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說到底,只是為了得到所有死神的力量罷了。

就在他準備等死的這一刻,一個嬌嫩的聲音,忽然說道:「很不錯嘛!身為一個血肉之軀,竟然可以傷了我的左右手之一的黑刃!」

這聲音雖然語聲嬌嫩,卻不帶半絲感情,就好像從運行的機器裡面擠壓出來一般。

何歡聽到這個聲音,不知為何,竟覺得無比熟悉。

他疑惑地睜開雙眼,看見那個名為黑刃的黑人光頭旁邊,多了一個天藍色衣裙的女子。她身姿窈窕,面容白嫩,一雙最是熟悉不過的淺藍色的雙眼,毫無情感地盯著面前的何歡。

何歡作為艾克斯星人的粗大的瞳孔,不由自主地收縮了一下,失聲道:「啊!你……露西婭……」

******

露西婭手裡拿著剛從道具管理者那裡領來的死亡之魂,坐在水晶椅子上,仍是有些疑惑地看著面前的隊長奧斯頓。

她確實有些意外,以為會等到明天早晨八點后才能去艾克斯星的,沒想到不僅可以直接前往,甚至她想在那裡待多久就可以待多久!

她知道,除了艾克斯星管理區域的管理較為人性化之外,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那個艾維斯。

看來,運氣總體上還是不錯的呢。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奧斯頓那有些虛假的笑容,她總覺得有些地方很不對勁。

雖然,奧斯頓的笑意,一直不見得有多少真實。

「那麼,薇薇安,祝你玩得開心喲!」奧斯頓看著露西婭,皮笑肉不笑地說著這一句話。

露西婭知道自己也沒有別的選擇了,拿起死亡之魂,將之戴在了自己的額頭。

下一秒,她便進入了熟悉的死亡通道。然後,再下一秒,她到了一個極度黑暗的地方。

沒有想象中的陽光,沒有想象中的海水,沒有空中來回飛梭的飛行汽車,也沒有想象中的如迪士尼樂園般的屋樓……

什麼都沒有,只有黑暗!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

當露西婭的身影消失之後,奧斯頓臉上的笑容,倏忽不見。

迴轉身,他喃喃說道:「終於又送走一個!」

他擺出一副高傲的模樣,昂起了頭,離開了這個傳送之間,離開了道具管理局,不久,回到了他工作的地方——死亡之間。

他沒有進入死亡之間,而是進入了旁邊不遠的團長室。

他們這一個死亡之間的最高管理者——團長迪恩,正坐在高高的水晶椅子上,等著他。 「送進去了嗎?」瞟了奧斯頓一眼,迪恩漫不經心地問了一句。

「送進去了。」奧斯頓側了一下頭,嘻嘻一笑,道,「迪恩團長,咱們團里這都第三個了么?不知道怎麼回事?」

迪恩低聲「哼」了一下,說:「奧斯頓,做好你的事就好了。不屬於你職責範圍的,就不要多問。」

奧斯頓面上不以為然的神色閃了閃,道:「只是,迪恩團長,這樣沒有問題么?關於對這個薇薇安的處置?艾維斯大人回來后問起來,咱們可都擔當不起啊。」

「艾維斯?」迪恩輕蔑地一笑,道,「奧斯頓,難道你沒有注意到,不久之前與這個冒牌的薇薇安見面時,他的表現也很不尋常么?」

奧斯頓的臉上有了一絲明悟的神色:「那個艾維斯,也是冒牌貨?」

迪恩嘿嘿一笑,道:「即使他不是冒牌貨,你覺得他能接受一個假的薇薇安么?讓黑暗塔中的力量,逼出假冒者的靈魂,並不會有什麼差錯。好了,我還有事。奧斯頓,你也去忙你的吧!」

奧斯頓不大樂意地走出門,側耳聽到屋內,一個下屬正跟迪恩報告道:「迪恩團長,凱撒局長緊急召開團長會議……」

奧斯頓心中不滿地暗道:「事是我們去做,功勞是你去領。」

只是,他卻沒有奈何。誰讓迪恩的地位和級別都高出他許多呢?

迎面有一個小胖妞等在死亡之間的門口,看見奧斯頓過來,她急忙迎了上去。

「哎呀,這不是安娜嗎?你有什麼事?」奧斯頓的臉上出現了慣有的笑容,看著這個平素性子活潑甚至可以說是有些神經大條的女性艾克斯星人。

「奧斯頓隊長,發生了什麼事?」安娜此時的表情,卻有些急躁,道,「薇薇安是怎麼了?我剛才聽見了,她竟然說要去艾克斯星?咱們艾克斯星管理區域的死亡設計師,是不必親自前去艾克斯星殺任務目標的。她怎麼會不知道呢?她是身體太難受,糊塗了么?」

薇薇安畢竟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出了意外,安娜沒法不著急。

「薇薇安啊!她不是糊塗了。」奧斯頓側頭一笑,道,「安娜,想必你也察覺到了不對勁。那個薇薇安,不是你認識的薇薇安。她是假冒的。」

「假冒的?」安娜回憶從一早起薇薇安的一些異常表現,不由地怔了怔。

「沒錯,安娜。薇薇安的軀體可能遭受了其他物種的靈魂侵襲。我們只不過讓黑暗塔的力量幫她驅趕外來侵入的靈魂而已。」奧斯頓盯著安娜的面龐,意味深長地笑了笑。

「黑暗塔?」安娜身形一震,看著面前的奧斯頓那猥瑣的噁心的笑容。

「喂喂!安娜,你那是什麼表情?這可不是平常的你啊!我可是會懷疑你也是假冒的哦!」

「啊!你說什麼呢!奧斯頓隊長。我只是擔心薇薇安的安危罷了。她畢竟是我的朋友。」安娜頓時瞪大了眼睛,語調激烈的反駁道。

「沒大沒小的傢伙!」奧斯頓笑笑,懶得再理會她,自顧進了死亡之間。

看著奧斯頓的身影消失在死亡之間內,安娜的心裡,有些失落的感覺。

她是一個不夠聰明的女孩子,雖然身在這個相對自由與隨性的死神管理區域里,可是,能夠真正關心照顧她,真正將她當做朋友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薇薇安。

許多人嘲笑她,認為薇薇安可是與傳說級的人物艾維斯配為一對的人,與安娜走在一起,純粹出於戲弄之心罷了。

可是,安娜的心裡知道,事實,不是這樣的。

薇薇安是她真正的朋友。

如今,她將失去這個朋友,心情,又如何能夠不失落呢?

沒有了薇薇安,她的內心,又將陷入一片孤獨的世界里了。

她知道那個黑暗塔是怎麼回事。那是一個將軀體與靈魂強制分開,然後通過靈魂電離功能毀滅靈魂的裝置。

據說,許久以前,曾經發生過數度外族靈魂侵蝕事件。為此,科學家們專門研究製造了這個黑暗塔,用來對付這些靈魂並不屬於本尊的人。由於黑暗塔是一個獨立存在的時空之界,無法通過正常的門戶進出,只能使用死亡之魂這樣的道具,專門設置了特定的時空方位,才能傳送進去,並且,有去無回。

這個裝置,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變成了一個處置犯人的處刑之地。所以,安娜甚至要懷疑,這是否只是一個處置薇薇安的借口而已。即便,那個薇薇安是假的,那麼,薇薇安的軀體該怎麼辦呢?就這麼……讓她消失了么?

「不,我要想辦法,救出薇薇安!」無法忍受失去薇薇安的安娜,竟冒出了這樣的想法。

只是,她又能做什麼呢?

「對了!艾維斯隊長!他一定有辦法救薇薇安!」想到這一點,安娜的眼中閃過一絲希望。

她甚至想到,凱恩團長與奧斯頓隊長的處理方法有問題。就算那個薇薇安是假的,至少也該等艾維斯隊長回來后再考慮如何處理吧?怎麼可以這樣簡單地自作主張?

「對!我要去找艾維斯隊長!」

******

「艾維斯隊長!」

何歡扭頭看去,亞爾弗列得、詹妮、克麗絲、鮑伯等剩餘的十名隊員,手裡的衝鋒槍已被繳械,無奈地站在不遠處,看著何歡這廂。他們的身後,五名王城使者裝束的暗影殺手,虎視眈眈地看著何歡。

何歡不由得一聲苦笑。

這個小隊,還沒有進行任何有效的行動,便被全數擒獲了。只是,他有些不明白,為什麼這些暗影殺手留著這剩下的十個艾克斯星人不殺?

可是,眼前,在他的心裡,這些都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站在自己面前的露西婭,是怎麼回事?

陸欣雅毫無感情的眼睛,看著何歡,道:「露西婭?這個名字,我知道,跟我的名字讀音很像。」

何歡微微有些驚愕,道:「你不是露西婭?」

她的確不是露西婭。這一點,在剛剛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已經感覺到了。

露西婭,是不會有這樣的眼神的。

只是,面前的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 魔邪見修者們都聚了過來,呵呵的笑了兩聲。

「等我有時間的」。說完拉著靈影子進了棧域深處。

鳩郎被戲弄了,氣得劍眉直立,又沒有辦法,雖然這是魔蟲魔小城,也是卧虎藏龍之處,不然小小魔玄老怎麼能這麼硬氣。

靈影子手縮了下,驚愕的看眼魔邪的臉。這手太熟悉了,又大,又溫暖,給人力量和安慰。

「魔邪」?靈影子沒想到在小鎮里竟然遇到了他。

魔邪抓著緊張、無骨的小手,心裡突突的跳著。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 他自己也說不來為什麼,看到承影,他總是很緊張。

「和我同住一亭吧」!靈影子突然說道。

「什麼」?魔邪以為自己聽錯了,一時愣了,手都抖了。

「我怕橫公族再來找麻煩」。靈影子紅著小臉急忙解釋道。

「沒問題,省錢又能陪美女,這麼好的事求之不得」。魔邪說話的點結巴,太感動了,真得感謝那兩隻橫公老。

靈影子掙脫小手,快步走到前側。魔邪做著鬼臉,激動的不知道怎麼表達了。「影子,你要吃點什麼嗎」?

靈影子搖搖頭,近來心情一直不好。她想回神蟲城,可惜沒有令牌,根本回不去。

「不吃了,我累了,想休息」。

「好!你休息,我來守晚」。魔邪進了亭域,大大方方的坐在石桌邊。

靈影子疲色的走到床前,直的累了,洗浴的心思都沒有了,自從神廷少主走後,已經很久沒有認真的打扮過了。

「影子,我去準備洗漱用品」。

靈影子嗯了聲,倒在石床上。眼前流過昔日的一影一幕。

魔邪忙活著,心裡都樂開了花。等他都準備完了,回身想叫靈影子,只見她閉著長長的睫毛睡著了。

魔邪苦笑的搖搖頭,慢慢的坐下,遠遠的看沉睡的姿容,太美了。

看得細了,魔邪的呼吸都細了,隨著靈影子微動的氣息,輕輕的吮吸。

靈影子半眯著眼神,凝視著魔邪的一舉一動,眼皮眨了幾下,都在她的窺視中。她能感應到魔邪好,但又不相信他,一隻魔蟲沒有所圖,為什麼單單對她好哪?

看了會兒,魔邪站了起來。

靈影子呼吸緊張起來,心一下子跳到嗓子眼,神經綳的緊緊的。

魔邪走到床前,側頭看著驚艷的睡容,真想低頭吻去,又沒有那個勇氣。撩起綢被輕輕的蓋在承影身上,轉身向亭外走去。

靈影子繃緊的心松馳下來,側了下身,擺了個舒服的姿勢,真的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靈影子慢慢的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坐在空中修鍊的莫邪。

「我睡了多久」?

魔邪睜開眼睛,笑了。「兩天」。

「這麼久」?靈影子有些不好意思,這些日子發生了太多的事,她真的累了。騰的,坐了起來,急色的拿出鏡子。

「你要去哪」?魔邪端過水盆,放在床邊。

「去神蟲城」。

魔邪看著承影嫩白的脖子,暗暗的嘆了口氣。他知道有些事勸不了。「我陪你去」。

承影急速的洗著。「不用,我自己去」。

「我們順路,我要去荒域」。魔邪有些膽怯的試探著。

「不用」。

魔邪失望的看著承影的背影,真想衝過去,抱住她。可是他沒有這個勇氣。

「那我送你出魔蟲域」。

承影子停了下,沒有吱聲。想了想,又嘩啦啦的洗了起來。

魔邪見承影沒回絕,激動的差點跳起來。「影子,你好好洗洗,路還遠,我去準備物品」。

承影抬頭看著魔邪興沖沖的背影,她不知道為什麼魔蟲非要跟著她,她們之間是沒有結果的,就是像與神廷少主。哎!承影長長的嘆了口氣。也許有一天,他會明白的。

「洗好了嗎」?魔邪進了亭內。

承影還在畫妝,魔邪靠著柱子站著,抱著膀子,端詳著。「很漂亮了」。

「是嗎」?承影心裡美美的,那個女人不喜歡哪?

「嗯!你是見到的最漂亮的靈女」。魔邪恭維道。

「靈女都很漂亮」。承影心裡雖然高興,她說的話一點也不假。

「你說的是小月」。魔邪哈哈的樂起來。

「小月,那當然,絕世美女」。承影隨口說道。

魔邪眼神跳了跳,哦,你個小丑女,原來……。

「想什麼哪」?魔邪失神間,承影收拾好了行妝,淡淡的茉莉香飄來,逼得人不得不深吸口氣。

「影子,如果我是神廷少主,我不會離開你」。

承影停下腳步,回頭看著魔邪。「你能放棄少主之位,能放棄家族的榮譽,能放棄修鍊的資源,能放棄成為靈域大能的機會嗎」?

魔邪不加思索的回道:「我能」。

承影笑了笑。「這個世間,曾經有一個人能,但他永遠的走了」。

魔邪急了。「我真能,如果你答應我,我隨時都可以放棄」。

承影搖搖頭。「魔蟲祖,你已經是魔蟲族的少主了,千萬蟲女任你挑選,何必為一時的衝動,毀了前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