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片刻,宮恩恩還是坐了起來,跟著厲宸下樓吃飯去了。

介於昨晚的教訓,宮恩恩是不太敢招惹厲宸。

趁著人家好脾氣,自己見好就收吧。

「這個魚佟嫂煎的不錯,你嘗嘗!」

厲宸隨手夾了一塊魚肉放進宮恩恩的碗里。

「吃完飯,我陪你去江邊走走,你都在家悶一天了,出去透透氣。」

宮恩恩吃著厲宸夾給自己的魚有些食不知味。

這個男人除了脾氣霸道暴躁一些,對自己是真的好。

可這並不能作為可以不考慮自己感受的理由。 客棧內,因蛟潭禁地這個覺醒技能保護,而安心看「大戲」的眾人,無不是看得瞠目結舌!

對於白魅啟等人來說,那牛X大號雖然已經飛入高空只能看到一個黑點,但那五丈大的赤紅癩蛤蟆是多麼驚人!那道道噴射的岩漿火柱仿若漫天火海,又是多麼壯觀!那無數根仿若長蟲的鐵鏈令人看得頭皮發麻,又是多麼的震撼人心!

這般恢宏的打鬥場面又有幾人能夠有幸一睹,尤其是普通人絕對是三生有幸!

公娘子的頭顱慢慢恢復得差不多了,他停止了盲目地亂轟技能,氣海內的印宙已經告急,幾乎已是月虧狀態,不過他知道一切已經結束啦!

「也該結束啦!」公娘子心中不禁感嘆。一位幾十年的窺神天神,還動用了神貌繼承之一的神之角,更是祭出了他的神器,最終還到了這般狀態!想想還真是可笑!那死癩蛤蟆也不愧為地下的萬年妖物!

公娘子苦笑一聲,他收起神器技能,地上那多到令人頭皮發麻的鐵鏈終於不見了,地上又恢復了一片漆黑。

是的,仍是黑蛟潭。

魔蟾真身那麼大面積的噴射岩漿火柱,並沒能在地面上留下一滴岩漿,說到底岩漿火柱不過就是火魔蟾影的能量,這地下萬年妖物的技能而已!就像公娘子發出的禁地蛟龍,破碎之後不過就是一灘漆黑的影子,連一點殘渣都不會留下。

公娘子來到了地上,青銅鐘死寂就那麼懸在他的身旁,又變回原來三寸高的大小。

公娘子暫時沒有解除蛟潭禁地這個控場技能,也沒有解除黑沼人蛟的形態,雖然已經快是月虧狀態,但他只是要確認一下火魔蟾影有沒有真的死亡。

這點時間只是保持黑沼人蛟的形態,對於公娘子這個老變態來說根本不算什麼,而蛟潭禁地在這點時間那就是可以忽略的消耗。

公娘子那磅礴的印宙靠著強大到變態的神角技能增加了一半,大多的消耗都用在靠著死寂發出的技能上,而這神器技能里,灰色衝擊波的消耗只有地上鐵鏈的五分之一,如此數量還如此厲害的鐵鏈,如果印壓的消耗不大那才是怪事呢!

小不點形態的魔蟾真身就那麼趴在地上,能看到它這小小的身體有著劇烈起伏,一直赤紅色的皮膚已經暗淡許多,看來已是急喘待死的狀態。

公娘子這個老變態剛才那一通技能亂放,雖然看不到小不點的魔蟾真身在哪兒,但他的神器技能太過強大,從上而下的大片衝擊波以及那無數的鐵鏈,即使沒有震壓下來的衝擊波,那似乎沒有盡頭的鐵鏈,也不是做出垂死一搏的魔蟾真身所能夠奈何的。

可憐這萬年的妖物只能以小不點的狀態,承受著老變態的瘋狂蹂躪!

「哈哈……」公娘子發出嘶啞難聽的笑聲,說道:「你這該死的癩蛤蟆,安心去死吧!老娘是不會浪費你的萬年精魄的。」說完又大笑兩聲。

公娘子開始解除黑沼人蛟的形態,得留下一點印壓,他準備用最後一點可用的印壓,凝聚在蛟影上,然後一鞭把這小癩蛤蟆抽死。這魔蟾真身又不是真正的癩蛤蟆,總不可能一腳踩死,即使公娘子能踩死那也得帶著印壓。

神裔沒了印壓與常人又有何區別?

月虧狀態是印壓本源里還有百分之一,公娘子印宙的月虧狀態也要比現在白魅啟的月盈狀態來得深厚,只要不消耗掉這百分之一,那就不是印壓耗盡,何況他現在還沒到月虧狀態。

印壓耗盡對於公娘子來說可是要死人的,那還不如耍個天崩死得帥氣呢!當然現在魔蟾真身已經奄奄一息了,他就是啥也不幹也能耗死它。

黑沼人蛟的形態解除了,這不過就是瞬間的事情。公娘子那雙漂亮的媚眼終於又現了出來,他流下了兩行清淚,苦笑兩聲,然後仰天大叫道:「好!好!為何?為何?」話音剛落,轟然倒地。

一代窺神天尊就此落幕!

公娘子倒下之時,他身旁的魔蟾真身也剛好死去,現出了公娘子一生所求的萬年精魄。一個赤紅色的影子,說是影子因為看來有形可又似乎無質,顯現著半透明狀。這萬年精魄還就是一隻小蟾蜍的樣子,只是這個趴立著的小蟾蜍,身下有著傘狀花莖模樣,就好像蒲公英上有隻小蛤蟆。

火魔蟾影的萬年精魄出現在魔蟾真身屍體的上方,大約一尺的距離,就這麼赤紅色半透明的懸浮著,一棵蒲公英上趴著一隻小蛤蟆,倒是美美的仿若一幅畫。就是不知道公娘子這一代窺神天尊轟然倒下之時,有沒有用餘光看到一眼這令他夢寐一生也因而喪命的寶貝。

公娘子解除黑沼人蛟的形態后,雖然本體看不到一點傷勢,但受到的傷害是致命的。公娘子最終殺死了火魔蟾影爆出了夢寐以求的萬年精魄,可火魔蟾影卻打碎了他的精魄,世事如此,不禁令人唏噓!

心臟洞穿、失去半邊身體、頭顱被爆,這樣的傷勢不是黑沼人蛟這個變態的液態化身體,任誰都夠死一百次啦!

公娘子現出真身之後,就知道大限已到!這變態老瘋子臨死之時,也不過就如常人一般,只覺世事炎涼,什麼一代禍亂、什麼尊榮富貴、什麼一生所求,到頭來不過就是過眼雲煙!

公娘子臨死之前仰天大叫那兩聲「好」,第一聲是苦澀的自嘲,自己的一生夙願卻最終害死了自己,又怎能不讓這一代禍亂噓唏感嘆?而第二聲是對火魔蟾影這萬年老妖物的讚歎,居然能如此厲害到與他同歸而終,這也算是老變態對老妖物的惺惺相惜吧!

那兩聲「為何」,第一聲是他心有不甘地質問蒼天,明明萬年精魄就要到手,卻無法如願以償!第二聲是他質問自己,為何會這般所為?為了這種可笑的想法而終其一生!這變態老瘋子臨死之時終於是有所醒悟!

蛟潭禁地消失,漆黑的地面又恢復了原樣,外面的風兒終於不再受到阻擋。一陣涼風掃過,掃起一地凄涼!

這片荒涼之地,今日死去的生命太多了,不管是人是馬是妖物,不管是小人是梟雄是神裔,不管是被殺的還是殺人的又最終統統被殺死。

這一切的一切都深深震撼了客棧里看客的心靈,尤其是白魅啟和柳家兄妹這三個孩子,如此強大的窺神天尊、隨意就將一堆人馬燒成灰的火蟾妖怪,最終說死就死了,原來生命都是一般脆弱!而那已經變成灰燼的錢威,一個陰狠毒辣、囂張跋扈、欺男霸女的大惡人,到頭來一樣醜態畢露!在窺神天尊和火蟾妖怪面前更是不值一提!

所謂的世事無常就是如此吧!

公娘子死後,有家客棧小夥計以及廚子自然都不知道這就是他們的掌柜,當然自此之後他們所知的神秘夫婦的掌柜就再也沒有出現過,雖然有著各種猜測,可誰又能想到夫婦二人其實只是一個老變態,尤其還有著他們夢寐幻想的風情老闆娘。

最終沒了掌柜的有家客棧,被夥計們以及廚子們分財散夥,這有家客棧也在這片荒涼之地慢慢破廢,後來也有不少趕路之人經過紅蛇谷這條荒涼官道時,在此破廢的有家客棧躲雨、過夜,也許在此會產生一段佳話,也許會在此發生一段江湖恩怨……

而今日在此客棧發生的種種事非,後來在江湖上慢慢傳開,成了一段江湖傳說。特別是窺神天尊與火蟾蜍妖物的大戰,更是越傳越邪乎,說什麼的都有。

當然這些都已是后話!

——全書終

哈哈,當然開玩笑的啦!各位看官大人十分抱歉!

書外話

白魅啟(鄙視眼):混蛋!你不是說這一章有我的戲份嗎?

大漠三萬里(認真臉):是啊!你沒看到你名字嗎?

白魅啟(不可思議):天哪!就出現了兩次名字,而且還不是單獨提起,這他媽也算?!

大漠三萬里(剔牙齒):那你小子不是也混在人群中露了兩次臉嗎?怎麼得也有兩個鏡頭啊!

白魅啟(豎中指):去死! 有家客棧內,沙得寶抽上一口手中的大煙袋,長長地吐出一口煙霧,看著外面終歸平靜,先前還是那般喧囂,最後只留得一人一妖兩具屍體,不禁感嘆道:「哎!想不到今日在這荒山野嶺的客棧外死了這麼多人!錢威那幫混蛋倒是死有餘辜,平日里壞事做盡,到頭來連個屍身都不曾留下,就那麼被冒出來個火蛤蟆妖物燒成了灰,這還真是老天開眼啊!快哉!快哉!」

沙得寶又抽了口煙袋,繼續感嘆道:「那不知就怎麼出來位神裔高手,儘管厲害得如天神似的,最終卻和火蛤蟆妖怪一起死了,真是怪哉!惜哉!倒是我這個沒用的老傢伙苟且活了下來,哈哈,幸哉!幸哉!」說完這老傢伙又感嘆一句:「哎,真是世事無常啊!」

「因為沙老伯你是個好人,我們也是好人,所以老天就讓我們活下來啦!」柳樹芽現在的心情是好了許多,哥哥看來也沒什麼大礙,她們又是死裡逃生。

「是啊!你這小丫頭說得對,我們都是好人,哈哈……」沙得寶也是心情大好,能活著總是好的!

「今日真是僥倖啊!」柳南山感慨一聲,看著心愛的妹妹,心中覺得有些慚愧,連自己的妹妹都保護不了,還算個什麼哥哥?

柳南山在心裡暗暗起誓,以後一定要加倍努力,讓自己足夠強大,再也不能讓樹芽兒面臨今日這般危險,受到一點兒傷害!

「呵呵,我們今日可都是被一隻蛤蟆救了下來。」白魅啟看向身邊的沙得寶等人,有些自嘲地笑道。

白魅啟慶幸逃生之餘,暗暗覺得愧疚,自己實在是太廢物了!就這點能耐居然還要學著英雄人物行俠仗義,要不是沙老伯和柳家兄妹出手相救,什麼九歲神裔天才早就死了!還連累著大家一起受罪,以後一定要變得非常強大做一個真正的大英雄!

「哈哈……」

白魅啟這話一說,大家不禁相視一笑。

「哥哥,那位窺神天尊大人怎麼一下就死了?不是都已經打敗妖怪了嗎?」

柳南山愣一下,說道:「也許是之前受到的傷害吧!」

「那、那個火蛤蟆是個什麼妖怪啊?從哪兒來的啊?開始不就是個火球嗎?怎麼後來又變成個蛤蟆了,一會兒那麼大一會兒又這麼小的。」柳樹芽睜著水靈靈的大眼睛,一邊說著還一邊比劃著,顯得可愛之極,一歪腦袋做個思考狀,又道:「哥,你說會不會是來了兩個妖怪啊?可那之前的那個火球又去哪兒了呢?」

大家看著柳樹芽的可愛樣子都不禁笑了笑。

柳南山拍拍妹妹的小腦袋,笑道:「你這個小傻瓜,一下問這麼多問題,哥就是知道也來不及說啊!」

柳樹芽小嘴一翹,嗲嗔道:「那你就一個一個解釋給人家聽嘛!哼!不許你嫌妹妹煩!」

「好!好!」柳南山擺擺手做個無奈地樣子,然後故做正經地說道:「怕了你啦!哥哥告訴你,我、不、知、道。哈哈……」

「討厭!哼,人家再也不理你這個臭哥哥啦!」柳樹芽說完,鼓起朱潤的小嘴,一副氣呼呼的樣子。

「哈哈……」

大家又是歡聲而笑,連柳樹芽自己也不禁開心地笑了起來,大難不死的感覺真好!

「你們看看那窺神天尊的屍體上是不是有著什麼東西一直亮著?」白魅啟眼尖指著外面說道。

「哪啊?」大家都朝著白魅啟指的方向看去。

「哦,好像是有個紅影,那就是陽光照的吧?」柳南山說道。

「應該不是陽光照的那麼簡單,我剛才就注意到了,開始我也像柳兄這樣認為的。不過現在還不到傍晚,陽光照的話不應該是這樣的紅。」白魅啟仍然指著外面的所見之處說道。

「不會是那窺神天尊大人死……死後的靈魂吧!」柳樹芽說著顯得有些害怕,不由地朝著哥哥身邊靠了靠。

柳南山愛憐地拍拍柳樹芽的肩膀,說道:「你個小傻瓜,大白天的哪有什麼靈魂啊?何況這麼多人在你怕啥?」

沙得寶哈哈一笑,說道:「走,去看看!萬一是什麼寶貝呢?哈哈,俗話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嘛!」

「是嗎?那太好了!走,我們快去看看!」沙得寶這話對於柳樹芽來說比哥哥的話有用多了。

客棧內到公娘子死去的地方還有著一段距離,那火魔蟾影的萬年精魄又是有形看似無質的存在,它這小蟾蜍連著下面的傘狀花莖形狀,加起來還不到一個嬰兒的拳頭大,又是半透明的赤紅色,遠遠看來就像陽光照下來反射的光點。

而之所以白魅啟他們看著是在公娘子的屍體上,那是因為角度的問題。萬年精魄懸於魔蟾真身屍體上方大約一尺的地方,而公娘子的屍體就躺在一旁的地上,所以遠遠看來就是這般。

對於有家客棧的夥計和廚子來說,今日客棧之外死了這麼多人,又是妖物出現的,也只能慶幸著自己和客棧沒事,他們身為普通人中的底層,只要自己能夠安生過好日子就行。

兩個小夥計還得收拾之前客人吃飯留下的攤子,廚子在後廚也有著要準備加工的活計,見外面終歸平靜,就各自散開忙活去了。即使還有什麼想一吐為快的,也得等閑來再說。

「哥,這紅色的小蛤蟆影子是什麼東西啊?會不會是那蛤蟆妖怪的靈魂啊?不過倒是怪好看的。」柳樹芽拉著哥哥的手邊走邊道。

這時,白魅啟他們離公娘子的屍體大約還有三丈的樣子。

柳南山看著火魔蟾影的萬年精魄,表情顯得有些激動,也沒急著回答妹妹的話,連忙快走幾步。柳樹芽正拉著他的手,嘴裡「哎呀」一聲,連忙快步追了上去。白魅啟和沙得寶見此自然也是跟了過去。

「這窺神天尊大人是男是女啊?世上怎麼會有這般奇特裝扮的人啊?這……這也太噁心了啦!」柳樹芽看到公娘子這副半男半女的樣子,不禁吐槽道。

「是啊!確實夠難看的。」白魅啟看了也是忍不住吐槽道。

沙得寶哈哈一笑,說道:「逝者為大,你們這些孩子真是口無遮攔,還是不要在這位窺神天尊大人的屍身旁邊多說什麼吧!」

白魅啟被這麼一說感到有些慚愧,點頭應同。他彎腰對著公娘子的屍體鞠了一躬,說了句「多有冒犯」。

柳樹芽雖然也學著白魅啟的樣子做了,但還是先對著沙得寶吐個舌頭做了個鬼臉,沙得寶見了自然是呵呵一樂。

柳南山倒是沒心思去關注公娘子的奇葩造型,過來的時候只是掃了一眼,當然驚訝一下是難免的。然後他就蹲在公娘子屍身的一旁,有些目瞪口呆地看著地上那魔蟾真身上方懸著的半透明狀的萬年精魄。

柳樹芽見此有些不耐地說道:「哥,這到底是什麼啊?」

倒是不待柳南山回答,沙得寶俯下身子看著火魔蟾影的萬年精魄說道:「這……這不會就是傳說中的什麼千年萬年的妖物精魄吧!」

「是、是精魄,雖然我不知道具體是千年還是萬年,但絕對是傳說中的妖物精魄。」柳南山激動道。

「應該是萬年精魄!」 重生之嫡女皇后 白魅啟在一旁冷靜地說道:「因為這麼個火蛤蟆也同時殺死了這位窺神天尊啊!」

「有道理。」柳南山說著轉頭看了一眼身旁公娘子的屍體,又道:「這位裝扮奇特的窺神天尊大人,之所以會與這隻火蛤蟆死戰到底,應該就是為了得到它的萬年精魄。」

「哎!這位大人應該怎麼也沒想到會因此喪命吧!真是世事難料啊!」沙得寶不禁感嘆道。

也許上了年紀的人容易對人生髮出感嘆吧!

這時,蹲下身子的柳樹芽,不禁好奇地伸出右手食指輕輕觸碰了一下面前的萬年精魄,誰知她白嫩的小手指剛剛觸碰到這萬年精魄上趴立的小蟾蜍,就見她左手上紫光一閃,居然就這麼開啟了燧字神印。

書外話

白魅啟(一臉殷勤):這萬年精魄聽上去就很吊的樣子,作者爸爸您一定是留給我這位男主大人的吧!

大漠三萬里(故意點點頭):是的,不過……你想多了。啊哈哈……

白魅啟(氣憤臉):混蛋!去死! 晚飯後,厲宸牽著宮恩恩的手一起去江邊散步。

已經是八月的末尾,立秋都過了半個多月。

此時濱洲的氣候最是宜人。

傍晚時分,天氣涼爽,清風拂面,讓人倍感舒適。

二人沿著濱江慢步,彼此並沒有太多語言,只是厲宸時不時想起什麼會跟宮恩恩說上幾句,宮恩恩也只是嗯嗯啊啊的答應著。

雖然大多數時間兩個人都是在沉默,但二人並沒有感覺尷尬或者無聊。

而是默契的像一對老夫老妻,彼此心照不宣,並不需要太多語言上的交流。

二人散步從江邊回來,再到睡前的整個晚上,厲宸都在陪著宮恩恩。

宮恩恩學習蔣芸莉給自己的數據資料,厲宸就在一旁輔導。

宮恩恩若是畫畫,厲宸就拿些文件坐在一旁看,靜靜的陪著女人。

對於自己昨晚的粗暴行為,厲宸雖然很愧疚,但總歸宮恩恩是不再鬧了,厲宸自然認為宮恩恩是妥協自己了。

總之,二人算是和好了。

不過,最讓宮恩恩害怕的是上床睡覺,昨晚男人的話宮恩恩可是一個字都不沒忘。

男人比宮恩恩先洗漱完畢,宮恩恩從浴室出來時,厲宸已經上床了。

宮恩恩慢慢騰騰的上了床,她真害怕厲宸還會像昨晚那樣折磨自己。

男人早就看穿女人的心思,一把將女人拉進懷裡,當成抱枕抱著。

「別怕,今晚我們不做,好好睡吧!」

厲宸只在女人的唇上用力吻了一下,便摟著女人閉上了眼睛。

聽了男人的話,宮恩恩一顆懸著的心也算是落了地。

厲宸明顯感覺到懷裡的女人身體放鬆下來。

「只要你以後都乖乖的,我不會再像昨晚那樣對你!」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