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你這天賦,這病懨懨的樣子,谷供奉不是說了嗎,你還抱有一絲希望,你永遠都突破不到武王,現在這些大家族公子都見你長得漂亮,等你在過個幾年,能有什麼用?你真當自己是蘇家的嫡系?不是看你媽死得早,你繼承她的美貌,老夫早就懶得管你了。」

呵斥結束還想給蘇妙柔一耳光,看到她已經哭得厲害,袖袍一擺,「給你三天時間,那四位公子選一個,你敢不選?老夫打斷你的腿,再將你直接賣到一家!哼!」

說完,甩袖回到府邸之中。

只留下蘇妙柔在那啜泣。她母親是蘇家最美的侍女,被蘇磊相中成為小妾,生下蘇妙柔后當年蘇家與其他家族爭鬥,被人暗中傷害,沒有活過三個月就死了。

當時蘇妙柔才九歲。

蘇家重男輕女,蘇磊有兩兒兩女,蘇妙柔的姐姐就是聯誼給長得醜陋的雲河主城的一個二等末流家族,聽說過得很差。

蹲在地上,蘇妙柔靠著牆壁雙手抱著雙腿哭泣。

「臉上還疼嗎?」

蘇妙柔的耳邊突然出現一個溫柔的聲音,抬頭起來一看,把她嚇了一跳立刻躲開,「你是誰?」

龍辰不靠近,手中拿著靈藥,「我是龍辰,剛在拐角目睹一幕,時難忍受,我這有靈藥可以先敷一敷。」

蘇妙柔看龍辰不認識還是有些害怕,退到後門邊再說,「謝謝你的好意,不用了。」

龍辰咬了咬牙,「等等,蘇姑娘在下想幫你脫離苦海,蘇姑娘是不是想離開蘇家,又不壞了母親的名聲。」蘇妙柔早就想離開,可如果直接逃跑,阿爺和阿婆就麻煩了,還有從小就照顧她的兩位侍女,父親蘇磊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

「這……我……」

龍辰上前一步,「以你的性格絕對不會聽從你父親的話對不對?」

「你怎麼知道?你根本不是路過的對不對?」蘇妙柔非常聰明,而且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為什麼一直不能突破武王的原因,是她體內有一道受傷的玄靈,在吸取她的靈氣,這是兩年後那玄靈復甦她才明白過來。

「你怎麼就這麼聰明呢,告訴你個天大的秘密!我是你前世的有緣人,前世受你照顧,今世所以來幫你。」

蘇妙柔直接準備關門,「真會說假話。」

周圍沒人,龍辰直接祭出大招,「你思考時右手食指點唇,歪頭包嘴吐小舌頭,洗澡要洗半個時辰以上。左肩有一顆紅痣,腰左右粉的胎記,每個月最不舒服的是第三天,還有很多,要不要去我繼續說?」 「不要說了,你怎麼會知道這些?」蘇妙柔嚇的躲在門口。

龍辰做了個禮節動作,「噓,小聲些天機不可泄露,不能讓其他人知道。我是你的有緣人,前世你幫了我,今世我特來幫你。」

龍辰說的全部都正確,若是正常家族女子早叫侍衛將龍辰給拿下,但是蘇妙柔不行,她在蘇家沒有什麼權利,而且她現在真的很想離開蘇家。

「那你怎麼幫我?」

龍辰托著下巴想了想,「你告訴上門來提親的是哪四家公子便可,兩日之內我便帶朋友來,將你弄走如何?你只需在家安靜等兩日。」

「真的嗎?」蘇妙柔告訴龍辰那四位公子身份,雖她並不確信龍辰,但看著對方那自信的微笑,心中彷彿真感覺到了一絲希望。

……

龍辰看著蘇家府邸,自己勢單力薄如果是一位武尊強者,僅憑自己便可讓蘇家畏懼。現在不過武宗中階還未有蘇家供奉實力,想要讓蘇家乖乖聽話,龍辰想到一人。

紅霞居,紅霞鎮最貴最好的旅店,沒有之一。

「嘿,什麼風又把龍辰老弟吹回來了。」蔡嘉在一樓喝茶,正看到龍辰走進來,「來來來,正好來品這給燭帝特供的茶,我這都不多。」

帝國特供,燭帝才能喝到的東西,龍辰重生前都沒喝過。

薛元亮他們要在紅霞鎮休息兩日再出發,所以龍辰想到了蔡嘉至於住所就太好找了,以蔡嘉的性格哪裡最貴就肯定在哪。

人不熟悉,錢熟悉。

「好茶,好茶,不愧是帝供。」龍辰抿了一口,清香回甜,還有種微微海浪般的氣味。

「喜歡?蔡哥給你安排幾包?」

龍辰連連擺手,「蔡哥,龍辰有件事想麻煩你。」

懶散的蔡嘉立刻來了精神,「麻煩什麼麻煩,你是我蔡嘉的老弟,你的事就是我蔡嘉的事,直說,蔡哥保證給你安排的明明白白。」

龍辰立刻將蘇妙柔的事告訴蔡嘉。

世家家族,只要是在帝國的管制範圍內,除了拳頭為尊之外,還有一樣東西那就是身份。

龍辰現在什麼身份?沒有身份,只能說是二等家族子嗣,一位修鍊者。

但是蔡嘉不一樣!蔡嘉什麼身份?帝國財政大臣的長子,老爹手握所有村、鎮、郡,甚至是主城的經濟掌控,關稅和財政的一切問題都是其審核,所為位高權重。

對於修鍊者,對於四閣或是樓蘭沒什麼威脅。

但是家族——看到蔡嘉都要喊「爸爸」。

「就這事?」蔡嘉聽完眨巴眼睛。

龍辰點頭,一副老弟模樣。

「簡單,蔡哥給你安排了,明日一早等我。」

……

次日蘇磊正在正堂與四家公子攀談。

「老爺,老爺。」侍衛急匆匆的跑進來。

蘇磊見其丟人的模樣,飛起就是一巴掌,「大驚小怪的,沒看到堂內有四位貴客嗎?喊什麼喊。」

侍衛可憐的捂著臉,「老爺外面來了客人,說是帝國蔡大臣長子蔡嘉。」

「蔡——」蘇磊木納了兩秒,再飛起給那侍衛一耳光,「你他媽的不知道直接給我請進來啊!還通報個屁通報。」

鍾萬溫丁四家一愣,「蘇家主,那蔡嘉莫非就是帝國財政大臣蔡大人的長子?」

「是啊!快快快,我們快去迎接。」

大門外蔡嘉打了個哈欠,穿著一身白色袍衫,身後除了龍辰與他原本帶著四位護衛之外,還跟隨著一隊人馬,這就是蔡嘉安排的陪襯——紅霞鎮鎮主詹佑任。

不妨錯到底 腳步聲傳來,只見蘇磊跑在最前面,後面是四家的人立刻前來迎接,看到鎮主大人都站在旁邊等候多時。

鞠肥躬,「蘇磊恭迎蔡大公子,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

後面四家人立刻鞠躬,超過九十度。

「笨蛋,蔡公子駕到還不請進去!有在外面吹風的嗎!」鎮主呵斥。

蘇磊一個哆嗦連連點頭,「是是是,蔡大公子請進。」

只見鎮主一個箭步到門口,彎腰,做出請的動作。

蔡嘉抖了抖自己的白色風衣,大步走了進去,龍辰與四名護衛立刻跟上。

進正堂,蘇磊立刻讓出上坐,「蔡大公子請坐。」

蔡嘉擺手,「這是你家,我不上坐,隨意,都隨意!」說完就在左側椅子坐下。

蘇磊見狀也不敢坐上位,立刻在對面坐下,「什麼風把蔡大公子您給吹來了?」

蔡嘉抿了口茶,「問我?我還要問問你,什麼風能把我吹來!」

蘇磊眨巴眼睛看鎮主,鎮主也是尷尬不知道啊。

蘇磊伸著脖子,「我等愚昧,還請蔡大公子明示。」

蔡嘉冷笑,「我可是代替家父來辦事,明示?怎麼叫明示?」別的不說,他直接伸出手掌。

立刻蘇磊一個箭步上去從懷中拿出方玉盒,其內放著朵藍色的六葉花斑,看著像是六等靈藥,「小小敬意,還請蔡大公子笑納。」

蔡嘉點點頭啪啪手,旁邊護衛立刻拿出一塔黑色的捲軸,「蘇家主知道這是什麼嗎?」

「這……賬?」蘇磊笑聲的聲音。

蔡嘉拿著手中拍了拍,「這上面有所有紅霞鎮家族,商行等等一切的底賬,暗賬,細賬懂了嗎?我翻了翻,蘇家主上鏡率挺高呀。」

蘇磊連連擺手,「蔡大公子明鑒,蘇家一直兢兢業業,沒……」

「沒個屁!」蔡嘉一掌下去將玉杯拍碎,「你可知道這些賬是怎麼查到的嗎?」

蘇磊拿出手絹擦著額頭上的汗水,搖頭。

「廢話,要你知道了,還有你鑽空子的時候!」蔡嘉差點就拿那捲軸砸對方的臉,不過還是收回來了,畢竟裡面寫的密密麻麻的根本就不是賬目,是街邊買的文冊改了個外皮而已。

「我……我……」

龍辰彎下腰來,壓低些聲音說道,「少爺,老爺說寒雪城那邊財政告急,你出來的目的就是好好查查,上報那些腐敗的家族,然後全部清除,上繳帝國。」

蘇磊和四家的人都能聽到啊。

別說是蘇磊,就算是紅霞鎮鎮主都在擦汗。

誰家沒有寫暗底呢?紅霞鎮是商業大鎮,自然油水豐厚。

「蘇家主不要慌,既然你能見到我,證明你只是有名,還未到除名的位置,先退一邊去想一想,我們換個人說。」說完蔡嘉看向鍾家的人,

「鍾、萬、溫、丁四家,我蔡嘉沒點錯名吧?」 「鍾、萬、溫,還有丁家我沒喊錯吧?」蔡嘉眯著眼看著四人。

四家人全部點頭。

「蔡大公子慧眼,一個都沒有說錯。」

蔡嘉輕描淡寫,「你是?」

先手禮,再微躬,露出諂媚的笑容,「丁家,丁上傑。」

蔡嘉再指旁邊。

溫家公子立刻上前一步,還算站的比較筆直,「蔡公子,在下溫家,溫有懷。」

手指依次指過去。

「在下萬家,萬康安。」萬康安表面還是很鎮定,不過眉毛抖動的厲害,時不時撓下耳朵。

「在下鍾家,鍾匯厲。」鍾家都不敢看蔡嘉眼睛。

這四個家族其三是在雲河主城末尾,其一就在紅霞鎮,他們都是家族的四五六公子,在家族中也是墊底。

蔡嘉不慌不忙拿出「假」賬目慢慢翻,舉起來不讓這些人看到,時不時看幾人一眼。別看蔡嘉實力不怎麼樣靈根只是地品,但身為財政大臣的兒子怎麼會沒點能耐。

「溫有懷公子,想不想回家?」蔡嘉突然問。

「回蔡大公子,想!」

蔡嘉擺了擺手,「那就從哪來回哪去,快走快走,這次本公子只是給你提個醒,回去告訴你老爹,懂了嗎?」

「懂懂懂!」溫有懷立刻帶上管家侍衛,如同大赦快步離去。

看到溫有懷能走,其他三家羨慕。

「丁上傑丁公子,是我念呢?還是你自己說呢?」

有蘇家主的前車之鑒,蔡嘉還未伸手,丁上傑一個箭步上來腰間的勾玉取下,放在蔡大公子手中,「蔡大公子,我立刻回去告知家主,立刻將您吩咐的補上,絕無半點遺漏,絕無半點。」

先收勾玉,再翻一頁,「給你三月時間,報與我老爹的那裡,膽敢少一絲,雲河主城那邊可能你們家就麻煩咯。」

「是是是,丁家聽安排,聽指示。」

「對,安排!我看你的表現!」

丁上傑立刻帶著管家與侍衛逃離。

「萬康安,鍾匯厲你們兩家問題有點大呀!」蔡嘉拍了拍賬目,「根據我們的人查到,你們兩家好像做了不少大事。」

大事!

龍辰也早就看出來那溫家公子腰板最直,估計家族還算正當,作為家族肯定都有些暗地的動作,所以蔡嘉放他離去。丁家龍辰都知道,在雲河主城是管倉糧的二等家族,糧食入口,手腳不算大,故叫其補上。

而剩下兩家,就連四五少爺都如此驚慌,那家主看到蔡嘉可都要坐到地上去了。

「蔡……蔡公子,我們……」

蔡嘉伸手,「不用說了,我給你們一個機會,我還在雲河主城呆一段時間。等我到的時候,你們做到多少看你們家自己的表現,做不到就看上面的表現明白了嗎?到時候我直接來看,不行我就報上去了。」

萬康安與鍾匯厲差點跪在地上,連連鞠躬,「蔡大公子放心,我們立刻回去通知,等候您的大駕光臨,絕對讓您滿意。」

萬康安還想上來送東西,「去去去,說不定你們過幾個月就不在了,拿走拿走。」嚇得萬康安臉色煞白,後面的管家也微微發抖,家主做了些什麼他肯定知道些許的。

「快滾!」

「好……好,我們立刻滾,立刻滾。」

萬康安與鍾匯厲飛也似的逃跑,都是家族的人,他們不像龍辰此類天賦不錯主要以修鍊,他們天賦差的人就要接家族的班管理,混跡於各個層面,誰都知道,當東西都不收的時候,那才是已經要大難臨頭了。

馬車狂奔逃離的聲音漸遠。

四家人被蔡嘉輕鬆搞定,說不定回去還會被父親讚揚一番,此樣的行為也只有對二等家族有效,一等家族不會此般恐懼,即便是有什麼路子都是鋪得乾乾淨淨。

且北方寒雪城險些被攻破傳開,燭龍帝王震怒,在朝堂之上就大發雷霆點名過要審查一些事件,所以二等家族的人才更怕成為出頭鳥。

「現在安靜了,蘇家主想好了嗎?」

蘇磊站過來,後面詹鎮主怒視他,用眼神說讓其好好交代,並且不要扯他。

「蔡大公子,蘇家保證在三個月內補上!」

「補上?你的缺口很大呢!來人,我安排的事呢?」

立刻旁邊的侍衛拿出另外一卷,這卷可是真傢伙,昨夜蔡嘉直接一盒子靈元石下去,黑市的人搶著舉報蘇家這些年的劣行。

先彈開給蘇磊看一眼,然後,「哎呀!哎呀,嘖嘖嘖,哎呀呀!詹鎮主,你這樣,你的管理要遭到質疑啊,不是我爹這裡,可能要跟其他大臣叔叔說說了。」

詹鎮主都在擦汗水,這幾年蘇磊送他不少好東西,他自然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我爹從小教導我心胸寬廣,人無完人,孰能無過,對不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