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這是我的獨門兵刃!」

大陸上並不是沒有這種習慣古怪兵刃的武者,不過確是極為稀少,通常這樣的人都是高手,都是不能隨便招惹的,蕭寒一亮出風魔刺,這種異於大陸上常規兵刃的武器,利澤劍聖便感到心中一沉,原本還有五成贏的希望一下子變成了三成!

「風魔,你的魔寵呢?」

「呵呵,你不是看到了嗎?」蕭寒伸手指了指身後在不遠處低頭吃草玩耍的血兒道。

「風魔,你太狂妄自大了,今天老夫就要你飲恨當場!」利澤劍聖感覺如同被侮辱了一般,眼神中厲芒閃動道。

「打就打,說那麼多幹什麼!」蕭寒長笑一聲,手中的風魔刺已經隨著身影動了起來。

「嘎……當……」

刺耳尖銳的聲音響起,蕭寒手中的風魔刺已經與利澤手中的黑色大劍硬碰了一下。

雙方都感覺到對手實力的強大,利澤劍聖眼圈猛的一收縮,而蕭寒則露出一個興奮的光芒!

對手難求!

「旋風劍!」

「螺旋絞殺!」

兩條人影,一青一灰迅速的在空中交匯,激烈的碰撞伴隨著如疾風驟雨般的金鐵交銘之聲回蕩在整個空間。

鬥氣四溢,疾風鼓盪,四周的紫竹成片成片的倒下,很快便清理出一塊巨大的空間來。

蕭寒在速度上自然是勝過利澤劍聖,可紫竹林的空間過於狹小,對他的速度還是有些影響,利澤劍聖選擇在這裡決鬥對他還是有些優勢的。

利澤劍聖不愧是成名數十年的人物,打的是不急不躁,防守的也是滴水不漏,即使蕭寒有「真實之眼」的幫助,也難以在一時間脫破對方的放手,而且施展真實之眼還沒有能達到一心兩用的境界,故而蕭寒一開始並不佔上風,甚至有幾次差點讓利澤劍聖凌厲的鬥氣給掃中!

每一次決鬥或者比武都會暴露出一些問題,與赤龍劍聖一戰,讓蕭寒領悟到重勁的運用,是的他在運用力量技巧上面大前進了一步,比武流雲劍聖,獲得真實之眼的一些應用,同時也認識到自己與神級力量的差距,雪影劍聖那一戰,蕭寒端正了自己的心態,對自己的實力重新定位,而與利澤劍聖這一戰,讓他認識到更多的不足,首先是招式,他能運用的招式實在太少了,還多是七拼八湊的,跟別人學的,真正自己的東西並不多,一旦被對手克制了速度,那只有拼耐力和消耗了!

戰鬥的節奏一旦被對手掌握,那就等於敗了一半!

利澤劍聖無疑是一個對戰鬥節奏掌控相當強的一個人,雖然目前拼了一個旗鼓相當,但如果利澤劍聖與蕭寒同等年紀的話,蕭寒此時敗局已定!

拳怕少壯這句話是至理名言,蕭寒此時並不處於劣勢,只不過他還需留點力氣對付利澤劍聖那隻鐵背大蜥蜴,利澤可能是因為好面子,沒有叫上自己的魔寵一起上,這讓蕭寒撿了一個便宜,才拼了一個勢均力敵! 男兒生於世,但憑一身傲骨,可立於天地之間!

總裁爹地傷不起 神秘的天機,將冷漠的青年送到了異變后的盛唐。權勢、名聲、財色當前,是選擇一身傲骨,還是與濁同渾?

……

「旋風撩殺!」

利澤劍聖暴喝一聲,嘴角猛的一陣抽動,兩隻血紅的老牛眼睛如同銅鈴一般瞪得老大,眼中的戰意越來越猛烈,灰白的頭髮根根倒立豎起,有如鋼針一般,氣勢不斷的在猛漲,彷彿要傾盡全力一般!

一個多小時的戰鬥,對雙方體能的消耗是個巨大的考驗,蕭寒尚還要留下兩份氣力來,而利澤劍聖可是拼上老命了!

汗水模糊了雙眼!

只看到利澤劍聖手中的黑色大劍突地下滑,劍隨手走,銀白色的鬥氣破體而出,霎時間大劍上形成了一道三尺長的劍罡,如怒海狂濤似的卷向蕭寒!

感受到利澤這威力奇大的一招,壓力如同山洪爆發,蕭寒頓時生出一絲振奮來,手中風魔刺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衝天一聲長嘯,身體微微一陣,青色風系魔法魔力迅速的將風魔刺纏繞起來,形成一把寶劍的模樣,一陣輕鳴,興奮的迎了上去。

「中華武術,四兩撥千斤!」

「叮叮噹噹……」

一陣如同疾風驟雨式的撞擊,勁氣四溢,「嘭」的一聲,蕭寒被撞出十丈開外,從半空中掉了下來,半跪在地上,右手風魔刺插在地上,嘴角溢出一絲鮮血,想不到利澤劍聖的白銀鬥氣居然如此厲害,這是他第二次內腑受傷了!

利澤劍聖也不好過,幾乎是被從地上拖著一般向後倒退,身下壓斷的紫竹不計其數,發出噼噼啪啪的竄響,一張老臉憋的通紅,眼球充血,若是不是手中的大劍插在地上的緩衝之力,估計還會飛的更遠!

「風魔小兒,你是老夫這三十年遇到的最強勁的一個對手!」利澤劍聖翻身站起身來,沖著蕭寒大喊一聲道。

「利澤老匹夫,你也不差,都一把年紀的,居然還能把本侯逼成這樣!」蕭寒哈哈一笑,伸手抹去嘴角的血跡,也大聲道。

「風魔小兒,老夫知道,今天是殺你的最好的機會,錯過了今天,再想殺你恐怕就不可能了,所以,風魔小兒,今天你必須死!」利澤劍聖手握大劍,全身再一次蓄勢,手中重劍輕輕一揮,劍尖的劍罡將虛空劃出一聲聲怪響。

「那就要看老匹夫你有沒有這個本事!」蕭寒縱聲狂笑一聲道,「今天誰死還不一定呢!」

「嗚嗚……」

蕭寒手中的風魔刺一抖,發出輕微的顫音,百米的距離眨眼及至!

「鐺……」

「風魔小兒,果然好快的速度!」利澤劍聖一聲獰笑,鋼鐵相交的聲音傳來,伴隨著一連串的火花竄起!

「利澤老兒,你也不錯!」蕭寒回敬一聲。

兩人以極其飛快的速度在空中對換了方位。

「再來!」

「好!」

……

紫竹林深處的戰鬥一直持續了兩個小時,兩個小時連續不斷的戰鬥,無論從精神到體力,兩個人差不多到了極點!

「風魔小兒,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為我的孫子利奧報仇!」利澤劍聖咬牙切齒,氣喘吁吁,黃豆大的汗珠不斷的從額頭上滾落,身上的護甲和衣物也差不多支離破碎了,還有好幾處被刮傷,傷痕纍纍!

「利澤老兒,別盡說這些沒用的廢話,有本事的你來殺我呀!」蕭寒也打的極為幸苦,他完全是靠肉體的能量支撐,又比利澤劍聖年輕,所以情況還好一點,但也是汗如雨下,一襲青衫也早已破損多處,狼狽不堪了。

兩個人都在積蓄力量做最後的一次拼殺!

「風魔小兒,你看那是什麼?」利澤劍聖突然沖著蕭寒得意的狂笑起來。

蕭寒頓覺背後傳來一陣冰寒,扭頭一看。

一頭巨大的凶獸散發著兇悍的氣息,立於蕭寒身後三米,血紅的大眼,緊盯著他,龐大的身軀如同一座小山,口中發出一聲巨大的聲吼,震得周圍紫竹林瑟瑟作響。

利澤這個老匹夫的獸寵,凶獸鐵背蜥蜴!蕭寒心中頓時驚呼一聲!

「吼……」

鐵背蜥蜴粗喘著的惺臭氣息,四蹄踏動,沖著蕭寒急撲而來!

「鐺……」

風魔刺抵在鐵背蜥蜴那碩大的腦門上,居然帶起一連串的火星!

鐵背蜥蜴的腦袋居然能擋住寒鐵打造的風魔刺全力一刺,難怪在物理攻擊和防禦方面,這個醜陋的大傢伙能跟巨龍有的一拼!

不好,這傢伙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硬拼的話吃虧的只有自己,利澤劍聖這個時候放出鐵背蜥蜴實在選擇了一個最佳的時機!

腳尖輕點,蕭寒身輕如燕的向上躍過好幾米,身子在半空中一個翻身落在鐵背蜥蜴的背上!

鐵背蜥蜴怒了,敵人居然跑到它的背脊上了,連聲怒吼,然後猛地搖晃了幾下,發現敵人還穩如泰山的站在自己後背上,急了瘋的它一個翻身,壓得身下的竹子都紛紛爆裂開來!

蕭寒輕輕的一借力,躍於半空之中,真實之眼猛然睜開!

八階鐵背蜥蜴,產地:漠北荒原的利馬大沼澤,性情暴躁,力大無窮,能生撕猛虎雄獅,渾身鋼筋鐵骨,刀劍難傷,肉食,喜獨居,弱點:眼睛,臍下三分。

臍下三分豈不是那個地方?

看到了,就那個小不點?蕭寒瞪大眼睛,終於看到了鐵背蜥蜴的那根本用肉眼很難找到的一處弱點!

如此機會豈能不利用!

雖然人在空中不能接力,但蕭寒卻可以施展他的風系魔法,一根肉眼根本看不到的風針透過蕭寒的指縫激射而出,目標就是那鐵背蜥蜴的臍三分之處!

有道是樂極生悲,雖然蕭寒眼睜睜的看到自己那一道風針沒入鐵背蜥蜴的體內,卻沒有考慮到自己就懸在鐵背蜥蜴肚皮的上空,垂直掉下,正好被鐵背蜥蜴的一支前爪狠狠的撲中了後背!

本來就內腑受了輕創,這一下頓時打的蕭寒五臟六腑移位,仰天噴出一道血箭,重重的滾落在地!

眼見蕭寒重傷落地,利澤劍聖興奮的沖了上來,手中黑色的大劍吞吐著銀白色的劍罡,沖著蕭寒身落之地,重重的一劍劈下!

緊急關頭,蕭寒已經來不及想繼續隱藏自己身上的第二根風魔刺,左手閃電抽出,疾點就要落下來的黑色大劍!

「嗷……」

一道震天般的吼叫聲突然響起,飽含痛苦的聲音讓利澤劍聖心神猛地一顫,手中的大劍不由的偏了一點。

鐵背蜥蜴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眼神之中不再是那種嗜血的兇狠之色,取而代之是一種恐懼和痛苦!

鐵背蜥蜴跟了利澤劍聖將近四十年,可以說是生死兄弟,當他看到鐵背蜥蜴這種瀕臨死亡的眼神之時,頓時感覺到一種莫名的傷痛充塞著整個心頭。

他們是簽訂了契約的,利澤劍聖自然感覺到鐵背蜥蜴正忍受著一種極大的痛楚,一股青色的風系能量在它的體內肆虐著,不斷的破壞著它體內的臟腑器官,生命力在一點點的逝去!

「不,風魔小兒,我要殺了你!」利澤劍聖暴怒了,揮舞著手中的大劍,發了瘋的朝蕭寒砍了過去。

「瘋子!」蕭寒暗罵一聲,身體迅速的向後退去,劇烈的動作有牽動了體內的重傷,一口鮮血再一次噴了出來。

這一次要是能活著回去,起碼要在床上躺一個月,蕭寒心道。

「三重勁!」

要活命就必須重創或者殺死利澤劍聖,但是以他現在的能力,只能選擇重創!

利澤劍聖沒有想到已經到了強弩之末的蕭寒還能反擊,而且反擊的力量還是如此詭異,那從大劍上穿過的力道跟波浪一樣,一浪高於一浪,通過握劍的雙手傳遞手臂,然後再到心臟!

「噗!」

利澤劍聖噴出一大口鮮血,仰面倒下!

兩敗俱傷,所有人都沒有猜到這一場決鬥居然是這麼一個結果!

鐵背蜥蜴死了,死的很不甘,它跟隨主人經歷了大小數百次戰鬥,每一次都將對手殺的打敗,不知道生撕了多少對手的魔寵,到頭來居然死在一根弱弱的風針之下!

血兒拖著蕭寒離開了,她不喜歡殺生的,儘管她知道這是替主人殺死利澤劍聖這個勁敵的最佳的實際,但是她最終還是放棄了。

蕭寒也沒有責怪血兒,一是,他現在沒有這個力氣,二嘛,雖然是兩敗俱傷,但對於利澤劍聖來說他還是敗了,死了一隻凶獸魔寵,自己也身受重傷,尤其是對心理上的打擊,恐怕日後在修為上再難有任何寸進!

蕭寒則不同,這一戰收穫甚大,雖然依仗自己的速度,但在這種拚鬥中,短小的風魔刺有著先天性的不足,這種適合偷襲和近距離肉搏的兵器只有在特定的情況下才能發揮它最大功效,所以蕭寒決定接下來換兵器!

當然換兵器並不等於捨棄風魔刺,而是這樣一來風魔刺徹底的變成蕭寒的秘密武器,同時也是保命的武器! 何事情的進行都要有著限度,尤其是官場上的,更是不艚夠無限制的縱容著發展下去,真的要是那樣的話,到最後會給人種沒有辦法掌控的感覺。

再說這樣的放縱,別管是哪一級黨委政府都是絕對不會允許出現的。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就在事情發展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在第二天的清晨,楚如玉安然無恙的出現在了殷玄縣的縣委書記辦公室內。

這時候的楚如玉和昨天相比,神情明顯是平靜許多,臉上的那種惶恐也是消失著,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平靜。

「蘇書記,謝謝!」楚如玉說道。

「楚總,你沒有必要這麼客氣的。說起來這件事情,我們殷玄縣也是有著責任的。如果不是我們的服務措施不夠的話,楚總也不會被帶走的。這件事情歸根到底,都是我們的錯誤。」蘇沐說道。

這姿態擺的真夠低的!

蘇沐越是這樣,楚如玉的心裡就越是感覺到一種複雜的情緒。自己原本是想著在這裡投資,但更多的是因為想要從這裡撈取到足夠多的利益。而人家蘇沐是怎麼做的那?

在明知道自己被抓走的情況下,竟然動用了這麼大的人脈進行著解救,這說明什麼,說明蘇沐是真的為她在忙碌著。就沖著蘇沐這樣的態度,楚如玉就知道自己該表態了。

更別說在臨山縣那邊,縣公安局真的是對她做出了道歉聲明不說,還稍帶著給了她很好的條件。這個條件,便是在臨山縣那邊,可以對放心乳業進行征訂。

要知道臨山縣是距離殷玄縣最近的,要是說放心乳業真的在這裡投資的話,擁有著臨山縣這麼一個市場的話,對放心乳業絕對是有著大好處的。

「蘇書記,你可千萬不要這樣說·真的要是這樣說的話,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為好了。」楚如玉趕緊道。

「只要楚總現在沒事就好。」蘇沐笑道。

「蘇書記,我這次過來除卻是想要表達下感謝之意外,更為重要的是·我想著和你們殷玄縣簽訂合同。我們放心乳業決定在殷玄縣建廠,而我們的這個建廠,殷玄縣的人可以優先進行培訓錄用。

除卻這個外,我們是會自己負責奶牛餵養的,但如果說殷玄縣這邊能夠提供給我們奶牛所需要的飼料,我們會十分感激的。」楚如玉沒有任何猶豫果斷道。

蘇沐眼前一亮,經濟專業出身的他·怎麼能夠不知道楚如玉這話說出來所能夠形成的影響。

要知道一個放心乳業的出現,是可以帶動一個縣其餘行業的發展。比如說剛才所說的飼料,比如說運輸·比如說其餘的配套行業。

再加上星月科技的話,有著這樣的兩個大企業在,殷玄縣這邊的經濟發展真的會走上正規的。

「楚總,真的是多謝了!你放心,我們殷玄縣這邊是絕對會保證,為你們提供好政策上的服務工作。」蘇沐說道。

「蘇書記,我知道光是這樣的話,還不足以表達我對你的謝意。這樣,我已經初步和其餘幾家都約定好了·他們近期之內就會前來殷玄縣進行投資考察的。他們全都是一些環保產業,是絕對不會有所污染的。」楚如玉說道。

「真的是太感謝了,楚總·我們殷玄縣能夠有著楚總這樣的投資商,真的是我們的榮幸啊。」蘇沐笑道。

「蘇書記,我能做的也只有這樣·如果說我的地位再高點的話,還是能夠幫助到你更多的。但現在我只是商會的副會長,很多事情都不是我能夠拍板的。」楚如玉說道。

「楚總能夠這樣,我們已經是很為滿意了。楚總,今天中午如果可以的話,不如由我做東,我請楚總吃飯。」蘇沐笑道。

「那就麻煩蘇書記了!」楚如玉說道。

「不麻煩!」蘇沐道。

兩人又隨便的說了幾句話之後·楚如玉便拿著已經指定好的合同,放到了蘇沐的面前·給蘇沐說只要他們這邊沒有任何意見的話,放心乳業是絕對能夠馬上籤訂合同的。

當楚如玉走出辦公室之後,蘇沐瞧著她的背影,突然有種想要走上前,動用下官榜的衝動。因為直覺告訴蘇沐,楚如玉不像是外表表露出來的那麼簡單。

真的只是一個放心乳業的總裁嗎?

一個這樣的乳業總裁能夠成為石都市這個商會的副會長嗎?能夠影響到其餘幾家企業的投資決定嗎?不過別管楚如玉如何,只要是對殷玄縣有好處的事情就成。

「慕白,讓鄭立興過來下!」蘇沐說道。

「是!」

當鄭立興過來之後,蘇沐就將楚如玉給的同遞給了他,「這份合同你抓緊時間看看,如果說沒什麼過分要求的話,就要儘快簽訂。」

「是!」

鄭立興拿起合同后,瞧著蘇沐沒有別的吩咐,就直接走了出去。而當鄭立興看到這份合同是怎麼回事的時候,臉上不由露出一種驚愕的神情。

真的假的?

放心乳業的合同書!

雖然說鄭立興知道楚如玉是準備和殷玄縣簽訂合同的,但卻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迅速。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