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子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你不是應該陪著葉惜在外面遊玩的嗎?」鍾泉意外道。

「我說你消息倒是夠靈通的,這都知道。她就在我身邊,你要不要和她說兩句話?」蘇沐笑著道。

「這倒是不必,說說你吧,到底什麼事情?」鍾泉問道。

在旅行途中蘇沐都能夠打回來電話,這就說明蘇沐身上肯定是發生什麼事情。鍾泉對這點還是能夠猜到的,就因為猜到所以現在才會這樣詢問,一針見血的詢問,痛快利索的解決問題便是。

蘇沐倒是也沒有遲疑,直接就將剛才遭遇的事情說了一遍,「這事情性質相當惡劣,我不管其餘地方如何,總之商禪市的旅遊業內如果出現這種問題,真的是大問題。像是海山旅行社必須嚴懲,就這個問題我建議在市政府內形成特殊案件進行處理。」

「簡直就是胡鬧,簡直就是丟盡我們商禪市的臉面,蘇沐你放心這事我會從重處理的。」鍾泉保證道。

「那就這樣。」蘇沐掛了電話。

蘇沐知道鍾泉肯定會處理這事,因為這事關係到他的清譽。 第四百四十章:響尾蛇歸附ps:好久沒有吆喝了。同志們,有月票沒,有打賞沒?進入下旬了,再不投票就作廢了!

「你這是在挑撥離間,我們不會上你的當的!」

「是不是挑撥離間,我和你們親眼去瞧瞧,怎麼樣,有膽子嗎?」蕭寒蔑視的一笑道。

「老七,這是激將之計,別上當!」沐風著急的朝說話那人說道。

蕭寒早已注視這個沐風了,這個人從一開始到門外接待他們,一直到進入府中,都對他表現的相當客氣,而且他的身份不低,就連響尾蛇都要用眼神向他詢問意見。

可以肯定,這個人一定就是響尾蛇的智囊!

而剛剛沐風一句話,那個叫囂的「老七」立馬乖乖的閉上了嘴,這就說明這個智囊的威信恐怕不低於響尾蛇本人。

「卡拉,帶著他們去軍營!」蕭寒下令道。

卡拉等到蕭寒命令,自然不客氣的上前收繳了響尾蛇等人身上的武器,然後押著他們一個個的走出府門。往軍營方向而去。

雙曲城綠洲就像一隻葫蘆,叫葫蘆城更為貼切一些,大的部分自然是城池部分,小的一部分是雙曲城的駐軍的軍營,也是響尾蛇的大本營所在。

雨果離開后,直奔軍營而去,天上的雷子看到是清清楚楚。

蕭寒和卡拉押著響尾蛇等人往軍營趕去的時候,雨果已經進入軍營,以少城主的身份將軍中中高級軍官都召集到白虎堂議事!

「少城主,你這是怎麼了,為何如此狼狽不堪,是不是城中發生什麼事情了?」眾將官看到雨果,便七嘴八舌的湊了上去問道。

「好了,諸位弟兄,告訴大家一個不幸的消息,我義父他不幸遇難了!」雨果擠出幾滴眼淚沉痛的說道。

「什麼,魁首遇難了,這不可能,昨天我還看到魁首好好的呢!」

「就是呀,少城主,這是怎麼回事?」

「魔王,都是那該死的魔王,他看上了咱們雙曲城的基業,要義父拱手送給他,義父不肯,所以就發生激戰,要不是義父捨命相救。我,也回不來了!」雨果一邊垂淚,一邊偷偷觀察眾將官,他早就想取而代之了,這一次可是一個極好的機會,若是把握好的話,用謊言想這些人框住,帶著他們先離開雙曲城,到時候自己就再也不受老頭子的控制了!

白虎堂上一下子炸了窩了,響尾蛇建立雙曲城,威望那是無人能比,隊伍中大半的軍官都是當初跟隨他打天下的,都是一起衝殺出來的,一聽響尾蛇可能罹難,那叫囂著要報仇雪恨的聲音是群情激憤。

「報仇,報仇,殺進城去,滅了魔王,為魁首報仇!」

「靜一下,靜一下,諸位兄弟聽我說!」雨果忙出言壓下激動的眾人。「我昨晚五百人馬入城。就是為了以防不測,但最終不是那魔王的對手,還是被他攻殺進了魁首府,義父的在他手下都走不了三招,我們雖然人數眾多,恐怕照樣不是他的對手!」

眾將官皆沉默了,連魁首都不是人家的對手,那自己這麼多人上去也未必有用。

「少城主,那你說怎麼辦,我們聽你的就是了!」

「對,少城主,聽你的!」

「……」

「好,既然大傢伙信得過我雨果,我覺得咱們先帶著隊伍退出雙曲城!」雨果拋出了自己來的路上早就想要了的計劃說道。

「退出雙曲城?」

「少城主,現在魁首生死未卜,我們就這樣退出雙曲城,這不等於當了逃兵嗎,我不幹!」響尾蛇的親信大將瓦西里大聲反對道。

「對,幹嘛要推出去,這不是正遂了人家的心嗎?

「不退,不退!」

「大家聽我說,如果我們還留在雙曲城,魔王若是拿我們的妻兒威脅我們屈服怎麼辦?」雨果早就想要說詞道,「眾位兄弟可是有家有口的不少,如果你們留下來,魔王必然會用此招威脅你們為他賣命。」

「少城主說的不錯,可就算我們走了,魔王若是拿我們的家人威脅,還不是一樣嗎?」

「當然不一樣了。魔王又不知道城內那些人是咱們兄弟的家人,只要我們一走,除非眾兄弟中有人當了叛徒,魔王又怎麼會知道呢?」雨果道。

「少城主說的有道理,只要我們不說,魔王也未必知道,到時候我們離開之後,可以暗中將家人接出來就是了,魔王沒有那麼多人,根本看不住咱們的。」頭腦靈活的人已經順著雨果的思路往下說了。

「對,魔王沒有幾個人,想要憑藉幾個人就像得到雙曲城,實在是太過於妄想了,少城主,你說吧,要我們怎麼干!」

「少城主,是不是先要派人去打探一下魁首的消息?」瓦西里眉頭一皺,提議道。

「我逃出來的時候,義父已經被魔王擊成重傷,要不是沐叔叔他們拚死阻擋,我也逃不出來,想來這個時候,恐怕已經凶多吉少了!」雨果抹著眼淚說道。

「少城主。我看這樣吧,派幾個人進城打探一下,等消息有了,我們再撤離,怎麼樣?」瓦西里道,「單打獨鬥我們可能不是魔王的對手,可這裡是一座堡壘軍營,魔王幾個人想要攻克的話恐怕沒那麼容易!」

「瓦西里叔叔,義父的修為你是知道的,他都不是對手,想想看魔王的修為已經到了何種境界。我們不能夠在拖延時間了,事不宜遲,我們的趕緊撤離這裡,不然我們一個都走不了!」雨果急促的說道。

「我還是不相信憑藉我們數千人馬,還阻擋不住區區幾個人?」瓦西里犟勁兒上來了,堅持道。

在雙曲城,除了響尾蛇之外,就屬這個瓦西里的修為最高了,在軍中也是很有威信的,很大一部分人聽到瓦西里的話之後,都站到了他的身邊。

「瓦西里叔叔,你要是不走的我,侄兒我可不奉陪了,我走!」雨果憤然說道,「魔王不是能夠抗衡的,他他強大了。」

「少城主,沒有魁首的軍令,我們可是不能擅自離開軍營的。」

「這都什麼時候了,義父可能已經被魔王殺了,要知道魔王可是個殺人不眨呀的,這一路上折在他手中的十幾路人馬,都被斬盡殺絕了,難道我們還留在這裡等死不成!」雨果厲聲道。

「少城主,還是在等等吧,看有沒有魁首的消息?」

「不能再等了,事不宜遲,願意跟我走的現在就去召集部下,不願意的,我絕不勉強!」雨果心說道,再不走,謊言就得戳破了,他實在是沒有勇氣面對那個魔王,還有那個叫卡拉的男人,想起昨晚的遭遇,就腿肚子打顫!

可是他又知道,在塔干沙漠沒有死實力是活不下去的,尤其是他這個招惹了不少敵人的雙曲城少城主。所以必須擁有一支可以保護自己的力量,不管是另立山頭,還是自保,這都是必須的。

至於老頭子眼神的示意,自身都難保了,還管得了別人嗎?

軍營里一下子分成了兩派,瓦西里一派是響尾蛇的老人,主張等獲得具體消息之後再做定奪,另外一派則支持雨果,把人撤出去,日後還是可以回來的。

兩撥人意見不統一,雨果又等不及了,直接給來了一個分裂,留下的留下,帶走的帶走,到時候就算這些人知道真相,也沒有回頭路了,沙盜對背叛者是非常嚴厲,剝皮抽筋那都是輕的!

就在雨果就要帶著人離開白虎堂,一個士兵冒冒失失的跑了進來,上氣不接下氣的稟告道:「魁,魁首來了!」

眾將官一聽,頓時愣住了,不是說魁首被擊成重傷,生死未卜的嗎,怎麼會來軍營呢?

大傢伙也顧不上雨果,都湧出了白虎堂,朝軍營大門碉樓沖了過去。

雨果這時候臉色煞白,趁眾人沒有留意的工夫,悄悄的從白虎堂的後門溜開了。

眾將官從碉樓上往下一看,果然是響尾蛇等人,連忙命人將弔橋放下,將響尾蛇等人放了進來!

「魁首,我們聽說魔王把您給打傷了?」雨果偷偷的溜了,瓦西里在這個軍營中當然不讓的成為最高指揮官了。

「你聽誰說的?」響尾蛇聞言,頓時感覺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還真的是讓那個魔王給說中了,雨果根本就沒想過要救自己,他來軍營,不過是想騙一批人跟他走而已。

「少城主呀,他剛才還說您凶多吉少了,現在看起來您沒事,就好了。」瓦西里鬆了一口氣道,同時在身後眾將官中尋找雨果的身影。

眼看道響尾蛇安然無恙,原本打算跟雨果離開的將官們生生的捏了一把汗,差點就給被雨果騙了,當一回叛徒了。

「雨果呢,他人呢?」響尾蛇一下臉陰沉了下來,本來這件事就是他惹的禍,現在他更是茶差點鼓動自己部下叛逃成功,他內心氣的不行,悉心栽培了繼承人居然是這麼一個德行,幾十年的心血白費了。

「報告魁首,少城主不見了!」

「不見了,這個逆子,給我搜,一定要把他給找出來!」響尾蛇怒道。

「響尾蛇,我說的沒錯吧,沒有人能夠救你的。」蕭寒分開眾人,走到了響尾蛇的面前。

「你是什麼人,敢如此對我們魁首說話?」瓦西里不認識蕭寒,對蕭寒這麼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小子打斷他跟響尾蛇之間的談話,十分的不滿道。

「你們剛才不是在討論我嗎?」蕭寒淡淡的一笑。

「你,你是魔王!」瓦西里吃驚的連退三步,右手不由自主的緊握住手中大劍的劍柄。

「響尾蛇,你的手下都挺聰明的,我最喜歡聰明人了,現在該明白什麼是識時務為俊傑了?」蕭寒道。

「雙曲城是我辛苦三十年才打下的基業,說實話我不甘心!」響尾蛇一咬牙道。

「區區一個雙曲城,對我來說並不重要,他今後還是你的。」蕭寒呵呵一笑,先打后拉,這是最快的將一個人收服的手段,當然會有一些後遺症,但只要處理得當,問題不會太大。

「你,你說什麼?」響尾蛇剛才自己感覺在地獄深淵,現在彷彿一下子又看到了一絲光芒。

「我不會在雙曲城停留太久,甚至可能馬上就會走,但雙曲城地理位置十分關鍵,我需要你的忠誠,明白嗎?」蕭寒嚴肅的道。

「你是想讓我效忠於你,聽你的命令行事?」響尾蛇聽明白了,對方想收服自己為其效力。

而且響尾蛇更聽出另外一層含義,如果他不答應,這個人可以培養出另外一個響尾蛇來,最多不過耗費一點時間,在茫茫的塔干沙漠上找一個代理人還是非常容易的,不知道多少人盯著雙曲城這虧肥肉了,只是攝於響尾蛇的實力而已。

「以我的能力,就算將塔干沙漠上的沙盜都清剿一空都沒有問題,不過那得益的不是我,而且清剿掉一批,又會來一批,這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蕭寒道。

「你究竟是什麼人,來道塔干沙漠究竟有什麼目的?」響尾蛇問道。

「我只是路過,發現一個可以發財的途徑,所以停下來而已。」蕭寒一笑道。

「發財,以您的能力,想要發財非得要在塔干沙漠,哪裡不行?」響尾蛇經過沐風多年的熏陶,雖然某些方面還有些急躁,但冷靜下來,頭腦轉的並不慢。

「這話說的很有道理,不過我的經營當然不止塔干沙漠一處了,這世上誰還嫌自己錢多呢?」

「所以您就看中了我?」響尾蛇感覺自己有些無辜道。

「本來是想跟你合作的,不過你的那位乾兒子實在是令我很生氣,所以我改變主意了,既然不要平等,那不如索性吃掉你好了!」蕭寒說道,「我這個人做事不喜歡以勢壓人,不過惹到我,那是要付出代價的。」

響尾蛇和沐風對視一眼,嘴角都泛起一絲苦笑,原來根源在那個混蛋雨果身上。

「臣服於我,就是你們付出的代價!」蕭寒重重的說道。

「我好像已經沒有選擇餘地了?」響尾蛇苦笑道。

「確實,一輩子做慣了自己的主,忽然讓別人做自己的主,會有點不適應,不過多一個主子,或許將來你得到的更多,聰明人,知道如何選擇。」蕭寒笑道。

「大人,我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沐風與響尾蛇對視一眼之後,都從對方眼神中看出一絲擔憂。

「我姓蕭,單名一個寒字!」蕭寒知道,要收服這個響尾蛇,光靠力量壓服是不行的。

「風魔蕭寒!」沐風和響尾蛇都震驚的倒退一步,張大嘴巴,嘴裡直往外冒寒氣。

這麼撞上這麼一個煞星了,這個人可是出了名的睚眥必報,當然也是出了名的護短。

「您真的是風魔蕭寒?」沐風有些結結巴巴的問道,換了是響尾蛇自己,估計這句話也說不囫圇。

「怎麼,還有人冒充我不成?」蕭寒反問道。

「沒有,誰敢冒你的名,那不是找死嘛!」沐風連忙搖手道。

「想好了沒有,我還有要事,不想在雙曲城耽擱太長的時間。」蕭寒催促道。

「蕭大人,您要我們做什麼?」響尾蛇沉默了一下,抬頭問道。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找一個安靜的地方細談如何?」蕭寒道。

「好,我們去白虎堂!」響尾蛇道。

眾人來到白虎堂,蕭寒只留下響尾蛇、沐風和那個瓦西里三個人,其餘的人都給趕了出去,不準靠近白虎堂三十米以內!

地圖在軍營里那是最基本的東西了,白虎堂上,帥椅後面就有一張獸皮製作的地圖,當然比蕭寒購買到的地圖要詳細多了,地圖中好多綠洲都有標誌,還有各沙盜的勢力範圍等等,還有不少是沙盜的老巢的位置,地圖上都有清晰的標註。

蕭寒滅掉的十幾股沙盜中在地圖上也有好幾個老巢的位置被標註,勢力範圍也被圈定,顯然響尾蛇對塔干沙漠中有將近一半以上的沙盜情況是掌握的,難怪會成為塔干沙漠中的霸主。

蕭寒找到一枝炭筆,然後循著自己滅掉的沙盜的路線劃過一條黑線說道:「響尾蛇,沐風,你們來看,這是什麼?」

「商道?」沐風到底是靠腦子吃飯的,響尾蛇和瓦西里冥思苦想都沒有想出一個什麼來,他一下子就想到了。

「這十幾個沙盜,遠的離你們這裡有兩千多公里,最近的紅蠍子已經被我滅了,但我並沒趕盡殺絕,如我猜得不錯,紅蠍子是你么的人吧,不然在家門口,你們也不可能放任一支力量在眼鼻子底下?」蕭寒說道。

「紅蠍子是我們的外圍,雙曲城一枝獨秀,惦記人不少。」沐風道。

「這倒是句實話,類似於紅蠍子這樣的外圍,你們應該還有幾支吧?」蕭寒點了點頭。

「還有三支,分部在三個不同的方向。」沐風說道。

「嗯,這是防患於未然,做的非常好,不過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徹底的控制這條商道!」蕭寒手指著那條黑線,對響尾蛇三個人說道。

「控制商道,這恐怕不可能吧,從來沒有人能夠控制商道的,兩千多公里,得多少人才能做到?」響尾蛇懷疑道。 當官的都會像是鳥兒般愛惜自己的羽毛,沒有誰會想著讓自己羽毛變黑。別管你出自什麼目的,當你羽毛開始變黑的時候,就意味你的官場前途瞬間黯淡。屬於你的人生,將會在羽毛變黑的那刻定格。很多事情就算當時沒有辦法發現,時間都會揭露出來。

貪污腐敗永遠都會擺在正義之劍下。

鍾泉現在要做的便是愛護羽毛,他既然是商禪市市委常委,就絕對不能夠在這個位置上碌碌無為。真的要是那樣,他都沒有辦法面對葉安邦。沖著他是葉安邦親自安排下來的,鍾泉都要時刻提醒自己保持警惕。因為鍾泉比誰都清楚,自己就是葉安邦的一顆棋子。自己要是被染黑,棋子是會影響到棋手的。

旅遊業如今已經成為一種朝陽產業蓬勃發展起來,每年光是旅遊業所創造的稅收就高的驚人。更別說因為旅遊業隨之帶動起來的其餘行業,像是酒店住宿,像是餐飲飾品。

絕對不能忽視旅遊業。

現在商禪市的旅行社竟然敢做出這種事情來,這也就是被蘇沐碰到。 獨寵傲嬌王妃 否則鍾泉都要蒙在鼓裡面。只是處理幾個旅行社,還是沒有多大問題。想到這個,鍾泉就起身離開辦公室,他既然想做這事情,就要和張錚提前溝通下。只要得到張錚點頭,鍾泉這邊就能大刀闊斧的進行改革。將所有骯髒因素,全都剔除掉。

蘇沐相信鍾泉是能夠處理好這事的。

「那咱們現在去做什麼?」葉惜將剛才的煩心事拋之腦後笑著問道。

蘇沐同樣如此,這次出來就是旅行散心的,他們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記下來好心情之事。將那些壞心情的事情全都丟掉。要讓大腦變成一個處理器,很好的進行分類處理。

「你說吧,你有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那?」蘇沐問道。

「說真的我就是喜歡和你出來遊玩,至於說到那些地方真的是沒有想過。海邊也看了。海鮮也吃了,樂子也有了,架也打了,日出也看了,別說這麼想想,咱們已經做過的事情不少。我喜歡的就是這種感覺。所以說你要做什麼我就陪著你做什麼。」葉惜笑眯眯道。

「那咱們就在這裡玩到今天晚上,這裡還有幾個景點不錯,咱們去轉轉。晚上的話就住酒店,然後等到明天咱們動身去草原好不好?」蘇沐說出著自己的打算。

「沒問題。」葉惜笑道。

「天下第一關?」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