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凌劍峰的時候,他可是有著十來名貌美的婢女。

一夜之間夜御十女也不能進行,這五日以來連女人都沒有碰過,這凌嘯自然也是慾火焚身。

「一,二,三,四!正好四個帳篷,大師兄,我,祝眼生,綱昆。咱們四人一人一個……嘿嘿嘿嘿……」

看到帳篷之內映襯出的一名正在換衣的影子,那影子曲線苗條,雙峰凹凸有致,如若歡脫的白兔,跳動之間,看的四人更是滿眼赤紅,下身蠢蠢欲動!

「午夜行事,大家做好準備!」

凌嘯實在按耐不住心頭的淫慾,點了點頭。

女人的味道,對他來說,就像是許久沒有舔到鮮血的野獸。

午夜,夜深人靜之時,御劍峰和璇璣峰的弟子皆是熟睡。

凌嘯四人,在叮囑了幾位親信門人之後,藉助放哨巡邏的借口,用特殊的丹藥隱蔽好氣息,悄悄的沒入了密林之中。

四人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悄悄的摸到了璇璣峰靠外部的四頂帳篷之中。

四人手中,取出了一根特製的小管,將一粒淫毒晶體注入了一根小小的箭頭之上。

四人操作熟稔,似乎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了。

「咳咳……」

就在四人專心致志,自以為不會被人發現的時候,一聲咳嗽,嚇得四人差點丟掉手中的小管兒。

「四位師兄,你們在做什麼呢?」

一個突然的聲音自灌木旁的高大樹木之上傳出,七夜一臉戲謔的看著四人。

「誰?擅闖營地?」

璇璣峰的守夜長老立刻圍了過來。

四人慌忙之中,連忙起身。

「是我們,我們是巡視營地的凌劍鋒弟子!我是凌劍鋒大師兄凌嘯!」

凌嘯一臉正色,做出一副什麼也沒有發生的樣子。

可是看向七夜的眼神,卻是恨不得撕爛七夜的嘴。

「原來是巡視營地的凌劍鋒弟子,有勞了!」

那璇璣峰的守夜長老並沒有多想,而是看了一眼七夜。

「七夜,這裡有我守著,你去歇息吧,明日一早還要趕路!」

這位長老又道。

「多謝青長老關心,我在此打坐便可……」

七夜點頭說道,這璇璣峰的守夜長老也沒多說什麼,甚至沒有察覺凌嘯四人的淫邪自信,而是四處轉著,守護著營地。

「怎麼?四位師兄,難道也想在這裡打坐休息么?」

七夜淡淡一笑,看到四人,臉上帶著冷冷的笑容。

「小子,壞我們好事,你給老子小心點!」

凌嘯威脅說道,四人轉身便離去,而七夜的臉色卻是越發的冷。

「大師兄,咱們就這麼算了?那小子真是氣死老子了!」

憋得難受的柳門慶一臉不甘的說道。

「那小子,知道我們的行動。必須除掉那小子才行!」

祝眼生的眼裡閃過一縷殺意。

「找機會吧。在武王強者身邊動手,咱們可沒那本事。」

「這個叫七夜的小子當真可惡,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飢,他小子近水樓台先得月,倒是想怎麼玩就能怎麼玩。那麼多女人也不讓老子們樂樂,可惡啊!」

綱昆則是冷聲罵道。

四人皆是怒不可遏,體內更是慾火焚身,都很不擊殺七夜。

「轟隆隆……」

「怎麼回事?」

突然之間,地動山搖,大地傳來了震動之聲。

「吼……」

「吼吼吼……」

一聲聲狂暴的獸吼之聲,不斷從遠處傳來。

那瀰漫而來的狂暴凶獸氣息,讓人聞之色變。

「獸潮,獸潮!」

守夜的長老皆是大聲叫到,不過一會兒,所有的人皆是穿著整齊,一臉慌忙的眺望著遠方。

「怎麼辦?」

這是眾人內心的想法。

「去山頂,躲避獸潮!」

凌劍鋒和璇璣峰的幾名峰老同時下達了命令。

「玄心,發生了什麼,你能感應出來么?」

七夜連忙問道。

「凶獸山脈深處,似乎出現了什麼變故,或許是凶獸之間爭奪王位,具體的變故,我也無法感應……」

玄心劍魂對於天靈地寶,靈物靈獸都有著特殊的感應,可是凶獸山脈內部出現的變故,並不在玄心劍魂的感應範圍之類。

不過可以預知的是,這獸潮的出現,必定是凶獸山脈內部出現了什麼變動。

「凶獸山脈內部,可不是現在的我能夠闖蕩的,而且,眼前的這宗門任務,可無法脫身!」

七夜很喜歡探險,可是現在卻因為宗門任務,無法去一探究竟。

就算七夜能去,可是凶獸山脈內部,又太危險了一些。

七夜搖了搖,他所能面對的是眼前這突然來臨的兇險獸潮。

「快,全部退到山頂去!」

璇璣峰和凌劍鋒的四名武王,皆是指示著眾人,爬上山頂去躲避獸潮衝擊。

獸潮,對於武王強者來說,或許並沒有什麼危險。

可是一群武將之階的弟子,面對獸蹄翻滾,銳角頂撞,根本不可能在這洶湧的獸潮之中存活。

紀少的金牌老婆 聚集在山頂,相互守護,或許是最安全的辦法。

就在眾人轉移逃離的時候,獸潮洶湧而至。

「三階玄獸,四階凶獸,五階,還有五階凶獸!」

面對茫茫獸潮,璇璣峰和凌劍鋒的弟子皆是瑟瑟發抖。

若是此時招惹到了一頭五階凶獸,恐怕會死傷慘重。

「靜雯師姐小心!」

七夜一劍劈死一頭三階凶獸,猛地拉了一把靜雯師姐。

「你們先上山頂!」

普通武將的速度怎麼可能跑的過一群發狂了一般的凶獸?

為了讓眾人逃到安全的地方,璇璣峰和凌劍峰的武王峰座,以及武將高階長老皆是瘋狂的殺戮著衝上山的凶獸。

可是四面八方衝來的凶獸,根本無法完全抵擋。

漏網而過的凶獸依舊瘋狂的衝撞著。 第四百四十二章獸潮

「七夜!」

「七夜師弟!」

妖女和靜雯師姐皆是擔心的說道。

「你們先上山頂,我馬上就上來!」

七夜一劍斬殺三頭三階玄獸,連忙說道。

妖女的實力較弱,根本無力面對這樣的獸潮,而靜雯師姐,雖然玄力階別很高。

可是實力並不僅僅是玄力階別的高低。

對抗這樣的生死危機,她們都顯得柔弱無力。

「七夜師弟,我來助你!二位美麗的師妹趕快上山,此處兇險!」

就在七夜被幾隻四階凶獸圍攻的時候,凌嘯和柳門慶出現在了七夜身旁。

他們二人雖然在斬殺發了狂的凶獸,實則只是出去眼前的麻煩。

而且在斬殺凶獸的同時,他們在思索著如何神不知鬼不覺的做掉七夜!

「七夜!」

看到凌嘯和柳門慶出現,二女不禁擔心的說道。

「放心,我不會有事!』

七夜對著二女點了點頭,繼續斬殺著衝上來的凶獸。

「走吧,我們留在這裡只會讓七夜擔心!」

妖女知道七夜的性格,拉著靜雯,二女一同朝著山頂爬去。

「多謝了,二位師兄!」

看到妖女和靜雯師姐脫離險境,七夜淡淡一笑。

手中劍氣釋放者危險的波動,想要逼開二人。

可是突然之間,更多發狂的凶獸衝到山下,而且這些凶獸皆是皮糙肉厚,衝擊力極強,一個不慎就會被撞斷骨頭,踩成肉泥。

七夜一道青蓮劍氣震退一隻四階高級的凶獸,本想且戰且退。

卻不想,自己的兩翼,突然多出了幾隻凶獸。

「七夜師弟,我等實力不濟,你拖延片刻,我們去搬救兵!」

凌嘯和柳門慶早已退開,將兩人身邊的獸潮引向了七夜之處,對七夜形成了圍困。

「無恥!」

七夜大罵,本想縱身越出獸潮,卻被凌嘯的一道劍氣轟回了獸潮之中。

凌嘯和柳門慶二人,阻止七夜安全脫身。

「哈哈哈,七夜師弟,你就慢慢陪凶獸玩玩吧!」

「希望你能夠活下去。嘿嘿,你安心上路吧,那幾個美人就是我的了,我會帶你好好照顧她們的,放心我的技術可比你好……桀桀桀!」

淫邪的笑聲,讓七夜睚眥欲裂。

「凌嘯,我七夜不殺你,誓不為人!」

如此陰險淫邪之人,七夜只有濃濃的殺意。

「呵呵,那我就等著你,哦!我去保護美麗的師妹們了……」

「那位妖女師妹,可真是人間絕色,天生媚態。不知道她的滋味會有多爽?」

凌嘯故意刺激著七夜,正如凌嘯所願,七夜的確是被刺激了!

「雜碎!」

「給我滾開!」

七夜一聲爆喝。

劇烈的大地波動自其腳下爆發,無數黑曜石地刺瞬間刺穿了周身的凶獸!

可是一波又一波的獸潮,似乎怎麼也殺不盡。

不過呼吸時間,七夜再一次被獸潮淹沒!

「殺!」

「銳金劍訣,力透千山!」

銳利的銳金劍氣,一件洞穿了三頭凶獸,可是七夜後背卻被一隻螳螂凶獸撕開了一條巨大的血口。

反手一劍,那螳螂凶獸的鋒銳鉗肢和身體,直接被七夜斬斷。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