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譚雲雙臂自胸前極速舞動,一縷縷神力從雙臂內不停地鑽出,自虛空中極速凝聚出了一幅神力圖騰。

神力圖騰足有萬丈之巨,其內一縷縷神力蠕動中,勾畫出了九樽數百丈的巨鼎。

譚雲望著護城大陣,冷笑道:「區區九鼎護城神陣,也想阻止我?給我開!」

立時,那萬丈神力圖騰,懸浮在城門外護城大陣上,緊接著,九樽巨鼎像活過來一般,從神力圖騰內紛紛飛出,朝護城大陣轟去!

旋即,接下來發生的一幕,令城樓上的眾將領驚恐至極! 「轟隆、轟隆隆——」

頓時,隨著九道驚天巨響,神力圖騰內的九樽巨鼎,衝出了圖騰,接連轟擊在了護城大陣上。

立時,城門處的護城大陣轟然破裂!

「怎麼會這樣……」城樓上那元帥嚇得渾身哆嗦,他身後的眾將領亦是臉色蒼白目光絕望。

他們萬萬未想到譚雲會如此輕而易舉的破開了護城大陣!

同時他們清楚,護城大陣破碎,便意味著自己距離死亡不遠了!

「奶奶個熊的,給俺碎!」

高達萬丈的天羅龍熊王首當其衝,掄起巨錘「砰!」轟碎了城門的剎那,它提著一對巨錘衝天而起,掠上了城樓!

「你這個該死的老東西,方才膽敢罵俺主人,俺滅了你!」

天羅龍熊王渾身散發著神尊獸的強橫氣息,一腳便踩死了上百名將領,同時,他掄起巨錘,狠狠地朝下方那上神境的元帥轟下!

速度之快,那上神境的元帥根本躲閃不及!

「不……」

「轟隆!」

那元帥慘叫聲戛然而止,身體便被一錘錘成了肉渣!

這時,城門外的拓跋瑩瑩,手持神劍,劍指著城門,冷冰冰之音響起:

「全軍聽令,開始屠城!讓方才羞辱本大統領的人不得好死!」

隨著拓跋瑩瑩一聲令下,鴻蒙大軍宛如潮水,開始湧入了章空軍城。

章空軍城內,五千多萬將士,多數神色恐慌紛紛騰空而起,朝城池深處飛去,一邊企圖從神界缺口逃回混沌神界。

足有上千萬將士,雙腿打顫匍匐在地,不停地叩首吶喊:

「鴻蒙祖神大人饒命啊!「

「鴻蒙祖神大人,我們投降……」

「大統領大人,我們知道錯了,我們不該罵您,還請您高抬貴手饒命啊……」

「大統領大人……饒命……」

「……」

耳畔縈繞著章空軍城將士的求饒聲,拓跋瑩瑩手持神劍,凌空一步步邁入了城池。

她神色冷漠的可怕,命令道:「把這些人給本統領統統殺光!」

隨著拓跋瑩瑩命令,潮水般的鴻蒙大軍,吞噬了跪地求饒的將士,將他們趕盡殺絕後,旋即,朝正在向城池深處逃去的大軍殺去……

「鴻蒙神步!」

虛空中譚雲殘影頻頻閃爍,數息間,便凌空出現在了章空軍城深處的神界缺口處。

他背對萬丈之巨的結界缺口,凝視著朝自己方向逃來的章空軍城大軍,腦海中縈繞著之前這些敵人辱罵自己的聲音,譚雲雙目微眯,眸子里戾氣肆虐!

四千多萬大軍,望著前方虛空中的譚雲,嚇得猛然停止飛行,而這時後方蒼穹中,鴻蒙大軍已極速追來!

為首的一名副元帥,望著譚雲,當即跪在虛空中,叩首道:「鴻蒙祖神大人,我們投降,求求您饒命啊!」

「方才你們羞辱老子,若老子現在饒了你們就不是譚雲了!」

譚雲厲聲道:「紫心、冰兒,給我殺!」

「是主人!」隨著冰冷的動聽之音響起,一道冰藍色麗影自譚雲左掌內鑽出,冰兒驟然變成了高達百萬丈的鴻蒙冰焰,宛如天空之潮,朝前方敵軍吞噬而去!

「啊,好冷啊!」

「快逃啊!」

「……」

聲嘶力竭的吶喊中,敵軍一鬨而散,可是,此刻鴻蒙冰焰那寒冷的氣息,已籠罩住了數百萬神兵,這些神兵僅僅只是在寒冷的氣息中,便自虛空中變成了冰雕!

隨即,鴻蒙冰焰吞噬了數百萬化成冰雕的神兵,這些神兵眨眼間,便冰融虛無,彷彿在虛空中從未出現過一般!

「不……」

「啊……」

這時,已和鴻蒙冰焰同為祖神階的鴻蒙火焰,自譚雲右掌內鑽出,化成百萬丈之巨,極速將一名名神兵焚燒虛無!

短短三息間,鴻蒙火焰、鴻蒙冰焰,便滅掉了上千萬敵人!

而此刻,剩下的兩千多萬神兵,自蒼穹慌不擇路的逃命中,已經被鴻蒙大軍凌空團團包圍!

毫無疑問,他們面對鴻蒙大軍卻是弱小的可憐!

「殺!殺光他們!」

「殺啊……」

「……」

鴻蒙大軍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吶喊聲,揮舞著神劍、神矛朝兩千多萬敵人,凌空圍殺而去!

「撲哧、撲哧——」

「嘩啦啦——」

「撲通、撲通——」

這一刻,章空軍城上空,血液迸濺,慘屍墜落!

下一刻,章空軍城大地,血流成河,屍骨如山!

在接下來的短短片刻,章空軍城所有將士無一生還!

譚雲望著瑩瑩,沉聲道:「瑩瑩,前往下一個軍城后,將這裡發生的一幕,凝聚出記憶影像,給其他軍城的人看!」

「讓他們知道,不投降又羞辱我鴻蒙大軍的後果!」

拓跋瑩瑩點了點頭道:「好的哥哥。」

「嗯,你們先前往下個軍城,我將這裡神界缺口填補后,便前去與你會合。」譚雲說道。

拓跋瑩瑩應了一聲,繼而,轉身望著鴻蒙大軍道:「全軍上神舟,前往下一個軍城!」

聞言,大軍統帥各自祭出了神舟,載著一百八十一億多的大軍,浩浩蕩蕩的駛出了章空軍城,極速消失在了天際的盡頭……

光陰似箭四年已過。

如今,譚雲一方的鴻蒙大軍,已先後攻破了混沌神界的五十六座軍城。

投降的敵軍人數達到了二十億!

如今譚雲一方的鴻蒙大軍,從一百八十億暴漲到了二百億……

同一時間。

軒轅柔、語嫣一方的鴻蒙大軍,已攻破了始源神界三十座軍城,加上投降的敵軍,如今鴻蒙大軍已達到了二百一十億!

軒轅柔精通丹、陣、器、符,除了始源神界歸降的軍城外,其他不歸降的軍城護城大陣,皆是她破開的。

而凌童也將攻破的軍城深處的始源神界結界缺口,用空間神晶石填補完畢……

光陰似箭,又過了三年。

軒轅柔、語嫣率領的大軍,終於將始源神界最後一座軍城攻佔!

如今二女率領的鴻蒙大軍,暴漲到了二百四十億!

隨後,二女率領鴻蒙大軍,進入了始源神界,開始勢如破竹的一路攻城,長驅直入,攻打到了始源神城外!

而凌童也將始源神界最後一個軍城處的神界缺口填補完畢。

亦是說,如今始源仙界、混沌神界之人,才能通過傳送陣抵達始源神界的始源神城,其他地方的人,則無法進入始源神界! 同一時間,始源神城,始源神府。

府邸後院內,有一座紫色海洋般的紫竹林。

竹林中天地神元氤氳,風景極美。

紫竹林深處,有一座古色古香的樓閣,樓閣外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正閑情雅緻的釣魚。

若譚雲、軒轅柔在此的話,必定認得老者。

因為昔日黎詩音、黎世民萬歲生辰大典時,老者跟著當時還是始源至尊的公治翰,前往過鴻蒙神府。

當時的老者是上神境,被譽為雲鶴上神!

而如今他已經是祖神境,被始源祖王冊封為雲鶴祖神!

毋庸置疑,雲鶴祖神的修鍊速度,令始源祖王感到震驚,同時,他也是始源祖王最為忠誠的僕人!

如今始源祖王和長孫軒柒、大魔主結盟攻打鴻蒙神界,而始源神界當家做主的人,便是雲鶴祖神。

「師尊,出大事了!」

隨著一道驚慌之音,一名上神境,名曰周天的白袍青年,火急火燎的飛來。

「噓!」雲鶴祖神朝周天豎起一根手指,低聲道:「天兒小聲點,魚兒都要被你嚇跑了。」

「還有,為師的話,你都忘了嗎?男子漢大丈夫,要做到山崩而不驚,無論發生何事,首先都要淡定。」

「只有心靜下來,方能以最好的思維去應對難關。」

聞言,周天深吸口氣,點頭道:「師尊教訓的是,徒兒銘記於心。」

「嗯,這就對了嘛!」雲鶴祖神呵呵笑道:「天兒,說吧發生何事了?」

周天接下來的一襲話,令雲鶴祖神臉上的笑容蕩然無存!

周天如實道:「回稟師尊,足有二百四十億鴻蒙大軍攻來了,如今已兵臨城下了!」

「現在就在始源神城外!」

聞言,雲鶴祖神手中的魚竿脫落於手,他豁然起身,瞪大雙目,渾濁的眸子里流露出七分震驚、三分質疑。

方才還教育弟子遇山崩而不驚的他,此刻自己卻是一副無比震驚的模樣!

「你說什麼!」雲鶴祖神顫聲道:「鴻蒙大軍兵臨城下了,這怎麼可能?」

「師尊,千真萬確啊!」周天口吻確定。

「好,為師看看!」雲鶴祖神白髮飄飄,無形的神識極速朝始源神城外延伸而去。

僅僅三息間,他便通過神識發現,同樣和自己是祖神境的軒轅柔,和一名不認識的祖神境絕色女子,正在亭亭玉立於城外,不知交談著什麼!

雲鶴祖神收回神識,神色凝重至極,喃喃自語道:

「怎麼會這樣?祖王大人和混沌祖王、大魔主正在攻打鴻蒙神界,那鴻蒙神界的敵人是怎麼出現在此的?」

「難道祖王大人他們不是鴻蒙神界的對手,已經遇難了?」

想到這裡,雲鶴祖神看著周天,命令道:「快去燈魂神殿,看看祖王大人和諸位大軍統帥的生命燈是否熄滅!」

「徒兒遵命!」周天領命后憑空消失不見。

周天離開后,雲鶴祖神急得團團轉,「若祖王大人他們已隕落,那始源神城可就保不住了!」

不多時,周天凌空飛落在雲鶴祖神身前,恭敬道:「師尊,祖王大人和諸位大軍統帥的生命燈很是旺盛。」

聞言,雲鶴祖神暗鬆口氣,渾濁的眸子里流露出一抹明悟之色,「為師明白了!」

「師尊,您看出什麼了?」周天詢問道。

雲鶴祖神說道:「若為師未猜錯的話,定是譚雲、軒轅柔等人兵分兩路,趁著祖王大人和混沌祖王、大魔主進攻鴻蒙神界時,出其不意的離開了鴻蒙神界。」

「然後,軒轅柔和那名祖神境的女子來攻打我們始源神界,而譚雲必定在帶領另一路鴻蒙大軍,進攻混沌神界!」

「還有,為師發現,軒轅柔帶來的大軍中,有很多元帥、副統領是我們始源神界原本守護邊疆要塞的將領。」

「如此看來,我們始源神界的邊疆要塞已經失守了,若再讓他們攻佔始源神城,那我們始源神界可就真的完了!」

聞言,周天臉色煞白,「師尊,那我們現在該如何是好?」

雲鶴祖神雙目微眯,「莫慌!」

「首先,為師不信敵軍能破開護城大陣!」

「其次,就算破開,為師也自信,以為師的實力,足以滅殺軒轅柔和那祖神境的另外一名女子。」

「不管如何,為師都要守住始源神城,等祖王大人他們看出譚雲陰謀后,返回救援!」

聽后,周天點頭道:「師尊言之有理。」

「走,陪為師去會會他們!」雲鶴祖神話罷,臉色陰沉的騰空而起,出現在始源神府上空,接著化為一道光束,朝城門方向迸射而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