劉忠的喊聲里,噗噗的扣動了扳機。

蘇俄士兵似乎知道這裡是斷崖,他們順著山坡包圍而上,慢慢的向前壓縮,試圖靠近后,一舉衝上去,拿下這股敵人。

可就在他們前進中,砰砰的槍聲響起,緊接著一個個頭顱砰然炸裂,紅色的漿液噴的雪地上一片猩紅。

蘇俄士兵被突兀的精準射擊嚇了一跳,紛紛隱身樹后,慢慢的向山頂靠近。

可他們總要離開大樹的遮擋吧,只要離開,必保被飛來的子彈擊中。他們前進了三四十米,已經扔下了不百具屍體,卻一槍沒機會開。

他們,距離將近三百米,根本沒機會開槍,尤其是雪花飄落,視線不清的情況下。

槍聲中,電台滴答的響著,向總部,向接應的飛機分隊發出電文,請求支援。

董庫接到了電文,但卻鬱悶的不知道他們在哪,也不知道向什麼位置救援,雖然五個飛行分隊已經趕奔了邊界那裡,並配上了武裝直升機,但沒有方向,讓他們怎麼接應?

董庫不敢焦急,他沉吟了下,回電,讓劉忠堅守待援,他派飛機撒網搜索,讓劉忠的步話機保持暢通。

而此時,在槍聲激烈中,飛行分隊已經飛了四十分鐘,二百公里左右的距離已經越過,在茫茫的大雪中,用羅盤鎖定方向,轟鳴著,向前疾飛。

他們,看不清山巒的形狀,只能根據樹木高度調節高度,還不能距離地面太遠,擔心劉忠他們聽不到發動機的聲音。不過,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飛行的方向會不會是劉忠他們那裡,只是董庫的直覺判斷而已。

激戰,在短短的五六分鐘里,達到了最慘烈。

蘇俄的士兵將德普紛紛架上,雖然不時的被擊斃機槍手,但密集的子彈還是讓沒有掩體的虎牙戰士們出現了傷亡。

劉忠集中火力,讓半自動充當豬腳,狙殺所有噴射火舌的機槍後面的身影,但並沒有用槍榴彈。

他們攜帶的槍榴彈數量雖然不少,可也就是一家四枚,用完了可是沒地補充的。

蘇俄士兵在不斷的倒下中,越聚越多,整個山坡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影。如果此時劉忠能夠看到整個山坡上的情況,他一定會下令留下掩護,讓大部隊滑下懸崖。人太多了……

蘇俄士兵前赴後繼,倒下的屍體也沒有人管,跟螞蟻一般,匍匐著,向山頂逼近,顯然,是要用人海戰術,用樹木遮擋,抵近射擊。

「手榴彈準備!」

劉忠沉著的喊道。

他的話音才落,耳機里突然響起了個聲音。

「虎牙一隊,我是山鷹一號,很高興聽到你的聲音。」

山鷹一號!

劉忠一喜,大聲問道:「我是虎牙一隊,我是劉忠,山鷹一號你已經離開了邊境了嗎?」

「是的!我現在飛往梅日杜列琴斯克,你們應該距離我不到一百公里。」

梅日杜列琴斯克?

劉忠一愣,隨之伸手接過諾日汗遞來的地圖,打開,快速的找到了位置,不由的笑道:「山鷹一號,你說的位置我找到了,根據地圖顯示,你按著坐標筆直的飛,五公里內,我會聽到聲音。」

諾日汗問道:「隊長,我們偏離了多少?」

「我們離開原定路線五十公里開外,現在在這。」劉忠指著地圖說道。

地圖上,他們所在的位置也找到了,這裡是一處大峽谷,下面是河流,距離梅日杜列琴斯克將近四十公里左右。

偏了這麼多……

諾日汗一陣汗顏。他是嚮導,居然**隊伍帶偏了五十餘公里,這可不是一點半點了。

「不怪你,這麼大雪,能找到方向已經不錯了,後面的二十公里我們本就是一路偏移過來的,自然是會越來越遠。」

劉忠拍了拍諾日汗,安慰著。

回頭看了眼靠近的蘇俄士兵,劉忠心裡已經有底,大喝道:「槍榴彈準備,覆蓋五百米內!!」

隊員們分成兩撥,一波繼續射擊,一波快速安上槍榴彈,隨之,砰砰聲中,一片彈丸在臨建飛舞,緊接著密集的爆炸此起彼伏,火光中,鋼珠咻咻的擊打在樹榦上,發出密集的哆哆聲、

慘叫,在爆炸中響起,那些被鋼珠射中,卻不致命,導致傷者發出了慘嚎。

山頂突然爆發的火力讓蘇俄士兵一呆,他們顯然不知道對方還有火炮。

不過,很快他們知道了答案,那不是火炮,而是按在槍上的炮彈,用槍來發射。

只是,知道了又如何,他們可沒有火炮可以夠到山頂的敵人,他們只能是被動挨炸……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激烈的戰鬥在這莽莽山林里如火如荼,劉忠他們的反擊沒有粉碎蘇俄士兵圍剿他們的意志,在成片的人倒下中,越來越多的蘇俄士兵彙集到了這裡。山林里,密密麻麻的人影,他們端著莫甘,在靠近戰鬥邊沿,看到屍體的時候,烏拉喊叫著,借著樹木的遮擋,洪水般的發動著衝擊。

亂拳打死老師傅,這點到什麼時候都有可能。

蘇俄士兵的瘋狂衝鋒讓劉忠他們的壓力非常大。他們射擊再精準,火力再猛,也不能將所有隱在樹后靠近的人影擊殺,致使不斷有人靠近二百米內,並開槍向他們射擊。

咻咻的子彈飛掠中,阻擊的戰士雖然有雪白斗篷的遮擋,讓自身目標被發現,被注意的可能降到最低,但密集的子彈是不長眼睛的,在激烈的戰鬥中,不斷有人受傷,也有人就此長眠。

劉忠毫不吝嗇的將背包里的槍榴彈射空,隨之大喊:「包里的炸彈投擲出去!用遙控引爆!!」

激戰中,戰士們紛紛將包里沒有使用的定時炸彈掏出,在一片槍榴彈先後飛出,火光閃起的剎那,躍身離開了阻擊陣地,接著數目的遮擋,抱著幾個炸彈,向前狂奔。三四十米后,紛紛將手裡的炸彈扔出,隨之返回陣地。

出去容易,回來卻要面對爆炸結束而飛起的密集子彈。噗噗聲中,四五個戰士在閃出樹后狂奔向下一顆樹的剎那,紛紛中彈倒地,鮮紅的血跡讓潔白的斗篷上被畫上了一朵艷紅的花朵。

「掩護!!」

「救人!!」

看到戰友在眼前倒下,所有砰砰阻擊的戰士紛紛大喊,槍聲更加的密集,他們都用最快的速度射擊著。將能看到的目標擊斃,為戰友的生存做出最大的保障。同時,數個人影縱身離開陣地,撲起漫天的雪霧,將受傷中彈的隊友救回陣地。

蘇俄士兵並不知道山頂敵人衝出來后扔出了什麼東西,半米多厚的積雪裡。滿地的屍骸中,他們也無法找到對方扔出的東西,在突襲出來的人全部返回,撲倒在陣地不遠的身影也被救回的一刻,他們再度烏拉聲中,向山頂發動衝鋒。

可這次他們沒有遇到阻擊,他們順利的大軍衝過了二百米位置的死亡線,大群的人靠近了一百五十米,對面還是沒有槍聲。

敵人有陰謀!

這是所有蘇俄士兵的想法。他們不認為激戰了二十餘分鐘的敵人會輕易放他們靠近,是因為沒了子彈。他們,可是看到有人突襲出來,並扔下了東西的。

但想法貴想法,衝鋒還是必須的。他們沒有太多的猶豫,在靠近百十米的時候,密集的槍聲壓制了山頂,人潮真的跟洪水一樣。洶湧激蕩,沒有一**的潮湧。只有一往無前,永不歇止的浪峰,向山頂狂涌而來。

就在他們靠近陣地四五十米的時候,山頂飛出了成片的手榴彈,可卻依舊沒有槍聲。

密集的手榴彈讓蘇俄士兵不得不躲避,紛紛隱在了樹后。趴在了地上。

轟轟的巨響連綿響起,數百枚的手榴彈爆炸也是相當壯觀,煙霧騰起中,氣流攪動著地面的積雪和天空飄落的雪花翻滾激蕩,讓視線幾乎為零。彈片咻咻的尖嘯。撕碎著碰到的一切阻礙,噗噗的鑽入一具具身體,無情的奪去他們身上的熱量。

密集的爆炸讓蘇俄士兵的衝鋒不得不終止,但後面的人潮依舊前涌,他們的方法非常簡單,但顯然也是最有效的,那就是用人海戰術,用添油戰術,消耗對方的人和彈藥,並靠近敵人陣地,一衝而上。

遠處,更多的蘇俄部隊在森林裡向激戰中的位置狂奔,人,註定會越來越多。添油戰術也將會繼續,不會因為損失巨大而停止。

劉忠隱在一棵樹后,看到六七十米的位置人潮如織,已經達到了飽和,幾乎是人挨人的情況了,遂大吼道:「起爆!」

十幾個虎牙隊員在劉忠的喊聲中,按下了手裡的起爆器。

正在醞釀總攻的蘇俄士兵陡然感覺空氣中燃向內壓縮,周圍的空間似乎要將他們壓碎般,所有人的動作都一頓,就這麼零點幾秒的瞬間,隨之,一股劇烈的膨脹力就穿透了他們的身體。

轟!

一聲驚天巨響,圍著山頂半圈的位置在六七十米外閃起耀眼的火光。大地劇烈的一顫,雪霧翻騰中,狂暴的衝擊波四散而去。

爆炸附近,大樹轟然斷折,在衝擊波中,碎屑亂飛,地面的屍體被狂暴的衝擊波捲起,隨之撕碎。那些擁擠的蘇俄士兵幾乎思考的時間都沒,意識在看到光芒,胸口呼吸為之一暢的瞬間,就湮滅在了黑暗當中。

劉忠他們早已經都隱在了樹后,在巨震中,張著嘴,忍受著爆炸帶來的震蕩。而下面,一聲巨響后,百十米內已經沒有站立的人影了,樹木也橫七豎八的倒下了一大片,讓視線陡然開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