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帥緊張的,手掌都緊握了起來。

可是,還不到二十秒的時間,那些法王強者,就各自從建築物中奔了出來,趴在街邊嘔吐了起來。

什麼情況?

為什麼他們會有這樣的反應?

這些法王,在嘔吐了一陣之後,馬上互相吆喝著,結伴離開了天符城,回到了車隊之中。

下一刻,車隊齊齊的轉身,朝著來時的路,急奔而去。

這隻商隊,直接被嚇走了!

看來,天府城之中的情況,比朱帥等人想象中的,還要嚴重的多。

「走吧,咱們下去看看吧!」

等車隊走遠之後,蓮花才出聲說道。

想要弄清楚天府城中到底發生了什麼,就必須進去看看。

一群人保持著陣型,互相觀察著周圍的情況,小心翼翼的進入了天符城。

想象中的偷襲,並沒有出現,看來,出手之人,已經全部撤離了這裡。

朱帥的靈魂力量,透體而出,將周圍方圓千米之內的環境,全部籠罩在了其中,確定這裡並沒有潛在的威脅之後,這才隨著蓮花等人,走進了一家酒館之中。

酒館,是傭兵們最喜歡待的一處場所。

平時,他們日日與魔獸搏鬥,過著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生活,偶有閑時,他們往往喜歡尋一處酒館,喝上一點,尋求短暫的清凈。

眾人選擇的這家酒館,規模也十分的大,應該會有不少的人。

可是,眾人才剛剛踏入這酒館之中,立馬被眼前的景象所驚呆。

凄慘!

瘮人!

恐怖!

朱帥現在,已經想不出什麼合適的詞語,來形容這裡的情況了。

只見偌大的酒館之中,屍橫遍野。

各種各樣服飾的人,橫七豎八的躺在這裡,數量足有數百之多。

他們身亡,明顯已經有一些時日了,身體已經開始腐爛,他們的屍體之上,爬滿了以腐食為生的食屍蟻。

一股股的惡臭,直衝眾人的鼻腔,令人頭暈目眩,似乎馬上就要窒息一般。

這,簡直就是人間煉獄!

月檬姐姐,以及蓮花閣主,融婉長老等幾位女性,看到這樣的場景,直接掉頭跑了出去,趴在牆邊,不停的乾嘔。

厲權族長,飛塵門主等人,也是一臉嫌棄的捂著自己的鼻子,快速的離開了酒館。

就連朱帥自己,都感覺胃中一陣翻騰。

這樣的場景,就連朱帥,都感覺十分的不適。

這些年來,朱帥經歷了不少的事情,就連當初在鬼骨大陣中,那麼多的森森白骨,朱帥都扛了過來。

可是這酒館之中的情況,還是超出了朱帥的承受範圍。

到底是什麼人,下手竟然這麼狠辣!

從這酒館的情況來看,恐怕整個天符城中,都沒有倖存的人了吧!

這出手之人,直接將整個天符城,屠殺乾淨!

站在街道之上,朱帥適應了許久,才感覺稍微好一些。

深深的吸了幾口氣,朱帥突然邁開了步子,再次朝著那酒館行去。 酒館中的環境,雖然讓人有種胃中翻騰的感覺,但是想要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就必須忍住,仔細的探查一番。

再次進入酒館之中,朱帥很快用靈魂力量,將自己的全身都包裹了起來。

這下,那股刺鼻的氣味,才稍稍好了一些。

蓮花等人,則還是呆在外面的街道之上,徘徊不想進來。

只有厲權族長,跟著朱帥,一同行了進來。

再次看到這煉獄般的一幕,朱帥的心中,也十分的震驚。

從這些人躺卧的姿勢來看,出手之人,十分的迅速,這些傭兵,還在吃喝玩樂的時候,就被擊殺。

他們之中,沒有一人保持著戰鬥的姿勢。

這雷霆般的速度,也是讓朱帥有些心悸。

這天符城中的傭兵,與其他傭兵可不一樣。

為了獲得哪些高階的獸核,取得更大的利潤,他們之中,大多數都是法王高手,魔法師寥寥無幾。

這麼多的法王高手,戰鬥力也一定十分的不錯。

可是,出手之人,在他們尚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將他們秒殺,那麼出手之人的實力,最起碼到達了法皇甚至法宗級別。

另外,這些人的眉心之處,都被人打開了一個大洞,很明顯,他們在死後,靈丹也被人挖走了。

從這一點來看,出手之人,是黑暗大陸勢力無疑了。

黑暗大陸在南大陸潛伏的勢力,有陰綸使者這樣的強者,另外,已知的還有孫全蓮子等人。

以他們的實力,秒殺這些傭兵,倒也十分的容易。

一邊小心的閃躲著那些屍體,朱帥一邊在酒館之中來回梭巡,想要再得到一些其他的線索。

很快,朱帥便發現了一些端倪。

在這些死者的身上,都有一種類似於油的神秘液體,這種液體,十分的怪異,就算那些食屍蟻,都繞開了這些油漬。

難道,這油漬,還有什麼來頭不成?

「厲權族長,你來看看,這是什麼東西?」

朱帥並不認識這種油漬,趕緊將厲權族長喊了過來。

聽到朱帥呼喚,厲權也很快行了過來,順著朱帥的手指,看到了死者身上的這些油漬。

「這?難道是天羅毒瘴?」

厲權族長,仔細的辨認了一下這些屍體上的油漬,不確定的說道。

而朱帥的腦海之中,也馬上出現了一些關於天羅毒瘴的介紹。

天羅毒瘴,是一種麻藥,之前,在光明大陸之上,有一種名為天羅毒蟲的四階魔獸。

這種魔獸,令人十分的頭疼,它總是在你不注意的時候,朝著你噴塗一種毒瘴,致使你的脛骨麻痹,短時間內,就失去了戰鬥的能力。

後來,人們發現,利用這種魔獸的骨頭,可以煉製出天羅毒瘴,這種毒瘴,依舊保留著令人麻痹的效果。

一旦沾染到這種毒瘴,你全身的筋骨,都會在不知不覺間失去知覺,最後只能任人宰割。

天羅毒瘴的這種效果,深受眾人的喜歡,後來,一些比較陰毒的勢力,開始大肆的捕捉天羅毒蟲,煉製這種天羅毒瘴。

再到後來,天羅毒蟲的數量,逐漸的減少,再加上使用這種毒瘴的勢力,大多數被那些正義的勢力消滅。

這種毒瘴,也逐漸的消失在了大陸之上。

沒有想到,黑暗大陸現在,居然還可以提煉出這種毒瘴。

看來,這些人,是在不知不覺中,身體被天羅毒瘴侵染,等黑暗大陸的勢力出現之時,他們已經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迎接他們的,只有死亡。

黑暗大陸的手段,還真是狠辣!

「快把這些消息,通知給其他的人!」

朱帥臉色凝重的說道。

現在,黑暗大陸擁有了這種毒瘴,那麼南大陸的其他勢力,也將十分的危險。

任何一個勢力,若是單獨被黑暗大陸的勢力盯上,在天羅毒瘴的輔助之下,他們都難逃一劫。

快速的回到了街道之上,朱帥將自己的發現,告訴了蓮花月檬等人。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蓮花月檬等人,臉色也凝重了起來。

很明顯,她們也知道,這天羅毒瘴,意味著什麼。

「想不到啊,黑暗大陸,竟然連天羅毒瘴這種幾乎已經在光明大陸上消失的東西,都能煉製出來。」

「這下,情況似乎有些艱難了!」

蓮花有些憂愁的說道。

「天符城中的這些傭兵,應該已經全部被害了,他們的靈丹,也全部被黑暗大陸挖走。」

「不知道,煉金門的情況怎麼樣!」

朱帥朝著天符城的中心望去。

「他們,也在劫難逃了!」

「我們到現在,都沒有收到他們的求救信號,估計是凶多吉少了,不過,咱們還是去看看吧,說不定會有其他的發現。」

蓮花等人,朝著天符城的中心,煉金門的駐地行去。

寬敞的街道之上,悄無聲息,幾人的腳步聲,聽的清清楚楚。

這偌大的天符城,幾日的時間之內,就成了一座死城,這還真是駭人聽聞。

由於不知道天府城中,是否還有黑暗大陸的殘留黨羽,幾人前進的速度,十分的緩慢。

小心的來到了煉金門所在的府宅,眾人這才停下了腳步。

煉金門的府邸,金碧輝煌,十分的恢弘霸氣,一看就是有錢的主。

不過,這裡現在竟是什麼的清涼,隱隱約約,還能聞到一股股腐爛的味道。

「進去看看吧!」

蓮花等人,也逐漸的習慣了這樣的環境,蒼白的臉色,已經紅潤了一些。

眾人互相掩護著前進,很快便深入了煉金門的府宅之中。

只可惜,這裡的情況,和眾人想象的一樣。

周圍的房間之中,到處都是腐爛的屍體。

隨著眾人逐漸的深入,一些在南大陸都有些名聲的人,也逐漸的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等朱帥等人到達了煉金門大殿的時候,發現煉金門的門主以及長老等人,也都喪生在了這裡。

煉金門上下,無一倖免,全部遇害!

唯一不同的一點就是,煉金門中一些實力還不錯的人,還保持著一些抵抗的姿勢,可是換來的,是更多的傷痕。

在南大陸威風赫赫的煉金門,就這樣慘遭滅門了?

而且,這一切,發生的太快,蓮花閣等勢力,一點風聲都沒有收到。

黑暗大陸的實力,也太強了吧!

眾人在大殿之中,有搜尋了一番,一些不死心的人,甚至還到其他的一些建築之中看了看。

可是,有的只是滿眼的屍體。

這些人的靈丹,全部被人挖走,手指上的納戒,也被人收去。

煉金門中,大多數都是些符咒師,他們的靈魂之海中,可是足足有著五顆靈丹!

再加上城中其他人的靈丹,黑暗大陸這次的收穫,可以說十分的可觀。

更重要的是,制符是煉金門的看家本領,在煉金門中,各種各樣的高階符咒,可以說數不勝數。

可是,這些符咒,也全部被黑暗大陸的人帶走。

這樣一來,黑暗大陸的戰鬥力,將會更強!

眾人一番收拾,可無奈,還是空手而歸。

現在,事情已經基本搞清楚了。

將天符城屠城的,肯定是黑暗大陸無疑,在這次突襲行動之中,他們獲得了數以萬計的靈丹,以及無數的珍貴符咒與材料。

更讓人頭疼的是,黑暗大陸,手中還有著令人聞風喪膽的天羅毒瘴,這些,都是蓮花閣等南大陸勢力,需要面對的問題。

煉金門不知不覺被滅,也凸顯出了另外的一個缺陷。

在賀家、西門家被滅之後,南大陸的其他勢力,終於意識到了一些危險,口頭上達成了結盟的意向。

可這也僅僅是口頭承若,中勢力並沒有真正的聯手。

這也導致了煉金門被滅的慘劇。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