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之極,瞬殺!」

一聲大喝,從慕容飛仙的嘴中傳出,而他身前的巨大金劍,竟然直接幻化出了數十柄分身!

慕容飛仙手掌一推,那數十柄金劍,連同金劍的本尊,一起朝著那些散落而下的骷髏,飛馳而去!

轟!轟!轟!

巨大的撞擊聲,響徹天際,朱帥月檬娜美距離兩人交手的地方,足有數里之遠,都感覺自己的耳膜,被那聲音震的嗡嗡作響。

處在爆炸中心的山脈,在短短的時間內,就開始傾倒,崩塌!

山脈之上的密林,更是在轉眼之間,就化為了粉末,隨風飄揚。

數十柄金劍,一躍而上,在空中,將那些骷髏雨,一擊擊碎之後,咻的一聲,沒入了上方的黑色雲霧之中。

金劍的威力,也異常的恐怖,那漫天骷髏,竟然沒有減緩那金劍絲毫的速度,刺入黑色雲霧之後,竟然將之瞬間撕裂!

數十柄金劍,同時沒入那黑色雲霧之中,將那不見天日的黑色雲霧,齊齊的撕開了數十道口子!

天空中的銀月,重新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之中,透過那黑色雲霧上的裂口,灑在了下方的山脈之中。

喝!

而一聲怒喝,也從那黑色雲霧之中,傳了出來。

似乎受到了嚴重的傷勢一般,那黑色雲霧,竟然慢慢的退去,縮小!

夜骷的這一招驚天動地的暗魔之幛,就這樣被慕容飛仙破除了?

不等慕容飛仙欣喜,密集的黑色骷髏,就帶著陣陣的凄慘叫聲,狠狠的撞擊在了慕容飛仙的身上!

那金劍的威力,固然驚人,但是那些黑色骷髏,數量更加的龐大,數十柄金劍,根本沒有辦法將所有的骷髏,全部擊碎!

而那些漏網的骷髏,也在這個時候,撞在了慕容飛仙的身上!

施展了金劍法術之後,慕容飛仙,也已經到了自己的極限,面對數量如此龐大的骷髏,哪裡還有還手之力?

只聽得一聲脆響,慕容飛仙便口吐鮮血,被那骷髏,撞擊的墜落而下。

雖然破除了夜骷的暗魔之幛,但是慕容飛仙,也身受重傷!

咚!

終於,慕容飛仙的身體,快速的落入了下方山脈的廢墟之中,不過,慕容飛仙,還是堅持的站起身來,目光堅毅的看著上方的天際。

天際之中的黑色雲霧,越來越小。

月光,重新傾灑在了這一片山脈之中,一切,似乎都已經結束,回歸到了原先的狀態。

桀桀!

可是這時,一道陰森的笑容,卻從天際之中傳來。

黑色雲霧,不斷的縮小,最終,集中在了某一處,而夜骷的身形,也在那裡,逐漸的顯現了出來!

被慕容飛仙破去暗魔之幛,夜骷現在的狀態,也十分的凄慘。

那件布滿骷髏頭的衣袍,已經重新出現在了他的身上,不過衣袍之上,現在卻滿是破洞,如果觀察仔細的話,會發現,上面的骷髏頭,似乎也已經不及原來那般密集了。

而夜骷的身上,也滿是傷口,殷紅的鮮血,不斷的從那些傷口之中湧出,看起來,異常的恐怖。

兩人宿命般的交手,也只是鬥了個兩敗俱傷!

「桀桀,慕容飛仙,你的確實一個好的對手!」

「竟然能夠破去我的暗魔之幛,只可惜,你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咳!」

看著下方呼吸急促的慕容飛仙,夜骷桀桀的怪笑了起來,可不等他的話話說,夜骷就一陣劇烈的咳嗽,一口鮮血,從嘴角溢出。

「哈哈,夜骷,你不同樣身受重傷么!這場戰鬥,註定我們飛仙齋勝!」

慕容飛仙的雙眼微眯,怒笑著說道。

不錯,現在慕容飛仙與夜骷都已經陷入到了重傷,可是,飛仙齋現在保持的戰鬥力,依舊要比骷髏門的多!

「是嘛!桀桀,你也太小看我夜骷了!」

「萬骷蝕骨,爆!」

夜骷的眼神,無比的陰森,手掌輕輕的揚起,慢慢的握在了一起。

而夜骷的聲音,也猶如九幽地獄傳來一般,響徹在了每一個人的耳邊。

夜骷,竟然還有後手?

果然,夜骷的話,才剛剛說完,那些聚集在他身邊的黑色雲霧,突然之間,開始翻滾起來,下一刻,豁然爆裂!

轟!

一道戰鬥打響一來,最為劇烈的爆炸聲,豁然響起。

夜骷身邊的那些黑色雲霧,頓時朝著四周散去!

「危險,快走!」

躲在遠處觀戰的朱帥,看著那黑色雲霧爆裂開來,不敢有絲毫的停歇,一把拽起了月檬與娜美,召喚出了熬勝,就朝著遠處掠去。

現在的朱帥,根本顧不上其他的事情了!

熬勝的速度極快,只是眨眼間的功夫,就掠出了數里的距離。

而這時,爆炸的光波,已經襲來,朱帥只感覺背後一陣勁風,將眾人連同熬勝,朝前掀出出了十幾米的距離。

感受著爆炸的勁風,從身邊襲過,朱帥這才停下了腳步,朝著後方看去。

入眼,無盡的慘烈,爆炸光波所到之處,密林巨石,皆化為了廢墟,就連自己剛剛藏身的那塊巨大的山石,現在也早已消失不見。

如果不是自己剛剛反應快的話,現在恐怕也被那爆炸光波,侵襲的重傷了吧!

這夜骷的實力,還真是令人膽寒!

見爆炸的光波,已經蔓延而去,朱帥又拉著月檬和娜美,靠近了一些。

而眼前的畫面,也讓朱帥心中一稟!

在夜骷萬骷蝕骨爆炸光波的侵襲之下,戰場中僥倖存活下來的那些法皇強者,此時竟然全部被侵襲身亡!

就連孟文柏等幾位法宗強者,現在都身受重傷,氣息十分的虛弱。

而此前就已經重傷在身的慕容飛仙,在夜骷的這一擊之下,竟然直接被拍倒在地,氣息微弱,無比的凄慘!

這夜骷,實在是太恐怖了!

朱帥不由的暗自僥倖,還好自己沒有第一時間,與夜骷等人爆發衝突,否則的話,就算自己施展那元素小塔,自己的下場,也絕對不會好到哪裡去!

內陸這些強者的實力,遠超自己的預料,看來,自己在內陸的路,不好走啊!

半歡半愛 不過,自己會怕那些困難險阻么?

朱帥不由的咧嘴一笑,有挑戰,才刺激!

漫天灰塵,漸漸的塵埃落定,戰場中的局勢,也逐漸的明顯。

現在,能夠站在場中,繼續戰鬥的,似乎只剩下了夜骷一人,其他的人,皆身受重傷,失去了戰鬥力。

看著周圍的雜亂,朱帥拍拍手,現在,似乎到了自己該出手的時候了!

這五行馭獸術,自己是不會讓其他人,輕易的帶走的! 在萬骷蝕骨的強力爆炸之下,場中的戰鬥,也瞬間停歇。

現在,慕容飛仙,已經全是布滿了鮮血,胸前的位置,也恐怖的凹了下去,似乎是胸骨,被一下子擊碎。

他的氣息微弱,四肢胡亂的掙扎著,看來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了。

而飛仙齋以及骷髏門的那幾位法宗級別的護法,現在也都是身受重傷,雖然還可以勉強的站立起來,但是想要戰鬥,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孟文柏的狀態,就更加的凄慘了,現在能站著,也已經是十分不易的事情。

造成這一切的,就是依舊凌空站在天際之中的夜骷。

但是夜骷現在的狀態,也並不是十分的樂觀。

隨著萬骷蝕骨的爆炸,夜骷身上的那套黑色衣袍,已經變成了粉碎,上面那密密麻麻的骷髏頭,此時都不見了蹤影。

由於處在爆炸的中心,夜骷身上滿是傷口,甚至,有些地方還露出了森森白骨,看上去令人不由想要作嘔。

「桀桀,慕容飛仙,你終歸,還不是我的對手!」

「現在,就將你的命,交出來吧!」

陰森的聲音,從夜骷的口中傳出,夜骷先是從納戒之中,取出了什麼符咒使用之後,這才搖晃著身體,朝著下方的慕容飛仙移去。

「哈哈,好!好!好精彩的戰鬥!」

就在這時,一陣鼓掌的聲音,突然從不遠處傳來,緊接著,朱帥月檬娜美三人,就從一旁,緩緩的走了出來。

「你是什麼人?」

夜骷的面色一冷,陰森的話語,瞬間從他的口中傳出。

「是你!」

而孟文柏,也一眼就認出了朱帥,臉色變幻不停。

本以為,這場慘烈的戰鬥,最終以骷髏門,以孟家的勝利而告終,卻不想,在這個時候,朱帥等人竟然殺了出來。

「孟家主,你還記得我啊!還好我跟著你出來了,不然的話,這場精彩的戰鬥,我可就要錯過了!」

朱帥一邊笑著,一邊接近著眾人。

「朱帥小友,我們孟家,之前可從來沒有為難過你,你現在趁人之危,是不是有些小人之嫌?」

孟文柏驚怒之下,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

「呵呵,有些話,就不用我說出來了吧,若不是擔心五行馭獸術的事情,恐怕你們孟家,會最先那我開刀吧,大家都是出來混的,何必那麼假惺惺呢?」

朱帥笑著,手掌之中,已經出現了一朵紫色的蓮花狀火焰。

「朱帥小友!你放過我!我保證我們孟家,今後不會為難你!」

看著朱帥掌心之中的紫色火蓮,孟文柏的眼中,突然湧出一股強烈的求生欲,只可惜,就連他自己都知道,這話有多麼的可笑。

「孟家主,這些話,留著給自己說吧,畢竟,你有一個寶貝兒子!」

朱帥的手掌一揮,那紫色的火蓮,便迅速脫手。

伴隨著一聲撕心裂肺般的慘叫,那火蓮,狠狠的撞擊在了孟文柏的眉心之處,孟文柏眼中的生機,也快速的消失。

解決掉了孟文柏,朱帥的心中,這才舒服了一些。

一直以來,朱帥最在意的,就是自己身邊的這些人。

無論是父親,還是靜兒雪絨玉瑤,誰要是敢動他們一指頭,朱帥都肯定會為他們討回公道,哪怕這樣做,會危及到自己的生命。

現在,月檬和娜美也一樣!

月檬和娜美,已經成為了自己生命中最為重要的人,就算是對他們輕薄,朱帥都決不允許。

孟家公子孟凡,多次的打擾月檬和娜美,甚至還派人跟蹤自己,這一點,早已讓朱帥心生殺意,若不是想要得到五行馭獸術,朱帥早就拿孟家開刀了。

現在,遇到這種情況,朱帥自然是不會放過孟文柏!

看著孟文柏的生機,逐漸的消失,朱帥這才笑著,看向了其他人。

現在,場中只剩下了夜骷、慕容飛仙,以及兩人法宗強者,不過,這些人,現在大多都是奄奄一息,對朱帥三人來說,沒有了任何的威脅。

「你到底是什麼人?想要做什麼?」

在朱帥擊殺孟文柏的時候,夜骷也已經降落到了地面,與朱帥保持著一段距離,目光陰冷的說道。

夜骷就要掌握這裡的局勢了,卻不想半路殺出個朱帥來。

「哦,沒什麼,就是覺得五行馭獸術被你們拿走了,有些可惜,過來借來看看,看完了就還你們!」

朱帥笑的滿臉的燦爛。

「五行馭獸術?」

夜骷的眉頭一皺,現在,他才想起來,面前的這位少年,似乎正是當日在拍賣會的時候,提出以物換物的另外一人。

「這位少俠!只要你願意幫我擊殺夜骷,那這五行馭獸術,我定雙手奉上!否則的話,就算殺了我,你也找不到那五行馭獸術在哪裡!」

凄慘的躺在地上的慕容飛仙,本以為今日的時間,已經無可挽回,可是朱帥的突然出現,讓他又萌生出了一絲的希望。

朱帥一出現,就以雷霆之勢,擊殺了孟文柏,如此說來,朱帥的出現,肯定不是針對自己,而夜骷此時又狀態不佳,那···

慕容飛仙,用盡渾身最後的意思力氣喊道。

「哦?這麼說來,那五行馭獸術,你並沒有帶在身上?」

朱帥不由的一愣。

說實話,無論是骷髏門,還是飛仙齋,都和自己,沒有任何的交集,只要自己能夠得到五行馭獸術,放過他們,也沒有什麼不妥。

可是慕容飛仙提出這樣的要求的話,那自己還是得活動活動筋骨了啊!

「少俠,我在知道骷髏門對我的五行馭獸術心懷不軌,我又怎麼會將它放在身上呢?只要你現在助我飛仙齋一力,將夜骷擊殺,那麼那五行馭獸術,我必定雙手奉上,如有欺騙,必遭五雷轟頂。」

「況且,以我現在的狀態,你也不必擔心我會不守信用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