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項瑩瑩,此刻她必定會盤根問底,將蕭寒身上的秘密都挖出來,但她是伊妹兒,多年的shì女生涯令她養成了一種謹慎的xìng格,這種xìng格就是不該問的別問,不該自己知道的秘密別想著去知道。

這也是她深的項瑩瑩無比信任的原因之一

一個懂得進退,又能守口如瓶,還能幫她處理那些雜七雜八的事情的下屬怎麼不會得到上司的賞識和喜愛呢?

眯一會兒,天sè已經大亮了。

蕭寒從空間戒指里取出數套衣服來給伊妹兒,顏sè鮮艷紛呈,看的伊妹兒都花了眼。

「這些是給我的?」伊妹兒jī動不已,滿眼都是閃耀的星星。

蕭寒點了點頭,這些都是事先預備的,不過也都是沒有穿過的,伊妹兒的身材跟諸女差不多,因此這些衣服應該可以穿的,這可是紅袖添香的特意的為諸女設計訂做的,沒有一款是相同的。

他之所以在空間戒指里放了數百套女人衣服,一開始只是為了方便,後來就漸漸的就成了泡妞必備了。

沒有女人能夠抵禦的了漂亮衣服的誘惑的,越是美麗的女人越不能。

雖然伊妹兒出身項族,但她畢竟不是項族子弟,在修鍊資源上可以一視同仁,但在日常用度上面,她這樣的shì女跟項族子弟還是有些區別的。

伊妹兒出聲大家族,自然看得出來這些衣服的材質相當高級,而且做工也非常講究,絕對不是那種成衣店裡賣的那種便宜貨sè,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的裁縫可以做出來的。

這樣一件放到魔元閣都能賣出數百魔元石的高價來

而現在她一下子就得到了好幾套,從內到外都有,還有那摸上去無不舒適的貼身衣。

他身上怎麼會有這麼多女人的衣服?

真是一個sè狼

「挑一套穿上,陪我出去逛一逛。」蕭寒道。

「這些顏sè都太艷麗了,我要是穿上必定會引人注目的。」伊妹兒道。

「那還是穿男裝吧。」蕭寒想了一下,這些衣服卻是很惹眼,伊妹兒本來就是傾國之sè,這要是穿上這些衣裳,怕是會惹來不的麻煩,自己考慮不周了。

「那這些衣服?」伊妹兒殷切的望著手中的衣服問道。

「收起來吧,以後穿。」送出去的東西,豈會再收回來,何況他也不在乎這點兒。

妹兒歡喜無比的將這些衣服一一的摺疊起來,送入空間戒指中存放起來。

一天一夜過去了,伽羅第一個完成對境界的鞏固,成為下品魔王境界的高手了。

奧黛麗和波爾多還差些火候,不過也快了。

另外蕭寒也想起了雪崩等人卡在聖階巔峰多時,便每人賜給了一枚破障丹,至於用不用就隨他們自己了。

用破障丹有一定的幾率對將來會產生影響,不過蕭寒煉製的破障丹已經將影響降到了最低了。

血長空修鍊了屍神訣,進步很大,一天一個樣,信心也不由自主的提了起來。

不知不覺間,蕭寒已經進入魔界五天了,與他計劃中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半了。

按照之前的計劃,恐怕他的行址也只能至於這個秦嶺古道了。

不過此行的目的倒是已經達到了一半兒,剩下的就看能不能有多餘的收穫了。

「現在讓你挑戰那格桑魔王,有把握嗎?」吃早飯的時候,蕭寒問血長空道。

「公子,我現在只能說過三分左右。」血長空實事求是的說道。

「哦?」

正說話間,突然一股衝天的氣勢鋪天蓋地的壓了過來,格桑城中所有魔族都驚的獃獃的望著天空,那股絕強的氣勢是從城主府方向輻射而來的。

「這是?」蕭寒微微一皺眉,而血長空臉sè則大變。

魔王頂峰的氣勢

伊妹兒也有些驚訝的張大嘴巴朝城主府方向望去,她曾經在魔王頂峰上停留數千年,又怎麼會不清楚這氣勢是什麼修為散發出來的。

「是格桑,他突破了。」伊妹兒聲提醒蕭寒道。

「我知道,這個格桑倒是有些資質,早不突破,晚不突破,偏偏這個時候突破」蕭寒自言自語一聲道。

血長空嘴裡發苦,剛才他還說他又三分把握的,現在他一分把握都沒有了,除非拚命。

「格桑剛剛突破,氣息不穩,你未必沒有機會,到時候我會給你一顆續命金丹,就算你使用秘術,吃下這一顆金丹也能把你拉回來」蕭寒正sè的對血長空道。

「續命金丹?」血長空與伊妹兒都微微一驚,這世上還有如此神奇的丹藥?

「公子放心,長空一定竭盡所能」血長空一想,自己都跨出這一步了,豈能再有退縮之心,再這麼窩窩囊囊的活著,何談振興血家?

「很好,吃了飯,我們就去鼎福摟吧。」蕭寒將烤的金黃的凶獸肉片送入嘴中說道。

這凶獸肉還別說,真的不錯,不過一般人類可承受不了裡面的力量,吃了一兩片還行,三片就能讓肉片內蘊含的能量給撐爆了。

好東西呀,難怪魔族一個個長命,還擁有如此強健的體魄,看起來跟常吃凶獸肉還是有些關係的。

吃完早餐,再跟血長空說了注意事項,看時間差不多了,一行三人分兩批走上了格桑城的街頭。

蕭寒還不想暴露自己,即便宗媛可此刻已經知道他的存在,但不知道他的身份,她們便不會過於深究。

何況宗媛可現在也沒有精力去調查他,而是把關注的目光都盯在了血長空的身上。

特別是血長空如何知道她和母親病情的秘密的。

宗媛可與柳媚一夜沒有休息好,突然出現的這個血長空完全的打亂了她們的計劃,同時也讓她們心升一絲希望。

即便去人類世界,也未必能夠醫治得了宗媛可的病,這病可不是後天所得,而是從娘胎裡帶出來的,雖然是人為,可這麼多年了,宗家也求過很多人,甚至連噬血魔帝都看過,沒有辦法。

一個從來沒有得到關注的家族的人居然一眼看出她的病情,要麼是他事先知道這個秘密,要麼就是他有這個本事。

能夠看出來,說不定有辦法醫治也說不定,這未嘗不是一次機會,哪怕對方有什麼yīn謀,她們也不能放過了。

「血家曾經的血族之後,祖上也曾出過魔尊級別的高手,只可惜現在沒落了,血長空又不是純正的血族血統,因此修為不算高,不過血家淵源很深,說不定他有辦法醫治姐的病情。」柳媚緩緩的說道,對於血家她還是做了一些了解的,但並不是很多,一個沒落的家族誰也不會太過重視的。

「柳姨,那我們還去不去鼎福樓?」

「去,為什麼不去。」柳媚道,「就算只有一分希望,我們也不能放過,雖然我們手上有你爹求來的通行令,但若能不去人類世界,還是不去為好。」

「柳姨,人類不是很孱弱的嗎,怎麼,你好像挺忌憚的?」宗媛可奇怪的問道。

「人類雖然弱,但是他們數量多,而且成長xìng要比我們魔族強,要不是空間壓制,人類可以誕生無數的強者,我們魔族根本就沒有機會征服他們。」柳媚解釋道。

「什麼,人類這麼可怕?」宗媛可驚呼一聲,從受到的教育是人類是最可憐卑微的智慧生物,他們生來就是被奴役的,但是從柳媚的嘴中說出來的卻是截然不同。

「他們也不是可怕,只是有很大的潛力,你還是不要知道這些吧,治好你的病是最要緊的事情。」柳媚不想多說,三界的事情何其複雜,就算她這個曾經經歷過一次神魔大戰的人都搞不清楚這裡面的水有多深,何況一個涉世未深的少女呢?

「公子,宗家公主與那個柳姨的女人一大清早就出去了,沒有帶任何護衛」

「這麼早就出去了,派人跟了嗎?」格傑沉聲問道。

「派了,不過很快就被甩了。」

「廢物,兩個女人都跟不上,我養你們這些飯桶做什麼?」

「公子息怒,那柳媚可是魔王級別的人,想要跟蹤她,太難了,就算是同級別的都未必做得到。」范無名忙勸說道。

「范叔,現在怎麼辦?」格傑冷靜下來。

「先是血長空,冒出一個寒公子,再來一個宗家公主,現在這兩邊居然攪到一起了,這可真是山雨欲來呀」范無名皺眉道。

「范叔,你說這宗家公主會不會跟血長空……」

「這個到不會,血長空是有家室的人,宗家也不可能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范無名搖頭道。

「那他們究竟想要做什麼?」

「我們現在就怕的是血長空跟宗家搭上關係,血長空有了宗家做後援,我們以後想要謀奪血家就難了。」范無名道。

就在這時一股強烈的氣息從城主府地下涌動上來,格傑和范無名在驚愕之餘,瞬間露出驚喜的神sè。

「爹突破了」

「城主的大人晉級了」

兩人一前一後衝出來,朝氣息波動最強烈的位置疾馳而去,速度快若閃電。

後院涼亭,格傑衝進去,將亭子中的石墩掀開,露出一個黝黑的洞口,一個閃身直接沖了進去,范無名隨後也跳了下去,順手將石墩歸位。

潛行數百米之後,豁然開朗,一個巨大的dòùe之中,洞頂十餘盞魔法燈發出柔和的光芒。

當中一人,一身紫紅sè長袍,左肩露ǒ露,眼角下有一條巨大的刀痕,說不出的猙獰可怖,渾身上下散發著強大無比的氣息,三丈之內都不能夠站人。

「爹城主」

「你們來了」一道悠長的聲音響起,如同重鎚擊打在牛皮大鼓之上,令人心跳忍不住的隨之共鳴。

好強大,說話都能影響別人的情緒。

「爹,您突破了」

「閉關數月,總算有些收穫。」中年人將全身威壓收回,睜開雙眼,淡淡的一笑道。

「爹,你突破了就太好了。」格傑歡喜的說道。

「怎麼,格桑城出了什麼事情嗎?」格桑眉頭一挑,yīn沉沉的問道。

「回稟城主,也沒出什麼事情,就是一點麻煩。」范無名忙上前一步稟告道。

「什麼麻煩,連你無名你都解決不了?」格桑沉聲問道。

「血欲鎮的血長空突然結交了一個叫寒公子的人,現在來到了格桑城,不知道有何企圖,正好宗家公主宗媛可在一個叫柳媚的女人陪同下前往古源歷練……」

「這血長空居然攀上了宗家?」格桑面sè一冷,顯然心中不滿。

「現在還不能確定,不過血長空昨晚確實跟宗家達成了什麼交易,具體的他們使用神識交談的,我們現在還不知道。」格傑忙附和道。

「我記得血長空有一個兒子在有利手下當差吧?」格桑冷冷的問道。

「是的,叫血紅英」

「抓起來」格桑下令道。

「是,爹」格傑眼中閃過一絲喜sè,這血紅英生的不錯,頗的女人喜歡,他很嫉妒,只不過估計血長空,不好下手,現在得到格桑的命令,那就名正言順的給這子點苦頭吃了。

「城主,無憑無據,這樣抓了血紅英,恐怕……」

「無名,難道你忘了本城主的座右銘了嗎?」

「是,無名明白了。」范無名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驚懼,慌忙應道。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在格桑城,我不管什麼宗家公主,還是什麼寒公子的,只要是對我不利的,統統都要死」格桑露出一絲嗜血的精芒。

格桑居然連宗家都不放在眼裡,范無名眼錘低低的,眼底卻閃過一絲精光,區區魔王頂峰就敢說出如此大話,要是傳到宗家的耳朵里,格桑城大禍在即。

「還不快去,我要知道血長空與宗家之間的關係。」

格傑與范無名忙穿過漆黑的通道領命而去。

「血長空,血家釀酒秘法,還有奧黛麗,本王要把你血家連人帶骨頭全部都吞下,哈哈……」格桑無比放肆的大笑起來。

鼎福樓,一家珠寶店,頗有名聲,老闆姓潘,是一個和和氣氣的胖子,也有魔帥修為,在格桑城算是有地位,昨晚歡迎宗家公主的宴會他也去了。

鼎福樓經營的都是魔界特有的珠寶欲石,偶爾也有人類世界的東西,但非常稀少,魔元閣才是魔界最大的珠寶商,但那不是一般魔族可以進出的地方,相反鼎福樓雖然買賣的都是些普通貨sè,卻生意還是蠻不錯的。

薄利多銷嘛

鼎福樓的一樓是普通珠寶,一般都是普通魔族進出,二樓是一些精品珠寶,稍微有點財力的魔族會在二樓購買,三樓可就是帶魔**能的飾物,雖然大多數功能都是jī肋,但只要沾上了魔法兩字,那就不是一般的珠寶飾品可以比擬的了。

以血長空的身份和地位,自然是徑直上三樓了,何況他也是這裡的常客,若不是閉關修鍊,每年至少來一兩次,通常的情況下,都是陪同奧黛麗夫人一起過來。

奧黛麗從來不去魔元閣,可能是因為身份敏感的緣故,怕被人認出來,所以這鼎福樓幾乎成了她到格桑城唯一的到的地方。

「血老哥」

「潘胖子」

兩人關係不錯,何況做生意的人和氣生財,這潘胖子對誰都是一副笑臉,加上修為不弱,在格桑城內多少還有幾分面子。

「怎麼今天沒見嫂夫人?」潘胖子故意的朝血長空身後望去,露出一絲驚訝的眼神。

「她今天身體不適,沒能來。」血長空呵呵一笑,這個解釋怕是最合適的。

「呵呵,原來是這樣。」潘胖子親自將血長空迎入鼎福樓內,上了三樓,來到自己的辦公室,命人奉上了茶水。

「潘胖子,借你一間房用一下,待會兒我要跟一個朋友談些事情。」血長空開門見山道。

「老哥,你一句話,沒問題,不過這朋友是誰,你可得告訴我?」潘胖子道。

「好說,宗家公主。」血長空微微一笑。

「老哥,你不會真的……」潘胖子驚的眼珠子瞪大如銅鈴說道。

「你覺得老哥我有這份能耐嗎?」血長空笑道。

「嘿嘿……」潘胖子咧嘴一笑,「你跟嫂子這麼恩愛,怎麼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來呢」

「怎麼說,這個忙你幫不幫?」

「幫,怎麼不幫呢,你老哥一句話,我潘胖子刀山火海都敢闖」潘胖子眼珠子滴溜轉動著,血長空這傢伙居然跟宗家扯上關係了,難道這格桑城要變天了?

那格桑一項行事兇狠殘暴,不知道多少人對他不滿了,要不是他修為太高,估計早就有人造反推翻他了。

「不過老哥你吃肉,弟我喝喝湯總該吧?」潘胖子商人重利的本xì下子顯露出來了。

「什麼吃肉,喝湯的,我跟宗公主只是相約談一些事情而已。」血長空可不上當。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