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需要一些人手前去仙界打探些消息,另外還需要知道你們的實力,是該收拾仙界那幫混蛋了,小赤,麻煩你去聯繫下你們四神獸家族,另外,進攻仙界的話,你的黑龍一族不能少,除此之外,在場的所有人都要報出你們最近的修鍊進度和目前境界,我去找五老。」

看著迎來的這些人,蟋蟀很乾脆以命令的口吻來發布任務,這也是蟋蟀第一次以這種口氣命令道。

當蟋蟀將話說完,一閃身便消失不見,他去尋找五老去了。

「決定了?」當蟋蟀出現在五老身邊,其中的蒼老立即就知道了蟋蟀的目的,率先開口問道。

求票,嚴重求票,各位書友,若封很少求票的,這次大家有票別忘記砸兩張,感激。 對於五老,蟋蟀有種說不出的感覺,那種捨棄了自己辛苦建立起來的一個世界,就這麼拱手送人,並且還將這個世界的至尊之位讓給蟋蟀,且先不說那什麼所謂的狗屁機緣,就沖這份恩情,蟋蟀也不會將五老的地位在自己的心目中有任何下降的。

雖然如此,但蟋蟀也知道目前自己除了信任小赤以外,就只有五老了,今天老請教五老,自然也是想聽聽他們的意見。

「是,只是臨行前,我還想聽聽五老的意見。」看著五人,蟋蟀很謙虛的說道,他對知道,自從五老將九天虛無界交給自己的時候,他們以後就一定會站在自己這條線上。

「坐。」蒼老看了另外四老一眼,對著蟋蟀擺了個坐的手勢,接著便按照對蟋蟀說開了。

「仙界,這是一個由來已久的世界,若是追溯起來,便能到上古時期,那時候的仙界還沒有至尊一說,可以說這一切完全都是由一個人所帶領起來的,誰也不知道那個人究竟是怎麼出現的,也不知道他究竟是用什麼方法來獲得仙界之力的,只是聽說他是最先飛升仙界的仙人,之後仙界在他的管理之下也是越發穩定下來,而目前仙界這一套完整的規定都是由那個人制定的,在他掌管了仙界以後,仙界的仙人才漸漸的越來越多,才發展成如今模樣的仙界。」

「至於讓人有些懷疑的是,那個人在掌管了仙界之後,竟然又神秘的消失了,沒有留下任何痕迹,也沒有哪個仙人知道他究竟是怎麼消失的,或許他進入了一個跟高的層次,當然這一切是沒有人知道的。」

「咦?不對,不是說軒羽……」

「關於軒羽的傳說,在整個仙界知道的人也不多辦,但他只是後來者進入仙界的,他在當時仙界仙人的隊伍中並不是如何顯眼,直到他曾經無意中得到一個可以控制大小的仙府以後,才逐漸在仙人中脫穎而出,也正是那個仙府,才讓他得到吸取仙界的本源之力的特殊功能,可以這麼說,他是因為那個仙府才能成為當時的一界至尊的。」

「其實沒有人知道,在仙界之中,是沒有所謂的一界至尊的,畢竟仙界做為一個古老的世界,她的底蘊並不是仙界至尊可以了解的,在整個仙界之中,真正的高手一般是不屑出頭露面的,他們大不穩都隱居了起來,也只有我們這五個老頭子才會不甘隱居的寂寞,出來找些事做。」

「你千萬不要以為我們五個老傢伙能夠和那些隱居者相比,他們的實力和手段根本就不是我們可以對付的,修鍊了無數歲月的高手,豈會那麼好對付,別的不說,單憑他們對力量的體悟方面就足以對付我們了。」

「所以,當你真正的決定了要進攻仙界的打算之後,首先要考慮的就是這些老傢伙,據我所知,他們的數量雖然不太多,但是個個都是能夠對付我們五個老傢伙的變態高手,若你能保證不讓他們插手你進攻仙界,那麼這件事就絕對沒問題。」

一連串的說了這麼多,蒼老才面色平靜的看著蟋蟀,目前仙界的大概基本上都和蟋蟀說了,能夠做的,也只有這麼多了。

「另外,我需要告訴你的是,當你在進攻仙界時遇到一個如此面容的人,最好不要嘗試著和他爭鬥,記得當時以天才自居的仙界第一高手軒羽在他的手中也還是沒有抵擋過多幾個匯合,那一戰,軒羽幾乎將整個仙界的力量全數抽干,也沒有打贏這個怪物。」

當蒼老說完,一邊的怙老又開始補充到,同時他還將一個人的影像幻化了出來,他們五個每人對蟋蟀都非常照顧。

「仙界中的還有兩種神獸是你不能得罪的,一個是睥睨,而另一個則是血龍,它們在仙界有著超然的地方,我現在甚至懷疑它們有著堪比神人的力量,若你不小心招惹到它們,恐怕你就是擁有九天虛無界,它們也能將你摳出來折磨至死,這是仙界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彌老說著,便和怙老一樣,也幻化出兩種超級神獸的影像讓蟋蟀認識一下。

「這是仙界各種逆天大陣的破解圖,若遇到,你也能有個參考,好突破出來。」鐵老就好像是個鐵疙瘩一般拋出一枚玉簡,說話又冷又硬,讓蟋蟀的後背一陣陣發涼。

「除此之外,仙界還有著各種變態的自然環境,這裡是幾種仙界最厲害的物質,它們的破解之道也全在這枚玉簡之中。」最後的梟老也拋出一枚遇見給蟋蟀,告訴他仙界遇到自然環境的破解之道。

看著這五老,蟋蟀的心裡一陣翻騰,他根本想不出以什麼方法來感謝這五人,他們很明顯的個個對某一方面都有專精,而且見識也比自己高,有這樣的高手在,蟋蟀覺得自己若真的想去佔領仙界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可是當蟋蟀看到眼前五人的表情時,他就有些疑惑了,這五老個個看起來好象都沒有和自己去一起進攻仙界的打算。

「五位前輩,難道沒有和晚輩一起進攻仙界的打算嗎?」看著五人,蟋蟀疑惑的問道,他多麼希望五人能夠答應自己的要求,為此,蟋蟀不得不放下自己一界至尊的架子。

不過事實上的蟋蟀也從來沒有拉過這個一界至尊的架子,畢竟這個九天虛無界可不是蟋蟀自己所創作出來的,而是他從五老的手中得到的。

「小子,我勸你最好還是取消進攻仙界的打算,且不說你這一去會喪生多少仙人和神獸,但那些老傢伙不會允許仙界突然出現這種大規模的撕殺的,這已經超出了他們的範圍之內了,況且你又所帶的人全都是仙人,就連神獸和仙獸都是從仙界找來的,如此一來,他們更受不了這樣大規模的損傷的。」

蒼老看出蟋蟀的疑惑,直接回到,他對於仙界的規矩可是了解的清清楚楚,所以現在看向蟋蟀的眼神也有些不對,勸阻到。 「取消……」看了看身邊的蒼老,說實話,蟋蟀還真的沒有想過自己要取消進攻仙界的計劃,畢竟曾經天帝釋帝東帝這幾個傢伙給自己的傷害太大了,如果自己真的就這麼算了,那麼將來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反過頭來攻擊自己,畢竟現在的仙界缺少了魔界與妖界的騷擾,他們可以專門的來對付自己。

「是的,取消這一計劃,當然,我想如果讓你取消的話,恐怕你不太會答應,不如這樣,你可以先行帶人潛入他們幾方實力中的一個,然後逐個擊破,也只有這樣才不會被那些老傢伙發現,而找你的麻煩了。」

蒼老有些擔心的向蟋蟀建議道,不管怎麼說,對於蟋蟀,他是怎麼都不想讓他出現什麼不可預測的事情的。

「多謝五位,晚輩會考慮的。」想了一圈,蟋蟀覺得現在也只能用個方法了。

這並不是說蟋蟀開始懼怕那些老傢伙了,只是他覺得以自己目前的實力還不足以說明一切,他想著,自己若是能夠突破第八層修進最後一層,或許在仙界能夠像那些老傢伙一樣,成為仙界的一方人物。

而現在的蟋蟀基本上就等於是去刺殺那三位中的一人了,且無論如何,必須成功。

「雲翼……」當蟋蟀無意識的念出這個名字時,他才突然想起來自己還在東帝身邊布置的這枚棋子,這個已經養了很多年的最終棋子。

閃身來到剛才蟋蟀出現的地方,剛來的這裡的蟋蟀突然又發現,原本和他說完話的小赤等人竟然沒有任何行動,就見他們只是愣愣的看著走來的蟋蟀,想要弄明白,他究竟是說的氣話,還是真的想去攻打仙界。

「陸遠……」

「虛主……」當蟋蟀走過來時,這邊的所有高手都將目光落在蟋蟀的身上,慢臉的詢問意味,他們也想知道蟋蟀究竟是怎麼想的。

抬手擺了擺,蟋蟀示意所有人安靜,等待場上真的變安靜了之後,蟋蟀才將目光看向場上眾人:「根據我對目前仙界的了解,進攻計劃贊緩,不過接下來我要親自帶人前去仙帝們的老窩探查一番,這次就有小赤和孤星陪我去,黑龍的任務不變。」

當蟋蟀將他所說的話全部說完時,場上的所有人才安靜下來,他們雖然也想去攻打仙界,但是一考慮到那些神奇的傳說和那些不出世的老頭子,他們都還是有些懼怕的,畢竟他們也是有血有肉的傢伙,誰會拿自己的性命不當回事呢?

雙手掐了掐法訣,蟋蟀突然打出一道白光沖向九天虛無界之外,飛向遠處,而後蟋蟀重新將目光看向場上所有人:「現在大家的任務就是原地待命,努力提高自己的境界,我想以目前這裡的仙靈之氣來看,大家應該都能在短期內再做一個提高的。」

很快,當蟋蟀再次將命令發布完,他才一揮手,示意黑龍先離開,去尋找他的黑龍一族,畢竟現在的他已經有了相當的實力,應該可以避免一些特殊的問題的。

黑龍明白,以蟋蟀目前對仙界那幾人的痛恨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而他黑龍一族對於仙界自然也沒有什麼好氣,所以現在的他一聽到蟋蟀堅定的命令,他便很乾脆的拱手接命,表情激動的看著蟋蟀。

將黑龍送回仙界,蟋蟀將人群驅散,最後才轉頭看向孤星,神色嚴肅,不知道他究竟想幹什麼。

「孤星,想來你也明白,將來你的路,除了在仙界修鍊之外,其他各界應該沒有你的安身之處才對,剛才你既然向我要件趁手的神兵,那我就將這東西贈送給你,希望在以後的到路上能夠好好發揮你的實力,做些讓我滿意的事情。」

說著,蟋蟀單手伸出,憑空一抓,九變神劍顯露了出來,露出它本來的面目。

現在的蟋蟀對於這把劍來說,已經很少用到了,一般境界比他低的仙人,根本就不需要神器,而比他境界高的傢伙,使用九變的威力便算不上最大,最後他只能將九變送給真正懂劍之人,也就是孤星,這個最難修鍊的仙劍。

孤星一見蟋蟀竟然要送如此重要的神器給自己,當下驚的連下巴都要掉下來了,他實在不敢相信,蟋蟀竟然會取出這件神器,要知道以往的他知道蟋蟀有柄神劍,正羨慕的不行,這一次見這神器竟然就被送到自己的手中,這讓他有種做夢的感覺,雖然仙人是不會做夢的。

「多……多謝虛主,孤星將誓死追隨虛主。」孤星將神劍接手之後,生怕蟋蟀會不相信自己,接下來的他很乾脆的發出自己的心魔誓言,表示將永遠跟隨蟋蟀。

「很好,孤星的眼光比青雷等人要好太多」很真心的誇讚了一句,蟋蟀將九變送給了孤星,後者高興的接過九變,一轉身跑向旁邊,獨自修鍊去了。

拍了牌小赤的肩膀,蟋蟀準備當他修鍊完畢,就帶著他和小赤先進入仙界再說。

可沒等他要離開時,突然間又飛來一道白光,和蟋蟀先前打出的那道白光是一模一樣。伸手將白光接住,蟋蟀開始察看這玉簡里所攜帶的信息。這是雲翼在東帝手下做卧底所探到的消息。

在上次的三方對決中,蟋蟀也是和雲翼商量之後,才主動離開的,否則以蟋蟀的心性,又怎會那麼容易就將這段恩怨放開,而去了魔界呢,現在得到了雲翼的消息,蟋蟀自然是要先琢磨一下,然後才考慮該如何去進攻仙界。

玉簡上的內容並不多,他只是大概的介紹了仙界目前的狀況。

由於當時蟋蟀離開時,將最爛的一個攤子扔給了東帝和天帝釋帝這三個人,讓他們自己解決。

誰知,當蟋蟀真的撤離之後,那三個老傢伙還真的彼此之間拼了幾場,最終卻以損失些人手為代價,三方都匆匆的撤離戰場。

即使是他們三帝,對於仙界的規矩也是不敢有任何置疑和反抗,否則那曾經被人幹掉的仙人就是他們的榜樣。

至於目前仙界的情況,蟋蟀得知的並不多,只是說原本仙界的七大仙帝,目前只剩了五個,也正是這五人,幫如今仙界的地盤刮分了乾淨,分成了新的勢力,並且在玉簡之中,還攜帶著目前仙界的分布圖。

當蟋蟀將仙界的分布圖和情況了解了大概時,他便將玉簡遞給小赤,希望它也能夠看看。

很快,當小赤看完時,它立即就有些憤怒,原本仙界的分布圖根本不含曾經神獸們所佔領的地方,而這次的分布圖,則就有著曾經空出的地方,至於這些地方,自然就是曾經神獸和仙獸的地盤。

「冷靜,說不定你的先輩們已經找到安全的地方躲避著了,你這樣衝動也不是辦法。」眼見著小赤的火紅火焰冒出,蟋蟀立即就抓住小赤的玉手,急切的說道,他是真的害怕小赤會想不開,獨自衝到仙界,和那些所謂的仙帝們鬥上一場。

別的不說,就說現在小赤的功力,打贏一名仙帝應該不成問題,可是她的對頭若是一群仙人,那就有些不太好搞了。

漸漸的熄滅自身的火焰,小赤顯得有些難過,猛的趴在蟋蟀的肩膀上哭了起來,她需要宣洩。

很快,當小赤哭完之後,孤星竟然也在這時候將九變修鍊完畢,來到蟋蟀的身邊,看著他,問了句他自己都覺得有些白痴的話:「虛主,接下來我們去哪兒?」

「仙界。」沒好氣的回了一句,蟋蟀摟著小赤白光一閃,包裹著三人離開這裡,他需要先去仙界找些事做。

仙界。

當一道白光閃過,蟋蟀等人出現在這裡,看著仙界的龐大,蟋蟀還是忍不住嘆了出來:「果然仙界就是仙界啊,我那九天虛無界根本就沒法和仙界相比。」

「虛主,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這時,孤星居然又很白痴的說了一句他自己覺得是廢話的話,說完之後,他還暗道,怎麼今天的自己一直說錯話呢。

「不知道。」很乾脆的回答,蟋蟀一拉小赤,向星空中飛去。

說實話,現在的蟋蟀還真的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如果冒然的去聯繫雲翼,蟋蟀真怕他會因此而暴露身份,被東帝發現,幹掉他。

走一步算一步,這是蟋蟀最初的想法,如果能夠找到個地方去打探下消息的話,應該會更好。

想到此地獄,蟋蟀的神識猛然在這片星域掃過,最後只能搖了搖頭,有些失望的繼續下一個。

這時的小赤好像也哭夠了,她也知道目前不是著急的時刻,所以只是默默的跟著蟋蟀的身後,想著有沒有什麼辦法和先輩鳳凰聯繫一下,詢問些情況。

至於孤星,除了跟著蟋蟀,他沒有任何想法,但從他激動的眼神中也不難看出,這傢伙竟然還沒有從得到神器而清醒過來。

「有了。」

剛重新換了一個星域,蟋蟀立即就發現了什麼,同時一聲說到,白光一閃,帶著小赤和孤星向他所探察的那顆星球挪移而去。 這是個對外開放的星球,屬於東帝領地星域中的一個大型星球,這裡是仙界東帝勢力最繁華的地方之一,在東帝勢力所在的地方,大部分的仙人都會來到這裡交換一些他們需要的材料等物品。

當蟋蟀帶著孤星和小赤來到這顆星球的時候,頓時就引起了有心人的警覺,以目前三人的實力,可以說能夠對付任何一名仙帝。

孤星本就是劍仙,實力高強,自從有了蟋蟀贈送的九變神劍,他的實力頓時就又提升了一個等級,現在的他,幾乎已經到了天劍的境界了,戰勝一名仙帝根本就不成任何問題。

而小赤本就是神獸,她自從進化成為鳳凰之後,實力自然又提高了整整一個檔次,戰勝一名仙帝也是綽綽有餘。

至於蟋蟀,他的實力現在更不好估計了,仙帝在他的眼中已經不算什麼了,按照他目前給自己定下的實力,大約可以和那些隱者們一拼,當然,怙老所說的那名超級高手,蟋蟀是沒有信息和他過招的。

當然,更厲害的那些變態級的兩名神獸,蟋蟀也沒有任何把握,按照彌老的說法,碰到既死。

不過現在蟋蟀的目標就非常小了,單個的攻下東帝,吞下他的勢力,整合到自己的九天虛無界的力量中,那麼自己也就有了和其他的勢力叫板的實力,畢竟現在的蟋蟀可不缺什麼高手,他最缺的便是仙人的數量。

收斂全身氣息,蟋蟀帶著小赤和孤星兩人向這個星球中最繁華的地方走去,他想找個能夠回答自己問題的舌頭,畢竟蟋蟀曾經所在的地方要麼就是魔界,要麼就是自己的九天虛無界,甚至於蟋蟀到現在也沒有時間將九天虛無界給好好的整理一番,他自從來到仙界,就根本沒有閑過。

至於幻天神殿,蟋蟀更是沒有時間去探查了,眼前的事才是重中之重,況且這些消息還要詢問雲翼,他似乎知道自己需要的一切。

一路走去,蟋蟀發現這個星球上竟然禁制了飛行,看著這種級別的禁制,蟋蟀有些暗暗好笑,最多只能夠禁制住玄仙後期高手的飛行,像蟋蟀這樣的高手,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

「低調些。」嘴上說著,蟋蟀一把將小赤拉到身邊,像是一對雙修情侶般的走在這個繁華的星球上,而孤星則像是蟋蟀的專用護衛一樣。

一路走來,蟋蟀發現這個星球上的建築古怪至極,所有的建築大約都只有一層,表面上看起來比較豪華的也只有五層,更讓蟋蟀疑惑的是,在這個星球上,他竟然還看到了一些出售材料物品的低級仙人,這些仙人竟然只是在露天中擺了個小檯子,專門出售些材料,來換取仙石。

看了看這些賣各式各樣如同雜貨店一樣的露天攤,蟋蟀眼睛都看花了,同時他也忍不住詢問身邊的小赤這是為什麼。

很快,經過了小赤的解說之後,蟋蟀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自從進入仙界,蟋蟀還是第一次了解到,原來這些仙人的修鍊竟然會那麼難,和自己的完全沒法比。

按照小赤的話來說,仙界的仙人一般修鍊的話,不但需要靈氣濃郁的地方,而且還要有仙石輔助才行。

蟋蟀明白,在仙界,你如果有實力的話,佔領一個仙靈之氣比較多的星球是完全沒問題的,然而你若實力不夠,那就只能乖乖的去靠仙石中蘊涵的仙靈之氣來修鍊,可是仙石做為仙界的通用流通貨幣,那也是屬於消耗物品,用完便不存在了。

想要弄到這些東西,那自然是要去換取才行,用什麼換取?自然是用比較有用的材料和仙器神器之類的東西了。

而且仙界繁華的地方本就不多,所以一般的仙人,都只能來到像蟋蟀目前所在的星球之地來擺攤換取。

大概明白了這些仙人的苦處,蟋蟀也自嘲的笑了笑,他們沒有自己這麼幸運,每次修鍊都能夠得到天兆的相助,而且還能夠有些像自己一樣的變態運氣,得到一些強大的法寶、仙器和神器。

更不能像小赤一樣,做為一個神獸,有著自己獨特的修鍊方式,甚至他們和孤星都沒法相比,最起碼孤星在遇到自己之後,可以有時間加速百倍的空間供他修鍊,還有自己提供的仙丹神果。

他們,什麼都沒有,自從修鍊進入仙界,他們便是空空兩手,一切從頭開始。

一路走來,蟋蟀發現這樣的人不在少數,修為都不高,只有真仙左右的境界,露天之地,高一些的級別的最多也就只有繁仙。

想了想,蟋蟀覺得要是將他們全部收歸了,為他們提供仙靈之氣濃郁的地方,為他們提供時間加速百倍的修鍊場所,那麼等到他們修鍊有成之後,自然就成了自己的勢力,彌補自己仙人不足的缺陷了。

雖然他們對於幾位仙帝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利用價值,但是對於自己不一樣啊,混元鼎與九天虛無界,都是個很好的修鍊場地。

眯著眼睛掃過,蟋蟀覺得自己的想法可行,隨即便開始暗暗的想著該如何才能夠將他們都收掉。絕強的實力嗎?恐怕不是所有人都願意跟自己走的,崇尚自由修鍊的仙人不在少數,如果想要他們願意跟自己走,必須要使用些特殊手段。

只是這個開放的星球,使用什麼特殊的手段才能將他們吸引走呢?

想了想,蟋蟀暫時想不出什麼好主意,他只能將自己的想法告訴小赤和孤星,希望兩人能夠幫自己想一想。

當兩人一聽到蟋蟀的想法之後,頓時就覺得可行,但是要想讓兩人出個切實可行的主意,恐怕還真的不太靠譜。一邊思考著該如何搞定那些低級的仙人,蟋蟀一邊帶著兩人向前走著。

繁華的地方有著太多吸引人的地方,這個星球上擺攤的仙人比較多,物品也比較多,但這沒有一樣能夠吸引住蟋蟀,他每過一處,都只在那些低級仙人所在的地方轉著。

隨意的放開神識,蟋蟀心中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走。」大概是有些著急,蟋蟀帶著小赤和孤星兩人白光一閃,竟然向星球的另一邊瞬移而去。

可當蟋蟀的瞬移剛剛施展離開時,頓時就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要知道,這個星球是禁制飛行的,而蟋蟀既然能夠帶著人瞬移,如此功力,著實讓人心驚。

也就是在蟋蟀離開之後,他的舉動讓一些有心人發現,隨後匆忙的離開,去報告消息去了,畢竟星球上來了這麼幾名陌生高手,那是必須要向高層報告的,以讓他們有些準備。

不管怎麼說,高手在目前的仙界是屬於急缺物,必須要讓屬於這個勢力的領導者知道,到時候或是拉攏什麼的,自然由他們來決定。

很快,當蟋蟀帶著小赤和孤星出現在一個超級空曠的大廣場上以後,他便和小赤孤星三人有些閑暇的抱著胸看了起來,心中也有了主意。

就見這個超級大廣場的中間有著一個多層的禁制台,在禁制台的中間,正有兩名天仙高手正在戰鬥著,而在這個廣場中觀看爭鬥的大多數都是些修為不錯的仙上,上到玄仙仙君,下到真仙繁仙,幾乎包括了仙界所有等級的仙人。

看著這個禁制台上爭鬥的兩人,蟋蟀微微的笑了笑,他大概猜到這裡算是什麼地方了,這應該是一個類似於比武場的地方,凡是想出名的仙人,應該都可以在此上台比試,然後一舉出名,得到某勢力高層的賞識,成為這個勢力中的一份子,領取著不菲的待遇。

眼光落在一個站在自己身前的一名仙人身上,蟋蟀輕輕的拍了拍對方,有些不懂的問道:「這位仙友,請問他們是在幹什麼?」

蟋蟀雖然是猜測,但他也很想弄明白,這個禁制台上比斗的究竟是不是和自己想的一樣。

那人被蟋蟀拍了一下,頓時就嚇了一大跳,心中暗暗疑惑,什麼時候在自己的身後竟然有人了都不知道,如果對方要下殺手的話……想想他的心裡都覺得陣陣發涼。

沒有探出蟋蟀的修為,那人暗暗摸了摸冷汗,向蟋蟀介紹道:「這裡是東帝對外廣招高手的禁制台,任何有實力的仙人都可以在此一展自己強大的手段,然後成為東帝勢力中的高層,為他效力,當然,也有些仙人僅僅是為了印證自己的實力而來,所以要是想出名,不管是想成為某一勢力的附庸,又或是成為一個有名的強者,那來這裡保准沒錯。」

那人恭謹的向蟋蟀滔滔不絕的介紹著,他對於擁有蟋蟀這樣的實力羨慕不已,眼神之中也充滿崇拜。

「多謝仙友。」很禮貌的回了一句,蟋蟀來到孤星和小赤的身邊,看著兩人,嘴唇嗡動,傳音道:「不用你們想了,我已經有主意了。」

兩人一聽到蟋蟀說有主意,當下便有些好奇的問道:「什麼主意。」

重新轉頭看了那個大型的禁制台一眼,蟋蟀神秘一笑道:「打擂台。」 「打擂台?」孤星和小赤一聽到蟋蟀的傳音,頓時就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他,他究竟想要做什麼?自己用得著和這些仙人打擂台嗎?這也太貶低他們的身份了,兩個仙帝級的高手,和這些仙人打,說實話,小赤和孤星兩人都提不起多大的興趣,沒有任何挑戰性。

甚至於,蟋蟀要是可以的話讓他們單條東帝,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答應的,但和這些仙人打……,還是算了。

「孤星,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我和小赤負責帶動那些高手,讓他們來看高手爭鬥,然後你再鬧大些,將東帝勢力中的高層引來,務必要做的乾淨利落,之後的事便交給我吧。」

看著孤星的模樣,蟋蟀很乾脆的將任務派給他了,無奈,誰讓他是讓所有人都羨慕的劍仙呢,這年頭,修鍊劍仙的人在仙界可不好找啊。

「啊……是。」本不想答應的,但孤星一想到將事情鬧大之後,便會有更厲害的高手前來,頓時就有些興奮,豪情壯志的就要衝向禁制擂台。

「記得要低調點,去吧。」一擺手,蟋蟀給孤星又提了條建議,隨後他便帶著小赤向反方向走去,準備調動那些低級仙人前來看戲。

他必須要為將來的一切先行打點,強行進攻不行,蟋蟀自然可以逐個擊破,實在不行,直接把東帝、天帝、釋帝幹掉再說,當然,還有那個已經淪落的蕭動。

不過這種事蟋蟀自然要考慮好才行,畢竟直接上門找麻煩的難度有點大,試想他們每個勢力起碼有數千近萬仙人,如果同時攻擊一個人,那就算你是神,估計也抗不住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