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這一切以後,蕭元的眉頭仍未舒展開,現在氣息上的事解決了,接下來又該如何以最快的速度趕往酆都城呢?難道真要以他們飛行的速度趕過去?這至少得一月的時間,蕭元可等不起。

離那一月之期只有不到十七日日,這光是趕路就得花一月時間,還怎麼救炎汐?所以,蕭元是不打算以自己的腳力趕過去的。

「蕭元,你……」就在蕭元沉默思考之際,林紫月上前一步,有些驚訝的望著蕭元,甚至玉指伸出,做拈花狀伸向了蕭元的鬢角。

「怎麼了?」被林紫月訝異的目光望得有些不自然,蕭元反問道,腦袋也偏向一邊,躲過了林紫月的玉指。

「你居然長出了白頭髮……」林紫月的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按理,蕭元這才二十歲左右的年齡就已經有了半步帝境的實力,血氣方剛,生機無限,怎麼可能長白頭髮。可是的確就是長了白頭髮,所以這真的很不可思議。

聞言,不光是蕭元自個兒吃驚,霸劍空也極為吃驚,朝蕭元的鬢角處望了過去,這才見到,果真有著几絲白髮。

「興許是之前廝戰時力量被吸一空傷及精元所致,並無大礙。」蕭元渾身一震,鴻蒙紫氣在體內運轉,頃刻間那抹白髮又變成了黑髮。

只是,他說的話,連他自己都不願相信,又更何況是林紫月和霸劍空呢?到了他們這個境界,除非是歲月催人老,歲月白,這種才是並未大礙之事。

但是像蕭元這種年少生白髮是根本不會存在的,除非是經歷了那種悲痛到靈魂深處的痛楚,悲痛欲絕,才有可能一夜間白頭,但那也是不可逆轉的,絕不會再度恢復成黑髮。哪有像蕭元這種,只白一兩絲,氣血一運轉就恢復的。

所以,林紫月在一旁臉色稍顯凝重,她心中猜測,這或許多半的確和那七星有關,只不過不是和蕭元所說力量被吸收傷及精元,只恐怕這其中還有更大的問題。

不然,她和蕭元的實力為何一直只能回復三成左右,根本不能徹底恢復至圓滿。

「霸老哥,我們言歸正傳,你可知道有什麼最快的方法能到達酆都城么?」蕭元不想在自己白髮這件事上過多在意,他可不認為自己有什麼問題,因為他並未感到一絲不適,所以徑直將話強行拉回了正題上。

「你想要多快?」霸劍空問。

「越快越好,最好今日就能趕到,有沒有辦法?」蕭元將饕餮長槍持於背後,認真的道。

「這……」霸劍空陷入了猶豫和凝重當中:「有是有,只是……」

「霸老哥儘管說。」蕭元道。

「離此地三千里之外,乃是幽泉城,也就是幽泉王的主城,那是離這裡最近的一座主城了,城內中心處,有著一座傳送陣,能夠頃刻間將任何事物傳送到想去的地方……」霸劍空說到這,又止住了,像是不願再說下去。

「那如此甚好啊,霸老哥在擔心什麼?」蕭元聽聞能夠瞬息間傳送到想去的地方,心中是激動不已,不過見到霸劍空那神情,馬上又知道了這個傳送陣恐怕不是那麼輕易就能使用的。

「這傳送陣是每座主城都會有的,只是,現在的我們身在另外一個九幽帝族凰神族的地域上,若是從這座主城傳送到凰神族的另一座主城倒也每什麼,只需要有著足夠啟動傳送陣的能量便可,但是要從幽泉城直接傳送到另外一帝族龍族的地域,並且還是龍族的主城酆都城,不是他下面的二皇八王的主城,這難度不可為不大啊。」霸劍空越說越凝重。

「都知道龍族主城魔道強者如雲,誰敢輕易闖那裡?更何況你是以傳送陣傳送過去,動靜之大,怕是整座城都能知曉,到時候難免會陷入危機啊。就別說酆都城了,就算我們想要硬闖幽泉城啟動傳送陣也是極難辦到,幽泉城雖然只有幽泉王一王存在,但是他手下眾多,都是武聖級別的強者,還有著一些供奉,也是強者,再者在幽泉城內有陣法加持,它們的實力至少要強上兩倍……」

「更何況我們沒有那麼多能量來啟動大陣,即便有,也傳送不過去。」霸劍空凝重無比的說了一通后,直接把蕭元的想法的否定了。

「為何?」

「因為我們沒有從幽泉城到酆都城這延綿數十億萬里的完整路線地圖,這傳送陣除了需要龐大的能量之外,還必須得有著地圖才行,不然都是白費力氣。」這就是霸劍空凝重的原因,他在九幽內從出生至今,已經數千年,可是仍舊不敢說知曉這九幽域的所有地形地貌,不說別的,光是這幽泉城到酆都城中間的那些地域也未能全部知曉。

可以想象,這九幽域到底有多麼龐大……可謂真正的無邊無際。 「的確有些棘手啊。」聽霸劍空說完,蕭元這才覺得事態有些嚴重,若真如霸劍空所說,那想要走傳送陣這條路還的確是兇險無比,機會渺茫。

「老哥,就沒有其他辦法了么?」蕭元再次問道,說什麼他都不會選擇以腳力趕到酆都城的,但是這傳送陣的確又太過棘手了些。

「沒有……除非你有趕路的神器,或者有著凰神族的破空之力。」霸劍空肯定的道。

「這……」趕路的神器這臨時到哪裡去找呢?之前蕭元倒有一個龍蘇煙送的青梭,猶如一片葉子,能踏波面逆流而行,飛空快如梭,若是以那東西趕路應該能在五日之內趕到酆都城,只是五日的時間蕭元都覺得太長了,太浪費時間了,並且他把青梭留在了乾元城,留給了樓小月。

因為樓小月是除了他以外的主心骨,他們的智囊,不能輕易的死去,必須要有關鍵時刻逃命的法寶才行,所以蕭元就把青梭給了她。

而所謂的凰神族的破空之力,蕭元倒是有些疑惑,他並不知霸劍空所說的破空之力到底是何物,是什麼力量,反倒是想起了小不點。若是此刻小不點在,倒也能夠快速的趕到酆都城,小不點的空間之力現在已經越來越強大,能夠破開空間,任意的穿梭在其中,一步之下數百里數千里根本不是問題。

只是,這兩個能夠讓他短時間內到達酆都城的條件都不具備。倒讓蕭元顯得極為頭疼啊。

「看來只能選擇走傳送陣這條路了,雖然兇險,但也並非完全沒有機會。」仔細思慮了一番,蕭元決定以傳送陣傳送過去。

「老弟,你可要想清楚啊,若是沒有十萬火急的事情,還是不要貿然犯險。」霸劍空勸誡。

「我的事,比十萬火急還急,每耽誤片刻的時間我的內心中便會多一分愧疚,就和老哥你所背負的誓言是一個道理。」蕭元嚴肅認真的道。

「既然如此,老哥我就不勸你了,老弟想要以傳送陣傳送過去,老哥我也助你一臂之力。」霸劍空也嚴肅了起來:「看老弟胸有成竹的樣子,想來應該有了周密的計劃吧?」

「嗯……暫時還沒有,不過這可別想難倒我,能量沒有我們就搶,傳送陣不是它們的么?那它們肯定有足夠的能量來啟動大陣;動靜太大引來魔物就殺,反正這些魔物本就該死;至於地圖嘛……」蕭元倒也乾脆直接,他的計劃就是準備以武力來解決。

只是他沒發現,他的性格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現在的他,說話舉止之間顯露著極強的好勝之心和殺戮之心。

因為以往的他不喜歡太過暴戾和蠻橫,不太喜歡一來就打打殺殺,可是現如今,已經容不得他思考這些,只要能夠快點救活炎汐,暴戾又如何?殺戮又如何?

蕭元的話倒是讓霸劍空有些無語,不過感受到蕭元體內那涌動了強大力量后,也沒有多說什麼,算是默認了蕭元的這個辦法。

林紫月自然也不會反對蕭元這個辦法,能夠以武力解決,那便不用廢話。

當即三人決定了之後,便朝著幽泉王之前逃離的方向暴掠而去。

他們現在就準備趕往幽泉城,既然準備以武力來解決此事,那就沒什麼計謀需要謀划的,只要武力強過這幫魔物,那這事肯定就能成的。

「易老頭,你還記得九幽域的地貌么?」在飛掠的途中,蕭元朝易尊問到。

「怎麼,你真打算用傳送陣過去?」易尊疑惑並帶著繞有意味的問道。

「不然呢?你難道有更好的辦法嗎?」蕭元反問。

「沒有……現目前看來,用傳送陣的確是最快的辦法,既然你小子甘願冒險,為師也替你回憶一下九幽的地貌吧。」易尊淡淡的道:「你把剛才吸收的那什麼王的力量傳遞給我。」

「易老頭,你別太過分了,剛才吸收的那部分力量不是已經分了一半給你?現在叫你辦點事,竟然得寸進尺還想吃?就不怕撐死你?」蕭元大罵道,這易老頭是越來越得寸進尺了,吸收來的力量分一半給他已然算對得起他了,現在居然想全要。

「小子,不給是吧,那你自己去找地圖吧。」易尊也是憤憤的道:「你以為我眼饞你那一點力量?我那是時間久了,九幽的地貌已經有些記不太清了,我這意識體需要消耗一些力量才能在記憶中找回你要的那部分地貌,只是你不肯定,我也不強求,自個兒去找吧。」

說完,易尊沉默了下來,顯然是被蕭元給氣的。

「這樣啊,那這個……你拿去吧,啊,千萬別和我客氣,哈哈……」蕭元打著哈哈道。

「別給我扯這些沒用的,自個兒去找。」易尊憤怒的道。

「那要不這樣,這分力量師尊你先勉強收下吧,下次吸收的力量徒兒全部給你,就當孝敬您的,您可不能拒絕徒兒的一番心意啊。」蕭元故作乖徒弟的道,從拜易尊為師開始,至現在,這還是他第一次如此說話,雖然聽上去有些彆扭,但卻也學乖徒弟學得有模有樣。

「哼,重色輕師,你現在的模樣,哪裡有半分武道之人氣機?真不知道你小子為了什麼,你要女人,你身後不就剛好有一個么?並且容貌和實力,不比你的炎汐差吧?為了她一個炎汐,搞成這樣,值得么?」易尊也沒有在剛才的話題上糾纏,倒是反過來罵了一句蕭元,這話說得語重心長,頗有以師尊的身份在教誨蕭元的味道。

「值得……」聞言,蕭元不著痕迹的望了望身後的林紫月,沉默了良久之後卻堅定的說出了兩個字。

蕭元原本以為說出這兩個字後會立馬被易尊大罵一通的,沒想到易尊不但沒有罵,反而是欣慰的道:「嗯,接下來的兩個時辰,不要打擾為師,為師要好生回憶一番,不然錯掉哪個部分,將你傳送到了其他地域,為師概不負責。」

易尊的話語中欣慰之意甚濃,卻是不知他欣慰的是什麼,是「值得」這兩個字么?

…………

幽泉城,是九幽十六王之一幽泉王的主城,是管轄幽泉地界內數座城池的中樞之地。

別看這九幽之內儘是魔物,可是它們的生活習慣,衣食住行,皆是和人族相差不多;當然,得除開那些極為低等的魔物,它們靈智混沌,只會茹毛飲血,只知弱肉強食的殺戮,而那些高級一些的魔物,特別是修鍊到五六級,也就相當於人類武者中武宗武霸的境界時,靈智便逐漸的打開了。

它們同樣拉幫結派,組成勢力,組建城池。

而一般能夠在城池內出現的魔物,皆已是實力不弱的存在。

因為它們已經懂得聚集在一起共建繁榮昌盛;當然,更多的是陰謀算計,因為魔物天生狠辣歹毒,即便打開了靈智也同樣狗改不了吃屎,喜歡恃強凌弱、弱肉強食。

而這幽泉城能夠算作被治理得極為不錯的一座城池,雖然只是一座王城,但是見那整齊排列把守的城門,列隊巡邏城池的魔兵們便能看出,這幽泉王治理魔物們還是有一套。

至少,已經頗有人族城池的風貌了。

三千里地,對於蕭元等人的腳力來說,並不是很遠,僅僅一炷香的時間,他們便已經來的了幽泉城的百里之外。

此刻,已然能夠見到一些從魔族生靈;它們一些正趕往幽泉城,一些也是從幽泉城的方向出來,來來回回之間,絡繹不絕。

蕭元等人的右方數里開外,一群連綿的小山峰間,雜草叢生,怪石林立,這些山石草木皆是血紅一片,讓人看著有些發毛。

不過,這倒是一處躲藏的好地方。

「嘿,黑毛,剛才黃毛那邊傳信過來,說我們的王雷霆大怒的從外面回來,好像被人擊傷了,還把外圍把守魔兵們召集了一半回去,說是讓去搬運魔靈石,要啟動傳送陣,去凰神主城呢。」只見,這山石草木之間,兩個漆黑的魔物正躲在其中放哨,這裡是一處極佳的藏身處,也是極佳的暗哨處,而裡面躲藏著的兩個魔物暗哨正交頭接耳的說著什麼。

「烏鴉,你別亂說啊,小心被砍腦袋,我們大王可是九級武聖的實力,這幽泉城內有誰是它的對手?更何況我聽聞大王此次出城,帶上了幽泉陣去抓住那個被我們通緝了數千年的霸氏餘孽,數千年來,大王何曾受過傷?何曾被那霸氏餘孽打敗過?要不是幽皇下令必須得活捉,那霸氏餘孽早就死了。」被稱作黑毛的魔物道,它兩隻手臂看起來像蝙蝠翅膀,嘴角利牙伸出,一臉漆黑,猙獰可怖。

「這倒也是,不過那些外圍明處的魔兵們的確已經被召集回去,不信你看,我們不遠處不應該是巡邏的阿三幾人么?它們也被召集了回去。」被稱作烏鴉的魔物道,它渾身雖然有一點人形,但還是烏鴉形態居多。

「嗯,看來的確是要啟動傳送陣,想來應該是大王有重要的事要稟報幽皇。」

「這大陣已經一萬多年未使了吧,當初每座主城的傳送陣內的地圖可都是完整的,有著整個九幽域的地貌,各個主城間來去自如,後來不知是因何緣故,所有傳送陣的地圖都少了一半,猶如兩大帝族將九幽域給平分了,龍族傳送陣內的地圖地貌只包含龍族地域。而凰神一族同樣如此,這如今已經一萬多年沒有啟動傳送陣,這突然要啟動,真不知道大王是碰到了何等重要的大事。」

「嗯,事情肯定緊急無比,不然大王不會消耗儲存了數千年的魔靈石。」

「哎,誰知道呢,算了,那些事不是你我應該考慮的,我們還是好好放哨吧,在這關鍵時刻,可千萬不能掉鏈子,不然在我兩這個出了什麼差錯,小命不保啊。」

「呵呵……你兩的小命現在就不保了……」就在黑毛和烏鴉談得熱火朝天時,一道聲音突然傳來,驚得它們面容劇變。 ?「誰?」兩個魔兵暗哨寒毛炸立,立刻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掃視,這才發現一道手持黑色長槍渾身凶氣滔天的人影正站在他們不遠處的一塊巨石上,正冷笑著看著它們。

「這凶氣……是龍族二皇之一的饕餮皇族?」黑毛髮出了驚呼,無比驚懼,若是來了一兩個普通的的魔物它們倒不怕,可是來者是皇族,不是它們能對付的。

帝族之一的龍族之下,也有二皇八王,其一皇族便是饕餮,其二皇族乃是睚眥,皆是龍帝之子。

而饕餮兇狠殘暴,嗜食,不管什麼都吃,聽聞它們的皇有一次直接將它的皇妃給吃了。

「你們龍族居然穿越過界,跑到凰神族的地域來,想要幹嘛?想挑起戰爭么?就不怕凰神大人將你們都殺盡?」烏鴉倒是冷靜一些,它已經是一個武霸巔峰的級別,靈智已經比得上一些人類,所以它嚇唬道:「告訴你們,幽泉王大人已經進入了傳送陣,前去面見幽皇,而我們已經把你們的消息以魔信玉傳給了幽泉王大人,大人肯定會通報給幽皇,而幽皇肯定會通知凰神大人的,所以,你們就等死吧。」

「當然,若是你們現在退去,我們兩個可以當做什麼都沒見到。」烏鴉繼續道,顯然它已經懂得人類的唬人,現在它這樣說,不過是為了保命。

「呵呵……放心,我暫時不會要你們的命,只是,會比要你們的命更加痛苦,相信我,你們會寧願選擇立刻就死的。」手持長槍的身影自然是蕭元,他的身形帶著凶氣,散發出龐大的威壓,壓得兩個魔物動彈不得。他沒想到,這魔物的靈智竟然已經如此之高,懂得運用人類的唬人招術了。

烏鴉在說話唬蕭元等人時,的確想要暗中以魔信玉傳音求救,卻被蕭元察覺出了端倪,在暴掠而出的途中,蕭元的威壓大增,硬是壓得烏鴉絲毫動彈不得,連運轉九幽氣都辦不到。

「老弟,你抓兩個魔兵暗哨有何用?」霸劍空從隱匿的虛空上飛掠了下來,疑問道。

因為他知道,在這兩個魔兵身上,怕是得不到任何有用的東西,因為它們的等級太低了。

「老哥別急……」蕭元徑直走到兩個魔物身前,大手紛紛蓋住他們的頭頂,開始吸取著兩魔物的記憶。

雖然這兩魔物的確低級,也不能從他們身上得到什麼有用的東西,但,這是尋常人才會這樣認為的。就像霸劍空,若是他的話,可能不會浪費時間在這兩個魔兵暗哨的身上。可是蕭元不同,他有尋常人沒有的吸收他人記憶的招術,而這記憶可是好東西,能夠幫蕭元更加的了解幽泉城。

雖然霸劍空或多或少也了解幽泉城,知道其傳送陣的具體位置,但是除了傳送陣外,其餘的能知道什麼呢?此刻幽泉城內有多少強者?有多少禁制陣法?啟動傳送陣的魔靈石需要多少?那存放魔靈石的位置的又在何處呢?

所以,蕭元非常需要這兩個魔物的記憶。

「啊……不。」在兩道驚懼且龐大的嘶喊聲中,兩個魔物露出了絕望之色和靈魂深處的恐懼,那從靈魂深處傳來的疼痛之感讓它們身軀痙攣,就猶如有人將它們的靈魂給生生切割成了兩半。

然而,它們那驚懼的嘶喊聲震耳欲聾,卻沒能傳出百丈範圍,因為百丈之內,早已被蕭元用凶氣隔離了起來。

蕭元飛快的吸收著兩個魔物的記憶,直至一炷香的時間后,這才停了下來,而兩個魔物卻是直接倒地,口吐白沫,不停抽搐,就猶如發羊癲瘋一樣。

霸劍空在一旁看得有種倒吸冷氣的衝動,這種吸人記憶的逆天手段,不是任何人都能練成的,即便是一些武帝也沒有這種手段。

首先,你得有著能承受他人記憶的能力,例如他人以往承受過的恐懼、絕望、怨毒、悲痛等等,但凡七情六慾,只要他人記憶中存在的,你若吸取,那便會感同身受,深陷其中,當時那人承受了多大的恐懼,你便會承受多大恐懼。

心境弱者,若是練成這吸收他人記憶之法,極有可能在使用時變得痴癲,淪為廢人,所以,這也是被歸納為一門邪術。

一般人,根本練不成。即使練成,也不敢輕易使用。

因為,這已經無關武道修鍊,而是天道法則,天地間不管是何生靈,都有著他自己的生命軌跡,隨著時間的推后,這軌跡便成了人們的記憶,其中包含著七情六慾,既喜怒哀樂貪嗔痴怨等等……!

這完全已經超出了武道的範疇,所以,對於任何人的記憶,哪怕是武道至強者也不敢隨意出手。

然而,蕭元不但出手,那模樣卻一點也不懼怕一般,霸劍空真不知道蕭元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還是真是一個妖孽。

想當初,他霸劍空也想吸取他人的記憶,不過,後來才觸及到別人一丁點的記憶,就差點被破了武道之心,從此之後,他根本不敢想這事。

所以,他真的很懷疑蕭元是否能承受他人的記憶,還是說蕭元根本就不知道吸收記憶的可怕之處?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霸劍空才明白,蕭元並非無知得不知道吸收記憶的恐怖之處,而是有著那樣的能力駕馭他人的記憶。

因為時間已經過了十個呼吸,蕭元吸收完記憶后,仍舊一臉平定,若是他沒那個本事,早就已經變得痴癲了。

「妖孽……妖孽啊,這小子……處處透著不凡之處啊。」當下,霸劍空的心中驚嘆道,突然覺得,或許跟著蕭元一起,怕是的確能夠找到那九幽域的大門。

吸收完兩個魔物的記憶后,蕭元的面色卻是凝重的起來。

看得一旁的林紫月和霸劍空略微疑惑。

「老弟? 闊少來襲:情陷王牌經紀人 又因何事皺眉?」霸劍空問道,難不成是因為吸收了兩個魔物后的後遺症顯露出來了?只是並不是太過強烈,所以僅僅是讓蕭元皺了皺眉頭?

「蕭元,你的模樣……」然而,林紫月卻是冷不丁的驚呼了出來,她也在疑惑蕭元為何皺眉,所以仔細的掃視了蕭元一眼,卻是發現,蕭元先前在鬢角處的那絲白髮,又長了出來,並且此刻,還多了許多,甚至另一邊的鬢角也長出了白髮。

而蕭元那本年輕的容貌也發生了一些變化,額頭橫生了一些皺紋,鼻子兩旁的鼻溝也略顯深邃了,整個看上去像極了一個四十歲的中年男子。

這樣的變化,先前林紫月和霸劍空幾乎沒有發現,是何時變化的也根本不清楚。那神情,就像是蕭元本來就應該是這四十的面容一般。

聞言,本來凝重的蕭元眉頭皺得更緊,他也感受了一下自己此刻的容貌,眼中露出了一絲驚容。

隨後,他又身軀一震,那兩鬢的白髮又恢復成了黑髮。

「哼,我就不信,治不了你,神體,給我開。」接二連三的白髮出現,也讓蕭元有些頭疼,他先前認為這是七星將他體內力量吸收至枯竭的原因,但是現在看來,並非這麼簡單,所以,他直接打開神體,準備一直以神體保持著巔峰狀態。

當即,他的神體運轉,氣血滔天,那模樣也恢復到了二十歲的狀態。

他也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可是他仔細查探一番體內的情況后,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經脈氣血流暢,鴻蒙紫氣運轉通暢,氣海雖然被七星被吸噬了一點,但仍舊是一團紫色液體靜靜地待在那裡,心臟處的六大元靈正常運轉。

一切都極為正常,這讓蕭元倒是犯了難,自己的身體到底是哪一塊出了問題?

他很想問問易尊,可是易尊說了,這兩個時辰內不能被打擾。

「算了,先不管了,救了汐兒后再說吧。」蕭元心中暗道。

「我們走吧……」蕭元朝兩人說道,隨後也不等兩人回話,身形一閃便朝幽泉城的方向飛掠了去。

兩人倒也沒有說話,就這麼跟在了蕭元身邊。

「蕭元……你打算一直這樣心神集中,運轉神體保持最為巔峰狀態?」林紫月跟在蕭元身後,最終還是忍不住問道。

「有問題嗎?」蕭元淡淡的說了句。

「這樣很難,哪怕你現在是半步武帝也堅持不了多久的,這是在拿你自己的命開玩笑。」林紫月蹙眉道。

一個人集中心神一會兒倒沒什麼,一天也沒什麼,若是武聖武帝集中心神數百年或許也沒事,但是最終消耗的都是精氣神。武帝有著自身雄厚的修為,消耗一些無所謂,不過最後這些精氣神都會變成壽元,所以武帝們損耗的都是壽元。但是一些普通人將精氣神消耗多了,那便會身心憔悴,靈智混沌,終日渾渾噩噩;更甚者,精神崩潰,直接猝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