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雲、典韋、關羽、張飛……通通排在後面。

不過以葉天的喜好,自然是白馬銀槍趙子龍為第一人選。

沒別的,帥到腿軟。

女人喜歡男人羨慕,智力還高,是很多人心目中最完美的武將!

都怪這該死的系統。

明明就隨到趙雲了,非得換個張飛。

說什麼形象契合,以為他不知道是系統在搞鬼?

對噢,系統這人小心眼兒,還是不要腹誹的好。

別待會又給他來個套餐。

好在,系統似乎也知道輕重,大戰當前,並沒有搗亂。

少年手握丈八蛇矛,凝眸一閃,盯向周炎,大喊道:

「燕人張翼德在此!周炎老賊,納命來!」

飛身一踢,將一名路過的雪月鐵騎生生踹到在地,奪了戰馬,拍馬便殺了過去。

這名雪月鐵騎慘叫一聲,人飛在空中,瞥見踢自己的人竟是那戰神般的少年,不由眼神一軟,盯著那道背影,心想:我居然被他踢了一腳……從今以後,不用再洗臉了。

臉上赫然留下個大腳印子。

好在葉天不知道他的想法,否則非得再來一腳不可。

「來得好!」

前方,周大帥見葉天策馬殺來,起初一愣,沒從先前的驚駭中回神。

但見人一殺至,心中雜念全消,只剩滿腔戰意!

當下一聲怒喝,舉刀相迎!

「叮——」

手上傳來的巨力讓他心頭巨震。

怎麼回事!?

這小子剛才明明還是凝山境,怎麼一下子突破到化靈境了?

莫非……和那神秘卡片有關?

是了,一定是這樣,此人到底是何方神聖,竟有如此多的手段?

周老將軍幾乎快震驚到麻木了,這種感覺,可此刻他快被震麻的虎口一樣難受。

他不敢相信,雪月國,居然出了這麼一號人!

為什麼。

為什麼不是他流風國?

「老賊,還敢走神?吃俺一矛!」

耳邊一道怒吼傳來,如炸雷一般,震得他耳膜發顫。

周炎回過神來,反手一刀,再次與葉天對轟了一記!

結果不分伯仲!

這也不怪葉天,有著領先四重的優勢,居然只是個平手?

但其原因在於,他本身只有凝山境實力,對化靈境的力量並不適應。

不止不適應,武道的領悟也跟不上。

因此十成力量,頂多發揮出六七成,只能與周大帥拼個相當。

而周大帥更是駭然。

確定了對方的力量之後,有種近乎要窒息的感覺。

但馬上反應過來,奪下一匹戰馬,與葉天狠狠戰在一處。

兩人身影交纏,你來我往。

「大喝!」

「亂舞!」

「滅絕!」

……

葉天這邊,必殺技一招接一招使了出來,逼得周大帥左支右擋。

「破軍!」

「七殺!」

「貪狼!」

……

周大帥這邊,獨門武學《七星刀法》,一路接一路,憑藉著豐富的戰鬥經驗,打得葉天應接不暇。

可饒是如此,也足以震撼全場!

一個小小的近衛軍,檢測骨齡后只有十七歲的少年,竟與流風軍首領,成名數十年,戰功赫赫的三軍兵馬大元帥鬥了個旗鼓相當?

說出去簡直要嚇死人!

因此,雪月軍士氣大振,更加奮勇地衝殺起來。

畢竟,連一個近衛小卒,都能敵住對方大將,那普通士兵,又何懼這些流風狗?

「殺……殺……殺!!!」

一時間,雪月軍喊殺不斷,氣勢兇猛!很快將戰線往河對岸推去。

一旦推過擂台另一側,便是十萬大軍,直搗黃龍之時!

反觀流風國這邊,本就只帶了兩百人前來,半路還逃走了一半——也便是那些趾高氣揚的宗門弟子。

雖說後面有援軍趕來,但此時此刻,無疑是吃了大虧,幾乎要被雪月大軍淹沒!

「殺——」

好在,一陣衝鋒之後,援軍加入戰場,這才平衡局勢,將戰事緩了下來。

只是士氣仍然低落,他們的大帥被一個無名小子纏住,其他雪月軍高級將領,便衝到陣中大殺四方!

一個個普通士兵,如砍瓜切菜一般被收割,人頭滾滾,鮮血流了一地,甚至流進了洶湧的風雪河裡。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對方的先頭部隊似乎格外勇猛。

五百名衝鋒鐵騎,有半數都力大如牛,彷彿吃了春藥一般,一槍挑飛一個。

將流風軍的前鋒部隊打得稀碎,眼看要衝入中軍大陣。

再這樣下去,氣勢一落,這場仗必輸!

流風軍將領看清了這一點,一個個大喊著組織起來:

「穩住!都穩住!結陣退後,在出口處將敵軍堵死!」

「援軍已到!援軍已到!千萬莫慌!將戰線維持住,敵軍後方必亂!」

為了穩住軍心,甚至不惜透露出己方的軍事機密。

不過也不算緊要。

這會兒鎮北關後面應該都打起來了,很快這邊的前鋒軍就會得到戰報,早說一刻也沒區別。

「什麼!?後方必亂!?」

雪月軍卻不這麼認為。

雖說己方早有戰鬥準備,隨時提防著敵軍偷襲,可敵軍畢竟勢大,兩國聯軍六十多萬近七十萬,一旦突入腹地,後果不堪設想!

「後方有難!回防!快回防!」

消息經由一個個士兵口中傳到後方,坐鎮大營的陳家家主,當機立斷:「傳令后軍!立即撤回鎮北關!留五萬大軍在此破城即可!」

反正擂台就這麼大,別說十萬,就是一萬也沖不上去。

必須等到擂台全部佔領。

與其留這麼多人在這干看,不如分兵回去防守。

「是,將軍!」

三萬后軍加兩萬中軍,立即領命回防。

而就在這時,前方傳來捷報:

「破陣!」「破陣!」「破陣!」

卻是前軍先鋒,在那少年猛將,與幾位老將和高級軍官的帶領下,已然衝破敵陣!

朝著河對面的風雪城衝殺而去!

就連主將周炎,也被那少年追得落荒而逃,宛如一條喪家之犬。

「半月斬!」

「旋櫻!」

「豪烈!」

「暴雨!」

最前方的少年,揮槍猛擊,如月,如櫻,如暴雨。

一道道的槍芒激射,所過之處無人能敵!

長槍掃過,流風大軍成片成片地死傷。

見追不上敵首,又深入敵陣,他甚至乾脆停了下來,使了一招超級必殺:

「吃俺張飛一招,黑風天煞!」

雙手握槍,振臂狂舞!

「嗚——」

霎時間,身周十丈之內,妖風四起!

一道道黑色的煞氣,宛如龍捲風一樣,將觸及到的流風國士兵全部卷飛!

「嘶——」

一時間,戰場有了一瞬間的安靜。

這……這是什麼武功!?

竟如此恐怖?

成百上千的敵軍被捲入高空,黑氣籠罩之處,似有魔神降臨!

再加上陰風怒號,寒意逼人,還有誰敢站在少年身前!?

「魔鬼!是魔鬼!」

「傳說在草原深處,有一座地獄之門,有來自地獄的惡魔,會從深淵中逃出!是他,一定是他!」

流風軍直接被嚇呆了,甚至搬出了草原上的遠古傳說,只為給自己一個當逃兵的理由。

隨後就真的當逃兵了。

「跑,快跑——」

不知是誰突然大喊了一聲,引發了連鎖效應,將眾人心中的恐懼徹底激發!

出城支援的三萬流風軍,竟如狂風卷草一般,倒退回去,亡命似地朝風雪城奔去!

「逃……逃了?」

而雪月軍還沒反應過來。

向來強悍無比,殘暴嗜殺的草原人,居然當了逃兵?

這……這怎麼可能?

但不可能也發生了。

敵軍正在進行一場大規模逃亡。

所有人的草原人都在退後。

「天賜良機!天賜良機!殺!隨我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