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們把人都拉過去了。」李猛指著西醫院那邊人山人海的擁擠場面,說道。

「他們用饋贈拉人。我們就要用醫術拉人。」秦洛滿臉自信的說道。看來,今天自己也要出手了。

「我們一定會贏得。絕對不會給秦老師丟臉。」李猛惡狠狠的說道。好像這是一場關乎生死的大戰鬥似的。

秦洛點了點頭,用力的拍拍他的肩膀。

李猛轉身跑開,然後拉著兩個同學小聲的商議著什麼。

很快的,那兩個學生就站起來大聲喊道:「太乙神針傳人現場診斷,百年難得一遇的好機會啊。大家不要輕易錯過。」

「數十家主流媒體追逐報道的太乙神針傳人秦洛老師懸壺濟世,有病治病,無病強身。大家不妨一試。」

聽到這兩個學生的吆喝,其它的學生這才反應過來。

對啊。太乙神針的傳人都在自己這邊,無數的媒體都爭相報道過,他們怎麼不知道利用這個來炒作呢?

那些身體有恙的患者聽了這話,也大是心動。太乙神針的傳人在首都醫科大學當老師的消息他們早有耳聞,有些人更是親自跑去見識過。

現在,好不容易等到他願意出手診治的機會,怎麼可以輕易錯過?

於是,嘩啦啦的,無數的人涌到中醫藥學院的義診攤點面前。連那些原本身體沒有什麼問題的也都跑過來領略神醫風采。

「太乙神針的傳人呢?在哪兒?我要請他給我治病。」

「我牙痛。能不能給我針一下?」

「真的是太乙神針的傳人嗎?你們可別騙我。」

「太乙神針能豐胸嗎?多少錢都行。」

——–

因為一下子匯聚過來的人太多,場面顯得有些混亂。

秦洛站到一張桌子上,大聲說道:「請大家靜一靜,請大家保持安靜。我是秦洛,也就是你們所說的太乙神針傳人。今天,是我帶學生們出來義診考核的時間。大家有什麼問題或者身體不舒服的,都可以向他們請教諮詢。我願意以我的名譽保證,他們都是優秀的中醫學生。如果他們沒辦法幫你們解決的,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案。」

「哇,他就是太乙神針的傳人啊?好帥哦。」

「我去聽過他的課。非常精彩。要不是怕我爸罵,我都去改行學中醫了。」

「秦老師,我愛你。」

——–

李猛這個大塊頭朝著人前一站,大聲喊道:「大家排隊。不排隊的取消診斷資格。」

於是,那堆擠在一起的人群四散分開。變成幾十個長條型的方隊,緩緩的向前移動著。

王子豪看到這邊的情況,臉色陰沉的怕人。

他原本以為自己『送葯』這一招就能夠把人群拉過來,把秦洛的囂張氣焰給打壓下去。沒想到只是聽到他的太乙神針傳人名號,就有無數的人跑去捧場。

難道說,他天生是自己的剋星嗎?

「你們這兒能免費治病嗎?」有人突然間在他面前開口說話,嚇了王子豪一跳。

王子豪回過神來,看到眼前站著一個黑黑的有些消瘦的男生。男生的身上穿著一套已經看不清顏色的運動服,腳上是一雙土黃色的帆包球鞋。鞋子洗得很乾凈,但是上面卻打滿了補釘。即便是那些在工地里幹活的民工,他們也不會穿這樣的鞋子。

男生攙扶著一個老人,老人也同樣的消瘦,幾乎都只剩下皮包骨頭了。眼神空洞,單薄的身體在寒風中嗖嗖的發抖著。少了那個男生的支撐,好像隨時都有可能要倒地一般。

一陣風來,王子豪便聞到了一股惡臭的味道。他是一名西醫,也拿各種各樣的屍體做過實驗。可是,他從來沒有聞到過這麼難聞的味道。

像是有什麼東西腐爛,然後經過很長時間的發酵—-他實在找不到字眼來形容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味道。

因為他已經喘不過氣來,快要噁心的吐了。

他原本想立即把這兩個人給趕走,可是現在正是放學的高峰期,此時,正有無數的眼睛在盯著他。他如果這麼做的話,不是名聲掃地嗎?

「SHIT!」王子豪小聲罵道。

他用手捂著鼻子,問道:「什麼情況?」

「不能吃東西。一吃就吐。渾身無力,身上還有濃瘡—-」那個男生木訥的說道,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還沒聽完男生的陳述,王子豪胃裡又是一陣犯噁心。他揮了揮手,說道:「有沒有醫院的體驗單?」

「沒有。」男生聲音低沉的說道。

「先去做體驗。做個全身檢查。然後把體驗單給我。」王子豪說道。

說完他就轉身了。再和這兩個人呆下去,他會當場吐出來。

「大頭,走吧。回去。爹沒幾天日子了。」那老人緊緊的拉著男生的手,聲音微弱但是卻很堅毅的說道。

活了那麼大的歲數,怎麼可能沒有把別人的厭惡看在眼裡?

他知道自己這樣的情況,就是丟出去喂狗,狗都不會搭理的啊。

男生沒有說話,又扶著老人的身體走到秦洛面前,問道:「你這兒能免費治病嗎?」

(PS:半個鐘頭后還有第三更。請兄弟們幫老柳把紅票給頂起來。) 176章、還有救!

「能。」

秦洛點了點頭。他剛才一直在留意這兩個在人群中頗為怪異的病人,見到他們走過來,他的視線就一直在老人的身上掃視著。

「把手給我。」秦洛說道。

男生要捉著父親的手遞過去,秦洛說道:「讓他自己抬起來。」

男生一愣,然後鬆開了手,讓他父親自己努力。

「我的手臟。」老人說道。他不僅沒有把手抬起來,反而往袖子裡面縮了縮。

「沒關係。髒了可以洗手。」秦洛滿臉微笑,鼓勵著說道。

僅僅是因為秦洛的這一個笑臉和一句不嫌棄的話,老人的眼裡就有些濕潤。

沒有親身經歷,你怎麼能夠體會到人心冷曖?

他們求了無數的醫生,那些醫生不是把他當乞丐一般的趕出去,就是沒有好臉色,敷衍兩句就讓你走人。

他們眼裡的那種厭惡,讓你覺得自己是如此的骯髒和渺小。恨不得自己是只屎克螂,能夠打個地洞鑽進去。

「這個醫生是不同的。因為他在對自己笑。」老人在心裡想道。

他很努力的想把手抬起來,可是手臂哆哆嗦嗦的,像是中風后的後遺症似的,完全不聽他的使喚。

「慢慢來。」秦洛笑著說道。

老人把牙齒咬的咯咯作響,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把手腕抬到秦洛平伸出來的手上。

「不錯。」秦洛讚許的說道。雖然老人的手臂上有一層油膩的污垢,像是很長時間沒有洗澡似的,但是秦洛還是沒有任何嫌棄似的扣住他的手脈。

「把他的衣服掀開。」秦洛對男生說道。

男生沒有說話,默默的解開父親破皮襖的鈕扣,然後把裡面的毛衣給拉了起來。

老人的肚子非常鼓脹,像是吃了很多東西似的。但是肚皮的顏色卻是黑中透紫,像是那一塊被人給狠揍了一頓似的,看起來很是驚心恐怖。

秦洛又讓男生扯開後邊的衣服,看到老人後背上那一個個觸目驚心的濃瘡后,點了點頭,說道:「放下吧。」

他已經明白這個老人身上惡臭的原因。

「躺在床上很長時間了吧?」秦洛問道。

「快一年了。」男生回答道。

「嗯。」秦洛再次點頭。然後對身後喊道:「給我一盒銀針。」

很快的,王九九就從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針盒。

秦洛轉身接針的時候才發現,在他接待這兩名特殊的患者時,現場早已經靜謐了下來。無論是中醫藥學院的學生,還是西醫藥學院的學生,或者是那些來看病或者藉機揩油的人,他們的視線全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七寸長針。 真龍仙帝 酒精消毒。」秦洛說道。他正在老人的手臂上做穴位按摩,所以這些小事兒只能麻煩王九九同學了。

王九九答應一聲,從針盒裡面取出七寸長針,然後用酒精球進行消毒後送到秦洛身上。

秦洛左手按摩,右手舉著銀針等待扎入。等到他的左手把那個穴位按摩的熱*燙*熱*燙后,右手的銀針閃電般出手,和以前一樣,銀針分毫不差的進入穴位裡面。

秦洛的手心不斷的抖動,時深時淺,偶爾還輕輕的旋轉,像是在玩一種單調無聊的遊戲似的。

只是一會兒的功夫,他的額頭就出現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他用的是太乙神針的第三針『鬼敲門』,這一針相對於『燒山火』和『透心涼』來說,更加的耗費體力。甚至可以這麼說,『鬼敲門』每一分鐘消耗的體力是前兩者同樣時間的兩倍。

王九九一陣心痛,取出濕巾幫他擦拭。

嗖!

大約五分鐘的時候,秦洛把銀針拔了出來。然後幫老人把衣袖拉了下來遮住他剛才扎針的位置,避免涼風侵入。

「你知道蛙跳嗎?」秦洛看著老人問道。

「蛙跳?蛤蟆跳?」老人問道。

「是的。蛤蟆跳。」秦洛點頭。「誰幫他示範一下?」

於是,立即有好事的男生在旁邊做起了蛙跳的真人示範。

「這個我會。」老人說道。「可是—-」

「好吧。你現在就做這個。我沒說停的時候,你就必須要一直跳下去。」秦洛說道。

「我—–」老人嘴角蠕動了一番,卻不知道說些什麼。

「他沒力氣。動不了。」男生說道。

「沒試過,你怎麼知道?」秦洛反問。

男生又是沉默。他很孤僻,不擅長講話。

「老爺子,你行的。」秦洛看著老人,笑著鼓勁兒。

「你是好人。」老人看著秦洛說道。「我聽你的。」

「大頭。放開我。」老人說道。

男生看了秦洛一眼,慢慢的把攙扶老人的手給鬆開。

老人站在哪兒一動不動,先是適應了一陣子,覺得自己能夠站穩后,才慢慢的向前跨了一步。

僅僅是一步,他的身體就搖搖欲墜,彷彿隨時要摔倒的樣子。

可以想象,他的身體已經虛弱到了什麼程度。

周邊的人群發出驚呼的聲音,那個叫大頭的男生想要跑去攙扶,卻被秦洛一把抓住。

「沒事兒的。」秦洛說道。

男生看了秦洛一眼,再次安靜的站在一邊。

老人又在原地站了一陣子后,這才再次向前挪了一步。

這一次,他就走得穩當多了。

第三步、第四步、第五步—–

走了十幾步后,老人的身體已經能夠自我調節的掌握平衡。

「蛙跳。」秦洛喊道。

於是,老人蹲下了身體。

咚—-撲通!

老人的身體沒能跳起來,他直直的摔倒在地上。

秦洛只覺得手裡一空,那個男生已經衝到了老人面前。想要把他從地上攙扶起來。

「好快的程度。」秦洛驚訝的想道。

他跑到老人面前,問道:「老爺子,你覺得怎麼樣?」

「我沒事兒。」老人說道。「對不起。我—-我繼續跳。」

「我們回家。」男生說道。

「大頭。」老人瞪著眼睛說道。「他是好人。我們得聽好人的話。」

男生被老人瞪了一眼,沒有再說話。只是看著秦洛,等待著他的決定。

「不會有事兒的。」秦洛笑著說道。

男生點了點頭,把老人扶著蹲在哪兒,然後慢慢的退到一邊。

他的身體向前躬著,準備著隨時保護要摔倒的父親。

老人的雙手在地上撐了撐,然後,猛地使力。

跳了一小步,很小很小的一步。

可是,圍觀的學生們卻熱烈的鼓起掌來。好像老人剛剛做了什麼了不起的壯舉似的。

「不錯。繼續跳。」秦洛笑著說道。

老人也很高興,咧開嘴巴想笑,可是那笑容卻被臉上那深深的皺紋所掩蓋。幾乎不會被人發現。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