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嬌嬌嬌嗔道,「司少,我才是你的未婚妻。」

那一聲嬌嗔柔媚至極,她順勢靠在司溟灝身上,抬著頭,媚眼如梭地盯著司溟灝。

落嬌嬌在算是自己的所有權,在告訴所有人,司溟灝是她的男人。

司溟灝也沒有推開落嬌嬌,然而低頭的時候,視線卻變得冰冷無比。

「那又如何?」

一句話,足以嚇死落嬌嬌。

落嬌嬌定在那裡,手腳僵硬,可是她還挽著司溟灝,可是她想拿下來卻動不了。

落應擎也是嚇了一跳,他趕緊呵斥一聲,「嬌嬌!」

他趕緊上前,把落嬌嬌給扯了回來,隨後對司溟灝連聲說道,「是嬌嬌不懂事,司少千萬不要和她一般見識。」

落嬌嬌被扯到一旁,依舊心有餘悸。

她怎麼都沒有辦法忘記司溟灝剛才的眼神。

真的是太過駭人。

此時心中就算有氣,也不敢在對著司溟灝隨意撒潑。

她不著痕迹地瞪了一眼夜若晞,今天她在家族子弟面前所受到的恥辱,她一定要讓夜若晞還回來!

夜若晞本身就對司溟灝的舉動非常不滿,如今再加上一個落嬌嬌。

如果落應天不能夠順利拿回這個落海世家,那還不如跟著他們一起會雲羅大陸。

至少在雲羅大陸,落雪可是公主!

司溟灝冷聲道,「下次記住。」

「是是是,我一定會好好管教嬌嬌,還請司少放心,司少一路奔波,是否要先休息一番?今晚設宴恭迎司少。」

司溟灝回頭看了一眼夜若晞,隨即道,「也好。」

「嬌嬌,還不快帶司少去休息!」落應擎趕緊命令落嬌嬌,落嬌嬌也反應了過來,趕緊帶著司溟灝離開了。

此時落應擎才有機會看著夜若晞,然而一想到剛才司溟灝說的那番話,無疑是警告他絕對不準動夜若晞。

「既然沒什麼事,我們也就先走了。」諸葛祥雲說完帶著眾弟子準備離開,只是才走了兩步,突然停了下來,「如果你再敢動我雲相學院學生一根汗毛,就休怪我不客氣!至於那個祁盛究竟是怎麼成了廢物,不用我多說,你們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若是再因為這件事情針對夜若晞,我雲相學院也不吃這個虧!」

「你!」落應擎憤怒至極,可是卻無法多說什麼,特別是在司溟灝如此這般刻意的提醒之後,「落堯!送諸葛院長回去休息!」

落堯也是險些遭殃,他趕緊上前拱了拱手,「是家主。」

回去的路上,落雪走的很快,夜若晞知道落雪是擔心落應天。

等到他們回到院落的時候,南羽離直接設立屏障,也派人在門口把守。

「爺爺!」落雪之前沒有時間和落應天好好說話,如今有千言萬語想要說。

落應天也是老淚縱橫,「落雪,苦了你了,真的苦了你了,如果不是爺爺,你們一家三口也不會遭遇這些。」

落雪雖然是性冷之人,可是落應天畢竟是自己的親爺爺,此刻也是真情流露,無法再抑制自己的情緒。

「爺爺,這不是您的錯,都是落應擎!如果不是他太貪心,我們一家何至於此。」

「哎……」落應天心疼地抱著落雪。

夜若晞有一絲感慨。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司溟灝為什麼回來此處,他的那些屍鬼大軍出了意外,我不信司溟灝會不知道是我們搞的鬼,只是這次為什麼不藉機剷除我們?」

「小晞子,你那是當局者迷,這個司溟灝一看就是對你有意思。」

闕無趕緊說道。

這才說完,就感覺到了南羽離冷冰冰的眼神。

「額……那什麼……我說錯了……我錯了……可能是對……落雪有興趣?」

落雪風中凌亂,她好好地認親呢,闕無說什麼呢!

落雪不安地看了一眼凌風,生怕凌風真的會誤會。

他們可是好不容易才解釋清楚的。

闕無趕緊當蘑菇,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不用管司溟灝。」南羽離突然說道,「按照你們要做的,想怎麼對付就怎麼對付落應擎,司溟灝不會插手。」

聽到南羽離這麼說,夜若晞立刻就安心了。

眾人也安心了。

總結來說那就是一句話。

夜帝大大說的,怎麼都是對的!

夜若晞笑眯眯地說道,「那就讓落家徹底變個天!讓那些人知道,這落家的家主究竟是誰!代理家主不過就是個臨時工!」 入夜之後,夜若晞拽著南羽離講心裡話。

「司溟灝會不會對落海世家做什麼?」

司溟灝既然和魔族有所牽扯,而且能夠調動如此多的屍鬼,就算不是魔王本尊,也絕對是魔王那裡說得上話的人。

魔族為什麼想要控制火雀大陸不可得知,但是司溟灝的野心卻已經非常明確了。

司溟灝既然是為了利用落海世家的影響力,從而控制皇室,如今落應天回來了,司溟灝肯定也略知一二,突然出現在這落海世家,夜若晞只怕司溟灝會對落應天不利,對落雪不利。

「暫時不會。」南羽離將莫雲輕摟在懷中,「不要想太多,落雪既然已經回來,這就是她和落應天要同時面對的問題,你就算可以幫,也幫不了太多。」

聽到南羽離這麼說,莫雲輕不由得嘆了口氣。

「其實我也知道,只是心中多多少少有點難受,想當初在雲羅大陸救了落老前輩,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巧合,還認識了落雪,冥冥之中就好像註定了,我會跟他們一起來這裡一樣。」

原本以為來到火雀大陸,最開始要做的事情是回到夜家,重新奪回屬於嫡系的一切。

夜家究竟是什麼樣的情況。

畫軸上的老祖宗又為何和外祖父那麼想象。

一切的一切,或許等她回到也加之後就會解開了。

「那便順其自然,魔族就算有野心,火雀大陸也並非皇族說了算,各方勢力也不會俯首稱臣的。」

「嗯。」夜若晞突然寬心了,突然想到還沒有還給落應天的家主令,「我明天就把家主令還給落老前輩。」

……………………

因為司溟灝的突然到來,讓原本想要去逼問落應天家主令下落的落應擎,不得不改變了計劃。

而也正因為如此,落應擎至今不知道,落應天其實已經不在島上。

翌日。

門外的吵鬧聲直接將夜若晞吵醒。

「夜若晞呢!讓她給我滾出來!」

夜若晞微微皺眉,這外面的聲音不是落嬌嬌的,這一大清早的誰這麼無事生非!

誰都有個起床氣!

夜若晞打開房門,便看到門外站著一個略微肥胖的女子,胖胖的本來應該是個可愛的事情,偏偏這人一臉凶神惡煞,眉宇間和祁盛倒是有幾分相似。

「就是你這個賤人讓我的祁盛哥哥變成了廢物?!」

夜若晞斜靠在門邊,懶洋洋地看著對方,卻不說一句話。

被冷落的張芬芳臉色一沉,「廢物!我在和你說話!」

夜若晞涼颼颼的瞥了她一眼,轉身回房。

這個落應擎還真是不長記性,昨天才被警告不要來騷擾她,今天又放了一條狗出來咬人。

他們所在的這個院子,落應擎已經派了人眼見看守,突然來了個人,很顯然是落應擎默許的。

民國之絕代商女 張芬芳見夜若晞竟然不理會她而是直接進了屋子,氣得雙下巴都在顫抖。

「你!敢不敢接下我的挑戰!」

夜若晞腳步一頓,這才回頭看著對方,「祁盛的下場你不清楚?怎麼趕趟子來變成廢物?」

「你!」張芬芳嬌喝道,「如果不是你逼得祁盛哥哥用祁家秘法,他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家主沒有辦法替他討回公道,我自己來!就問你敢不敢!」

「不高興。」

夜若晞涼颼颼的飄了三個字過去,直接回房。

張芬芳沒想到自己竟然這樣被無視了。

「你如果不接受我的挑戰,那就證明不但你是廢物,你們整個雲相學院都是廢物!」

夜若晞停下腳步。

從來到這片大陸開始,他們雲相學院就一直被人踩在腳底下,哪怕學院爭霸賽他們贏了,對他們來說他們也不過是從雲羅大陸來的,下位面的人。

這火雀大陸的人,有著天生的優越感。

就因為他們的起點比他們任何一個人都高,所以他們看不起雲羅大陸的任何一個人。

祁盛便是第一個來踢了鐵板的人。

偏偏已經廢了,他們也不願意承認,他們自己或許才是廢物。

夜若晞停下腳步,重新回頭,「想比是嗎?」

「廢話!不然我和你能有什麼話說。」

「想要證明你們不是廢物,那就讓落嬌嬌來挑戰我。」

她雖然不是落海世家的人,但是她一直把落雪當成姐姐,落嬌嬌不是號稱年輕一輩的翹楚嗎?還是落應擎寵愛有加的孫女。

那她就把落嬌嬌徹底打趴下!

張芬芳聽到夜若晞的話當即笑出了聲,語氣諷刺至極。

「就憑你也敢挑戰我們大小姐?簡直就是白日做夢!連我都打不過,更不要說大小姐了!你……」

張芬芳的聲音戛然而止!

原本還站在門邊的夜若晞,竟然在轉瞬間站在了她的面前!

那張妖嬈地臉突然之間放大,讓張芬芳忍不住往後退了一大步!

「那有沒有人告訴你,你來挑戰我,也不過是自取其辱?」

「什……什麼……」

話音剛落,張芬芳還沒有反應過來,夜若晞對著張芬芳便直接揮出一拳!

她不屑於挑釁任何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更多的時候他就是懶的!

但是不代表她喜歡被人挑釁!

面對挑釁的人,拳頭才是解決一切的最好辦法!

轟!

張芬芳重重地砸在了院門之上!

銅製的院門發出沉重的撞擊聲,久久不散。

整個院落都徘徊著銅門的聲音。

守在門外的護衛紛紛皺眉,看了一眼院落的方向,最後還是決定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

張芬芳倒在地上,後背冷汗涔涔。

夜若晞剛才那一擊之後,她甚至站不起身來。

「你……你究竟……是不是先天境?」

張芬芳已經是玄丹境,但是卻完全看不透夜若晞的實力。

如果真的只是先天境,或者是玄丹境,怎麼可能打敗祁盛!

張芬芳越來越覺得,夜若晞肯定是在扮豬吃老虎,否則怎麼可能一擊就將她擊敗!

讓她連一點還手的能力都沒有?

「你猜我是什麼實力?恐怕落嬌嬌應該沒有告訴你吧?那落嬌嬌是不是告訴你,你來殺我,就跟碾死小螞蟻一樣簡單?」 張芬芳吞咽著口水,卻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落嬌嬌確實是這麼告訴她的。

落嬌嬌說夜若晞這一次能夠贏完全是靠運氣,如果不是祁盛使用秘法,祁盛肯定會贏,而夜若晞就是害得祁盛用秘法的人,所以祁盛如今變成了廢物,都是夜若晞的錯。

看著夜若晞一步步走過來,張芬芳嚇得在地上一寸一寸往外挪。

「救……救命……救命……」

張芬芳想要大喊,可是聲音就好像被卡在了喉嚨口,明明外面有那麼多護衛,為什麼沒有人來救她!

「可能他們以為你實力很強,完全不會輸給我。」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