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加快速度,用的時間少,讓天龍帝國的高層越緊迫,我們撤退的成功率才越高。」

「叴哥,這已經是最快的速度了,我們專業做這個的技術人員,流竄的時候倒霉的了。現在這個雖然會,但操作還是差了一個等級。」

傑諾也急,可對這些一竅不通的他,急也是干著急。

「那就這個時間。剩下的動作麻利一點,別給我弄出岔子,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陰騭狠戾的氣息,即便是隔著耳麥,都讓人感到一股發寒的涼意。

「叴哥放心,兄弟們絕對辦得認真。」

算計歸算計,前提是能活著離開。再大的利益,也要有命去享受。

這一番對話,一字不落的,飄入了驚蟄的耳中。不是他耳力好,離得這麼遠都能聽得清。多虧了技術手段,入侵到了D組織的頻段里。

「所有隊員都有!我們現在只有10分鐘的時間。無論任務多難,必須在這10分鐘之內解決。」

聽著各個隊員傳來的保證,驚蟄的目光中透著決絕堅毅。

事情絕對不能傳出去。被不「法」分子蹦躂到家門口,還犯下如此大案,這不光會讓民眾對帝國期望值大降,還會引起民眾恐慌。

10分鐘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真是個棘手的任務。

驚蟄的腦中快速閃過種種,將發生的所有事情都過了一遍。把問題所在,需要做的,在心底一一敲定。

隨後用特殊通訊,連接到了帝國「國」防。他需要把這裡的情況詳細彙報上去,然後才能互相配合……

「找到叴耶,那顆肉「彈」應該就在他身邊,小心行事。」

再三思量下,驚蟄將搜尋的範圍定在了叴耶身邊。那個人的性格多疑,狠辣,不會放心身邊的任何一個人。

肉「彈」這麼重要的東西,不可能安排到太遠的地方。意外突至時,要觸手可及……

此時D組織的人,已經佔到各個要位。其餘的,則是兩人一組巡視。手中一律重武,防守很嚴密。

不過,有道是百密一疏,這不在D組織的眼皮子底下,潛藏的兩伙人,悄然的做著自己的事。

慕尚情他們一伙人,在小心翼翼地向這裡的一處後花園潛去。

各自為政,互不干涉,可行動卻詭異的同步了。

這默契……真不是一般的足……

「你們最好能盼望著自己,能有個很高的價值。不然的話……真看不見明天的太陽了,可怨不得我們呢。只能怪你們的分量,不夠重。」

蹲在地上抱頭的人,雖然不聽不懂傑諾口中的分量是什麼,可也知道自己這一眾人,成了換取東西的籌碼。

換來了東西,有可能活,若是換不來,一定會死。

偽善遇見真惡?只能蹲在地上瑟瑟發抖。那群人手中的「傢伙」可不是擺設,地上躺著的那橫七豎八的人,可不是被自己摔死的。

慢慢暈染開的血液,看在人的眼中,觸目驚心。

這也讓他們完全沒有反抗的心思。命值錢著呢,沒人不惜。

在信號建設連接好的瞬間,傑諾發出了與天龍帝國「國」防交涉的要求。

d組織幾個大字,明晃晃的出現在顯示屏上。看在人的眼中,不視為一種挑釁。

「嘟嘟嘟……」

連接音,在若大的宴會廳內迴響。每一聲都如同是敲擊在了那些人的心上。

就在傑諾耐心即將要耗盡,打算出手做點什麼,來緩解躁動的心時,電腦屏上卻顯示連接成功了。

「呵呵呵,嗨,親愛的們,晚上好啊!嗯,我以為你們不打算接聽,將這些人放棄了呢。」

傑諾對此電腦屏裡面的一眾人,笑意顏顏的打著招呼。

隨即也不帶待另一邊的人有什麼反應,直接將電腦屏幕調轉,將整個大廳的畫面攝入了其中。

畫面內呈現出來的情況很不好。砸到地上的頂燈,散落各處的破碎玻璃,一大群人被強迫的蹲在地上,周圍有著染血的屍體,看著裝應該是服務人員。

而就在這時。

「砰砰砰!」

鮮血的顏色,不可避免的闖入了眼睛。

「啊!」

「救命啊,別殺我!」

子「彈」冰冷的掃出,無情的帶走了一條鮮活的生命。令情緒本就不穩定的人,更添恐慌。

死的是一位一線女星,被一位集團老總看中,並帶到了這個場合。夢想著能一步登天的她,今夜成為了最後的晚宴。

這一瞬間升騰的混亂場面,順著電腦屏,傳到另一端。

讓看著的人眥目欲裂。

太放肆了!

…… 「噠噠!」

「安靜!」

雖然享受這種自己製造出來的恐慌的氣氛,但接下來還有事情要談,可不能如此混亂。

大廳里的一眾人,被這突然的狀況,嚇得不知所措。

除了慌張,嚇得尖叫,來發「泄」堵在心頭的情緒,不知還能在做什麼。

死亡太過近了。

說不上什麼時候,被子彈穿透身體的那個人,就會變成自己。

他們不想死。

男人在發抖,女人更是在不停的哭泣。一股無盡的哀和絕望,在他們的身上蔓延。

但是面對威脅,他們能做的只能妥協的閉嘴。

大廳里在傑諾開口的一瞬間,便安靜了下來,只能偶爾聽見被壓低的輕泣聲。

很好!

對於如此聽話,傑諾很滿意。

若是敢不聽,他不介意毀滅幾個,來給這些人上一課要怎麼聽話。

電腦屏幕迴轉,傑諾帶著一張輕鬆的笑臉,看著另一方的一眾人。

d組織見面就送出的這個禮物,讓天龍帝國國「防」的高層,心中暴起怒火。

死的雖然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可這是在赤「裸」裸的打臉,在下天龍帝國的面子。

這是一個見面的下馬威。

同樣也是在警告。

不滿足要求,這些D的人什麼都做的出來。

可對於這個警告,另一邊的人只能接受。 劍起風雲 不能讓事態擴展的更嚴重,那後果是所有人都不想見的。

就算心中的火氣再盛,眼下也只能壓著。

「說出你們的目的。」

電腦的另一邊有著很多人,開口的是一個年近60左右,長著一張國字臉,滿身都是威嚴正氣的一個「首」長。

他是天龍帝國「國」防的最高長官,卓凡。對於出了這麼大的事,心情最糟的莫過於他了。

一開口就這麼直來直去,當然也是有原因的。第一點便是,不能再給這些歹徒有借口動手的機會。

在則是該知道的,都已經聽影子小隊彙報過了。這也是為什麼D的人,發起連接后,接通的時間會有些過長的原因。

「呵,好啊!既然你們能說話痛快,我也就不拐彎子了。知道了我們是誰,目的你們應該也猜的出。

將我們的首領放回來,我們便從天龍帝國撤出。並能保證,不會動這裡的任何一個人。

別談無關的條件,我們沒興趣聽。五分鐘之內,我要和首領通話,30分鐘之內我要看見首領。」

有了很好的開端,傑諾相信,後面的事情辦起來,也會是順利的。

既然由他全權交涉此事,那就一定要辦好。

「5分鐘之內通話,這個我們可以辦得到。可30分鐘內你們要見到人,這個不太可能。

京城和s市的相距,用飛機最快也要30分鐘,可這卻不算準備時間。

如今你卻要讓我們在這個時間內,將人送到你那裡,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

身為最高指揮官的卓凡,眉頭皺的緊緊的。他的話音中很明確的指出,對方提出的是不合理要求。

「哼!普通的直升機不行,那就「軍」用。別給我說時間來不及,我給的只有這麼多。

30分鐘,超過一分鐘,這武器中的子「彈」,便會掃向一個人。別說我沒給他們活命的機會,死了可不能怨我啊!」

傑諾可不管對方行不行。很明確的告訴卓凡,若是辦不到,他就用人去填時間。

這上百個人,足夠揮霍了。

而且就像他說的,時間不夠,不用私用的直升機不就好了。

別說天龍帝國的權力中心沒有這樣的裝備,那話騙傻子都不可能不信的。

面對傑諾那強硬的態度,天龍帝國這一方,能做的只有妥協。

面對敵人,誰說妥協不是一種武器呢?

他們想要將事態放到可控的範圍,就必須要在d將事情向全民公開前,將其解決掉。

不過卓凡他們能做的,只是盡量和這群歹徒周旋。至於承諾的要將亥叻帶來作為交換,不到萬不得已,是絕對不行的。

只有10分鐘看成敗,天龍帝國「國」防的人在這時壓力很大。

這邊在談交換的條件,人員的安全,另一邊也在緊急行動中……

慕尚情他們這時已經利用對環境熟知的特點,快要摸到了後花園。

這麼做可不單單是因為前門出不去才來的,還因為有很大的可能,那個叫叴耶的臨時首領,會藏身在哪裡。

「閻總,如果我們速度夠快,將那兩個持「槍」的人解決,向外沖,應該可以沖的出去。」

奎壓低自己的聲音,勉強能讓其他的人聽清。

他們躲在一處角落,狹小的位置勉強能塞下4個人。在他們前方不到10米處,是兩個體型彪碩,手持武器歹人。

慕尚情沉吟,以他們這夥人的身手,衝出去不難。不過她要做的事,卻難的多。

看著手機上的連接顯示,還是六個小點在閃爍。就算著急,也只能等著。

「幸好拿到了新產品,否則我們要從裡面摸出來不被發現,還真是有點不容易。」

看著手中的手機,慕尚情有些感慨自己的運氣。

她手中的手機,不止外觀長得漂亮,裡面更是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東西。

就像現在用的,一種自帶的信號能衝出屏蔽,達到遠程聯絡。還有先前時,他們能輕鬆的避開攝像頭,也是這東西的功不可沒。

聽著這樣的話,奎暗暗的想,要給科研部的人加餐。

「現在怎麼做?」

閻宸看出來了,他的尚情是根本沒打算直接衝出去。

「不好意思……」

「和我不用說這個。只要是你的決定,不管是什麼,我都無條件支持。」

眼中滿滿的只有一個人,就像他的心中一樣。

慕尚情曬然一笑。這樣的全心全意,可不就是自己想要的。

看著那深情對望的兩個人,若不是條件不允許,連月真的很想捂臉離開。

要撒狗糧也得看看時間好不好?在這群狼環伺之地,也能找出這個閑心,不得不說佩服。

「找,找被隱藏著的那個人肉「彈」。他應該是和那個叫叴耶的在一起,找到他,滅了。」

話說的很輕巧,就像在討論的是一顆拿在手中的香煙,隨時都能掐滅。

這樣的說話模式,怕只有在那個圈子裡被稱作王的人才有。

簡單,粗暴,霸氣!

「尚情,要分開行動嗎?」

分開行動,效率會提高很多。

對於這個提議,慕尚情是想同意的。可看著協同的連月,這樣的想法只能打消。

反應、速度、武力、全都不在線。應付一點小事,比如和他們偷偷溜出來還行,這個層面,算了。

留下來,出點狀況就是找死的行為。分組,要怎麼分?

迎著那道目光,連月尷尬的摸摸鼻子。她也不想的啊!不是自己太弱小,而是敵方太強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