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行!我今天會在爺爺家。你事情辦完之後直接到西山大院67號院去。現在爺爺住那邊!」楊靖說著掛斷了電話。靠在座位上養神起來。

的哥開車速度很快。而且對燕京的道路相當熟悉。儘可能的找了近路去走。總算在一個小時之內趕到了機場。楊靖笑著讚揚了的哥的水平后。直接出了計程車。剛一出來就看到兩輛賓士開了過來。

看看車牌。是旗雲保全的車。旗雲保全是合資企業。是和東港寰宇合資成立的公司。車牌然也是不同於華夏本地車牌。一般人分不出外資和合資企業車牌地區別。但是楊靖能夠分清楚。

沒有管旗雲的車。楊靖徑直走進了首都國際機場。站在國內航班出口處等著***到來。這次爺爺奶奶都來了燕京。東方市就只有姑姑一個人在了。姑父是科考隊員。常年到海上進行科考任務。很少回東方市。也虧姑姑一個人能夠過下來。

等了沒多久。從東方市飛往燕京的航班已經降落了。楊靖看了看大屏幕上地字。知道奶奶馬上就要出來了。這次不知道送奶奶過來的是誰。本來省委領導都有專門的生活保障員。負責領導的生活護理。

但是爺爺調到燕京來后。那些原來在爺爺家的工作人員。想必都回省委辦公室等新地任命了。姑姑的單位倒是清閑。很可能這次跟著奶奶一起過來地就是那個古靈精怪的姑姑。

「嘿。我們在這裡!」楊靖正想著的時候。突然聽到一聲叫喚聲。轉頭看過去。竟然看到田慧慧攙扶著奶奶走了出來。而她們身後的竟然是姚二那個小子。

「慧慧?怎麼姑姑麻煩你們過來送我奶奶了!」楊靖笑著抱住奶奶問好之後。這才看著田慧慧問道。

「主任安排我到燕京來出差。順便把劉奶奶給送到燕京來。這不我們還特意找了個保鏢!」田慧慧說著指了指身後的姚二。很是得意的對楊靖說道。

「姚二。辛苦了!」楊靖跟姚二倒是不客氣。這小子去了東港沒兩個月。馬上又回來了。難道深藍那邊的認購證已經搞定了。真不知道這小子是怎麼跟田慧慧勾搭起來地。進展神速。

「他才不辛苦呢!你們都來了燕京。主任一個人在東方市。今後就我去陪她了。你們就放心吧!」田慧慧當著劉靜怡的面。到不敢稱呼楊愛萍為姐姐。畢竟兩個人的年紀擺在那裡。由不得她亂來。

「行啊!那我姑姑就拜託你照顧了!你可得沒看到。己反而被大灰狼給帶走了!」楊靖笑著看了看姚二和田慧慧。很是開始的說道。

「切。懶得理你。奶奶咱們走。不跟這些小屁孩說話!」田慧慧聽楊靖這麼一說。臉一紅。直接拉著劉靜怡向著機場大門走去。

此時旗雲保全的4名保鏢已經站在賓士車旁等候了。楊靖他們都認識。至少在東港事件之後。楊靖的相片已經傳遍了整個旗雲保全公司。所有的保鏢都認識楊靖。

見到楊靖接到人後。帶頭的保鏢上前幾步接過姚二手中的行李箱。打開車門讓田慧慧和劉靜怡坐進前面一輛賓士車中。而楊靖和姚二上了後面那一輛車。

「深藍的事情處理地怎麼樣了?你小子不會因為田慧慧。把正經事給忘了吧!」楊靖對司機說了一聲去處后。看他們把前排駕駛位和後排座位間地隔音玻璃打了上來。這才問起深藍的事情來。

「那邊地事情已經進入軌道了。認購證的炒作已經完成。這次深藍政府一共印製了1千萬張認購證。咱們就收購了近400萬張。其中200萬張已經成功的套現了。剩餘的資金已經購買了股票。」姚二說起深藍的事情來。激動的差點連手中的煙頭都沒夾住。

這次玩的太刺激了。在東海姚二就已經體會過股票的瘋狂了。沒想到經過東海股市的刺激后。深藍的股民更加瘋狂。要不是布局早。資金多。這次還真的難以搶購到這麼多認購證。不過僅僅是這380多萬張認購證。就讓所有的投資翻了數十倍。

而且現在購買的那些股票。每天都在暴漲。這個年代是一個瘋狂的年代。沒有任何漲停限制。雖然全國的熱錢湧入股市。東海和深藍兩地證市場發行的股票。都以一個恐怖的數字上漲。

高海濱和姚二每天通過電話。在說著前一天又賺到多少錢。每一次兩人都忍不住激動的大喊大叫。按理說這兩人已經不是當年剛出茅廬的小青年了。也不是第一次見到錢。兩人現在都是億萬富豪。可是就算如此。兩人還是忍不住激動。這可是上百億的熱錢啊!而且這些錢每天都還在上漲。本來炒作認購證只賺到50億左右的資金。經過兩個月的漲幅后。現在價格已經翻了一倍多。如果再照著這個速度漲下去的話。只怕資金還會以更快的速度增長。 楊靖也沒想到姚二和高海濱竟然玩的這麼大,一下子從華夏股市撈取了這麼多資金,在欣喜之餘,楊靖跟是感到此時股市發展的不利,現在股票少,大量的熱錢湧入股市,把這些股票炒作的價格一升再升。

這樣畸形的發展規律今後肯定會出大問題,不過限制股票漲跌停的制度在今年就會出現,到那個時候,對於股市穩定性來說,有著大的作用,不過這對於在股票上賺錢的股民來說,利弊都有。

「再過兩個月,就開始慢慢把股市上的資金轉出來吧!股市太火了,上面肯定會出政策干預股市的畸形發展,今後更多的企業上市之後,這樣的情景就再也看不到了。」楊靖聽聞姚二的訴說后,想了想說下了離場的時間。

上百億的資金離場,肯定不會一下子抽離,需要時間慢慢的把資金從股市上剝離出來,這需要一個過程,一個不影響股市的過程,在這段時間裡面,這上百億的資金,還能繼續賺錢,估計到離場完畢,這錢的數字可以達到近200億左右。

這麼一筆巨資出來,國家肯定會注意到,不過這些錢都是準備投資在國內的,就算上頭知道是珍海集團賺了這筆錢,也不會有人站出來指責,因為珍海集團馬上就要到燕京和東海投資數十億華夏幣,建立vcd工廠和彩色電視機廠。

「我知道了。等回去后就開始安排人操作!」姚二對楊靖地話可是深信不疑,明白過來意思后,馬上下定決心離場。

「你跟田慧慧的事情怎麼樣了?這小丫頭看樣子跟你很不錯,這次你怎麼說服我姑姑,把這個小丫頭給派出來了?」楊靖很是好奇的問道。

雖然現在楊靖的年紀比田慧慧小,但是楊靖叫田慧慧小丫頭。姚二沒感覺到有任何奇怪。或許楊靖的能力早就讓人忽視了他的年齡,因此大家都把他當成同齡人來看。

「跟她還算不錯吧!從深藍回來后,在東方市住了小半個月,每天靠你姑姑做內線把她給約出來玩,現在她已經知道我是做什麼地了,不過她到沒反感。估計應該有戲!」姚二笑著對楊靖說起自己跟田慧慧這段時間地事情。

聽姚二說起,楊靖才明白過來。原來姚二資助了姑父的科考團一批設備,要求姑父休假兩個月,這才讓姑姑心甘情願的幫姚二追田慧慧,想到那個只專註工作,對家人卻不太上心的姑父,楊靖很是無奈。

當年姑姑跟姑父的婚姻也是爺爺安排的。姑父地父親是華夏科學院副院長,桃李滿天下,姑姑當時一眼就喜歡上了姑父。爺爺連勸說都不用,姑姑就開心的嫁給了姑父。真不知道古靈精怪地姑姑,怎麼會喜歡上如同榆木疙瘩一樣的姑父。

難道真的是黃蓉和郭靖的現代版本不成?雖然這個姑父楊靖才見過幾次面,不過對他印象還是很不錯的,至少對自己,姑父還是很放在心上,每次出海回來,都會帶各種標本送給自己。

這次姚二走姑父的路線,還真是花了一番心思,現在華夏對於科考地支持力度明顯小了,姚二支持的這批設備和經費,足夠科考隊在海外進行一年的科考行動,所以才按照姚二地要求,安排姑父休假兩個月,回家陪陪姑姑。

「你這次陪著田慧慧到燕京來,只怕也沒打好主意吧!難不成你小子想生米煮成熟飯了再回去?你不怕田漢聲把你給活剝了?」楊靖在聽完姚二說如何收買姑姑的事情后,這才輕笑著說起姚二地打算來。

對於姚二這樣的人,楊靖可清楚的很,讓他走正規路線去跟田漢聲說要娶田慧慧,只怕行不通,田漢聲也絕不會答應姚二的請求,但是一旦姚二把田慧慧給辦了,那麼為了女兒的聲譽以及自己的顏面,田漢聲再惱火都不會把事情鬧大。

如果在加上姑姑從中調節一下,衛鋒華他們過來做下媒,只怕田漢聲就會順勢答應了下來,姚二混了這麼久,自然知道該怎麼辦,楊靖當然不會插手他的事情。

「田漢聲知道我跟著他女兒來了燕京,那老小子到沒多說什麼,而且田慧慧似乎對我也有那麼一點小意思,所以與其便宜了別人,不如自己加把勁,提前把事給辦了。」姚二笑著從手提包中,拿出一疊相片,那是他跟田慧慧在東方市遊玩的時候照的。

楊靖接過來慢慢看起來,田慧慧跟姚二到還真有點夫妻相,這照片看起來,怎麼看怎麼和諧,而且姚二這小子穿了一身休閑服,看起來整個人都年輕了幾歲,如果不看身份證,還真不知道姚二都快40了。

「這可是你的終身大事,如果做,你自己做主,我就不參合了,晚上老高也會到我爺爺家來,晚上就到西山大院吃飯了,下午你陪著田慧慧去看看長城,我安排一輛車給你們用。」楊靖把相冊還給姚二后,沒有再去問關於他跟田慧慧的事情。

「老高這次聽說要給外國人好看,他搞的那個真愛vcd已經在東港打起廣告來了,我在深藍的時候,看過真愛vcd的廣告,聽說那廣告可是鋪天蓋地的在東港和澳街播放啊!台東省和倭國、南韓已經開始上廣告了,這次老高可要揚眉吐氣了。」姚二很是羨慕的說道。

真愛vcd機殼是工程塑料和鐵架,不僅造型漂亮時尚,而且輕便容易搬運,這次真愛vcd的廣告一播放開來,只怕會引起全球轟動。等再過幾個月,珍海集團地珍海遙控彩電出產了,配合真愛vcd一起,想必會軒起一陣風暴。

新型帶遙控設備的vcd和彩色電視機將會由同一家機殼廠生產外殼,到時候造型時尚的組合裝,將會成為每一個家庭都想購買的產品。而且關於功放機的研發以及卡拉ok的專利金輝國際已經拿下了。

等到功放機出來后。家裡兩個大音響,坐在家裡就能夠感受影院一般地效果,而且配合麥克風就能在家裡吼一嗓子,寰宇旗下那麼多歌手地vcd光碟,只怕又要大賣了。

楊靖對真愛的推廣已經有了一個細緻的了解,昨晚上愛麗絲她們已經把真愛vcd和珍海彩電的推廣計劃大致的說了一下。楊靖聽到愛麗絲她們的話,才知道高海濱這是要一步一步地把珍海集團的名氣在世界範圍內打響。

第一批真愛地vcd機是不帶遙控的。而等到珍海彩電出來后,與真愛vcd配套形成組合裝,這才帶上遙控器,等於在幾個月後,真愛vcd就進行了一次技術升級,等到功放器研發出來后。

真愛vcd機後面還得加上支持功放的模塊。聲音轉換裝置模塊要升級,等於再一次升級了真愛vcd機,一年的時間裡面。就能讓真愛vcd機升級三次,不斷挑戰新產品。讓眾人對珍海集團的感覺就是一個不斷創新的企業。

有了一年地發展時間,那麼珍海集團的研究所,就能在真愛vcd機的基礎上,增加其他一些不同地功能,比如3碟連放,比如聲道置換,比如液晶面板顯示,比如增加選歌按鍵,比如分屏播放等等。

楊靖對vcd機了解的並不多,但是至少當年也是用過地,因此把後世不少關於vcd發展的事情跟高海濱做了詳細的說明,並且關於dvd技術的事情也跟他說了,反正珍海集團旗下有關於視頻壓縮播放設備的研究所,有什麼想法只要說出來,這些研究員自然會去完成。

姚二羨慕高海濱是不假,但是他在南方賺到的錢也不少,現在南江錄像帶生產已經被姚二壟斷了,寰宇授權姚二的公司轉錄寰宇手中的影片,這幾年下來因為錄像機在華夏熱賣,自然姚二也在錄像帶上,賺了不少。

「你們兩個都一樣,你賺的是活錢,雖然看起來沒有高海濱這麼輝煌,但是你是悶聲發大財,雖然我沒看過你的收益報告,但是這些年你賺的也不少吧!高海濱現在出名了,走到哪都有人想分一杯羹。

你一個人倒好,想到哪去就到哪去,根本就不用擔心有人跟著你,根本就不用去煩心那些人際關係。

對了,小山跟廖武陽他們怎麼樣了?現在廖武陽他們已經接手小山的關係網沒有?」楊靖沒有理會姚二的牢騷,他跟高海濱這麼熟,自然知道高海濱沒有他自由,真要讓姚二去坐高海濱的位置,他也坐不下來。

「廖武陽還真是個人物,現在小山的關係網他已經全面接手了,目前武陽公司的人已經開始向東三省擴散,隨著嚴打的力度不斷增強,東北的喬四已經被拿了下來,現在整個東北人心惶惶,沒人出來跟廖武陽爭地盤。

軍方已經表明了廖武陽是軍方合作人,負責從蘇國購買裝備,因此地方政府都沒有動廖武陽,任由廖武陽的人在東北各地擴大勢力,相信再過半年,整個東三省一定會被廖武陽掌握在手。」姚二對這個廖武陽倒是很看重。

他在東北有很深厚的根基,行事果斷麻利,為人寬宏大量能夠容人,自然能夠在最短的時間裡面快速崛起,小山相信跟在廖武陽身邊,也能夠學到不少他的出事方式,今後到南方管事的話,也能夠進退自如。

「小山爭地盤是把好手,但是管理公司卻能力有些不足,這次讓他跟在廖武陽身邊,就是讓他多學學人家,相信廖武陽能夠讓小山明白,打得下地盤,還得守得住,並且要經營好,在才不會被人趕走!」楊靖對著姚二吩咐道。

這些事情他都不會去直接跟小山說。只有讓他自己明白,或者姚二在後面提點一下,小山才知道楊靖地真實用意,而且小山跟著廖武陽一起行動,對於廖武陽的情況最是了解,今後南方和北方黑道相互牽制。自然要現在就布好局。

「小山那傢伙精明的很。你就放心吧!」姚二對小山很是放心,對楊靖說了這句話后,兩人開始談起關於步行街計劃來,說話間車子已經到了西山大院門口,幾名手持鋼槍的衛士把車子攔了下來。

楊靖對著這些衛士出示自己的證件后,車輛馬上被放行了。這裡不是首長的四合院,不是領導層地居所。只是省部委幹部地住所,雖然守衛森嚴,但是楊靖的證件進出這裡還沒人敢攔。

67號院位於西山大院靠近中間的位置,這裡全都是獨立的別墅大院,每一棟樓相隔都有一段距離,在保證了採光的同時。更是保證了各自大院都有獨自的**。

兩名警衛員早就在大院等著劉靜怡和楊靖地到來,見到車子開了過來,確認了之後馬上把6號院的大門打開來。放兩輛車進入。

劉靜怡地行李並不多,只有一些常用的衣服。老人家本來就勤儉,捨不得買太多衣服,因此搬家倒也方便,兩個行李箱一裝馬上就能走。

警衛員接過保鏢手中的行李箱,帶頭走進了別墅,這裡有2個警衛員、一個炊事兵和一個醫護兵,四個人負責領導的飲食和生活護理,算是高幹能夠在自己家裡享受的最好待遇了。

姚二和田慧慧把人送到之後,直接上了一輛車離開了西山大院,楊靖倒是沒有離開,在大院陪奶奶聊了一下午的天,好不容易等到爺爺回來后,高海濱也在大院外通過值班電話確認了之後,來到了67號大院。

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地大院,自然有不少人過來巴結,雖然此時楊海濤還沒有到燕京來,但是所有人幾乎都知道,楊海濤未來肯定是會到燕京來的,至於說是成為一號首長還是做全國的大管家,那就要看首長地意思了。

因此楊明峰剛來燕京的時候,確實不少領導幹部都來67號院來拜訪過,楊明峰做人很圓滑,至少幾十年官場生涯過下來,早就把他錘鍊成一個合格地領導幹部了,對於來訪的幹部,楊明峰每一個都親自接待了。

這些能夠進入西山大院的幹部,每一個都不能小看,楊明峰反正閑著沒事,一個人在院子里也無聊,乾脆先看看這些幹部到底有什麼事,因此楊明峰來了燕京兩個月,每天都有不少幹部來拜訪。

「爺爺,剛才有幾個社科院的領導過來拜訪您,您沒在他們就離開了!」楊靖看到爺爺回來了,笑著把一顆削好的蘋果遞給爺爺說道。

「這些人成天就想過來拉關係,想著把自己家的人是不是給重新安排一下,對於這樣的人,我只能躲了。

對了聽說你這次把珍海集團的高海濱請來了?他們跟科工委的項目準備聘請國企下崗職工?這可是個大好事啊!如果辦成了,我親自向首長為你和高海濱申請獎章!」楊明峰接過蘋果后,笑著對楊靖問道。

剛才要不是大門口的警衛員說高海濱來訪,楊明峰還沒想起這個事情,現在見到楊靖后,自然要好好問問清楚。

「爺爺的工作,我肯定要支持了,高海濱說起來也是咱們自己人,只要能夠做到的,他不會看著您難辦!」楊靖笑著見奶奶跟著炊事兵進入了廚房,這才對爺爺說起高海濱來。

「珍海集團股份的事情,別讓高海濱知道去處,這兩年高海濱能夠在全國發展這麼迅速,自然有這些股份的功勞,這次你們在東海和深藍炒作認購證和股票的事情,你真的以為上面不知道?

要不是這些股份在,珍海集團只怕早就被安全部門清查了,這次的事情上面已經默許了,今後別再這麼做了,要不是股市還不健全,怎麼可能被你們這麼賺錢。」楊明峰把話一說,楊靖這才想到安全部門對股市的監控力度。

之前讓高海濱和姚二注意有心人的關注,讓他們行動小心一點,但是那是防備白宇的,對於安全部門的防禦,高海濱和姚二的行動,簡直跟沒做掩飾一樣,只要有心很容易就能把他們找出來。

看來珍海集團那些分紅股份的送出,到也不是沒有好處,至少這次事情就有人攔了下來,甚至讓高海濱他們都沒有任何察覺。

「您放心吧!今後咱們不會再國內這麼幹了!」楊靖笑著答應爺爺,不會在國內這樣投機取巧后,聽到門外響起高海濱的聲音,起身上前把別墅的大門打開,只見高海濱提著一隻大甲魚和兩瓶東南省的土酒走了進來。

「楊書記,小高這次過來,帶了您最喜歡喝的東南土酒女兒紅和大甲魚。」高海濱在門口跟楊靖打了個招呼后,看著沙發上坐著的楊明峰,笑著上前把甲魚交給警衛員后,把土酒放在茶几上。

「喲,小高你到哪找的陳年女兒紅?這可是好東西,現在在外面有錢都買不到了!」楊明峰笑著拿起桌子上的兩瓶酒說道。

「這是我特意到桃園鄉下,從農戶家裡買來的,20年的女兒紅可找了好久,車上還有一大罈子,這裡是分出來咱們晚上喝的!」高海濱把酒放下來后,叫上兩名警衛員,到他開來的車上,從後備箱里抬出來一個大酒罈子,壇口用酒封封好的,外面還有一塊大紅布包著。

女兒紅是東南省比較著名的一種民間土酒,做法簡單,度數不高,不過因為埋藏在地底的時間長,酒香醉人,土酒取出來后,清香無比,口感溫和濃香,很是適合老人家飲用。 現在隨著華夏經濟好轉。東南省的農戶大多不會再花幾十年去做女兒紅了。這次高海濱可是花了大價錢才從東南省一處農戶家中定了幾罈子。這次過來只帶了一壇酒。下回再來的時候。手中有酒。然不用擔心沒帶禮物來見老人家了。

楊明峰很是高興的吩咐警衛員在後院的泥地里挖一個坑。把酒罈子埋進去。這酒平日里喝的時候。就把酒封打開。用勺子均一杯就夠了。平日里埋在土裡。吸收地氣。讓這個香醇的酒味不至於消散。

劉靜怡在廚房裡面看到警衛員拿著一隻大甲魚進來。放下手中的菜就走了出來。看到高海濱來了。這才笑著說道:「我說什麼人會知道老楊愛這一口。原來是小高來了。每次來都這麼破費。這次又給老楊帶酒來了吧?」

高海濱聽到劉靜怡這麼問。輕輕一笑。「劉阿姨。這些都是老家的土特產。首長最喜歡的女兒紅。甲魚也是在農戶家買來的。保證無污染純天然。待會您喝了甲魚湯就知道了!」

楊靖沒想到高海濱竟然跟己爺爺一家這麼熟絡。不過他能夠在安南混出來。作為市人大代表和省人大代表。靠近省委書記一家到比平常人容易一些。當然這僅僅是一些而已。楊明峰他們知道高海濱背後的人就是楊靖。關切之餘肯定會常問問情況。這一來二去的兩家人也就熟絡了。否則楊靖常年不在安南。沒有任何靠背的高海濱。怎麼能夠成為安南首富?

「行了!你們聊。今天我親下廚。做一頓好的給你們爺幾個吃!」劉靜怡是典型地南方女人。細膩溫柔。明事理。她知道楊靖和高海濱到這裡。肯定會有事情要談。跟高海濱客氣了幾句就回了廚房。

「小高啊!這次你們東江商業聯盟從科工委那承接了數百個項目。對於這些項目。有什麼想法沒有?」楊明峰把酒存好后。帶著楊靖和高海濱回到了二樓的書房。待到眾人坐下后。這才笑看著高海濱問道。

「楊書記。當年東江商業聯盟的成立。您就出過大力。可以說沒有您的支持和鼓勵。東江商業聯盟也不會有今天了。現在您主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的全面工作。我們東江商業聯盟只能用己的行動來支持您!

聽楊靖說這次燕京將會率先改革。精簡企事業單位的幹部職工人數。我們東江商業聯盟能夠做的。就是在燕京市郊成立數個大型工業園。把一些能夠在燕京建廠的項目。定在燕京。員工聘請那些因為改革而被裁減下來地幹部職工。

幫助國家減輕負擔。為國家的改革添磚加瓦。只有國家強大了。人民富足了。我們這些先富裕起來的人。才能更好的發展壯大!」高海濱地一番表白讓楊明峰很滿意。

只要有東江商業聯盟的支持。這次燕京改革的風險就去掉了一半。燕京是華夏首都。各種各樣的關係網眾多。能夠把燕京的幹部職工精簡出來。那麼其他省市誰還敢弄虛作假?

隨著國家經濟地發展加速。華夏政府的辦事部門越來越多。想做點什麼事情。都要跑不少部門去蓋章簽字。改革之後。不少流程將會在統一地辦事點聯合辦公。比如個體戶要開店。他就必須要去工商、國稅、地稅辦證。

後世還有消防、非稅等等各種證件要辦。這還是一般性的個體戶。如果特定行業。比如飲食、美容美髮、娛樂行業。這些店的證又有所不同。只是辦這些證件。很多人都要辦很久。找不同的領導簽字蓋章。很是麻煩。

改革之後精簡了業務流程。加快了辦事效率。個體戶註冊申請。這些部門將會統一聯合辦公。只要在一個地方。就能把這些證件給辦齊了。不僅給市民節約了時間。也增加了辦證的透明度。

以往請客吃飯或者送禮的事情。在敞開式的大廳辦公環境下。這些東西將會逐漸斷絕。而且今後這些聯合辦公人員將會採取輪換制。每一個區地辦公人員在工作了一段時間后。將會輪換到其他區辦公。

還好工商、國稅、衛生這些單位都是直管單位。市內調動不會有任何影響。當然不便肯定是有的。可是比起杜絕貪污來說。這樣的機制至少在一定時間內能夠起到很好的作用。

楊明峰沒想著現在就能夠憑藉這一點把貪污、瀆職不作為的行為杜絕。只要能夠給國家的健康發展爭取到時間。那就夠了。高薪養廉政策在國內經濟富裕了之後。是肯定要施行的。

到那個時候。政府機關人員編製不會太多。高薪養廉也不是什麼很難做到的事情。而且隨著紀委和反貪局的不斷努力。楊明峰相信數十年後。只要這些政策能夠完美的執行下去。那麼華夏地強大一定不會太遠。

對於高海濱和爺爺地對話。楊靖並沒有太認真的去聽。現在爺爺主持也就是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而已。能夠做到地改變很有限。雖然這次改革並不如前世朱總理那麼厲害。那麼一步到位。但是也是相當大的變動了。

不少利益集團會因為這次改革而與楊家為敵。不過這些人並不可怕。他們只不過是跳樑小丑。真正讓楊靖擔心的還是首長。對於首長的心思。楊靖以為看的很透。畢竟有歷史在那擺著。但是真正面對首長的時候。根本不是歷史書能夠概述詳盡的。

別看現在楊家無比風光。但是誰又能知道。楊家是不是首長推出來的急先鋒呢?每一次改革無不是靠著犧牲無數人的利益甚至生命才完成的。楊家主持改革。勢必得罪無數人。到那個時候。肯定會陷入人人喊打地地步。

不過現在事以至此。再去想那些也沒有用了。只要軍方支持楊家。那麼未來就不可怕。只要改革確實被群眾接受。那麼就會得到廣大市民的接受。利益集團雖然多。但是對比全國老百姓。他們就太渺小了。

「報告首長。有客來訪。是東南省的姚二和田慧慧!」警衛員敲了敲門后。走了進來。對楊明峰彙報了一聲后。楊明峰讓警衛員去把這兩個人帶進來。

「沒想到姚二和田慧慧也來了。這次真是麻煩他們了。小高。你和姚二是很好的朋友吧?這小子這幾年做的可不錯。聽說南方現在治安比北方還好。這個姚二是個人才啊!」楊明峰笑著對高海濱說道。

楊愛萍早就給楊明峰打過電話。知道送劉靜怡到燕京來的是姚二和田慧慧。因此楊明峰對於兩人的到訪一點都不驚訝。如果他們不來。楊明峰到還有些意外了。

姚二和高海濱是楊靖手下的左膀右臂。身為楊靖的爺爺。楊明峰怎麼會不知道這個事情。眼下這兩個左膀右臂已經是名噪一時地華夏風雲人物了。可見楊靖當年的眼光是如何好。養兵千日用在一時。

高海濱十年努力。現在才能幫助楊家渡過最緊要的關口。而姚二經過十年的發展。現在已經可以笑傲整個南方。哪怕在西南邊陲之地。姚二也有著強大地影響力。隨著姚二勢力的擴展。大量的關係網聚集在楊家旗下。

楊家在南方的勢力隨著姚二的腳步。逐步擴大。相比高海濱來說。姚二做事更加穩妥。並且殺伐果斷。任何攔路地石頭。都會被一腳踢開。有著軍人作風的他。有著極強地紀律性和抑制力。

隨著楊家的勢力遍布整個南方后。姚二也停止了向北侵襲。把勢力穩固在南方。是楊靖的要求。也是姚二己的決定。隨著南方大量的幹部因為這樣那樣的關係落馬。大量實幹派幹部紛紛上位。

這些平日里被抑制了許久的幹部。在上位之後。無一不迸發出耀眼地光芒。南方數省政界幾乎已經掌握在楊家手中。因此對於楊明峰的北上。楊系人馬之前是不贊成的。但是楊明峰不上京。那麼楊海濤就很有可能喪失競爭一號首長的資格。

逼不得已之下。楊明峰才孤身上京。還好北方雖然政界不再楊系的控制中。但是軍方卻在親家李國良的掌控中。再加上這麼多年楊家培植出來的關係網。在燕京就算楊明峰因為改革的關係得罪了很多人。也不會有人敢公開動他。

能夠動楊明峰的只有高層。而華夏高層無人不知楊家小子有多麼變態。領導特勤局在世界各地征伐。劍鋒所指所向披靡。就算有人想動楊明峰。都必須要考慮一下楊靖的報復。面對政治人物這些政壇大豪還不擔心。

但是面對鬼神莫測地楊靖。這些人才真正擔心。再加上此時有首長地全力庇護。就算有人想做點什麼。都無一不是顧慮重重。因此才得意保持現在這樣的穩定局面。

姚二帶著田慧慧走進別墅。劉靜怡直接把田慧慧拉進了廚房。這個小丫頭在東方市地時候。也沒少到楊明峰家玩耍。跟劉靜怡的關係也很好。現在男人們在談話。女人然要識趣。

警衛員把姚二帶到書房后。就轉身關門下樓了。在領導家做警衛員就要會看事。知道什麼時候不能打擾領導。知道什麼時候領導有空跟你閑聊幾句。這些跟著首長們的警衛員。在跟了首長几年後。誰沒有得到一個好安排?

楊明峰看著摸著鼻子很有些不好意思的姚二說道:「別做樣子了。你跟田慧慧的事情那是你的私事。我們不會有興趣說你。如果你真的想跟她結婚。我到是可以幫你們做說客!」

姚二跟楊明峰也很熟悉。在這裡也沒有客氣。己坐下來后。看著楊明峰笑著說道:「今後一定會麻煩到楊書記的。我和慧慧現在還沒這個打算。看看下半年吧!如果定下來了。一定第一時間給您電話!」

楊靖和高海濱聽到姚二的話。頓時忍不住笑出聲來了。這個姚二還真有意思。現在都一月了。現在沒這個打算。再過幾個月馬上就有了?

「行了!別說笑了。小高和姚二都不是外人。咱們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這次你們能夠上京來。足以證明你們對楊家的忠誠。

之前一直不讓你動身北上。那是為了估計北方地勢力。現在既然已經到了攤牌的時候了。咱們也用不著再猶豫了。安排人開始北上吧!」楊明峰笑著對姚二說道。雖然話音很輕鬆。但是楊靖知道。緊隨著這句話的就是無數官員落馬。

黑道勢力對付貪官最是簡單。己是特勤局的領導。只要配合的好。安全部門和紀委能夠橫掃整個華夏。任何手腳不幹凈的幹部。都得乖乖俯首認罪。

「老爺子。去年咱們已經安排人北上了!現在整個東三省基本上安定了。只要一年時間。您運作的好的話。整個東三省可以拿下來。到時候再順勢南下。橫掃整個中原!」姚二做了個砍殺的姿勢后。笑著對楊明峰說道。「哦!你去年就已經開始布局了?」楊明峰言語中帶著一絲不滿。雙眼有些疑慮地看著姚二問道。面對姚二用不著掩飾。不動聲色那是對外人的。姚二可以說是楊家的一員。如果跟他動心機。那隻會讓下面的人寒心。

姚二是什麼人?這麼精明地一個人哪會不知道楊明峰不滿己提前北上。當下趕緊解釋道:「這個事情是楊靖做主的。本來我們的人只是借著跟軍方合作走私武器的機會。慢慢打入東三省。

但是這些北方人並不太看得起咱們南方人。雖然我們的人都是精銳。但是到東三省。似乎連一個市都難以拿下。畢竟根基太淺。難以得到本地人地支持!

所以楊靖就在黑省找了一個代理人。由他動手統一北方各大勢力。現在效果不錯。在軍方和我們的人配合下。已經拿下了大半個東北。只要再花幾個月時間。東三省就能穩定下來。

到那個時候。想要對付哪個貪官。那還不是一句話地事情。任何情報和資料。相信他們都能在第一時間提供。甚至把材料寄到紀檢委去也沒關係!」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