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得志便猖狂!你比本教主還像是一個瘋子。」通天冷笑一聲,足踏虛無,頭頂上的小世界轉動,無盡的小世界之光散落在他四周圍,化作屏障抵擋了對方的攻擊。

隨後,通天直接呼喚了自己的武裝出來。

第一世和第二世的武裝出現在星空之中,然後在星空當中轉動,最後融合在一起把他包裹了進去。

「帝王一怒,血流漂櫓!今天你們這些人,都要成為我踏足帝王的踏腳石。」加農怒吼起來,他好像是對通天還手十分的不滿意一樣:「你們都應該站在那裡讓我殺死的,為何還要抵抗?」

「你們明知道你們不是我的對手的。」

「殺!」通天笑了,他手中浮現出了日月雙鉤出來,拎了鉤子好像是颶風一樣朝對方鎮壓過去。

「殺你個大頭鬼。」

「大家一起上,滅了這個猖狂的傢伙。」

「不錯,今日若是不斬殺了他,他日我們同樣要被他斬殺了。」

「殺了他,就算是他有逆天的氣運又如何?」

「反正都要死,何不殺了他?想到一尊帝王都要隕落在我手中,這刺激的感覺,根本無法想象。」

一群君王們本來想要給自己找一些借口離開這裡的,但是,誰都沒有想到,這個尚未成為帝王的加農竟然一出手就把他們所有的人全都纏繞在了一起,想要把他們所有人都給鎮殺了事。

「尼瑪,就算是你是帝王又如何?帝王也別想殺勞之。更何況你還不是帝王?」

「勞之要弄死你,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不管你是什麼來歷,勞之都要弄殘廢你。」

「現在先弄死他,他的氣運雖說強大,但是,平均散落在咱們身上,那些反噬根本不算強大。若是運氣好,咱們都可以活下去。」

「不要忘記了,咱們身後都是有大勢力和大組織的,這些勢力和組織,同樣有大氣運的。這些氣運。一定會庇護你我的。」

數十個君王全都憤怒了。因為他們感覺眼前這個金豆持有者實在是太過狂拽了。

一怒之下。數十人聯手起來,頓時攪動無盡的風雲,化作千百萬的技能鋪天蓋地的朝對方鎮壓過去。

「想要鎮壓我?你們還沒有那個資格。都給我死去。」這個加農大吼了起來。

隨著他的低吼聲響起,一道金色的光芒從他頭頂上浮現,這金色的光芒在他頭頂上形成了一頭巨龍。巨龍纏繞,虛無之中的無盡亂流都朝他匯聚了過去,在他四周圍形成了千百層的防禦出來。

這些防禦纏繞在他四周圍,不斷的抵擋了所有人的攻擊。讓所有的人們都感到了驚恐和無奈。

同時,頭頂上的金色巨龍張牙舞爪,吞吐之間,釋放出強大的能量出來。

這些能量席捲天下,幾乎沒有人可以阻擋他什麼。

就算是有七八個君王釋放一樣的技能,化作了半步帝王級別的攻擊,仍然無法撼動那頭金色的巨龍。

「斬殺了他的氣運,我到要看看你的氣運到底有多麼的強大。」

通天冷笑這,他操控了武裝,手中的日月雙鉤轉動。演化日月星辰出來,好像是流星一樣。不斷的撞擊到那個加農頭頂上的金色巨龍。

每一次的撞擊,都讓這金色巨龍的身體顫抖起來。大量的氣運在碰撞中接連崩潰,但是,有更多的氣運浮現,不斷的加持在他身上。

同時,纏繞在他四周圍的虛無亂流滾動,不斷的化作一條條的毒蛇攻擊著通天他們這些君王。

而君王們的攻擊,無論是強大的範圍攻擊還是更加強悍的單體攻擊,只要出現在那個加農身旁后,不是被金色的巨龍一口吞掉就是被無窮無盡的亂流給碾壓成了粉末。

虛無之中的戰鬥沒有停歇,星空之下的人們也開始戰鬥起來。

大量的黃金武裝得到了君王們的命令,開始瘋狂的攻擊起那個加農的女人們來了。

這些加農的女人們雖說看起來一個個的嬌滴滴的,但是,真正的出手后,竟然全都爆發出了君王的力量。

如果不是這些女人們的戰鬥經驗不足,恐怕那些輸完的黃金武裝早就被百餘個強悍的女人給鎮殺了。

更加重要的是,這些女人們身後都多多少少有些勢力,此時,那些勢力也加入進來,全都把目標鎖定了那些君王們的下屬身上。

「殺了他們,只有殺了他們,咱們才可以得到加農大人更多的好感,才可以讓小姐在加農大人的後宮之中得到更多的地位。」

「不錯,加農大人是很厲害,但是,最厲害的還是我們。「

「只要我們能夠保護好加農大人的女人,到時候我們就能夠得到更多的金豆了。「

一群人甚至是有君王從四面八方趕來,全力鎮殺那些黃金武裝。

此時,所有的戰鬥在這個楓葉星球上爆發開來,整個美麗的旅遊星球,在大量的瘋狂的戰鬥中分崩離析,所有人都踏足星空,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因為戰鬥而死亡。

通天的雙鉤在虛無之中揮動,每一次的揮動,都引起日月轉動,撕裂了數千層的亂流防禦,撞擊到加農的身體當中。

讓通天感到驚愕的是,他的攻擊在撕裂了一切防禦進入到加農身體之中后,最多也不過是讓這個加農的身體稍微搖晃了一下,然後又恢復到了正常而已。

不過,他卻發現,隨著眾人一次次的攻擊,這個加農頭頂上的金色巨龍越發顯得細小起來。雖說更多的氣運從四面八方不斷的灌輸到其中,但是,這卻無法從根本上阻止那個金色巨龍的虛影在消耗。

「他在用自己的氣運代替自己死亡甚至是受傷。」

「諸位,努力一下,鎮殺了這個垃圾,磨滅了他所有的氣運,咱們這些人就會存活下去了。」

通天笑了,他冥冥之中感覺到自己的氣運也在不斷的被剝削鎮壓著,但是,這根本沒有任何關係。因為他的氣運是用三百多個帝王的屍骸不斷的抽取宇宙之外的能量而形成的。

這些氣運的數量雖說不多,但是,也足以跟對方的氣運反噬相提並論了。

只要他願意,他甚至可以把三百多個帝王的屍骸放出來協助自己鎮殺那個加農。 面對眾多君王們的攻擊,加農的臉色是越來越難看了,因為每一次面對通天他們這些君王們的攻擊,他的氣運都被大幅度的消耗著。

這些被消耗的氣運是他的根本,如果沒有通天他們這些人的攻擊,這些強大的氣運,早就融入到他自己身體當中,然後化作他的底蘊,不斷的提升他的實力,讓他變得更加強大起來。

可惜的是,現在這些可以讓他強大的氣運,卻被人不斷的抹掉,這讓他怎麼能不心疼?

「我要殺了你們,殺你們個頭破血流,殺你們個天昏地暗,殺你們永墜黑暗。」

加農怒吼著,他對通天他們這些君王實在是厭惡到了極點。所以,此時此刻,即便是氣運大量的被消耗了,但是仍然不肯罷休。

「殺了你們,掌握了你們的一切。奪取你們的一切,讓你們為自己的錯誤付出慘重的代價。」

「想要殺我們?真是可笑。我們幾十個君王鎮殺你一個人,你又不是帝王,你怎能殺了我們?你甚至連半步帝王都不是。」有人低吼起來。

「不錯,一個人想要鎮殺了我們所有的人,真是可笑。」有君王暴怒起來:「今日就算是被你氣運反殺了,心裡也心甘情願。」

「因為我鎮殺了一尊可能成為帝王的人,鎮殺了一尊可能會成為傳說中意志存在的人。」

一群人接連出手,不斷的消耗著那個加農的氣運。

「殺!」通天一轉身,脫離了虛無。直接降臨到了現世界之中。

在這現世界之中。他直接鎖定了跟那個加農有關係的一個女人:那個導師。

這個女人正在跟一群黃金武裝爭鬥。她雖說也成為了君王,但是,卻從來沒有經歷過多少戰爭,是在短短一年時間裡從普通的白銀武裝成為君王的。

一些爭鬥手段,仍然跟白銀武裝的爭鬥手段一樣。所以,哪怕是她擁有了強大的力量,但是仍然無法鎮殺了那些黃金武裝,反而在黃金武裝們的打壓下。顯得頗為狼狽。

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女人隨著時間的推移,爭鬥的水準直線上升。按照通天的估算,用不了多久,這個女人可能就會掌握了君王的真正手段。

「殺了你的女人,我到要看看你會不會發瘋。」

通天大吼一聲,手中的日月雙鉤劃過那個女人的身子,日月閃爍,下一個剎那。就貫穿了這女人的身體,直接把她給絞殺了。

絞殺了這個女人還不算。他直接催動入夢**,把這個女人的精神力完全牽引到了自己的如夢世界之中,然後就那樣消失了。

日月雙鉤在虛無之中再一次閃爍出來,七八個女人沒有來得及反應,直接被他的雙鉤給鎮殺了。

等通天一口氣斬殺了二十多個加農的女人後,在虛無之中的加農才察覺到了自己的女人被人斬殺了。

「不!」

加農瘋狂的怒吼起來,他搖頭晃腦,頭頂上的金色氣運衝天而起,巨龍怒吼,竟然一張嘴,一口吞掉了一尊君王進去。

這君王被吞進去后,頓時失去了所有的意識,直接從這世界上消失了。

「殺死我的女人?我要你付出代價。」

加農瘋了,他沒有想到,或者說是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竟然會被通天殺死自己的女人。

惱怒之下,加農幾乎徹底的瘋癲了。可惜的是,四周圍的君王們也發狠了,他們全都輸出自己最強大的必殺技能,好像是雨點一樣,從四面八方鎮壓加農。

我師傅是林正英 有人拖延加農,這給通天帶去了很好的便利。

他揮動日月雙鉤在人群之中穿梭,一百多個女人,不到短短三五個呼吸時間就被他斬殺一空了。

等他斬殺了加農所有的女人後,虛無之中無法脫身的加農卻突然笑了起來。

「呵呵,謝謝你們,謝謝你們斬斷了我所有的牽挂。現在,你們的瘋狂打壓,讓我的實力不斷的提升。」

「現在,我要讓你們知道,斬斷了所有牽挂的加農是多麼的強大的。」

「我要你們都去死。」

加農此時就像是一個滅世的君王一樣,突然頭頂上的光芒閃爍炸裂,整個人一下子融入到了他頭頂上的氣運當中。

隨後,隨後一頭真正的氣運巨龍出現在了虛無當中。

「顛倒陰陽!」

「我要這個世界來為我陪葬。」

一道道金色的流光從金色巨龍的身體之中飛了出去,這些金色的流光貫穿虛無,降臨到了現世界之中。

那些金光融入到普通人身體當中后,頓時化作一枚枚金豆。只是剎那間,整個星系之中,所有沒有成為武裝的,沒有擁有能力的人,全都得到了一枚金豆。

更多的無窮無盡的氣運從四面八方朝他們席捲而來。這些氣運席捲而來,所有人都被無窮無盡的氣運給鎮壓了。

「我以星際之王的名義,以這些生靈為祭品,鎮壓武裝,封鎖武裝,所有的文明都要蹦滅,所有的一切,都要煙消雲散。」

氣運巨龍一口把通天和其他君王們吞到了肚子里,然後,口中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

隨著他的怒吼,一條條肉眼不可見的規則崩斷,新的規則誕生,一時間,很多普通的武裝轟然破碎。

通天也被那頭氣運巨龍給席捲了進去,隨後,整個人就感覺到了莫大的危機誕生了。

「逆轉蒼生!想要鎮殺我,卻不是那麼容易的。」

通天低吼一聲,一轉身,雙手揮動,無窮無盡的氣運被他的小世界給抽了進去。

這些氣運灌輸到他的小世界之中,被三百多個帝王的屍骸強行轉化成了底蘊蘊藏在小世界當中。一部分融入到了武裝之中。一部分融入到了小世界本身之中。還有一小部分融入到他身體當中。

氣運的力量無窮無盡,最終,通天實在是抵擋不住了,直接轉身進入了小世界之中。

「君王千秋,君王板載。」

有人突然高呼起來,隨著高呼聲響起,通天的意識徹底的沉睡了。他抵擋不住拿無窮無盡的氣運鎮壓,整個人算是徹底的沉淪了進去。

歲月悠悠。在加農施展了無上氣運,修改了這宇宙的部分法則后,整個星際陷入了一片混亂當中。

首先是一些大型帝國轟然崩塌,隨後更多的帝國開始解體。

只有那些小型帝國,才在這一次的動蕩之中保留了下來。但是,那些小型帝國也損失慘重,有的重新組合在一起,有的隨著歲月的流逝慢慢的被人遺忘了。

等通天再一次睜開眼睛,在小世界之中復甦過來后,他發現距離自己跟哪個加農爭鬥過去了足足千年時間。

蘇醒后的第一時間裡。他就跟東方望月等人聯繫,本以為會發生什麼意外。無法跟這三個女人聯繫。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信息發出去沒多久,三個女人就給他迴音了。

「速歸大秦帝國!」

信息十分的短暫,但是,其中卻蘊藏了很多的焦急。

「怎麼回事?」通天顧不得查看自己的小世界中的變化,直接跳到現世界之中,呼喚自己的武裝出來。

一尊武裝從他頭頂上鑽出來,這武裝身體修長,足足有千米高。如此龐大的武裝渾身金黃色,卻是他的小世界在藉助氣運化作的底蘊后,誕生的第三世武裝。

這武裝,比前面的兩尊武裝都要更加的堅固和強大。如今懸浮在星空之中,隨著通天的念頭升起,瞬間跨越數百個星域,竟然直接降臨到了當年的卧龍星域。

昔日的卧龍星域雖說發展不錯,但是,終究無法跟那些強大的星域相提並論。

但是,千年歲月的發展,整個卧龍星域已經完全按照當年通天的設想被鑄造了出來。

巨大的星域之中,中子星戰艦化作了根基,黑洞戰艦成為了支柱。數不清的中子星能量收集器好像是流水一樣,在星域之中按照一定的規律遊走,不斷的釋放出龐大的能量出來。

數億的帝王火炮被安置在星域外圍的中子星和黑洞戰艦上,每時每刻,都有火炮發出怒吼,噴出帝王級別的攻擊出來。

在這個星域下面,則是一片星團。這星團如果通天沒有記錯的話,就是當年那個試驗帝王火炮導致五個廢棄星域而形成的星團。

讓通天感到驚愕的是,在這個卧龍星域外圍,有數不清的異族瘋狂的攻擊著。

那些異族們強大無比,最弱小的也是黃金級別的,稍微強悍一點的,都是君王。至於帝王的數量不算是太多,但是,偶爾還是可以見到帝王在星際之中來貨穿梭的。

數不清的黑洞戰艦盤踞在卧龍星域四周圍,每一個黑洞戰艦當中都有一個帝王火炮在其中安置著。

那些帝王火炮每過一些時間都釋放出致命的光芒,光芒席捲星空,數十光年內,只有少數君王級別的異族才可以存活下來,剩下的全都被汽化了。

「這是怎麼了?」通天降臨到了卧龍星域之中,出現在了憶秦娥她們身邊。

「這裡出現了一個宇宙裂縫,然後,然後就有異族瘋狂的衝進來了。」

「這些異族們跟另一個方向的異族有很大的差別,這些異族們好像是悍不畏死一樣,根本不懼怕傷亡。而且他們也擁有一些高科技,只是很少使用,目的好像是就讓我們消耗他們人口一樣。」

雖說千年時間沒有見面,但是,通天感覺跟這三個女人之間的關係還是那樣。

彼此之間,根本沒有什麼陌生的感覺。

「那就出去殺好了。」通天想都不想,腦子一熱,就想著出去跟那些異族們戰鬥去。

「去什麼?外面全都是帝王火炮和君王級別的火炮瘋狂的釋放能量技能,你出去了,恐怕不等被異族們殺死。就被自己這方的火炮給滅殺了。」

「這些異族們都出現五百多年了。這麼多年來。至少有一千多個帝王來這裡戰鬥過。但是,沒有一個帝王能夠鎮殺了這些異族。」

「這些異族們幾乎都要瘋了,幾乎每年,都有一個帝王級別的異族被斬殺。可是,到現在他們仍然不肯退縮,反而仍然瘋狂的入侵著。」

「這是宇宙跟宇宙之間的戰鬥,根本不像是咱們前些年宇宙內部的戰鬥。」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