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到了,安伯輕步走進會場,看著下面密密麻麻的記者以及不斷閃爍的閃光燈,安伯心裡也有著無數的感觸。

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北海道的核彈是他們家族射的,還是艾倫親自做出的這件事,之前安伯不是沒有過懷疑,可是想想感覺艾倫不會這麼冒險去做這樣的事情。

結果,老族長親自告訴了他真相,並且告訴他,艾倫已經畏罪自殺。下一任族長的繼承人則換成了他。只要他能處理好以後的事情,未來族長一位就是他的。老族長年紀大了。恐怕撐不了多少年,這次事情過後,老族長會慢慢把工作全部交給他,讓他來適應族長的個置,最終完全接班。

聽到老族長說的這些話后,安伯第一感覺就是不敢相信,彷彿做夢一般。其實在政治醜聞之後,安伯就已經放棄了族長的爭奪,可結果卻是天馬行空,坐在家裡不動,這大餡餅也能落到他的頭上來。

說是大餡餅也不正確,此時的洛克菲勒正處於最大的危險之中,只有躲過這一劫,他才能成為一名真正大家族的族長,躲不過這一劫,他恐怕也會被滅亡。

「各位媒體界的朋友們,歡迎你們來到洛克菲勒家族的新聞布會現場,感謝你們的光臨」。

安伯對著話筒話了,閃光燈亮的更急,這一次新聞布會安伯沒有找主持人,自己一個,人擔當了一切,畢竟是一次道歉的新聞布會,表現的謙虛點也好。

「我們洛克菲勒家族成立一百多年來,一直都是兢炮業業的為大眾服務,可最近,我們家族的一個人,為了一己之利,不顧一切的做了一件非常的愚蠢的事情,這次的新聞布會,實際上就是為這件事情而召開」。

安伯慢慢的說著,底下的記者一面記著他的話一面驚訝的看著台上的安伯,洛克菲勒家族的人做了件蠢事,他們做了什麼蠢事會值得來搞個新聞布會?

大新聞,絕對大新聞,很多記者並沒有聯想到目前世界上最轟動的那件事情上,可職業的敏感還是讓他們感覺到了不對。

「我們家族的艾倫?文?洛克菲勒。因為和非洲雇傭軍有著一些私人恩怨,在非洲雇傭軍和日本作戰期間,私自從別處得到了三枚核彈頭,並將這三枚核彈頭從韓國射到日本北海道,企圖嫁禍給雇傭軍,最終造成北海道大爆炸,讓無數人為此蒙難。讓眾多國家為此事遭受到了巨大的損失,我代表家族,向所有遭受損失的國家表示深深的歉意」。

安伯邊說邊對著所有的記者深深的彎下了身子,底下的記者此時根本沒有在意安伯的動作,他們全被安伯剛才的話給驚呆了,北海道的核彈居然是洛克菲勒家族的人射出去的。這個新聞的震動性可不比大爆炸本身要低。

「這件事情的生我們感到非常的內疚,我們願意為遭受到損失的國家和個人進行賠償,願意擔當起此事的所有責任,儘管此事是我們家族的個人所為!」

安伯慢慢的說著,最後一句則是著重的提醒了一下,隨後繼續說道:「我們知道,所有的話都已經無法彌補此事造成的傷害,所以我們願意付出實際行動來彌補此事,另外。私自作出這件事情的艾倫?文?洛克菲勒已經自盡身亡,家族願意承擔其所作所為的所有責任!」

安伯的聲音閱讀最新董節就洗澗書曬細凹口況姍」說齊傘川一汰悲痛,眾是真的悲痛。艾倫的教在提醒著他,就算敵講繼承權,也不見得就一定能當上族長。

新聞布會很快便結束了,但是造成的結果卻如冉地震一般,北海道的核彈爆炸是美國洛克菲勒家族所為,現在洛克菲勒家族承認了此事。並且願意承擔所有責任。

這個新聞以紐約為中心,迅向全世界蔓延,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各大電視台都開始宣揚此事。這個新聞布會也迅變成了所有新聞的焦點。

全世界的人民震驚了,所謂的專家們也都呆住了,誰都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是這麼一個,結果,數千萬人的喪生居然全是因為這個世界知名。

一部分聰明的人也漸漸品出了一些味道,他們終於明白對雇傭軍叫的很兇的各個國家為什麼突然重新組建了一個新的聯合國,為什麼又對華夏和非洲出了邀請,而把美國和美國關係特別好的國家撇開,原來全是因為這件事。

他們提前就已經知道,北海道大爆炸就不是雇傭軍做出來的事,真正的「兇手,是洛克菲勒家族,所以他們要先把和洛克菲勒緊密相連的美國隔離出來,想必即使洛克菲勒家族不承認,等新聯合國完全穩定之後,他們會立即聯合在一起對美國以及洛克菲勒家族難。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幾天的時間裡。各國還有雇傭軍的密探間諜都在工作著,幾乎把全世界之前生的事情都調查了一遍,洛克菲勒家族是重點懷疑對象,對他們的調查更為詳細。

華夏有句古話「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多國聯合調查隊和華夏還有雇傭軍的調查隊漸漸都現了些蛛絲馬跡,隨著深入的調查,證據越來越多,事情也越來越明朗,洛克菲勒是厲害,可也厲害不過這麼多國家的聯合。

經過幾天的調查,多國調查隊終於掌握了很多證據,一名並不像那三人忠心的洛克菲勒培養的專家背叛了家族,泄露了洛克菲勒家族自己掌握核武器的證據,並且拿出了一個最關鍵的證據,北海道大爆炸生的前幾天,有三個。人帶走了三枚高度核彈,從此再也沒有回來。

隨後,從釜山小型核彈爆炸附近偶然提取到的剛和那名叛徒帶來的三名專家圳樣本進行了鑒定。現和其中一個人一模一樣,從而確定了釜山的核彈爆炸,和這三名專家有著絕對的關係,至少三人絕對在爆炸現場。

但是,這些證據並不能完全證明這次的事情就是洛克菲勒家族做出來的,洛克菲勒家族也完全可以把這些責任推到那三名專家的身上,只不過,對於國家來說,證據並不是絕對。他們只要知道這件事和洛克菲勒家族有關就行了,就像之前只是因為從韓國射的核彈就能直接指責雇傭軍一樣。

之後,各國的反應點在世界人民的眼中,先是很快達成了協議,組建新的聯合國組織,隨後邀請華夏和非洲各國加入,徹底架空老聯合國,把美國孤立出去。

等新聯合國完全穩定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公布事情的真相,然後徹底的消滅洛克菲勒家族,無論是華夏還是非洲雇傭軍,或者多國聯軍。他們都不會放過洛克菲勒家族,這次的損失實在太大了,加在一起足足有二百多萬人,就這樣一下子全沒了。

只是,新聯合國還沒有公布事情的真相。洛克菲勒家族就自己站出來承認了,還召開了新聞布會。這有些出乎各國的意料,不過隨後一想他們也佩服洛克菲勒的果斷,沒想著去抵賴,直接承認,或許能為自己家族換取一線生機。

這線生機能不能得到還是個未知數,不過全世界人民已經開始了大範圍的示威遊行,之前一直委屈了九天的雇傭軍終於洗脫了罪名。

特別是美國的民眾,誰也沒想到北海道大爆炸居然和他們國家有關。還是國家內頂級家族做出來的。很多人都難以理解此事,洛克菲勒和吳庸之間很多的矛盾和鬥爭其實都是在暗中進行的,不像雇傭軍對日本作戰一樣,放在明面上誰都能看到。

北海道大爆炸后第十天,新聯合縣作出回應,不接受洛克菲勒家族的道歉,此事是對人類人民最大的踐踏。洛克菲勒家族僅僅道歉無法告祭六千多萬冤死的亡魂。

六千多萬的數字,還是初步推算出來的,現在還沒有調查出詳細的損失,恐怕最終的數字要比這個還要高出一些。 雖然提出將張碧筠借調到省城,但是天星湖正處於創立階段,作為徐建主要助手的張碧筠在這時間沒辦法脫開身。

在天星湖創立大會之里的八天時間裡,林泉跟朱雲天將合同的細節敲定。

在此期間,月牙湖停止樓盤的銷售。

雖然涉及總量高達六萬平方米的房產,但是由於佳城自身銷售隊伍的不完善,讓朱雲天也急於將樓盤的銷售工作移交給林泉名下的星湖房產置換有限公司。

雖然這家房產中介公司成立不足一個月,但是林泉背後即將組建的天星湖房地產開發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更龐大的東都集團給了朱雲天相當強的信心。

就算星湖置換公司的銷售業績不滿人意,一年之後的強制購買約定,也能讓朱雲天及時將資金完全收回。

作為回報,星湖置換公司分享基價以外的50%贏餘分成,星湖置換公司為銷售所投入的小區環境改造費用以及廣告投入,需從贏餘部分扣除。原月牙湖樓盤的售樓人員、物管處人員全部由星湖置換接管。星湖置換成立月牙湖項目專項賬戶,由朱雲天派駐兩名會計師進行監管。

另外,林泉跟朱雲天約定由聯合投資購買總價四百萬的月牙湖房產,這筆房款作為月牙湖項目的啟動資金留在項目專項賬戶之中。

在返回靜海參加天星湖創業大會的前一天,林泉與朱雲天簽訂月牙湖樓盤託管代銷的委託合同,並在公證處辦理全權委託書,各將一千萬保證金冰結在指定的公證賬戶中。

顧良宇所在的辦公處,成為星湖房屋置換在春溪路的分公司。

十月五日,林泉返回靜海參加天星湖置業股份有限公司的創立大會,耿一民、趙增、陳而立、龔志超等人出席創立大會,耿一民、孔立民、徐建分別在大會上發言,林泉則跟方楠則坐在大會議廳的角落裡閑聊。

將星湖與東都房地產事業部的合併之後,規模比原來的星湖大了一倍,擁有一百一十二名員工。包括行政部、工程部、項目部、計劃財務部、策劃執行部、監察稽查部、物管部、總務部、銷售部。

孫菲菲雖然是計劃財務部的副經理,卻也坐在高級行政人員的坐席上,好不容易捱到徐建發言結束,就退下來,走到林泉身邊,她知道林泉夜裡就會坐車返回省城。

「幹啥啊,你這一下來,全場男士的目光都往我身上扎,我招誰惹誰了?」

孫菲菲橫了林泉一眼,問道:「聽說方楠跟你一起去省城?」

對林泉的底細知道最清楚的就是孫菲菲了,耿一民、趙增也是受邀參加創立大會時,才知道林泉原來是三大股東之一。

秀水閣餐飲股份有限責任公司的創業正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不像天星湖有星湖和東都房地產事業部的原班人馬可以利用,秀水閣的情況要混亂一些。酒樓的日常管理暫時仍由郭德全負責,而葉零書、方楠負責公司的組建和人員的培訓。

林泉笑道:「我晚上就走,她和葉總明天晚上到省城,她們要到省旅遊學校招一批酒店專業的實習生,趙坤義那邊,你關注一下。我跟東都就這點交情,不能都毀他手裡。」

「他不知道你是天星湖的大股東,但是東都在天星湖入股,他是知道的,他巴望著天星湖以後會有大工程漏給他做,第一筆工程他也不敢馬虎,他親自盯著這邊,市委辦那裡的工程,還只派了一名副手。」

看見耿一民、趙增、孔立民從主席台走入後面的休息室,林泉站起身來,「跟我過去,和耿書記打聲招呼。」倆人並肩從會場過道穿過,向後面的休息室走去。

葉經強從台上走下來,小聲問林泉:「林先生,再下來會安排接受媒體採訪……」

林泉搖了搖頭,說道:「讓徐總在前面撐著,他的形象好氣質佳,有助於提升公司的形象……」

孔菲菲「撲哧」笑出聲來。

趙增知道天星湖三大股東之一的事實之後,已經狠狠將他訓斥了一通,他在市委辦搞得風生水起,人人都知道他跟耿一民關係密切,這時候再作為天星湖的股東在媒體上露面,對耿一民勢必有不利的影響。

林泉身為天星湖股東的事情,在天星湖內部,也只有徐建、陳至立、孫菲菲、張碧筠、葉經強等有限的幾個人知道。林泉走進休息室,耿一民、趙增、孔立民停止談話,都向他望過來。

耿一民臉上沒有絲毫的不悅,手指著林泉,笑著跟孔立民說道:「孔先生,我這個世侄膽子野,他跟我說是與東都有些業務往來,今天卻讓我嚇了一跳。省城的事,我也聽天霜提起了,都是上千萬的大動作,還請孔先生幫我看緊點,不要讓他捅出什麼簍子來。」

孔立民笑道:「在林泉面前,我覺得自己差不多可以退休了。」

林泉走到趙增跟前,小聲的說:「趙增哥,這些事,暫時不要讓我爸知道。」

「你啊,」趙增將他拉到一邊,「林老師就怕你急功近利,沒想到你膽子這麼大,在天星湖裡佔了這麼多股份,這筆資金是怎麼回事,還有省城的月牙湖項目是怎麼回事?耿書記看重你,你也要對他有個交待。」

林泉避重就輕的挑了一些事情交待出去,還是讓趙增大吃一驚。

「你還真能折騰啊,短短三個月,你就貸款二千六百萬,拆借一千萬,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月牙湖項目可能會讓你編織的資金鏈徹底脫節?」

「國內對省城房市的今年房價做出10%增幅的預測,我認為還是太保守了,我認為至少可以達到15%以上……」

「你倒比我們更有信心,」趙增嘆了一口氣,知道林泉深陷其中,沒有抽身撤出的可能,他自己對全國的房地產業也有相同的看法,所以沒有過多的責備他,「林老師那裡,你覺得什麼時機合適,你就跟他交待清楚。」 詐北海道的不是雇傭軍,而變成洛克菲勒家族。雇傭軍瞪猜北被冤枉的。

新聯合國就是針對洛克菲勒家族而成立,俄羅斯被排除在外純屬政治上的犧牲品,歐盟各國和雇傭軍還有華夏這次都損失慘重,所以暫時都聯合了起來。

「不是我不明白,是這些界變化實在太快」

這句歌詞迅在網路上流傳了起來。世界的風雲變幻讓人有種眼花繚亂的感覺,政治上的博弈更是五花八門,很多人甚至不知道,是不是明天又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

感覺變化快的不止有民眾,這次的犧牲品俄羅斯也感覺很是鬱悶,一轉眼的功夫變化了那麼多,而他們的情報部門居然之前沒有做出任何情報出來。

莫斯科白宮,普京絲毫沒有掩飾臉上的怒火。現在的普京比幾年前要強的多,基本上已經全權掌握住了俄羅斯,而日本的戰爭也給了他一個機會,原本普京還野心勃勃想要在日本戰爭之後,趁雙方都損失之際向外展,可沒想到事情居然會展到這個地步。

「怎麼都不說話了?說一說。我們現在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奪回我們的權益」

普京冷冷的說道,這次新聯合國把俄羅斯排除在外就讓他很惱火。之前俄羅斯是最堅持抵制新聯合國的國家,可沒幾天的功夫,形勢就突然逆變,現在新聯合國的成員國已經達到一百三十七個國幾乎就成了空架子。

從這點來看,新聯合國取代舊聯合國的可能性非常大,到時候俄羅斯不在聯合國內才是一個巨大的笑話。

除此之外,最關鍵的是俄羅斯也等於喪失了他們常任理事國的資格。這才是普京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堂堂世界第一大國,還有著強大軍事實力的級大國,居然就這麼被人擺了一道。

「這次日本戰爭,特別是最後被洛克菲勒家族核爆之後,華夏,歐盟還有雇傭軍損失都很大,華夏海軍算是損失了三分之一,雇傭軍也差不多。歐盟以及其他國家稍微好一些,不過也好不到哪去。在他們實力大損又要和美國做鬥爭的時候,他們把我們排除在外,其實就是在防備我們,從這點來看,對我們來說倒也不算完全是壞事」

俄羅斯總理弗拉德拉夫慢慢的說道。其他人都把目光對準了他,在普京很生氣的時候還敢說這樣的話,弗拉德拉夫算是一個很有膽量的人。

「你說一說吧,這樣的事對我們有什麼好處」

普京的聲音更冷,其他人都聽出了普京話里的警告味道,要是弗拉德拉夫說不好,恐怕他就要倒霉了,即使他是總理也不行。

「總統先生,他們這麼做,先就是在防備我們,我想這點大家都能明白」弗拉德拉夫笑了笑,在眾人點頭之後又接著說道:「他們為什麼會防備我們?只有一個,原因。我們對他們造成了威脅,從目前來看。我們是對他們有威脅,但是威脅不大,還不足以讓他們用這種方式來對我們進行防備,所以,必定還有別的原因在裡面」

「這個原因就是戰爭,新聯合國和美國之間的戰爭,這一戰,必不可免」弗拉德拉夫語氣突然加重,字字清晰的說道。

「你繼續說」普京的聲音依然很冷,但明顯比剛才好了很多。

「新聯合國要和美國作戰,第一是因為這次洛克菲勒讓他們的損失太過慘重,而且洛克菲勒已經站出來承認,他們必須做點什麼來給國內進行交代,最好的交代辦法就是消滅掉「兇手。」

弗拉德拉夫喝了口水,繼續說道:「第二,美國在幾年前被雇傭軍重創,失去了世界霸主的地位,不過他們的軍事實力依然是世界最強,科技依然是最達,只要給他們時間,重新恢復原來的軍事實力並不是難事。這次新聯合國實際上也是想藉助這次的機會徹底的把美國給打垮。至少也要讓他們短期之內展不起來,從而給自己展壯大的機會」

眾人再次點頭,弗拉德拉夫說的很有道理,新聯合國已經拒絕了洛克菲勒家族的道歉,這也是他們也以這次事件為理由和美國開戰最大的徵兆。

「從目前綜合來看,這一戰必須要打,但是不會向日本那樣慘烈,這一戰主題宗旨還是要消滅掉美國的軍事力量,打到一定的程度,他們就會順個台階結束掉這場戰爭,否則把美國逼的太急了,他們的核彈可以把新聯合

弗拉德拉夫笑著看了看大家。又繼續說道:「想消滅掉美國的軍事力量,他們本身的付出也不會小到哪去,本就已經損失元氣又連續戰爭。只會讓他們的軍事力量跟著一起下降。不過只要能把美國壓下去,他們付出短期之內低落的代價還是值得的,所以這件事對他們來說還是很合算」

「我明白了,新聯合國各國聯合在一起和美國打了這一仗之後,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就是變成我們俄羅斯。他們把我們排除在外就是不想讓我們成為第二個。美國。他們暫時不能和我們用戰爭的方式來消除我的力量,就只能用這種我們暫時孤立起來的方法對付我們,讓他們有展的時間」

弗拉德拉夫身旁的一個人突然說道,其他人都瞪了他一眼,這個問題剛才就應該能想到,他居然現在才想起來,還自認為聰明的說了



「沒錯,正是這樣,到時候在軍事實力上來說我們就是第一大國,我之所以說對這件事對我們來說不完全算壞事,也就是因為這點」

弗拉德拉夫點了點頭,最後做了總結,普京的眼神已經緩和的多了。可以看出弗拉德拉夫的話已經打動了他。

普京很聰明呢,不聰明也無法掌握這麼大的權利,早在弗拉德拉夫提醒了新聯合國必須和美國打這一仗的時候他就已經明白了對方的意思。內心中,普京很贊同弗拉德拉夫的話。

新聯合國和美國一戰後,不管結果如何,俄羅斯成為世界第一是必然的事實,這次的戰爭是多國對戰一國,雖然不是世界大戰但和世界大戰也差不多了。瘦死的驂駝比馬大。別看雇傭軍一次又一次的和美國開戰,一直作戰的地方不是海盜就是偏遠之地,美國兩大海岸吳庸從沒有想去打過,那根本不可能打下來。

但是多個,國家一起聯合對美國作戰則不同了,那時候強大的一方就變成了新聯合國,消滅掉美國的軍事實力也不是沒有可能。

俄羅斯成為新的世界第一,必然會遭到其他國家的警懼和防備,所以才把俄羅斯先孤立起來,防止這次沒有參加戰爭的俄羅斯摘走最大的勝利果實。

不過凡事都有利有弊,弊端是有了,可有利的條件也存在,最大的有利點,就是他們世界第一軍事強國的身份。

龍吟劍道 第一軍事強國的身份到時候可以給他們很多的幫助,就算在現在沒有加入新聯合國,等美國這一戰結束之後,他們完全可以利用這個身份進行一些國際周旋。只要不踩到新聯合國的底線,一樣可以給俄羅斯的展提供一些有利的幫助,這才是弗拉德拉夫真正的想法。

「弗拉德拉夫,如何和新聯合國相處的事你來負責,需要的人我會調派給你,務必給我們俄羅斯聯邦爭取到最大的利益」

普京話了,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冰冷,可以看出弗拉德拉夫已經說服了普京。

真正的情況也和弗拉德拉夫猜測的**不離十,新聯合國的確是要和美國一戰,一場必然的戰爭,既然有機會徹底打壓下美國,這些國家怎麼可能放過這樣的機會。

北海道大爆炸第十一天,洛克菲勒家族的安伯再次站了出來,為了表示洛克菲勒家族道歉的誠意。他們先提出了賠償方案。

對每一名因為夫爆炸和大爆炸之後海嘯而死去的士兵,洛克菲勒家族都會一次性賠償三十萬美金,對每一名死去的平民也會賠償二十萬美金。只要目前有政府存在的國家,洛克菲勒家族都會賠償。

單單這一條,就讓當時在場的媒體記者張大了嘴巴,這次大海嘯死去的人可不少,六千多萬還只是初步計算,就算按六千萬來算的話,那可是一筆不可想象的龐大數字,洛克菲勒就算再有錢恐怕也賠不起。

不過洛克菲勒家族在這一點上顯然也要了花招,他們只賠償給有政府存在的國家,也就是說,日本人的死亡不在他們的賠償之列。日本已經沒有了政府,連國家未來還能不能存在還是未知數,洛克菲勒當然不會賠償給他們巨額的資金。

這樣一算的話,世界各國加在一起死亡的人數也就兩百多萬,即使全按三十萬一個人來賠償也只有六千億美金,這筆錢對洛克菲勒家族來說完全能承受。閱讀最新童節就洗澗書曬細凹曰甩姍」說齊傘 天星湖創立酒會,除了靜海企業界的名流之外,那就是通過第二全委擴大會議聚集到耿一民身邊的政界人士。靜海日報、晚報、生娛周刊、企業家報、兩家電視台以及各大報社駐靜海的記者都涌到天星湖,鏡頭頻頻對準那些大腹便便、衣冠鮮楚的企業家與政府官員,孫菲菲、張碧筠、方楠等美艷動人的面孔也是鏡頭捕捉的對象,酒會組織者葉零書的風采更是讓人為之傾倒,加上之前三十萬高薪、精通四門外語的語題,讓她搶了徐建、耿一民的不少風頭。生娛周刊的記者還特意找來幾名外賓,測試葉零書是否真的精通四門外語,他們懷著敬佩的目光,說好一定要給秀水閣寫一篇專訪。

衣著樸素、面容憔悴的林泉端著冷餐碟,躲在鏡頭捕捉不到的角落裡,悠閑的品嘗由秀水閣提供的美食佳肴,有一句沒一句跟郭保林、郭德全、禹強、趙坤義等人寂寞的聊天。

「日,秀水閣也搞一個創立大會,讓老子也出一迴風頭。」

「你是誰老子?」郭德全毫不猶豫的扇了郭保林一擊後腦勺,「秀水閣哪有這錢折騰?」

林泉想起李副行長他女兒來:「郭叔,李副行長女兒的生日宴,你們安排好了吧?」

「李副行長將定金都交過來了,我看還是由你將定金退回去……」

「他不在乎這些錢,關鍵生日宴要辦得體面一些,我可能當天才能趕回來,事情就拜託郭叔了。」

酒會過後,將重要貴賓一一送走,林泉站在派往省城的車前,看著徐建:「徐總,對不起了,張碧筠晚上一定要跟我走,你看這些天把我累的,你再不拉小弟一把,小弟就要香消玉殞了。」

「今晚就算了,張經理沒有什麼準備?」

「我人不在靜海,你找借口將張碧筠留下來,我也沒轍。趁著孔先生在場,一定要你答應放人。她要做什麼準備,我親自給她跑腿,什麼都做好,絕對不會怠慢了她。」

徐建讓他的無賴語氣逗笑了,知道月牙湖那裡箭在弦上,不能再拖了,林泉真需要一個得力的助手才行,何況到省城樓市上鍛煉一下,對天星湖也有很大的好處。看了張碧筠一眼:「張經理,你的意思?」

「總得讓我準備一些行裝吧,何況到省城已經很晚了,不一定住得到酒店。」

「行裝,哦,我剛剛讓孫助理到你家去了一下,日常用品、換洗衣服都替你取來了,放在車裡。住的地方,我也準備好了,你放心,我沒多配鑰匙,實在不放心,你晚上換了鎖再睡。」

張碧筠走過去打開後備箱,熟悉的紅色行李箱真躺在裡面,斜著腦袋,美眸盯著樣子有些邋遢的林泉,因為勞累,他嘴邊長著一串潦水泡,眼睛里無賴的樣子,又好氣又好笑。

張碧筠就這樣給林泉拉上一同去省城的車,開始林泉還精神抖擻的給張碧筠介紹月牙湖樓盤的情況,車到半路,無邊無際的睡意湧上來,將他的意識淹沒。再次醒來時,已經到了省城青年公寓樓下。

林泉將公寓鑰匙交給張碧筠:「1507室,你暫時住一夜,明天我讓人給你安排住處。月牙湖就是從這條路下去,穿過古城門就是。明天,下午兩點,在原銷售處召開員工會議,這是我這些天來準備的資料,你先看一下。」

林泉讓車子送他到學校,好在宿舍里的床鋪沒有撤,不需要到網吧里去睡覺。林泉坐在床沿上,望著對面張濤的床鋪,整潔了許多,沒有佔據大半張床的舊書和雜物,原來在自己不知道的某個時刻,張濤也搬出去住了。從牆角垃圾簍里找來一隻空易拉罐,點燃一支香煙,將燈滅掉,看著從窗口透進來的月光照著裊裊上升的青煙。進入大三,公共課都結束了,該專業所有的選修、輔修課程,林泉早就修完,除了每周一次趕回學校上林琴南先生的課,這一個月來,就沒怎麼在學校里待過。

所有事情都好像即將走上正軌,所有事情都還沒走上正軌,就算能緩一緩,自己也是靜海、省城兩頭跑。

林泉正出神想事情的時候,響起鑰匙捅門的聲音,兩個粘在一起的黑影迫不及待的從門隙里擠進來,借著透進來的路燈光,竟然是小五張濤跟隔壁屋臭手的女朋友田麗摟在一起。

張濤將田麗壓在門后,手伸進她的裙子里捏摸著,直摸得田麗氣喘噓噓,情不自禁的發嗯嗯的輕聲呻吟。嘴唇在田麗的唇上、鼻上、臉頰、耳根到處遊走,彷彿有一堆口水滋滋的響,田麗熱烈的回應,呻吟著,將張濤的頭往下推。

張濤從裙子里抽出手來,趁田麗不注意,放到鼻前聞了聞,大概沒聞出什麼異味,雙手將她的t恤衫往上推,頭上的髮夾夾住,露出一對飽滿豐翹的白乳。張濤的舌頭從她白皙的頸部一直往下舔,一直舔到紅色蓓蕾上。

田麗急著將罩在頭上的t恤脫下來,忍著**上的刺激,雙腳不停的挪動,像條發情的美人蛇。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