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浩天知道自己此時是過不了這個坎了。

看著藍可欣的樣子,秦浩天訕訕的笑道:「姑娘,事急從權,在下也不希望如此,不過本人不會說出去的。大家大可當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就是。」

「我們的清白就如此毀在你的手裡,你竟然說如此的風涼話。」

說著,藍可欣舉起了劍,橫在自己的脖子上。就要抹脖子。

「不要……」秦浩天一把的抓住藍可欣手中的劍。

另外一邊的柳清瑤也有樣學樣的,拿起手中的寶劍,放在自己的脖子上。秦浩天出手如電,一把的抓起了柳清瑤手中的劍,阻止她的下一個動作。

秦浩天苦笑著搖了搖頭,:「你們這是何苦呢?」

藍可欣看著秦浩天,咬著牙說道:「可欣的心中,只有另外一個人的存在,此時卻是做了對不起他的事情,你讓可欣如何自處呢?」

秦浩天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在下相信,只要姑娘心中的那個人是真的喜歡你們的,他一定不會怪你們的。」

「你如何知道?」柳清瑤的目光逼視在秦浩天的臉上。

「只要他是真正的愛這你們的。」秦浩天的臉色很是平靜。

「啊,你的手……」柳清瑤忽然看到秦浩天的手在流血。

秦浩天兩支抓著兩女寶劍的手,一絲絲鮮紅的血液滴溜溜的流淌了下來。

秦浩天似乎沒有感到任何的疼痛,彷彿他在用著疼痛來削減自己心中的內疚。他漸漸的縮回了自己的手,手放在自己的臉上一摘。原本緊貼在秦浩天臉上的人皮面具緩緩的脫落了下來。瞬間,秦浩天恢復了本來面貌。

看著秦浩天的本來面目,兩女的神色無比的激動。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尤其是柳清瑤的眼眶中透著淚光。

「我對不起你們!」秦浩天深情的看著倆女,目光中透著內疚。

「哈哈哈……對不起……你以為你對我們的傷害,就用一句對不起就能解決了?」藍可欣手中的寶劍一劍對著秦浩天的身上刺了過去。

「撲哧……」的一聲,那寶劍一下刺入了秦浩天的身體中。

秦浩天沒有運氣護身玄氣,也沒有使用超級鎧甲。身子連想抵抗的意思都沒有。那寶劍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刺入了秦浩天的身體當中。鮮血從秦浩天的身體內噴了出來。

「你……你為什麼不躲開?」

「嗆!」的一聲,藍可欣看著秦浩天竟然被自己刺傷了。手中的劍禁不住一抖,掉落在地上。淚水奪眶而出。

秦浩天捂著胸前那股噴涌而出的血水,腳下一個踉蹌,站定身子,臉色蒼白無比。

這一劍是藍可欣含憤而出,至少使出了三分之二的力量。而秦浩天根本沒有任何的抵擋,甚至連護身玄氣都沒有出。自然傷的極重。

「是我傷害了你們,浩天不怪你。真的不怪你……」秦浩天慘然一笑。說著,秦浩天腳下一軟,跪倒在地上。

「不……浩天……清瑤不怪你……」柳清瑤淚流滿面的看著秦浩天。

「浩天,清瑤知道,你一切都是為了我們……你隱瞞身份,是不想讓你的敵人因為你對付我們,清瑤知道……知道你看著我們,卻不能相認,那種痛苦比我們難受萬分……可是我們卻還在怪你……」柳清瑤作為和秦浩天從小一起長大的,自然對秦浩天最為的了解。

藍可欣也是一個聰慧的女孩,從柳清瑤所說的一切,她頓時明白了什麼。對著秦浩天搖了搖頭,道:「浩天,我錯怪你了。」

秦浩天搖了搖頭,對著藍可欣溫柔的說道:「是浩天對不起你們,不怪你……」說著,秦浩天的聲音越來越弱。

「浩天……你快點療傷吧!你傷的這麼重……」柳清瑤對著秦浩天說。

秦浩天看著藍可欣,強自笑著說道:「可欣……你……不怪我了么?「

藍可欣連忙的對著藍可欣說道:「浩天,可欣不怪你的。都怪可欣……不該因為一時的氣憤,傷害你……」

秦浩天很是欣慰的笑了笑,盤膝的坐在地上,掏出了一顆丹藥。放入嘴中。然後開始運功療傷。

此時原本暈倒在地上的東方冰兒漸漸的蘇醒了過來。

「冰兒你醒了?」柳清瑤看著睜開眼睛的東方冰兒。

東方冰兒此時還有些迷惑,從地上坐起來,看著眼前的柳清瑤,摸了摸自己的頭,道:「清瑤姐姐,這是哪裡,冰兒似乎聽到浩天哥哥的名字?」

猛然,東方冰兒的聲音嘎然而止,她的目光落在了邊上盤膝而坐的秦浩天的身上。她的淚水奪眶而出。

「浩天哥哥……他是浩天哥哥……清瑤姐姐,你告訴冰兒,冰兒不是做夢吧?」東方冰兒的聲音激動無比,甚至有些顫抖了。

柳清瑤的手溫柔的撫摸著東方冰兒的小腦袋,對著她笑著說道:「呵呵,冰兒,你沒有做夢,他就是浩天。」

「啊……真的是浩天哥哥……」東方冰兒再也忍不住,就要向秦浩天撲去。

但柳清瑤卻是阻止了她。

「浩天,他在療傷……你先別碰他……」柳清瑤對著東方冰兒說道。

此時秦浩天還不知道東方冰兒已然醒了過來。藍可欣這一劍對秦浩天的傷害還是很大的。好在秦浩天有玉神丹,所以恢復的速度還是很快的。

半個多小時后,秦浩天終於將身上的傷勢痊癒的七七八八了。

秦浩天緩緩的睜開眼睛,映入他眼帘的是東方冰兒那驚喜的目光。

「浩天,哥哥你終於醒了?」東方冰兒一把的撲入了秦浩天的懷中。痛哭淚流,不住的啜泣著。

秦浩天抱著如小貓一般窩在自己懷裡的東方冰兒,無比的心痛。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

「冰兒,哥哥不會再離開你了。」秦浩天緊緊的抱著東方冰兒說。 板指的事情,可以說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了解到上官邪的內心。

陳蒼天也沒有客套太多,直接問出了此行的目的。

上官笑了笑,說道:「我就知道把扳指送給青雲,會讓你們不安。不過。我之所以這麼做,完全都是被你們給逼的。」

這個理由實在是太怪異了。讓陳蒼天和陳青雲兩人都愣了。難道對方把扳指送出來。還跟陳蒼天有關?

「上官大哥,你這是什麼意思?小弟實在有些不明白。」

上官邪回答道:「我雖然殺孽重了一些。但是你不懷疑我的愛國之心。別看這些年我窩在西藏從來沒有回來過。不過,我還是經常關注國內發生重大的事件。看到現在混亂的局面,我實在是坐不住了。你告訴我,你都做什麼了,現在都亂成這個樣子了,你又在做什麼?」

這也就是上官邪,除了龍頭,他似乎是第一個敢如此當面質問陳蒼天的人。

被上官邪這麼一問,陳蒼天倒是老臉一紅。才些不好意思了。的確,現在國家這麼亂,他也有著很大的責任。要知道坐到他目前的位置上,不只是來享受的。

「當然,這並不能怪你。你的性格我還是非常清楚的。只不過現在下面的人都貪圖安逸,不思進取,哪有當年的半點血腥。這樣的下屬如何能跟天網的人對抗?」上官邪接著說道。

對於現如今官員的腐化,沒有幹勁,這已經不只是一個人就可以力挽狂瀾的。這是人的心性和慾望。自古以來就沒有完全消失過。

「這件事情我的確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上官大哥,你說的沒錯。」

「我說了,這件事情你並沒有多大的錯。你一個人根本改不了。你的錯在他的身上。」上官邪指子指陳青雲。

陳青雲一愣,用手指了指自己,問道:「我?」

上官邪點頭道:「對,就是你。老弟啊!我們老了」如果再培養不出一個合適的接班人。當我們走的時候。這個國家會亂套成什麼樣子,這我根本不用多說什麼。你知道我這輩子沒服氣過誰,但是我服你!為什麼,因為你有一個好孫子,而我沒有。」

「上官大哥。我的孫子就是你的孫子。」說起孫子,陳蒼天心中就才愧疚,如果不是自己好兒子一時衝動,那麼上官遠也就絕不會英年早逝了。否則。陳家和上官家也不會僵了這麼多年。

上官邪哈哈大笑了兩聲,捋了捋鬍鬚,說道:「這可是你說的。青雲,你也聽到了。以後你也是我的孫子。」

陳青雲尷尬的笑了笑,恭敬的說了一句:「上官爺爺。」

「哎,上官去掉!」

「…………」陳青雲只得重新再喊一次。「爺爺!」

「哈哈……」……「……,好!好!好!」上官邪看起來真的非常高興。連說了三個好。

稀里糊塗的就認了一個干爺爺,上官邪這老頭還真是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可以看得出當年的確是個性子直到了一定的程度。也只有這種人才能血性過重,因為在他的心中,你是敵人我就幹掉你。可沒有所謂的不該殺的敵人,或者是俘虜不能殺。

「上官大哥,我還是有些不明白。我的錯為什麼在青雲身上。」對方說話雖說直」卻很容易跑題。說到一半。突然就認孫子,這個思維一般人還真的跟不上。

「青云為了國家做了多少事情?特別是在天網的事情上。

他的功勞可以說沒有任何人可以抹殺吧!可是他得到什麼了?你這個身為要位的爺爺又為他爭取過什麼福利?」上官邪反問道。

「他所作好一切是作為一名軍人應該做的。如果每個人都帶著利益的心去做事情。那麼這個國家就真的沒有希望了。我雖然不能讓每個人都按照我的標準來做,但我的讓他給他人做個表率。」陳蒼天回答道。

「這點你做得一點都沒有。我也很贊同這個觀點,領導就應該以身作則。可問題是。我說的福利並不是這些。而是他工作上的支持。青雲手中沒有跟敵人對方的實力,那麼又怎麼能為國家做更多的事情。龍隱的隊長,龍衛的隊長,說起來還不是只是有點特權。如果真的要是與敵人對抗,這些是遠遠不夠的。」上官邪說道。

「與其權利到了那些蛀蟲的手中」還不如交給真心肯為國家辦事的人。你的錯誤就是沒有傾盡來支持青雲。與其做表率讓蛀蟲們看,還不如直接讓青雲來敲山震虎。讓他們說閑話總比國家亂套的好。如果你早些給青雲足夠的身份和權利的話,我相信小馮的事情完全可以避免了。」

陳青雲真是沒有想到上官邪會說出這樣一番話這老頭的觀點倒是很另類。

上官邪說完之後,陳蒼天沉默了一會嘆了一口氣說道:,「上官大哥,你說的沒錯。 首輔千金 看來在這件事情上我的確是做得有些保守了。」,,「這就是我把扳指送給青雲的原因。不過,扳指歸扳指,實權是實權,青雲能否把握得住西藏。還得看他個人的修為。如果他控制不住,我也只能將扳指收回。。。上官邪轉過頭對陳青雲說道:,「青雲。爺爺就看你的表現了。。。

,「爺爺放心,稱的扳指並沒有給錯人。。。陳青雲回答道。

上官邪笑了笑,點頭道:「我知道我不會看錯人的。老陳啊!我們都是老朋友了,說那些虛的假的沒意思。我這次回來就是奔著你的位置,我希望你能夠支持我。而我能答應你的。就是盡全力支持青雲。。。

陳蒼天沒有立刻回答,而是點燃了一根香煙抽了起來。不管他支持不支持上官邪,他也將現在的位置上退下去,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了。

經過與上官郫的一番談話后,他也重新估量了一下。

,「上官大哥,也許你的做法才是對的吧!既然你回來了,想必其他人也不會有什麼話說。我一定會全力支持你的。。。陳蒼天下定決定並沒才需要太多的決心。

,「好!從今天開始,青雲你不管做什麼事情都不要擔心,有爺爺在身後給你撐腰,放心大膽的去做。我知道陳家跟呼延家有矛盾,我會親自找呼延家來談,你不要有什麼後顧之憂。全力對付天網就可以了。」上官邪說道。

不管怎麼樣,這次會談可以說給了陳青雲天大的便宜。只有上官邪的承諾全部兌現的話,那麼陳青雲以後對方天網的時候,必定要輕鬆很多。

出了軍工招待所,上了車。

,「青雲,你覺得上官邪的話可信度有多少?。。陳蒼天坐在車上詢問陳青雲。

陳青雲想了想,說道:,「只有一半吧!」。

,「為什麼?」。

,「我那老子等於把人家給弄得斷子絕孫了。這個芥蒂,可不是莽么容易解除的。如果換做是我,恐怕肯定是不行的。。。陳青雲實話實說道。

陳蒼天哈哈大笑,說道:「你小子啊!如果上官邪聽到這話,非得氣吐血不可。放心吧!上官邪這個人我還是比較了解的。他根本就是不屑玩陰謀詭計的那種人。所以,爺爺不能給你的,他會給你的。不過才一點一定要記住,不論到任何時候,殺孽不能太重了,否則回頭就難了。上官邪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記住了!。。

回到馮殿祥家。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了。

馮殿祥也沒有睡覺,一直在等著兩人回來。一回到,立刻就跟著陳蒼天進書房談事情。沒有陳青雲什麼事了。他也就可以睡覺了。

回到了房間,發現冉甜甜已經睡著了。

輕手輕腳的洗漱一下后,躺了下來。不過躺在床上,他並不能睡著。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可以說對他以後的人生有了一個很大的轉折點。是前進一大步,還是停滯不前,一切都看自己有多大能力了。

掏出了那個扳指看了看。等龍京的事情結束后,看來得去一趟西藏。嗯要真正的把兵權掌握起來,還需要huā費心思才行。且不說西藏那邊如何的亂,只是那些上官邪曾經的手下,是否能服他管就兩說。

這是他日後對付天網的資本。所以必須不惜任何代價掌握住。

跟化傾城一戰後,倒是給他不少的啟發。以前的他只是靠著〖自〗由的一些能量來與之對抗,從未想過擴大自己所掌握的一切。現在想了想,之前的做法的確是有些欠缺。以他目前所掌控的一切來對付天網,真如化傾城所說,贏得了一時,卻不能贏不得最終的勝利。

天主降臨雇傭兵團,刑天會,龍衛。目前陳青雲所掌控的勢力也僅此而已。龍衛還需要經常執行任務。可以說啟到的作用並不是很大。

仔狙估量了一下自己的實力后,陳青雲苦笑,原來是這麼的薄弱啊!能與天網周旋這麼長時間還真是挺不容易的。

從今天開始,要快速的擴大自己所掌控的勢力才行。

化傾城,我還真的要謝謝你才行。如果不是你的提醒,恐怕我還存在一個誤區裡面。 懷中抱著東方冰兒,秦浩天可以感受到她那發自肺腑的喜悅。

「浩天哥哥,最近你都去哪裡了,不知道冰兒很想你么?」東方冰兒泫然欲泣的樣子看著秦浩天。

秦浩天的手輕輕的撫摸在東方冰兒的玉背上,對著她說道:「冰兒,你放心,哥哥不會再離開你的。」

「嗯……」東方冰兒點了點頭。似乎安心了許多。

接下來秦浩天將這一年來所發生的事情對三女說了一遍。說到驚險的地方,三女仍然是心有餘悸的。為秦浩天噓噓不已。

「浩天,我們現在是不是要去找紫凝?」藍可欣看著秦浩天。

秦浩天看了梅紫凝一眼,他知道梅紫凝和藍可欣兩人的關係是最好的。自然最關係梅紫凝。

「嗯……我懷疑紫凝似乎是碰到麻煩了,否則不會進入禁地一年都沒出來。」秦浩天正色的說。

「那我們快點吧!」藍可欣連忙的對秦浩天說。

「現在是晚上,旋風更大,我們等天明再進吧!反正也不急於這一時。」秦浩天正色的對著藍可欣說。

藍可欣點了點頭,忽然,秦浩天似乎是聽到了什麼聲音。這似乎是類似於肚子餓的聲音。秦浩天聽到這,頓時就明白了,幾女也有一天沒吃東西了。在這禁地內,獸毛都沒有一根,自然是沒吃的了。

不過秦浩天戒指空間內倒是有許多。在將空間內什麼三明治,火腿腸拿出來后。一股香味才空間內散發了出來。讓幾女看著秦浩天手中的火腿腸垂涎欲滴。

「真好吃,浩天,可欣也算是見識過各地的食物,可是這麼特別的食品,可欣還是第一次見到呢!」藍可欣看著摸了摸有些鼓起來的肚子,有些驚詫的看著秦浩天。

秦浩天微微的一笑,暗道:你沒吃過的東西多著呢?這些東西可是異世界的東西,你能吃過,那就稀奇了。當然,秦浩天雖然是如此說,卻也沒有說破。只是笑而不語。

看著秦浩天這故作神秘的樣子,幾女雖然暗恨,卻也沒說什麼。

「浩天,我們今天碰到的那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我們的攻擊似乎對那些黑影無效?」藍可欣對著秦浩天問。

秦浩天略微的思忖了一番,也知道是為什麼了。那些黑影其實都是魔氣形成的。應該是被封印的四大魔君累積千年的魔氣進化而成的,本身根本就不是實體,自然普通的攻擊無效。但是自己的吞噬之劍可是喜歡吸收能量的。魔氣其實也是能量的一種,自然這些魔氣也是它最佳的補品。當然,這些秦浩天就沒說出來了。

猛然,秦浩天的臉上透出了一絲奇怪之色。吞噬之劍從他面前的虛空處幻現了出來,周身散發出了耀眼的白光。

「唰!」的一聲,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出現在了秦浩天的面前。

「小靈。」

秦浩天看著小靈此時似乎又大了許多,看起來足有十二三歲的樣子。粉嘟嘟的臉,看起來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顯然,剛才吸收了那些魔氣,讓小靈又長大了許多。

「哥哥……」小靈一把的撲到了秦浩天的懷裡。

「啊……」

邊上的幾女可是第一次看見吞噬之劍化為了小靈。這現象讓幾女都覺的很是吃驚。

「難道這是劍靈?」柳清瑤也是一個見多識廣的女孩,看著吞噬之劍化為小靈,有些驚奇的問。

這些女孩都是秦浩天最為親近的人,秦浩天自然也不會瞞著她們,微微的笑著點了點頭,算是應承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