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離開之際,他懸浮虛空,看著練武場上自己的雕像,看著祭天道場上先帝遺像和那蜿蜒出來無數裂縫的嘯日白虎雕像,秦南的嘴角,就勾起了抹笑容。

「前輩,這份禮物,就送給你和龍淵樹前輩的,壽宴之時,你們絕對要到!」

秦南屈指一彈,五門帝術,跨破虛空,打入了嘯日白虎的腦海之中,那石像化作的嘯日白虎,驟然瞪大了眼睛,滿臉駭然,下意識抬頭看去,天空之中,卻無一人。

ps:第六章。 簡艾當下緩緩抬起頭,一雙星眸沒有任何情緒的落在李芸美身上,而後用並不大但全班人都能聽見的聲音對著李芸美開口道:「林逸給不給我寫情書,為什麼給我寫情書,這一切又跟你有什麼關係呢?」

不等李芸美說話,簡艾便從鼻息間發出一聲冷笑,繼續道:「難不成是你喜歡林逸?所以才會如此惱羞成怒!心生妒忌不惜把我推進了學校池塘里?」

簡艾掉進池塘這事兒大家都知道,但是卻並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是李芸美推的,眼下被簡艾如此輕描淡寫的說出來,饒是李芸美臉上也有些掛不住了,當即便紅了臉大聲叫到:「簡艾,你少血口噴人,你自己掉進池塘關我什麼事兒?」

周圍的同學見狀也不禁變了臉色,竊竊私語起來。

「簡艾是被李芸美推下去的?」

「你還不知道呢?我前兩天就聽人說了。」

「我也聽說了,本來還以為是假的,沒想到是真的。」

「這就有點過分了,那池塘三米多深呢,要是出事兒了怎麼辦?」

簡艾被同學孤立只是因為家境不好,而並不是真的惹人討厭,眼下得知真相的同學們雖然不喜歡她,但卻也覺得簡艾在這件事兒上無辜又可憐。

李芸美何時受過這等議論,平時在班級里恨不得橫著走,任何一個人都不敢這麼跟自己講話,今日竟是被最不起眼的簡艾給懟了,頓時覺得自己自尊受創,當下伸手就要去抓簡艾的頭髮。

「簡艾!」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簡艾免不了要被李芸美教訓的時候,一道清亮的聲音自教室門口響起。

李芸美在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手猛的停在半空中,而班級的其他人也都是齊刷刷的向門口看去。

三班門外,一個皮膚白皙,長的格外精神的男生立在門口。

男生十五歲的年紀卻有將近一米八的個頭,利落的短碎發,劉海蓋住眉毛,只露出一雙晶亮的眸子,鼻尖上還有未乾的薄汗,左手抱著一個籃球,顯然是剛剛在操場打完籃球。

清晨的陽光照在他的後背,有一圈赤黃色的光暈,將他襯托的更加美好。

不是別人,正是林逸!

簡艾自然也是本能的看了過去,正與林逸投過來的目光撞了個正著。

「能出來一下嗎?我有話跟你說!」

林逸表情沒有太大的變化,直接對著看過來的簡艾揚了揚頭。

眾人又齊刷刷的回頭看向簡艾,眼神各異,似是沒想到林逸會跑到三班門口直接找簡艾,之前不是因為打賭才給簡艾寫的情書嗎?

簡艾竟是也沒矯情,直接站起身繞過李芸美便向門外走去。

待簡艾出了教室,眾人又瞬間炸了鍋!

「我去,什麼情況啊?」

「林逸不會真的喜歡簡艾吧?」

「不可能吧?」

「有什麼不可能的,簡艾長的也算是漂亮了吧!」

「那倒也是……」

走廊另一邊,簡艾在林逸身前站定,因為身高差距,簡艾得微微仰起頭才能和他對視。 第七百九十七章下域之變

一天之後,秦南抵達下域。

「去看看青龍聖地吧。」

秦南身形一閃,來到了昔日的青龍山脈,只是其中的十六座山峰,都已經草木雜生,死寂一片,不再有了當初熱鬧繁榮景象。

「聖主啊……」

秦南佇立良久,輕嘆一聲,身形隨即消失不見。

「嗯?」

在飛過了一個個的國家之後,秦南敏銳的察覺到,如今的下域,武道風氣,與眾不同。

「去看看。」

秦南有了一絲興緻,身形一閃,走入了一個國家內。

片刻之後,秦南的嘴角,勾起了抹笑容。

自從青龍聖地和飛揚聖地滅掉之後,青龍聖地剩下的那些強者弟子們,不知聽從了什麼命令,竟是前往了洛河王國,加入了玄靈宗,使得玄靈宗,瞬間壯大,成為了下域百國之中的拔尖者,吸引無數強者大國投靠。

下域的局勢,也隨之變化。

除了洛河王國玄靈宗之外,還出現了一個飛曉王國,吸納了幾十個大國加入其中,一身實力,與玄靈宗相比,差距不大,平起平坐。

還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玄靈宗的宗主,便是秦南的父親,秦天。

秦天一身修為,只有半步武宗,但是在下域之中,盛名極大,因為他不僅僅是曾經下域第一天才秦南的父親,而且非常擅長治理,籠絡人心,手段超凡,許許多多比他強的修士,都願意死心塌地追隨。

「看來父親這幾年,也不甘寂寞。」

秦南坐在酒館內,喃喃自語一聲,聽著四周修士,竊竊私語「秦天四十大壽之事」,腳步一踏,身形消失在了原地。

……

……

洛河王國,玄靈宗。

如今的玄靈宗,異常壯大,佔據了三十多座靈氣充沛的山峰,再其山腳下,還有著一座座的城池,分別是洛河王國昔日的皇室,和一些武道家族們。

這一日,玄靈宗,主峰上,熱鬧非凡。

無數修士,破空而來,手持請帖,進入其中,相互談笑。

主峰之中的掌教大殿內,擺放著數千玉桌,每一桌上,都是坐著整個下域赫赫有名的強者天才們,玄靈宗的弟子,來來回回,穿梭其中。

主桌之上的首位,坐著的便是秦天。

幾年之後,秦南留起了鬍鬚,不只是身居高位的緣故,不說話之時,給人一種威嚴之感。

在他的下方,分別坐著的是昔日秦家的鐵三,以及單老,蕭輕雪,蕭冷,楚韻,黃龍,徐悠,墨子衫,楊一鳴,曹凡,李清羽,白橫。

這些昔日洛河王國的天才們,如今一個個,都是證得武宗之位。

雖然在玄靈宗裡面,不乏武皇強者,武尊強者都有數位,但是秦天念舊,他記得這些人都是秦南的兄弟,所以就讓他們,擔任了玄靈宗的各大長老,當成自己的親信來培養。

「宴席結束,進行下一個環節,天才演武!」

就在這時,一名長老,站起身來,大聲喝道。

無數弟子紛紛竄出,將這些玉桌等等,全部收走,一名又一名的玄靈宗天才們,站了出來,開始比武。值得一提的是,繼秦南的時代之後,下域的武道,似乎綻放了新的生機。

就拿玄靈宗來說,至少有了三十多位玄級武魂,四位地級武魂的存在。

「好,好,好!」一場場精彩的武鬥下來,秦天鼓掌大笑,他在不少青年天才的身上,看到了昔日秦南的影子。

全場的氣氛,也隨之熱烈起來。

「進行下一個環節,送禮!」

長老繼續高聲喝道。

「玄靈宗大長老蕭輕雪,送宗主千年靈芝一物,祝宗主壽比南山,福如東海。」

「玄靈宗二長老蕭冷,送宗主……」

玄靈宗的長老,隨後是弟子,然後就是那些赫赫有名的修士,都是紛紛站起身來,連續送禮,其中不少禮物,價格珍貴,都是震的全場一些人,心神激蕩。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喝聲,從那遠方,響徹起來。

「哈哈哈,秦老弟啊,你四十大壽,我飛曉王國,豈能不來?今日我親自率領我們飛曉王國,各路王侯大臣,前來給你祝壽啦!」

一道道恐怖的氣息,接連降臨,眨眼之間,大殿之中,就多出了五十多人。

這五十多人,武尊強者,足足八位,武皇強者,足足三十二位,武宗巔峰強者,才僅僅十位!

如此龐大的陣容,幾乎是飛曉王國,全部出動。

為首之人,則是一名老者,頭髮如血,雙目之中,煞氣森然,乃是一位武尊巔峰的強者!

他,便是當今飛曉王國國王,飛曉王!

「大膽!」

「站住!」

「你們飛曉王國想要幹什麼?」

幾乎瞬間,昔日青龍聖地的尊者們,齊刷刷站起身來,臉色森冷,開口厲喝。

無數玄靈宗的強者,也是雙目一厲。

整個大殿,瞬間殺氣激蕩,毫無剛才的熱鬧。

如今下域,唯有玄靈宗和飛曉王國兩大勢力,所以相互之間,明爭暗鬥,交鋒不斷,不過總體來說,飛曉王國的勢力,要比玄靈宗強橫一分。

BOSS,請放手! 只是因為,玄靈宗出了一個下域第一天才秦南,所以才導致,飛曉王國一直不敢和玄靈宗徹底開戰。

「怎麼了?莫非你們堂堂玄靈宗宗主四十大壽,連我們這群人送禮,都不給我們進去?如果是這樣,今天不死幾個人,我難以咽下我這口氣啊!」飛曉王眼中浮現出來了抹森然,一抹殺氣,散發出來。

「好了,各位,安靜下來!」

秦天端坐首位,臉色不變,淡淡道:「既然飛曉王要送禮,我們豈能拒絕?來人,上酒。」

那四周的玄靈宗強者們,見到這一幕,都是對視了一眼,暗暗點頭,坐了下來,但是無形之間,身體緊繃,隨時都可以爆發。

「在送禮之前,我有句話想問。」

飛曉王並未落座,反而環視全場,嘴角勾起了抹弧度,道:「眾人都說,下域秦南,無人能敵,蓋世天才,被上域東洲勢力看中,前途無量!我今天過來賀壽,還想見見秦南呢!但是,讓我感覺詫異的是,秦南之父,秦天宗主四十大壽,秦南居然都沒來?」

秦天臉色不變。

在他身後的蕭冷,卻是站了出來,冷笑道:「飛曉王,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大家還看不出來嗎?」飛曉王聲音驟然拔高:「武道世界,危險無窮,天才終究是天才,不是強者,說不定就會隕落!秦南不來參加父親四十大壽,其一他生性無情,其二他就是隕落了!」

「人們都說秦南重情重義,那麼看來,這第二點的可能性更大!」

「換而言之,秦南已經隕落!」

飛曉王字字鏗鏘,字字珠璣,如同一連竄的炸雷,落在了眾人心中。

不少玄靈宗的一些弟子,都是眼露茫然之色。

下域的傳奇,秦南已經隕落了嗎?

按照飛曉王的分析,也不無道理,這幾年以來,秦天的生日,秦南從未出現過!

「你!」

蕭冷麵色大怒。

「怎麼?蕭長老,我若說錯了,那錯在哪裡?我今天到想聽聽你的分析!」飛曉王咄咄逼人,氣勢如虹。

蕭冷臉色漲紅,想要開口,卻一句話說不出來。

飛曉王看著那不少神情動搖的弟子,眼中閃過了抹光芒。

他說這一番話,就是動搖人心!

如今飛曉王國的力量,覆滅玄靈宗,根本沒有問題!只不過,唯一讓他忌憚無比的,就是那位秦南,既然秦南連父親四十大壽,這樣重要的日子,都沒有回來,那麼結果就顯而易見。

正是因此,他接下來才敢動手。

「沒了秦南,你們玄靈宗,算什麼東西?再說了,我的兒子,如今乃是西洲的第二天才,哪怕秦南沒死,也不見得有多強!」

飛曉王冷笑起來,大聲一喝,「來人,把我們飛曉王國的禮物,給秦宗主呈上!」

當然了,這還是多虧了焚天古國,但憑從東洲回到下域的散修,要麼發下極其歹毒的天地誓言,決不允許提起秦南二字,要麼就是連下域都不能回,這也導致了下域眾人,根本不知道秦南的情況。

雖然有些人,委婉提醒飛曉王,但是飛曉王根本沒有聽!

話音落下,在飛曉王的身後,一名武尊巔峰的強者,手持著一個巨大的木盤,木盤上蓋著一塊隔絕神識的紅布,緩緩踏步而來。

全場氣氛,瞬間凝固。

秦天目光一閃,如果沒錯,這紅布之中,絕對有殺機!

而且,紅布掀開之後,殺機才剛剛開始,後面還有一連環的殺機!

「各位……」

秦天何等老辣,洞悉一切,命令迅速下達。

玄靈宗各大強者,紛紛點頭,暗中準備,按照秦天的計劃,部署起來。

「祝秦天宗主,長命百歲,萬事如意,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這名武尊巔峰強者,突然獰笑起來,紅布掀開,一件聖道之器的長劍,頓時爆發出來了驚人的劍氣,直接刺來!

「找死!」

幾乎瞬間,玄靈宗各大強者,氣勢衝起。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