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仁君搖著頭感嘆道:「老臣此次來不是想來說瑞王的事情的,皇上。這一個月瑞王的確是勞苦功高,也得虧是用了瑞王,根基淺,沒有背景關係牽絆才能雷厲風行的將征糧給徵到手,要是放了旁人斷斷做不到,即使是老臣也做不到啊。「

「你想說什麼直說。「

「瑞王有擔當,遇事又果斷,領著幾個毛孩子一個月內就干成了這樣一件大事,這說明用人不在多,得用對。古籍上有言官不必具惟其才。就是這個道理。若是放在之前的縣令身上,還不知道會拖到什麼時候呢。「曹仁君嚴肅地說道。

「你的意思是想要並省官吏?「素和敬碩問道。

「老臣就是這個意思,現在朝中有些官吏占著官位無所事事,廢弛朝政,相互內耗,無事生非,拿著朝廷的俸祿不能為朝廷解決一絲問題,這可是要誤國誤民的啊。「曹仁君接著說。

「你可知道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當年父皇剛開國建業,為了得到前朝官員的支持,不得不大量留存前朝官員,為此設置多設置了上千個職位。就是用官位來收攏人心,封官是讓人感恩戴德的事情,讓別人丟烏紗帽卻是得罪人的事情啊。「素和敬碩揉了揉頭說。

曹仁君皺起了眉頭,將心裡的一腔疑問壓了回去。

這天晚上,素和敬碩在御書房想了很久。一直被曹仁君的提議佔據著思緒,並官,他不是沒想過,只是不敢去實施罷了。突然,他想起今夜是謝素文在弘慶殿當值,就起身轉到了那裡。

謝素文嘆了口氣說:「皇上說哪兒的話啊,這稀泥臣這會還真和不起來了,大旱以來臣每天都能收到六百多道公文,裡面有一半都是重複,無用的東西。通篇看下來不僅耽誤時間,也虛耗精力,等下令的時候一到詔書要經過層層下發才能到實際執行人手中,耽誤了事情解決的最佳時間。「

「就拿這次旱災來說吧,其實旱情早就出現了。但是當時還是局部地區,些許旱情,那些個底層官員就覺得不重要,就報喜不報憂啊,等到爆發的時候就出現前幾日的局面了。旱情都已經嚴重的不成樣子了。「謝素文苦笑著說。

「看來並官這事真是刻不容緩了,現在南央國國力還算強盛,經得起這樣的內耗,若是在戰時,這樣延誤一定會出大亂子的啊。「素和敬碩搖了搖頭晃回了自己的寢殿。默默思索起來。

程連津這邊雖然得到了皇上的獎賞,景平等人也得到了封賞但是這些人都知道自己已經幾乎把整個南央的權貴都給得罪了,以後做什麼事情估計會更困難了。

第二天下了朝,秦沐瑤在府中為程連津辦起了升遷喜宴,準備了一桌酒席,景平等人到來后打趣道:「夫人,這真是一點不浪費,多來一個人都坐不下了。「

秦沐瑤白了景平一眼道:「誰不知道現在你們幾個人最不受人待見了,估計朝野上下就你們幾個人還會為此慶祝一番吧。「

陳留機酸溜溜地說:「這些個大臣也太不是個東西了,連表面工作都不做了,今日敬王也辦了升遷宴,門口的賀禮都擺不下了。「

「辦升遷宴門口怎麼也不安排個人收禮啊,我這東西忒重了。「大廳門口素和瀚抱著一箱東西走了進來。

「你怎麼來了,你家辦升遷宴離不開主人家,快回去!「程連津一看見素和瀚就開口趕人。

「我來給你賀禮啊,怎麼把送禮的往外趕。「素和瀚打開箱子說道,拿起一個擺件走向程連津低聲說道:「反正你都已經知道了,我就光明正大地多來幾次,以前還想著找什麼借口來你們府中看看,現在我連借口都不用找了。「

程連津聽到后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厚顏無恥!「

「承蒙誇獎,承蒙誇獎。「素和瀚高聲回道。

並官的決定很快就定了下來,素和敬碩特地召來了曹仁君,陳衍部和謝素文相商相關事宜,如果說征糧是一個得罪權貴,士紳的活那這並官更是一個得罪權勢的活了。

幾個文臣在御書房裡商議半晌都不能拿出個決定來。

曹仁君斟酌的問道:「敢問皇上當初為何會讓瑞王主使征糧?可是因為他根基淺。無背景?「

素和敬碩點了點頭。

曹仁君接著說道:「如果說是因為這樣的話,那麼此次並官的重任還是歸瑞王莫屬,我們這些老臣在官位已久,滿朝文武中有不少門生故吏,各種關係盤根錯節,臨事難免身不由己,多少會考慮到各方面的關係人情,會耽誤朝廷的大事。「

「只有瑞王和祁將軍一起才能將此事辦好,一個負責考核官員,從文入手。一個武以文用,用軍紀來嚴格執行,這樣配合才能將並官之事推動下去。「此言一出,得到了謝素文和陳衍部兩人的贊同。

素和敬碩卻有了更多的顧慮,當時召祁聯祥回來就只給了練兵之權。現在利刃軍已經大有起色,無論從士兵還是各將領幾乎都能獨擋一面,可以稱作是合格的軍人。但是若讓這兩人放在一起共事,素和敬碩還是猶豫起來。

「皇上,是否在擔心祁將軍與瑞王的關係?臣以為此事並無大礙,祁將軍回來以後並無領兵實權,此次用他也是看在他在朝中孤立無援,練起兵來又軍令如山而已,用來震懾那些文臣的而已。「謝素文敏銳的察覺到皇帝的猶豫,主動說道。

「好!既然想要做成這個事情就必須大膽放手去做!「素和敬碩當即決定讓瑞王主理此事。祁聯祥出任吏部尚書輔助瑞王。一個無兵的武臣一個沒有什麼背景的兒子,素和敬碩還是很有把握的。

「啊?!讓我出任吏部尚書?「接到聖旨的祁聯祥大感吃驚,「皇上,臣從未做過文臣的事情啊,甚至連文臣的衣服都沒穿過。「

看著祁聯祥無奈的表情素和敬碩在心底笑了笑說道:「朕就是想以武治文,武以文用,才讓你做這個的,主要還是看瑞王,你在旁邊協助他就行了。「

反觀程連津平靜的表現,素和敬碩覺得讚嘆不已,看來經過征糧事件以後自己的這個兒子已經慢慢成長起來了,比起素和旭的激進和素和瀚的圓滑,這個七兒子似乎慢慢開始往自己預想的太子模樣發展了。

回府以後程連津卻憂心起來,祁聯祥見到他的這番模樣不由得跟著他回了瑞王府,反正他兩現在已經是明面上的協助關係了,被人見到了也無妨。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舅舅,前些日子父皇讓我征糧,我幾乎是把南央城大半的權貴都給得罪了,今日又讓我並官。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這並官就是裁撤官員,可是比征糧更不得人心啊。「

祁聯祥此時卻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樣,熟門熟路的拿起程連津書房裡的瓷碗到了半碗酒說道:「這事兒你可知是誰推薦你的?上次那個就是明裡暗裡都坑你的張鴻飛,這次可是曹仁君曹學士了。「

「並且我知道你的目標絕對是那最榮耀的位置,這並官選官我倆都還是次要的,四品以上的官員都是需要中書省和皇上一起商議人選,最後做決定的是皇上。但是五品以下的年輕官員就是你我做主要的決定了,這樣你能明白了嗎?「

程連津聽到此眼睛里放出光芒來:「多虧舅舅提點,最近我也是被征糧的事情給弄的焦頭爛額了。都沒有深想。現在的五品以下的小官雖然都是些小官吏,但是如果這批人選的好,用的對,將來一二十年後這些人都將成為朱紫大員。真正是為國效力的時候!「

「就是這考核過程一定要給辦的公正嚴明,皇上這次任用我倆就是因為我們兩個在這朝中牽絆少,如果我倆出了什麼差錯,那才是真正得罪了滿朝文武上下,連皇上那邊都討不到好!「祁聯祥嚴肅地說。

一聽此言,程連津心中一動,拱手道:「舅舅,難怪你前些年不在朝張鴻飛與嚴承德會如此輕鬆。就舅舅的通透和裝傻方式如果在朝中這些年一定是會出將入相的啊。「

祁聯祥一巴掌拍了過去:「少拍你舅馬屁,就是因為我不在其中才看的通透,若是身在其中就會考慮自己的利弊,煜兒這也是舅舅要提醒你的。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忘記自己的初心,登上極位為自己的母妃報仇是真,但是更要考慮好如果報了仇以後自己在這個位置上能夠做些什麼,能夠為百姓帶來什麼,位高者責重,從來不是一句空話。「

「煜兒明白了。「程連津正了神色回答道。

已經是公幹時間了,吏部大堂里空空蕩蕩,官員斷斷續續地走了進來。一個朱袍老官員長吁短嘆道:「皇上居然讓祁將軍來做這個吏部尚書,真是沒好日子過了,聽聞他訓練利刃軍可是嚴厲的很,一萬多的原利刃軍里只留下了兩個人,嚴守軍令連皇上都說不出什麼,他要是把我們這裡當作校場,把我們當成兵將來操練了那我們真真是??「

侍郎林品弦接過話茬說:「還不至於吧,你我都是老臣了,也在這官場混跡了一輩子。難不成來個武將我們就沒法活了?什麼陣勢我們沒見過啊,要我看啊,這將軍的戰場還是在軍隊,他管管兵還可以。我們都是朝廷官員,替朝廷管理散官的官,他怎麼操練我們?還拉出去排隊練啊?!「

眾人聽到最後都哄堂大笑起來,就在這時幾個人停止了大笑,臉上露出畏懼的表情來,目光望向了廂房的門口,一個高大的身影正站在門口,雙眼如炬看著鬨笑的大臣。

其他大臣連忙收了笑聲一齊行禮道:「下官參見祁將軍。「

祁聯祥沉聲道:「既然皇上下旨讓我做這個吏部尚書。今日我已到職,大家還是以官銜相稱吧,這裡畢竟不是利刃軍,諸位也不是我軍帳中的小兵。「

眾人身形一頓,這分明是把剛才的話聽了進去,林品弦趕忙帶頭行禮:「下官參見尚書大人。「

祁聯祥也才邁過門檻,他從未穿過文官的朝服,又是以如此高位在眾人面前行走,一時頗有些不自在,步子也小了許多。走到房間上方的案幾后,他慢慢坐了下來,手自然放在了案几上。覺得不妥,又將手放了下來,站定掃了掃房內的眾人。

這些官員沒有見過這陣勢,紛紛低下了頭,祁聯祥清了清嗓子找回了些將軍的威嚴,問道:「本官初來乍到,誰能告訴本官吏部主要是做什麼的?「

林品弦上前說道:「回大人,吏部就是幫朝廷選拔管理官吏的部門。「

祁聯祥點了點頭說道:「原來大家都是知道吏部的職能的啊。既然吏部是為了幫朝廷管理官吏的,那大家就應該以身作則!我可是記得朝廷規定各部辰時公幹,現在都要巳時了還有三分之一的人沒來,這算什麼以身作則?這樣還能管理約束其他官員?!「

祁聯祥的聲音越來越嚴厲。眾官低著頭面面相覷,不敢吭聲。

祁聯祥接著說道:「想必你們大家都知道我祁聯祥是什麼人,在軍中的時候我嚴格按照軍法操練兵將,在這裡我是不會把你們拉出去操練。但是我會嚴格按照朝廷規章制度管理大家!今天是第一次,本官會上奏給皇上,罰去你們遲到的人一個月的俸祿,明日開始再遲到那就嚴格按照制度來。就不要再出現在吏部了,聽明白了嗎?「

這時程連津從門外走了過來問道:「作為並官的主理人,本王接下來這段時間也會與大家一起辦公了,一切就按照方才祁尚書所說,按照規章制度來,如果明日開始誰比本王來的晚就自己辭去官職!「

新官上任三把火,在祁聯祥與程連津的強勢開場下,吏部的各官員算是接受了這個並官並且要嚴格要求自己的事實。

程連津要處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皇上要召見吏部從各州推薦上來的十個人才,皇上要從這十個人才中親自挑選出四人,充任南央城附近四個大縣的縣令。

很快林品弦就將十人名單擬了出來,程連津親自帶著十人去見了素和敬碩。

御書房內素和敬碩看著幾個人走了進來吃驚地問道:「這就選好了?「

聽到皇帝喊道自己的名字,羅禮恩站了出來,支支吾吾小聲嘟囔了幾句,誰也沒聽清說了些什麼。

素和敬碩將花名冊拍在了案几上,一臉不悅:「你們這幾個人到底有能回答的上來的嗎?一個夸夸其談,一個支支吾吾,就你們這樣能去治理好一個縣?能做好縣令?你們都是誰選出來的?「

這十個人趕忙跪了下來,更是不敢出聲了,程連津在一旁說:「父皇若是不滿意兒臣就讓他們再嚴加挑選一次。兒臣也嚴加把控,之後再帶給父皇見一見。「

回到吏部,程連津面沉如水的問道:「這十個人都是怎麼選出來的?是誰選的?「眾人摸不透此次面試的結果,都不敢吭聲。

「林侍郎,這個花名冊是你擬出來的,那你來給本王說說你的選拔標準是什麼?可有規範的試題?「程連津將眼光投向林品弦問道。

林品弦瞅了一眼程連津道:「回殿下,這十個人裡頭有都御使侯利贏的內侄陳賢德,還有陳衍部的弟子薛文。還有一個是魏國公的孫女婿??「

程連津呵斥道:「林品弦,你這是在選縣令嗎,還是在選關係?這是四個大縣,幾個縣加起來數十萬人。你就要將數十萬百姓的生計交給這些人嗎?國家大事豈能你這樣兒戲?!你是一直這樣做吏部侍郎的嗎?我看這樣的吏部侍郎朝廷不要也罷!「

林品弦噗通一聲跪了下來說道:「不是下官不想盡心辦事,只是這事情真的很難辦啊,選了陳賢德就會悖了陳衍部大人的弟子,選了薛文就會得罪魏國公,下官也實在是沒有辦法。「

程連津冷哼一聲說道:「這就是吏部挑選官員的方法?明日本王就會奏請陛下連降你兩級!其他的人,你們現在都可以舉薦人或者自薦,要是能夠舉薦出四個大縣的縣令出來,本王就舉薦他坐上侍郎的位置!「

第二天。程連津就收到了五十七封自薦信來,程連津召來眾人說道:「你們都是老官員了,讓你們自己去做縣令總是有些屈才,但是從這裡還是能看出來你們都是願意為朝廷盡忠的,那你們有推薦的人選嗎,林品弦呢,怎麼沒有見到你的自薦信?「

「微臣選的人已經被皇上全部否定了,已經把吏部的臉都給丟完了,哪還有臉自薦。「林品弦哭喪著臉說。

「既然這樣,本王就給你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你再給本王推選出十個人才出來,本王相信你在吏部侍郎位置上這麼些年總歸還是有些真本事的。俗話說知恥而後勇,我相信你這一次一定能夠推選出十個真正有才能的人出來!「程連津看著林品弦說道。

林品弦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本來今天就是來收拾東西,準備官降兩級的,沒想到居然又有了重新推薦人才的機會,立馬跪倒在地說:「謝殿下信任,微臣此次一定會為殿下挑選出十個真正的有用之才!「

「錯!不是為本王,是為皇上,為百姓,明白了嗎?「程連津厲色道。

沒幾天林品弦又選了十個人出來,素和敬碩面試后對這十個人的才品都非常滿意,不管將四個大縣的縣令安排了下去,剩餘的人也都安排到了其他重要的官職上去。

「舅舅,看來這並官的道路要比想象的還要艱巨啊,這讓皇上面試的人都敢走連帶關係,其他的幾千個官職更不用說了。「經歷了此事以後程連津憂心忡忡地說,「沒想打朝廷任人上面居然腐敗至此了,這虧得南央國底子雄厚,不然早被官員自己給毀了。「

「就是因為難做才能夠彰顯你的實力,現在裁撤的人越多,留下來的人就會是真正的有用之人,到時候朝廷之中就會是另一種風氣!國家的底子雄厚也不是這樣來敗壞的,都是先前的將士們一條條生命壘築的!「祁聯祥說道。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素和敬碩的督辦下,並官的章程開始起草了,這是涉及所有官員的大事,每個人都不想被裁掉,因此一些沒有本事或者通過不正當途徑的人開始四處活動,四處找人請,試圖保住職位。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每個在任的官員都人心惶惶,心浮氣躁,沒有幾個能沉下心來認真辦公的,以至於後來那些真正有才幹的人也恐慌了起來,害怕自己的關係不夠硬被別人擠了下去。

這天還沒到午時,戶部就只剩下了兩個人在辦公了,一個是嚴承德的孫子郎中嚴沖之,一個是員外郎趙廷武。這時一個水部的官員跑了進來喊道:「楊大人,楊大人在嗎?「

嚴沖之應了一聲:「早走了。「

水部的官員搖了搖頭說:「看來只有你們兩個還沉得住氣了。嚴大人你是不用擔心的了,怎麼裁撤也不會裁撤到你的頭上去,我們都不同了,誒,還是自謀生路吧。「說完轉身走了。

嚴沖之輕鬆的笑了笑與趙廷武對視了一眼。趙廷武羨慕地說:「還是嚴大人有底氣,嚴承德老將軍一生征戰無數,為國家立下了汗馬功勞,嚴府里的人自然是不用愁的了,我在這裡與嚴大人完全不同,你是壓根不用擔心裁撤,我是想找人卻沒有路子也沒有錢。「

「幾乎沒有什麼錢了,旱災剛剛結束,你也不是不知道旱災的時候米有多貴,家裡這麼多張嘴都要吃飯。你那點俸祿也就剛好夠每個月的飯錢了。「趙王氏答道。

「朝廷這些日子準備裁員,聽說會有好幾千人被裁掉,我無錢無勢的,很有可能就被裁掉了。「趙廷武低下頭說。

「什麼?你要被裁掉了?早就給你說過當官不是你這種當法,你看跟你一起進去的盧郎中現在都升到什麼位置了?就你每天假清高。但凡平日裏手上鬆動一下就能往家裡拿點,可是你呢就不聽,現在想找關係都沒有錢送!「趙王氏埋怨道。

「你說什麼呢,若是當官的都想你這樣想,朝廷不早就被我們蛀空了?我們家也算是士族了,怎麼能做這樣宵小之事呢?「趙廷武正色道。

「行,那我倒要看看你要是被裁掉了,你這清高能不能換回來三斗米來!「趙王氏大聲道。

趙廷武聽到這話再也坐不住了,畢竟家裡有這麼多口人等著吃飯,思前想後,他決定借一筆高利貸走關係,保住目前的職位。於是他找到了南央城裡的糧商陸沉作保,向坊間專門放高利貸的王六借了三萬錢。

陸沉是個精明的商人,商界官界都很吃的開,他曾經出錢讓趙廷武幫忙做些事情,當時趙廷武並沒有收他的錢,但是還是給他了一些關照,因此陸沉對這件事很是上心。

幾經轉託,陸沉幫忙找到了祁聯祥府中的管家祁風,讓祁風把趙廷武引薦給了祁睿清。祁睿清跟著祁聯祥回來后。最早的小半年就在利刃軍中幫忙訓練利刃軍,等到利刃軍步入正軌后就入了兵部,做起了庫曹郎。這也是素和敬碩見祁睿清年輕有為,有心栽培。

祁睿清自幼跟著祁聯祥在軍中,先是戍守了邊關又去了衛陵。雖然能在領兵帶將,派兵部署中首當其衝,但是在人情世故方面卻很薄弱,再加上初來南央城,城中的貴族子弟有意巴結這位利刃軍將軍之子更是有什麼好事都會叫上他。

祁睿清很明白自己的位置,很少暨越,對別人送的錢財一概不收,就是武家出身的他對寶劍這樣的兵器愛不釋手。見到好的寶劍都挪不開步子,非得上手舞上片刻才好。

就這樣陸沉讓趙廷武準備了一柄寶劍帶上,還叮囑趙廷武一定要說是無意間低價購入的。趙廷武從未給人送過禮,一切自然都是按照陸沉的叮囑來做。過了幾日,陸沉與趙廷武相約來到了祁府,祁風收了些銀兩便進府去尋祁睿清。

祁睿清正在廂房門口聽父親祁聯祥和瑞王的談話,因為是祁聯祥輔助並官事宜,這陣子有很多人都在祁睿清這裡打探消息,本來祁睿清對這事漠不關心,但也架不住老是有人在耳邊提起,這才忍不住聽了起來。

正聽到模模糊糊的時候祁睿清發現了站在他身後的祁風,登時唬了一跳,險些都要驚動廂房內的祁聯祥了,祁風拽了拽他的袖子,兩人悄悄地穩了穩身形走出了院子。

祁睿清有些尷尬到:「本來是想找父親,但是沒想到他們二人談論的時間太久了,我就在門口等了等。「

祁風也不說破。滿臉笑容的說:「公子也是守規矩,不打斷房內的談話,只是外邊又有好多來求見您的,他們都知道祁將軍太鐵血了不敢去見,特地來找公子您的,小的怕耽誤公子事情就來找您了。「

祁睿清立馬說道:「這些人我都不認識,找我做什麼?「

祁風笑笑說:「公子,現在將軍輔助並官,大家都想探探將軍口風而已。「

「不行,他們都是來賄賂父親想保住職位的。祁風,你是不是收人家好處了,這麼替別人說話,你把禮都給別人還回去。「祁睿清警惕地說道。

「公子,將軍在軍中待的太久了。這些個人情世故都不通透,在官場中太腐朽了會吃不開的,現在在南央城中都是靠關係吃飯的,將軍本就不近人情,若是以後得罪了人。連個幫忙說話的都沒有。現在就是賣給別人人情的好時機啊,將軍不會做的事情,公子幫忙給做了,最後還是幫了將軍呢。「祁風解釋道。

「再說了人家也沒說要讓將軍幫忙保全職位,就是想問問裁撤的人數是多少。標準是什麼而已,您就先看看這禮單吧,您不是一直想找一柄寶劍嗎,您看看這裡有位趙廷武趙大人據說是無意間收入一把絕世寶劍,削鐵如泥啊。「祁風糾纏道。

祁睿清一聽,忍不住停下了腳步問道:「削鐵如泥?絕世寶劍?「

祁風見狀趕忙說:「那還有假,聽說這個寶劍也是機緣巧合才落入這個趙大人手中的,這寶劍配英雄,趙大人一介文人也是想著不浪費這寶劍才想來送給公子瞧瞧的。「

祁睿清拿過禮單看了看說道:「你去問問這個趙大人這次選拔考試是幾等?「

「良等,就將軍這樣鐵血,一般的次等也不好意思走將軍的關係啊,若是將軍為朝廷留下了良等的官員,這也是為朝廷謀福利啊。「祁風堆著一臉笑說。

祁睿清心念一動,暗忖道既然是個良等應該也會被留用吧,那這個寶劍留下來也無大礙。想到這裡祁睿清便答應了祁風去見一見這個趙廷武大人。

叮一聲脆響隨著劍身擺動傳開,祁睿清讚不絕口道:「真正是好劍,好劍啊。「

趙廷武見祁睿清喜歡的厲害,就鬆了一口氣,要把寶劍留下來祁睿清也沒有拒絕,空手出了祁府趙廷武心裡的石頭才算真正落了下來。

程連津按照謝素文的建議起草了一份並官章程,素和敬碩看過之後句召來曹仁君和祁聯祥等人相商。曹仁君看了那份章程問道:「只是裁撤掉劣等嗎,四分之一,這是不是裁撤的有些少了。「

謝素文說道:「不少了,這也有七百多人呢,這些小官的俸祿本來就不高。僅夠生活的,一下子裁撤太多會引起大家的不滿的。「

曹仁君拱手道:「既然朝廷開始做這件事情就要一步到位,直接裁撤到底,免得今年裁撤一點,明年裁撤一點,弄的大家都惶惶不可終日不能好好辦公,不能為了這幾千人誤了整個國家啊。「

素和敬碩點了點頭說道:「那曹大人的意思是裁掉多少?「

「四分之三,留四分之一,精簡到位。「曹仁君朗聲答道。

「不行,不行。你這幾乎是將整個朝廷都給裁撤完了啊,這並官看的是一個個毫不相關的官員,但是牽一髮而動全身,裁了這麼多恐怕大家會不服啊,如果今年裁個四分之一大家抱怨抱怨也就算了。這動靜太大弄不好會出大亂子的啊。「謝素文臉色頓變,急忙說道。

「祁將軍,你怎麼看?「素和敬碩突然轉頭問道。

「我?我一個帶兵的,也沒接觸過這些,肯定沒有兩位大人見地到位。「祁聯祥沒想到會點到自己,稍稍有些吃驚。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你是武人,就從武人心思說說。說錯了朕不怪你。「素和敬碩說道。

「既然這樣那臣就說說,這些日子我當這個吏部尚書,感覺還是看到不少問題的。朝廷的事情並不多,有時候反而因為官員多拉長了事情的批複時間,一個簡單的事情還變複雜了,並且的確是有挺多官員平日里無所事事,或者事情很少,幾乎一個時辰就將一天的公務給做完了,臣覺得是該多裁撤些。「祁聯祥想了想說。

「直接說明白點,要你裁是裁四分之一,還是裁四分之三。「素和敬碩不滿祁聯祥兜著圈子說道。

「四分之三。臣是打仗的,戰場上都說狹路相逢勇者勝,裁四分之一的法子是不會讓朝臣有太大的抱怨,但是會讓有些朝臣瞧見朝廷的怯意來,感覺朝廷畏畏縮縮地不敢裁撤,那一些不想並官的官員就會生出抗拒的勇氣來,沒準下次裁撤的時候會糾集起來設法阻止並官。直接裁撤四分之三一方面能表現出朝廷並官的決心,另外一步到位,反正三年也好五年也好,這些冗官都是要裁掉的嘛,夜長夢多,誰知道三五年時間又會發生什麼呢。「祁聯祥認真答道。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御書房裡一片寂靜,都在等著素和敬碩的決定,祁聯祥一下慌了神說道:「皇上,臣就是帶兵的,也久不在朝,說的不好直接不用考慮就是。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素和敬碩拿起章程,細細看著,良久才開口道:「就裁四分之三,利刃軍當時就是關係戶多最後練得一塌糊塗,這次不能再虎頭蛇尾了。你說的挺有道理的,可以按照你這武人的路子去試試。「

曹仁君也點了點頭,只有謝素文還在堅持:「皇上。這風險實在太大了,能不能緩緩?「

「我說謝大人啊,現在要考慮的事情已經不是裁撤多少的事情了,要開始想些法子給這些裁撤掉的官員找些出路。你們可以在這方面動動腦子了,有了出路這些失去職位的人就不會鬧騰了。「素和敬碩直接反駁了謝素文的請求說道。

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曹仁君見自己的主張被採納,心裡十分暢快,出了御書房就走來祁聯祥身邊說道:「沒想到祁將軍對這並官之事也很有見地啊,看來這段時間的吏部尚書沒白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