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是我簡重武的孫子,走,現在陪著我喝兩杯去。」簡重武開懷大笑道。

「拜託,爺爺,現在是什麼時候,怎麼能夠喝酒那?」

「我高興不行嗎?趕緊跟我走。」

「是,爺爺。」

爺倆兒就這樣向後屋走去。

………

蘇沐這中間就再沒有任何停頓的意思,一直向京城飛去。蘇沐在心中也思索著徐中原會喊誰過去,不過後來一想,其實這些沒有任何意義。徐老做事蘇沐還用擔憂對錯嗎?徐老那可是軍隊中的定海神針,他想做的事情是沒有誰會指責的。再說徐老是蘇沐爺爺,難道說還有爺爺占孫子便宜的事情嗎?

想通這個后,蘇沐就微笑著掃向旁邊。

「我說老朱,你現在搞定你身邊的事情沒有?兩個美嬌娘,寧憐惜就算了,我瞧著對你那是百依百順的很。倒是林穎這個丫頭卻有點伶牙俐齒,有點小個性,你真正收服沒有?」

朱槐笛臉色難得害羞起來。(未完待續。。) 得到奧黛麗的提醒,伽羅和波爾多都在暗中蓄力,防止兩人暴起逃走。i

雖然兩人已經有所戒備,但是還是低估了格桑、格武兩兄弟的瘋狂,特別是他們更本不了解的那個燃血**

燃血**在魔界並不算太罕見,有能力的魔族高手只要付出一定的魔元石,就能夠從魔元閣購買到此項功訣。

這門功訣價值並不算太大,但實用ìng卻是非常大的,一般的情況下不到拚命的時候不會有人拿出來使用的。

當然,普通人是沒有資格接觸到這種自殘的法訣的,因為就算不太罕見的功訣,在魔元閣也不是那麼容易買到的,而且就算是魔界非常重視功訣傳承,就算買到了功訣,非親密之人,是不會傳授的。

所以燃血**雖然可以購買,但真正能夠學到的確並不太多。

提高一倍的修為,加三倍的速度,燃血**的價值確實不是很大,但足夠成為保命的手段了。

而且燃血**經過數萬年的精研發展,是自殘的法門中比較輕的一種。

也就是說,施展了燃血**雖然會損失一些精血,甚至會虛弱一段時間,但對身體的影響不大,只要修養一段時間既可以恢復了

燃血面還有殘血**、燃精法訣,這可不是魔元石可以換到的,必須有足夠的功勛才可以購買學習。

以格桑的身家,能夠購買學習燃血**並不足為其

而且格桑傷勢不輕,施展更高級的自殘手段會讓他傷上加傷,甚至會留下永久的傷痛,所以惜命的格桑是不會輕易的施展更高級的秘法的。

但即便是燃血**,還是打了伽羅一個措手不及,一倍的修為爆發出來,伽羅縱然天賦異稟,也被轟的一下子後退數十米,嘴角抑制不住一口血液噴出來。

紅è的血液

格桑吃驚不小,魔族的血液都以藍è為主,而紅è的血液,只有生活在人類世界的智慧生物才擁有,這個魔王境的高手究竟是什麼身份?

暴露身份了,伽羅一驚之下,忙用衣袖快速的擦去嘴角的血跡,決不能放走這個格桑,否則必會給大哥招來**煩

格桑吃驚之下,發動燃血**將伽羅擊傷,來不及想太多,眼下最要緊的是逃離格桑城

「格武,快走」格桑沖跟波爾多鏖戰的格武大聲一看,率先身形一展,如同一隻黑è的蝙蝠,朝城主外飛逃而去。

格武比格桑晚一步,雖然他也施展了燃血**,可他畢竟不比格桑,雖然格桑重傷之後實力降下不到三成,可畢竟還是魔王頂峰的高手,三成實力還是要比下品魔王強太多,因此格桑可以一擊之下,成功將伽羅擊退,然後先一步逃逸

也是伽羅剛剛晉級魔王,沒有熟悉魔王境的強大力量和戰鬥方式,結果十成能力只能發揮七成,被格桑有機可乘。

格武修為不如格桑,波爾多晉級之後,實力增加比伽羅還要厲害,尤其是波爾多肉身的力量,那何止增加十倍,格武也是主修的肉身,因此才被波爾多壓著打,不那麼容易脫身。

而且波爾多得到奧黛麗提示之後,數次打斷格武施展燃血**,緊貼著格武,拳拳到肉,揍的格武一點脾氣都沒有

眼看著格桑就要逃離,伽羅眼中怒火直冒,抬手就是數道冰牆擋住了格桑的去路

區區幾道冰牆還攔不住格桑,大刀揮舞之下,冰牆直接被劈成碎末,到處散開

ún蛋

魔界水元素匱乏,對伽羅來說,施展冰系魔法是一個巨大的制約。

冰牆不行,那就火網

伽羅雙手不斷jiā叉,幾乎不用任何yín唱,數十道火網疊加而起,迎頭朝格桑罩了下來。

「格桑,嘗嘗爺爺的天羅火網的滋味」

「破」格桑魔界頂峰的修為不是擺設,即使他現在只能發揮自身全部實力的一二,那也是異常強大的。

一道道火網在格桑的刀鋒下被劈開

「可惡」伽羅追了上去,還是被格桑慢了一步,對方畢竟是成名多年,修鍊有成的魔王,而自己雖然天賦異稟,但畢竟剛剛境界沒多久,差距還是非常明顯的。

伽羅與格桑,一個追,一個逃,很快的就到了城主府的邊緣的上空。

而此時格武才堪堪完成燃血**的施展,只見他眼珠子通紅,一股凶光從裡面散發出來,戰鬥力驟然飆升一倍,拳勢破空,幾乎一下子扳回了了主動權。

波爾多可不是凡人,如今的他已經蛻變成神龍,所為金麟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變化龍。

此時此刻的波爾多再也不是那個在雲夢沼澤苦苦修鍊的小蛟龍了,他已經成長為一個真正的龍族,三界至強的種族之一。

驟然增加的一倍的力量並沒有給波爾多帶來多大的威脅,反而讓他感到一絲興奮,戰鬥的**被喚醒了

嗷嗷……

波爾多興奮的長嘯,卻苦了格武,一倍的戰力加三倍的速度居然只是佔據了少許上風之後就讓對方給反超了過來。

這是哪裡冒出來的高手?

難道是宗家的客卿?

時間不多了,隨著周圍的死士數量越來越少,如果不能夠擺脫這個高手,他恐怕今天就要隕落在這裡了。

奧黛麗大發神威,接連擊殺數名魔帥死士,恍若九天魔女一般,令剩下的死士心驚膽寒,就算是那些衝進來的格桑城的高手們見到奧黛麗的手段,也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麼些年他們都讓這個女人給騙了,這個女人已經是魔王境,那麼至少也是魔帥級別的高手。

血家居然將奧黛麗的修為隱藏之久,很顯然是早有圖謀了。

千萬不要惹這個女人

接連擊殺幾名魔帥死士,饒是已經晉級魔王境的奧黛麗的額頭上也不禁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擊殺魔帥的消耗可是不小,奧黛麗雖然天賦不弱,但畢竟初入魔王境,負擔還是不小的。

不過擊殺幾名魔帥之後,她的壓力驟然輕鬆了不少,戰鬥就更加遊刃有餘了,但是剩下的數名魔帥死士死戰不退,令她很難呢騰出手來去幫伽羅等人

不過奧黛麗並不擔心,因為她這一邊還有一名超級高手沒有動了,格桑兄弟今天根本沒有機會逃走。

城主府戰鬥異常級別,無數房屋損毀,要不是奧黛麗早就清空了城主府內非戰鬥人員,恐怕這一戰傷亡肯定會不

隨著死士不斷被消滅,戰鬥區域一片狼藉之外,不少地方已經停了下來。

大家不約而同的都站在下面,觀看天上四大魔王境界的高手比拼,為了不被殃及池魚,他們都離得遠遠的,看著天空之上不斷爆發的燦爛煙uā。

「太強大了,這就是魔王境的高手之間的戰鬥嗎?」

「哎,偌大的城主府,耗費百萬魔元石,就這樣毀掉了,太可惜了」

「快看,格桑魔王又吐血了」

「是呀,那個掃把頭魔王好厲害,居然以下品魔王境對抗魔王頂峰,還把對方打的吐血……」

「小聲點,別胡說,那可是魔王境高手,你不要命了」

……

地面上的格桑城的高手們議論紛紛,對格桑城的要變天的事情似乎很期待。

魔王境界的高手比拼,對於格桑城這樣的小城市,那是百年不遇的盛事,何況這是一場牽動著格桑城未來的戰鬥,絕大部分格桑城的百姓都從家裡出來,走上了街道,然後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朝格桑城城主府的方向望去。

戰鬥雖然離他們有點兒遠,但是波及面卻不小,要不是魔界的物質密度都遠超過人類是世界,恐怕戰鬥溢出的能量都能將城主府周圍的方圓數公里的建築都摧毀了。

而現在只是毀掉了一部分,傷了一小部分人而已。

格桑城內的戰鬥,蕭寒早就發現了,只不過當時他在全力為柳媚療傷,沒能夠回去,不過有伊妹兒壓陣,只要不出現魔君級別的高手,格桑基本上沒有任何翻盤的機會。

等到蕭寒將柳媚送走之後,返回格桑城的時候,戰鬥已經基本上結束了。

雖然格桑數次將伽羅擊退,想要逃逸,但最終還是讓伽羅頑強的追擊之下,被攔截了下來。

格武可沒那麼好運,雖然用了燃血**,還是被波爾多生生給打殘了,全身幾乎沒有一塊完整的骨骼,連自殺的能力都喪失了,完全變成了一堆爛肉。

當然,如果不是因為燃血**的衰弱期,波爾多也不可能取得如此凄慘的成果。

相比而言,格桑就好很多,起碼還能坐著喘口氣,不過依舊非常凄慘,iōng口的傷口是止住了血,但全身上下沒有一塊地方是完好的,為了防止他咬舌自盡,連說話的能力都給剝奪了

格桑最後關頭本來是想施展殘血**的,但是還沒等到他施展出一半來,就被人臨空一指給點暈了

出手的人正是伊妹兒,殘血**一經施展,格桑起碼可以恢復魔王頂峰的修為,那重傷伽羅逃走絕對沒有問題,如果伊妹兒不出手的話,讓格桑就這樣逃走,怕是難逃蕭寒那一關

尤其是格桑知曉了一個不應該知道的秘密,伊妹兒不得不出手阻止他,否則她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蕭寒。

魔君級別高手

格桑被擊暈的最後一刻,他才醒悟過來,自己輸的並不怨,居然有魔君級別的高手潛伏左右,他所做的一切在人家眼裡都是可笑的兒戲

格桑慘敗,不但數千年的經營毀於一旦,就連身份也暴露了,就算他滅了血家,也會遭到魔元閣的通緝,也沒有機會再做格桑城的城主了。

成王敗寇,格桑在格桑城的時代過去了,接下來是血家通知格桑城的時代。

背靠宗族,血家幾乎不費任何代價就成為格桑城最高統治者,尤其是血家一下子冒出四名魔王境的高手,比全勝時期的格家還要強大。

秦有利帥五千城衛軍感到血欲鎮的時候,血長空已經在范無名的協助下將波爾和里克家族的高手全部拿下了。

血長空晉級魔王,兩大家族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之力,家族魔將級別以上的高手全部被迫發下心魔血誓,並上繳魂珠,徹底成為血家的附庸。

裡應外合,秦有利以及五千城衛軍被三大家族上萬子弟圍攻,因為這五千城衛軍都是格家的嫡系,因此血長空根本沒想過要收編,直接下令剿滅

五千城衛軍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存活,其餘的全部被殺死,秦有利被血長空重傷擒拿。

將戰後瑣事jiā給血家一位長老處置后,血長空帶著兩大家族的高手還有范無名等人返回格桑城。

蕭寒再這個時候也恰好完成了給柳媚的治療,在目送柳媚離開之後,蕭寒處理了一下山洞內的痕迹,確定沒有留下任何線索之後,這才返回格桑城。

忙了一個晚上,蕭寒也ǐng累的,返回住處之後,就吩咐雪崩不要讓任何人打攪,進入修鍊之中。

在醫治柳媚的時候,蕭寒在柳媚的體內也發現了在宗媛可體內的那股怪異的能量,只不過柳媚的修為不弱,能夠壓制這種能量,而宗媛可是從娘胎里被這種詭異的能量侵蝕的,胎兒的體質太弱了,要不是宗媛可有一個強悍的老媽,估計早就不存在了。

這股邪惡的力量按照柳媚說的,是什麼血神之力了,確實很邪惡,普通人沾染一點,怕不是立刻就要化作血水。

蕭寒再治療柳媚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改造之力是這種血神之力的剋星,當然說不是克制,而是改造之力可以吞噬這種血神之力。

每當一份改造之力吞噬一份血神之力后,改造之力就會得到一絲增長。

改造之力十分難修,自從蕭寒獲得改造之力以來,進展都是一場緩慢的,甚至還不如隱脈的修鍊,如今蕭寒五行隱脈當中金、木和水系隱脈已經修鍊之大成,甚至水系還修鍊出冰系變異隱脈來,接下來是火屬ìng隱脈,雖然剛開始修鍊,但已經摸出一點頭緒來了,他擁有火屬ìng本源之晶,火屬ìng隱脈遲早會大成,唯獨土屬ìng,沒有土屬ìng本源之晶,不知道何時才有機會修鍊。

這個蕭寒並不著急,因為修鍊是急不得了,應該循序漸進。

陰陽五行所對應的就是魔法世界的七大元素體系,這也相當於是世界的本源,另外還有變異的屬ìng,比如風、冰、雷等,都是基於七種元素相剋相生演變而來的。

人類生活的環境是大宇宙,而人體就是一個小宇宙,因此說,人體也有對應的七大元素屬ìng以及各種變異屬ìng,只是屬ìng的多寡而已

按照這個理論,那普通人的修鍊天賦應該是最高的,因為他什麼屬ìng都有,但實際上,什麼屬ìng都有確實最差的,為什麼,只有突出才能被感覺,才能修鍊,許多修鍊功法都是由此而來的。

當然理論是正確的,而普通人修鍊天賦差,其實是因為功法的原因,從來沒有一部功法可以修鍊一個人身體內的全部屬ìng,所以普通人修鍊註定會成就不高。

婚後被大佬慣壞了 但很奇怪的是,修鍊最終的目的就是將自身的屬ìng全部修鍊至奇,領悟的屬ìng法則越高,修為就越強大。

大道至繁至簡,將單一屬ìng修鍊至極致,那最多也就是至於魔帝巔峰,而要想晉級魔尊,必須兼修三種以上的屬ìng,並且將三種以上的屬ìng都修鍊至最高,才可能摸到更高層次

當然,這也不是簡單的修鍊至最高,三種本源屬ìng的融合疊加和衍生,只有做到這一步,才算是踏入魔尊之境。

這一點變異屬ìng的人會有很大的優勢,因為他們本身屬ìng就變異,可以是兩種本源屬ìng疊加融合變異,可能是三種,雖然屬ìng變異了,但可追本溯源,就可以很快的將本源屬ìng修鍊至最高境界。

像蕭寒,他本身是陰陽五行平衡屬ìng,若是沒有好功法,一輩子都修不出什麼來,但是他得到了風神之心,而風屬ìng屬於變異屬ìng,是水、土、木三種屬ìng融合生成的,可以說得天獨厚,這也是為什麼當初風神瑞根會給神王選作繼承人,因為瑞根很有希望晉級神王,只要他追本溯源,將三大屬ìng修鍊至極致,很輕鬆的就能晉級神王。

當然,要將三種屬ìng修鍊至極致,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風神瑞根到隕落之前都沒能做到。

當然,除了陰陽五行本源之外,還有力量的本源,速度本源,五行造空間,陰陽主時間等等。

魔尊是一種境界,當你將三種本源融合衍生,那就是一種造化,修出造化之力就等於拿到了晉級魔尊或者神王的門票。

但一般人只有修鍊到魔帝頂峰或者一級主神巔峰才可能摸到一點造化的門檻,而蕭寒因為奇遇的緣故,早早的掌握了一絲造化之力,拿到了通向至尊的門票,這樣他還有些不滿足,要是讓神魔兩界的老古董知道了,豈不慚愧的嘔血三升?

要知道將一種本源屬ìng修鍊至至高境界就已經很難了,兩種相生的相對容易一些,但三種就不那麼容易了,相生之外,還有相剋。t 第六百章(大結局):開始也是結束(一百零八)修鍊五行的相對容易一些,但如果是修陰陽的或者速度和力量的,那可就難了,因為至尊級別至少需要三種本源屬ìng,陰陽只有兩種,但它們跟五行難合,變異的倒是可以,但那就要多修一種或者兩種,速度和力量他們跟陰陽五行也很難融合,同樣變異的容易一些。

不過有一種屬ìng易融合的,那就是生命本源,但是這又是最難修鍊的,感覺到生命力,但你若是不能將它修鍊壯大,那也等於枉然

蕭寒能夠擁有改造之力,可謂是大造化,一是他的體質,二是他修鍊風法,然後兼修力量和速度,最重要的是他修鍊出生命之力。

不然他也不會這麼早的就修出一絲造化之力,這還得多虧了生命之樹的幫助。

修鍊到蕭寒這個境界,感悟法則才是最重要的,修為反倒是次要的,只要有足夠的魔元石或者神晶,修為完全可以飛速的提上來。

當然,這需要時間,靠外力修上來的力量會有些駁雜,必須有一個吸收提純的過程,資質天賦高低就體現在這個方面。

這血神力應該屬於邪惡本源一類,修鍊者雖然修為不高,但領悟的似乎不低,或者功法屬於高級別的。

對於改造之力可以吞噬別人而壯大自身,蕭寒自己也搞不清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他可以確定這似乎對自己沒有任何壞處,或者說現在還看不出來會有怎樣的負面影響。

既然看不出,那就索ìng不管了,反正吞噬都吞噬了,還能吐出來不成?

格桑身份暴露,已經不需要通過挑戰而獲取城主之位了,接下來要面對的不過是別人的挑戰,只要將挑戰者一一擊敗,血長空就能坐上城主的位置。

只要給血長空時間,他就能在這個位置上越做越溫,加上背靠宗家,地位穩固如山。

蕭寒沒想過要血長空推翻宗族,一統秦嶺古道,那是不現實的,血家是有底蘊不錯,可一口吃不出一個胖子來,沒有成千上萬年的發展,血家是達不到那個地步的,何況血家子弟多數天賦並不佳,這也是制約血家發展的一個巨大難題

血脈傳承是一代不如一代,這是肯定的,也是符合客觀的歷史規律,即使後代會出現偶爾的驚yn之輩,也只是曇uā一現,也不能挽回這個事實。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