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天樓有執行什麼任務么?」秦浩天對秦執事淡淡的問。

「執行任務?不知公子何意?」秦執事有些納悶的看著秦浩天。

「什麼,沒有么?」秦浩天這下有些的詫異了。

秦執事對著秦浩天搖了搖頭,道:「公子,天樓最近都在整合資源,上頭也並未下達任務。只有各地有一些買主雇傭的任務。但都非大不了的。」

這下秦浩天有些的詫異了。凝起了眉頭,對著那秦執事點了點頭說道:「嗯,你下去吧!」

「水凌啊!水凌,難道你真的是自己去完成這任務了么?這也太冒險了。」秦浩天的臉上露出了深深的隱憂。

「領主。」一名侍衛從外面走了進來。

「什麼事?」秦浩天看著那侍衛。

「這邊有張請帖。」

在那侍衛離開后,秦浩天拿起了那鮮紅的請帖。微微的有些的奇怪。只是當秦浩天看到署名是李霸天的時候。神色微微的一沉。

李霸天,不就是曾經和自己有過衝突的混亂平原三大勢力的巨頭么?

想到這,秦浩天的臉色微微的沉了下來。在這個時候,秦浩天也絲毫不敢怠慢。連忙的將管事給叫了進來。

當從外匆匆的趕到的管事,看著秦浩天手中的請帖時。微微的一愕。臉色漸漸的凝重了起來。

「你如何看?」秦浩天背著手,對著那管事問。

「李霸天每年都舉行大壽,原本也很正常。可這一次,會請領主您。倒有些的怪異。」那管事對著秦浩天正色的說。

「你也這麼想?」秦浩天點了點頭。

「恐有詐啊!」那管事對著秦浩天神色凝重的說。

秦浩天對著那管事問道:「那照管事而言,本領主該去否?」

管事點了點頭,對著秦浩天說道:「如果為了浩天城而言,領主該去,如是為了領主個人的安危著想。應該不去。」

「哦,此話怎講?」秦浩天凝著眉頭,對那管事問。

「如果領主您不去的話,李霸天應該會以這個為借口,對浩天城發難。但如果去的話,我怕他又會在霸城對您實施什麼陰謀詭計。」管事對著秦浩天神色凝重的說。

「呵呵,那你這麼說,我是該去不該去了?」秦浩天微微一笑。

「屬下愚鈍,一切還請領主您定奪。」管事對著秦浩天說道。

秦浩天微微的頜首,對著管事說道:「我會離開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你多協助紫凝小姐她們治理好浩天城。」

一聽秦浩天要離開,那管事微微的有些的驚訝。對著秦浩天問道:「那七天後?」

秦浩天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我秦浩天還沒有什麼地方是不敢去的。即便是鴻門宴。」

雖然不知道所謂的鴻門宴是什麼意思。但那管事還是明白了秦浩天的意思。微微的鬆了口氣。

秦浩天離開了浩天城,所為的自然是前去尋找水凌。

在前往黑翼族的路上,秦浩天就聽到了一個消息。黑翼族在兩天前碰到了刺客。黑翼族大長老的兒子遇刺而亡。這個消息震驚了整個混亂平原。翼族雖然人口不多,但是每一個翼族人的實力都不弱。尤其翼族的人,擅長飛行,如果惹了他們。翼族的人,能在很短的一段時間內聚集力量。所以即使是在混亂平原這一帶,都少有人敢惹翼族的人。可是現在黑翼族大長老的兒子遇刺身亡。這可是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黑翼族當中,除了族長以外,就屬大長老最有實權了。他的公子遇刺,即使是在整個混亂平原當中,都是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

而各方一聽到這個消息后,都判斷,是不是白翼族,或者藍翼族的人乾的。因為翼族的人內鬥的厲害,這也不是沒有可能。

秦浩天在一聽到這個消息以後,心裡也非常的吃驚。他的念頭和別人不一樣。只是在想,難道是水凌做的?因為秦浩天曾經交代水凌做的事情,就是這個。但是這已是兩天前的消息了,如果真的是水凌所為,水凌應該早就回來了。為什麼,這段時間又沒有消息了呢!這讓秦浩天的心裡,起了一個很不安的感覺,難道水凌出了什麼事情了?

經過一天的行走,秦浩天進入了黑翼族的勢力範圍內。在到了黑翼族的勢力範圍內。雖然也有一些普通的商人。但在這個地方,所見的,大都是一些翼族的人。翼族的人,和白翼族的人,其實分別就在於一個翅膀是白色的。一個是黑色的。

秦浩天看著天色漸漸的黑了下來,前面就是黑炎山脈了,自然沒有客棧。秦浩天索性就在這一邊的客棧內住了下來。

在進入客棧后,秦浩天發現數十道目光聚焦在了自己的身上。秦浩天雖然臉皮很厚,但是一下這麼多道的目光這麼的聚焦在自己的身上,秦浩天還是感到有些的不好意思。秦浩天看了這客棧內的人,似乎都是一些黑翼族的人。也有少數的白翼族的人。似乎沒有普通的人類。

「老闆?」秦浩天見沒有人來伺候自己,也有些不爽了,喊道。

「哎,客官,您是住店,還是吃飯?」一名黑翼族的青年露著卑微的笑容,來到了秦浩天的面前問道。

「吃飯加住店。」說著,秦浩天拿出了十個銀幣。

在那客棧的小二為秦浩天安排好了食宿后。不知道為什麼,秦浩天覺得周圍那些客人望著自己的目光充滿了憐憫。就好像自己隨時就是死人的一般?

看著桌子上的飯,看起來似乎還很是豐盛。秦浩天拿起了筷子。在秦浩天吃了一半以後。悠然,他發現有些不對勁了。秦浩天皺了皺眉頭。看著桌子上的飯。這下他知道這哪裡不對了。原來這飯里有毒。看來自己是來到了一家黑店了。

不過這毒很是低級。也許對付普通的武者,還可以湊合。但秦浩天作為修鍊者,是斷無被這毒給毒倒的道理。秦浩天繼續將桌子上的飯菜都吃完了。過了半個時辰。店小二從外面走了進來。看著秦浩天好整以暇的望著他,似乎一點事情都沒有。那小二宛如見了鬼的一般。

「怎麼?我的臉上有花么?」秦浩天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呃,客官您身體沒覺得不適嗎?」那店小二笑眯眯的望著秦浩天。

「不會啊,對了,很感謝你們的飯菜,我很久沒吃的這麼好吃的飯菜了。」秦浩天笑了笑,對著那店笑二說。

秦浩天的話,倒也不是信口開河的。雖然是家黑店,但為了能讓客人中標,他們還是將飯菜做的很是可口的。

「呵呵,客官您滿意就好。」那店小二勉強的對著秦浩天笑了笑,深深的看了秦浩天一眼,收拾了盤子出去了。

秦浩天甚至可以想象,那店小二這個時候的鬱悶估計是無以復加的。自然,對方不會這麼輕易的罷手。晚上估計還會再來。秦浩天還真想和對方玩玩。否則這旅程豈非太無聊了。

深夜,秦浩天盤膝坐在床上修鍊著玄氣。

淡紅色的玄氣,從秦浩天的身上暴漲了出來。不住的伸縮膨脹著。周圍無風自動。如果有眼光的人看到秦浩天這般,絕對能看的出來,這是修為到了一定的程度,才有的景象。

「咯吱!」從秦浩天的房間外傳來了一道聲響。

秦浩天的眉頭微微的一凝。身上的能量收斂了起來。

「來了!」秦浩天的臉上露出了冷冷的笑容。

秦浩天躺回了床上。把被子蓋好。他倒很有興趣的想知道,對方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聽到裡面沒有動靜,門輕輕的被推開了。幾個人探頭探腦的,從外面走了進來。正是這客棧的店小二個店主。他們的手上都帶著武器。

幾人躡手躡腳的走到了秦浩天的床鋪面前,身法非常的均勻,沒有發出一丁點的響動,顯然這事情已不是幹了一次兩次了,非常的輕車熟路。看著躺在床上,呼吸很是均勻的秦浩天。幾人的目光中,露出了狠色。

那店小兒的目光厲芒一閃,手中的刀一揮,對著秦浩天的頭上砍了下去。這一刀,又快又疾,而且方位非常的准。 【第411騙:秘密】

恭喜【**太慢】童鞋成為老婆第六位盟主,撒花

……………………………………………………

陳青雲回想了一下剛剛發生的事情。他在水晶上二樓的時候,說了一句:難道你就打算把你老公自己一個人丟在樓下嗎?在說完這句話之後,水晶的身子明顯的一頓,然後才走進了她自己的房間。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就是這句話觸發了水晶腦海中的催眠印記,而導致水晶爆發。

細細的品味了一下這句話,陳青雲發現了一個關鍵詞『老公』。似乎從水晶醒了之後,就沒有提及過『老公』二字。

難道是因為這兩個字嗎?陳青雲坐在沙發上看著昏睡的水晶,摸著他略帶鬍子茬的下巴。

突然之間,陳青雲想到一個問題。如果對方只是用音樂催眠,似乎不可能讓水晶有選擇性的失去記憶。這似乎已經超出催眠的範疇範圍內,根本是做不到的。

現在有兩個問題擺在面前。如果只是單純的音樂催眠,很顯然以目前水晶的情況來看,似乎唐淵南的嫌疑就可以洗脫了。因為對方根本就做不到這點。另外一個問題,水晶是被怎麼催眠的。

雖說最近這段日子並沒有時常跟她在一起,但是她所做的,還都是有所了解的。是不存在被人催眠的可能。可這種事情偏偏就發生了,太匪夷所思了。

翟靈薇坐在水晶的身旁,擔心的牽著對方的手。水晶現在的狀況,讓她十分的擔心。

「青雲,水晶到底受到什麼刺激了?」翟靈薇詢問抽著煙陷入沉思的陳青雲。

「我想,應該是剛剛我說的那句老公吧?」陳青雲回過神,說道。

「叫老公,就發作?」翟靈薇苦笑了一下,怎麼還有這種稀奇古怪的事情?

「我想是的。等她一會醒來,我們試驗一下就是了。」陳青雲說道。

時間不大,水晶睜開了眼睛。在睜開的那一剎那,眼睛的渾濁變得異常的清澈。看到這雙眼神,翟靈薇總算放下心來。看來陳青雲說的沒有錯,水晶已經恢復了正常。

從沙發上爬了起來,水晶皺了一下沒有,揉了揉脖子,奇怪道:「我怎麼會在這裡?脖子怎麼有些痛痛的?」

「水晶,你剛剛發作了。」翟靈薇把剛剛發生的事情跟水晶講述了一遍。

水晶驚訝的用小手捂住了嘴巴,不敢置信的望著身邊擺放的那把水果刀,問道:「靈薇姐,你說我剛剛拿刀去刺陳青雲?我怎麼一點都不記得?」

「你剛剛是怎麼來到客廳的,你還記得嗎?」陳青雲詢問道。

水晶驚恐未定,臉色有些蒼白。做夢也想不到,她也會有一天拿著水果刀去捅人。搖搖頭,說道:「我不記得了。」

「那你回憶一下,剛剛發生的事情,你都記得什麼?就從你上樓開始說起。」陳青云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是否正確,詢問道。

水晶長長的喘了兩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自己的想了想,搖頭道:「我似乎只記得上二樓,然後你好像說了句什麼話。再然後,就是我剛剛醒了。」

果然,陳青雲心中已經有了定論。水晶果然是因為他的那句話而發作了。

現在試驗與否已經不那麼重要了,剛剛把水晶打昏一次,再次打昏似乎會傷到身體,這事也只能作罷。

「行了。沒什麼事了,你去休息吧」陳青雲笑了笑說道。並沒有繼續跟水晶討論下去,目前她已經知道被催眠了。如果知道的事情過多,很容易造成過多的心理壓力,反而對解除催眠更加的不利。

這時,陳青電話響了。

走到一邊,接通了電話。

電話帶來了一個不錯的消息,消失的丁健鑫已經找到了。目前他正跟沐小苑還有李英丞兩人在一起。至於目的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只要陳青雲知道他們三個人的確是在一個就可以了。

這是一個不錯的機會,沐小苑應該不會放過,該會好好利用吧?

在中海市的一間不起眼的民居內,燈光昏暗。房間內裝飾得倒是非常的不錯,可是房間裡面卻瀰漫著壓抑的氣氛。

丁健鑫黑著臉坐在沙發上,手中拿著香煙,悶悶的抽著。

「英丞,這個時候我們應該挺身而出了。健鑫都是為了我們才會變成這樣的。」沐小苑率先打破了沉靜。

李英丞點頭道:「這個是肯定的。只是現在我心有餘而力不足啊我除了還有點錢之外,真不知道能幫上什麼忙?健鑫,還是你說吧希望我怎麼幫你,這個仇我們必須得報。」

丁健鑫沒有搭話,悶悶的抽完一根煙,然後說道:「錢,我只要足夠多的錢就夠了。雖然我現在損失了一個幫派,但是只要有足夠的錢,我就可以東山再起。現在我的賬戶裡面還有兩千萬左右,這些明顯不夠。」

李英丞猶豫了一下,商人都是利益最大化的行者。現在雖說丁健鑫完全是因為他而變成了這個樣子。不過,現在對方已經沒有了可利用的地方。要是一下捨棄出太多的錢,他似乎就有些心痛了。

什麼狗屁兄弟情義,那麼都是不值錢的玩意,他又怎麼會在乎?

不過,畢竟丁健鑫混了那麼多年。這一次疏忽大意導致全盤皆輸。如果有個機會,也不是不能東山再起。

愛之轉彎 所以,李英丞決定在合理的範圍內進行投資。如果丁健鑫要的太多,那麼他只能說抱歉了。

「健鑫,你說,需要多少?」李英丞問道。

「我還需要最少兩千萬。」丁健鑫說道。

「行,沒有問題。我馬上讓人給你打到賬號裡面。」兩千萬,李英丞還能拿得出來。雖說這個價碼對於現在的丁健鑫來說,投資是有些過大。但是如果對方可以翻盤,一旦干倒了陳青雲,那麼整個中海都將落入到丁健鑫的手中。那麼這兩千萬立刻就會升值,陸續會帶來無數的好處。

商場如戰場,李英丞更好的詮釋了這一點。

李英丞沒有詢問錢的用途,直接就答應下來,讓丁健鑫心中感覺好受了一些。

「英丞,你的兩千萬不會白投資的。等我拿下了整個中海市的地下勢力,你就會知道這兩千萬投資是值得的。」丁健鑫說道。

「我相信你,你一定會成功的。你打算怎麼做?用這些錢重新來召集人馬?」李英丞詢問到。

丁健鑫搖頭道:「不,那樣太顯眼了。可能沒有等我召集到足夠的人手就已經暴露在陳青雲的面前,他也不會給我這個準備的時間。我準備雇傭一隻雇傭軍,也只有這樣,才能以少勝多。」

「雇傭軍?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4000萬應該可以雇傭到不錯的雇傭軍組織了吧?」李英丞哪裡懂這個,詢問道。

丁健鑫搖頭,說道:「你錯了。4000萬炎黃幣,只能雇傭中等水準的組織。如果是上等,或者是超一等的組織,恐怕數字後面要換成美元,甚至是歐元才行。」

兩個男人討論著事情,沐小苑乖乖的坐到一邊聽著兩個跟她都有染的男人談論,並未插言。

等到兩個人討論得差不多結束的時候,她插了一句話,讓兩個男人都愣住了。

「我可以打擾一下你們嗎?其實,我知道一個內幕消息,不知道能不能對你們的計劃有幫助。」

待兩個男人把目光投到她身上的時候,沐小苑繼續說道:「我得到一個不知道可靠不可靠的消息。據說水晶好像是被人催眠了,只要一聽到『老公』兩個字就會做出讓人感覺匪夷所思的事情出來。而且,她似乎忘記了陳青雲是誰。」

丁健鑫騰的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詢問道:「消息的來源可靠嗎?」

「應該可靠。因為知道你們跟陳青雲關係不好。自從上次你們鬧了矛盾之後,我就用錢收買了一個水晶身邊的保鏢。我想應該錯不了。」

「嘿嘿,你可真棒。我的好老婆」李英丞一把將沐小苑摟在了懷中,狠狠的在對方的臉蛋上親了一口。

這種消息雖然對兩人來說並沒有直接利益,但是用來對付陳青雲不能一點效用都沒有。如果好好利用,也許可以順利的拿回中海市的統治權。

幾人正說話間,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丁健鑫立刻警覺了起來,立刻將腰間的手槍拔了出來,躲到了房門的後面,對李英丞點了點頭,示意對方去開門。

李英丞起身來到門口,問了一句:「誰?」

「一個來幫助你們的人。開門吧我沒有惡意。」外門是有些蹩腳的炎黃語聲音。

丁健鑫對李英丞點了點頭,後者慢慢打開了房門,從外面走進來一位穿著黑色西裝的矮個中年。

「別動」丁健鑫從後面頂住了對方的后腰,伸手在對方的身上摸了一番,並沒有找到任何攻擊性的武器。

「現在你可以放心了?」矮個中年淡笑著說道。

丁健鑫示意李英丞觀察一下外面,然後關上了房門,這才放開了矮個中年,並沒有放棄警惕心,冷淡道:「聽你口氣,應該是日本人。我似乎跟你不認識,不知道你來找我做什麼?」

自己躲藏起來,對方還能找到,可見這人的能量之大。然而對方並非有敵意,那麼矮個中年出現在這是什麼用意,丁健鑫滿腦袋問號。 原本這一下,那店小二和店主早就做了無數回了。也自信自己這麼一下下去。秦浩天絕對是腦袋搬家。但是那店小二發現自己這一刀下去。手感有些的不對勁。

「嗆!」那店小二感到自己的刀似乎砍到了一個堅硬的東西上。發出了一道兵鐵交鳴的聲音。

「額……」那店小二很是詫異。總感到有些不可能的感覺。因為借著皎潔的月光下。秦浩天仍然是閉著眼睛。脖子上也沒有什麼東西。而且秦浩天的鼻息似乎很是均勻。

「怎麼回事?」那店主看著沒有出現自己想象中的情形。皺了皺眉頭。

「我……我……」此時那店小二也不知道該如何的解釋。

一發狠,那店小兒再度一刀向著秦浩天的脖子砍了下去。但仍然如先前那般,發出了一道鑌鐵交鳴的聲音。好像在黑暗中,自己的刀砍在了一個很堅硬的東西上。這意外讓那店小二都有些的驚詫。可是看著躺在床上的秦浩天根本就沒有動。這又要如何的解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