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終於要到極限了么?

朱帥趕緊看向了西風。果然,西風此時的臉色,已經蒼白,雖然在咬牙堅持,但明顯堅持不了多長的時間了。

不過,朱帥此時也好不到哪裡去。從比賽開始到現在,瞬步不知道施展了多少次。雖然有五行輪轉術及時補充著土系元素,但是朱帥體內的五行元素,也所剩不多。

現在,必須把握住機會,取得這場比賽的勝利了!

下定決心,朱帥的身形,再次朝著西風掠去。

看著朝著自己奔來的朱帥,西風的內心有些苦澀,一抹無奈的微笑浮現在了臉龐之上。

如果沒有與宇杲剛剛的一戰,西風有把握戰勝朱帥,但是比賽規則就是這樣,對誰都是公平的。

調動起體內的最後一絲金系元素,西風將手中的長弓拉成滿弓狀態,瞄準了朱帥。

此時,朱帥也已經距離西風不遠,和剛剛一樣,依舊是柔木纏絲與爆炎舞的配合。

兩人皆用出了最後一擊,這場慘烈的戰鬥,勝負馬上見分曉。 體內金系元素徹底乾涸的西風,只能看著那柔木纏絲與火蓮朝著自己掠來,臉上滿是決絕之意。戰鬥進行到這個地步,一切只能看天意了。

將長弓拉至極限,西風緩緩的鬆手。

嗖!

金箭化作一道流光,與已經掠來的火蓮插肩而過,各自朝著對手襲去。

現在,朱帥體內的土系元素也已經耗盡,無法繼續施展瞬步,而西風更是沒有了任何的防禦手段,這下,就只能看誰的幻法袍要先破碎了。

爆炎舞和金箭交錯而過,看場中的形勢,似乎是西風的金箭速度要更快一些。難道,糾纏了這麼久,朱帥還不是西風的對手么?

玉瑤有些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她已經不敢繼續看接下來的畫面。

可是下一秒,看台之上卻發出了山呼海嘯般的吶喊聲!

玉瑤趕緊睜開眼,卻發現朱帥現在全身都籠罩在一片金光之中!

聖金甲!朱帥與瞬步一起學會的防禦性法術,雖然沒有練至大成,但是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卻發揮出了莫大的作用。

那金箭射在聖金甲上之後,發出一聲清脆的叮響聲,雖然擊破了朱帥聖金甲的防禦,並對身上的幻法袍造成了一定的損壞,但是,沒有將之完全擊破!

朱帥身上的幻法袍已經滿是裂痕,但是依舊沒有破碎!

此時,爆炎舞也已經來到了西風的面前,隨著一聲劇烈的爆炸聲,帶起了濃濃的煙塵。等塵埃落定,西風身上的幻法袍,早已消失不見!

冥夫夜半來壓牀 而他手中的長弓,也在爆炸聲中,斷為了兩截!

朱帥,還是勝了!

經過半個小時的鏖戰,朱帥終於險勝!

玉瑤不顧一切的握著小拳頭跳了起來,狠狠的舒了一口氣。這個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男人,是屬於自己的!

敗給了朱帥,西風的臉上有些無奈之色。而長弓斷裂,更是讓他滿臉的心疼。但西風還是朝著朱帥伸出了大拇指,做了一個手勢。

朱帥朝著西風淡然一笑,從納戒中取出一張歸元符使用,趕緊盤腿坐在比武台上,進入到了修鍊狀態。馬上還有一場比賽,朱帥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揮霍。

看台上的學生們,這時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皆不可置信的看著場中的朱帥。這個一年級的新生,居然真的打敗了西風!

而下一刻他們又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西風打敗了宇杲,而朱帥又打敗了西風,隨著這場比賽的結束,整個戰局又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比賽之前,觀眾們一致認為,西風會以絕對的優勢,擊敗朱帥,以兩場全勝的成績獲得最終的冠軍。但是現在西風敗給了朱帥,冠軍的歸屬便出現了很多不確定的因素。

如果最後一場比賽,朱帥贏了宇杲,那麼朱帥將兩戰全勝拿到這次學院大賽的冠軍。

但倘若朱帥敗給了宇杲,那就難說了。

西風和宇杲的戰鬥,進行了半個多小時,西風取勝。而西風與朱帥的比賽,也進行了將近半個小時,朱帥取勝。

如此一說,賽前賠率最低的西風,居然已經失去了爭奪冠軍的資格。

冠軍,將會在宇杲和朱帥之間產生。就看這最後一場比賽到底誰勝誰負,所用時間的長短了。

想清楚這些之後,看台上頓時嘈雜了起來。那些將全部米幣都壓在西風身上的學生,此時已經開始了後悔。

米幣的珍貴,每一個學生都深有體會,可是現在,居然在認為最穩的人身上賠的一塌糊塗。

而宇杲的那些支持者們,則是眼睛中又出現了一抹希望。

宇杲拿到冠軍的希望還在。只要這場比賽,宇杲順利贏下朱帥,而且用時比朱帥的時間短,那麼,冠軍就是宇杲的!

那些支持宇杲的學生,開始紛紛吶喊起來,他們期盼著下場比賽快一點開打,朱帥恢復的元素之力少一些。

不過,他們對朱帥根本不了解。進入到那種天地為我的境界之後,朱帥恢復的速度極快,再加上歸元符的輔助,等二十分鐘過後,朱帥體內的五行元素,已經恢復了大半,足以支撐他再進行一場比賽。

隨著導師上台宣布,本屆學院大賽的最後一場比賽,關乎冠軍花落誰家的最後一場比賽,在全院學生的注視下,正式開始!

剛剛穿好幻法袍,朱帥還來不及做什麼動作,看台之上,突然爆發出了一陣整齊有序的吶喊聲。

「認輸!認輸!退賽!退賽!」

朱帥這才反應過來。看來,上次宇杲挑戰自己時,自己的認輸退賽讓他們有些得意忘形了,賽前甚至還開出了自己會不會認輸退賽的盤口。

難道,自己退賽真的是因為自己害怕么?

朱帥冷冷的一笑。

而宇杲在聽到看台上的呼喊聲時,臉上頓時笑意盈然,盯著朱帥,有些刻薄的說道:「怎麼樣,要不你趕緊認輸吧,這樣大家都輕鬆一些。」

「好啊,既然想輕鬆,那你就退賽吧!」朱帥微笑回擊。

聽了朱帥的話,宇杲的眼中,瞬間閃過了一抹殺意。

朱帥多次壞了宇杲的好事,讓宇杲十分的不爽。再加上宇杲視為禁臠的玉瑤,現在和朱帥在一起,讓宇杲對朱帥十分的憎惡,想將朱帥除之而後快。

但是學院大賽,有導師和長老們的監督,想做些什麼明顯不可能,宇杲只能逞一逞口舌之利。

不過,宇杲並不著急,等學院大賽結束,就是前二十名進入生死門的時候了,在生死門裡面,生死可就由不得人了。

怒目直視朱帥,宇杲陰森的說道:「既然如此,那就將當日的戰鬥補上吧!」

從納戒之中取出了五張符咒,朝著朱帥擲去。朱帥也不甘示弱,同樣一張克土符,朝著宇杲掠去。

兩人之間的戰鬥,瞬間打響。

看台上瞬間傳出了一陣噓聲。那些土系的學生,有很多人在朱帥認輸退賽上押了米幣。隨著比賽開始,他們的米幣也宣告付之東流了。

好在,他們還押了宇杲會拿到冠軍,這會讓他們挽回不少的損失。

朱帥能夠再次擊敗宇杲?不可能的!看台上的學生們大部分是這種想法。

朱帥才剛剛與西風進行了一場曠世大戰,體內的五行元素已經消耗殆盡,與休息了將近一個小時的宇杲相比,根本沒有任何的優勢。

況且西風和宇杲的戰鬥,西風也是險勝。與朱帥戰鬥時,狀態並不是全盛。

朱帥以巔峰狀態,對戰消耗了許多的西風,尚且還是險勝,更別說現在朱帥的狀態也已經不在巔峰。

這場比賽的結果,已經落定了。

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朱帥已經進入到了那種天地為我的狀態,恢復的速度令他們驚嘆。而且,朱帥還擁有著五行輪轉術這樣的強大法決。

數張符咒,再次掠入對方的體內,而宇杲,馬上展開了瘋狂的進攻。他現在就要不顧一切的進攻,將朱帥徹底的壓制。

只有用最快的速度擊敗朱帥,宇杲才能拿到本次大賽的冠軍。

手中的法杖急揮,宇杲很快凝聚出了一隻土系巨熊,朝著朱帥襲來。

土系巨熊出現,便仰天一聲長嘯,兩隻巨大的熊掌,朝著地面狠狠的捶了下去,劇烈的撞擊,使整個石台都產生了一絲的震顫,緊接著,巨熊便邁開了步子,朝著朱帥衝來。

朱帥的身體向後行了幾步,柔木纏絲瞬間使出,將巨熊的四肢全部纏繞在了其中。

但是,魔法師釋放出來的法術,威力豈可小視。那土系巨熊被藤蔓纏身,只是略微的掙扎了幾番,便將全身的藤蔓綳斷。

隨後,巨熊便在原地高高的躍起,兩隻巨大的熊掌,朝著朱帥的面門狠狠的拍來。這若是被拍中,朱帥身上的幻法袍,絕對瞬間破碎。

巨熊的身體看似沉重,動作卻十分的迅捷,僅是幾個呼吸,便已經欺到了朱帥的身前,朱帥甚至可以感覺到巨熊雙掌之上的掌風。

瞬步快速用出,朱帥的身體急速向後退去,堪堪躲開了巨熊的一擊。

巨熊一擊落空,身體狠狠的拍在了比武台上,帶起了陣陣的灰塵,將比武台都壓出了一個不淺的印痕。

而借著這段時間,西風的法杖再揮,一隻土狼,也敏捷的朝著朱帥竄來。

巨熊與土狼,將朱帥的躲閃之地全部封死,無奈之下,朱帥只好施展出了爆炎舞,朝著它們掠去。

與此同時,朱帥感覺這場比賽,有種似曾相識的意味。

朱帥來不及多想,火蓮與巨熊土狼已經相遇。經過幽冥鬼火的加成,爆炎舞的威力極大,那土狼瞬間就被爆炎舞的爆炸波震為了虛無。

倒是那巨熊的防禦不低,承受住了火蓮的侵襲,但是身上的土系元素,也已經稀薄了許多,隨時都有消散的可能。

朱帥不給它機會,一直金錐箭射出,將突襲巨熊化為了塵埃。

朱帥才剛剛將巨熊和土狼解決,卻發現一顆直徑足有兩米高的土系圓石,已經朝著自己滾來。

朱帥徹底的明白了過來。

今日宇杲對付自己的這幾種法術,與當日西風在競技場挑戰自己時,使用過的法術基本一致。

唯一不同的就是,西風施展的是金系元素,而宇杲施展的是土系元素。

不過,西風只是模仿到了宇杲的形,他所施展的法術威力,並沒有宇杲的這般強大,怪不得自己那天會取勝,原來是西風故意用宇杲的招式鍛煉自己!

不過,有了西風事先的錘鍊,這場比賽,朱帥已經穩操勝券了!

一抹微笑,出現在了朱帥的嘴角。 宇杲現在的這一套打法,明顯經過了長期的錘鍊與完善,銜接之間毫無生澀之感,攻擊一波接著一波,讓人應接不暇。

只要落入了他的攻勢,那麼對手就必須不停的防守,沒有絲毫喘息的機會。

防守,比攻擊更加的耗費精力。

此時,朱帥剛剛進行過一場大戰,體內的五行元素消耗嚴重。而宇杲,則是休息了將近一個小時,所以用這種打法對付朱帥,再適合不過。

若是沒有西風之前的提示,朱帥一定會落入宇杲的算計之中。可惜,宇杲不知道,西風早在之前,就用他的方法和朱帥打過一場了。

朱帥的嘴角滿是笑意。

雖然不知道,西風為什麼會這樣做。但是現在,朱帥已經信心滿滿。

土系圓石,具有自動追蹤的能力,不管朱帥躲到哪裡,都可以自行調整方向,繼續朝著朱帥滾來。

朱帥的心念轉動,在自己的身前,布置出了兩道地突刺,將不斷靠近的圓石卡在了中間,緊接著,兩朵火蓮一前一後的朝著圓石飄去。

同時,朱帥小心的感受著腳下的土系元素。

兩朵火蓮很快與圓石接觸,兩聲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將那圓石轟為了濃濃的灰塵。

若不是學校的比武台極為的堅固,而且每場比賽導師都布置了相應的封印,恐怕這比武台,現在早就被兩人轟成了廢墟了。

看著兩人激烈的交手,看台上的眾人滿臉的驚駭。這三場比賽,真是一場比一場精彩,一場比一場令人興奮。

灰塵馬上瀰漫在整個比武台上,就在這時,朱帥腳下的土系元素突然之間開始暴躁了起來。

果然如此!

朱帥暗自輕笑一聲,早已準備許久的柔木纏絲,將自己的身體卷向了半空中。

有了之前西風的提示,朱帥對宇杲接下來的動作有了基本的判斷。而宇杲也沒有讓朱帥失望,接下來使用的,果然是地刺陣。

其實,朱帥完全可以使用瞬步,躲開宇杲的地刺陣。之所以沒有那樣做,是因為,宇杲接下來要施展的磐石法術,極其的消耗土系元素。

朱帥可不會放過這個削弱宇杲實力的機會,所以像當天一樣,將自己的身體懸於空中,為的,就是引誘宇杲用出那磐石法術。

果然,看著朱帥的躲在半空中,宇杲的臉上大喜。

手中的法杖急揮,在朱帥的上方,濃郁的土系元素便快速的凝聚了起來。

一塊與地上地刺陣面積相仿的巨大磐石,出現在了朱帥的頭頂。

玉瑤等人瞬間緊張了起來。

在進階至法王之前,最忌諱的,便是在空中與人相戰。沒有元素之翼進行閃避,空中完全沒有發力之處,無法進行躲閃,只能成為別人的活靶子。

此時,眾人見朱帥處於空中,而且上下都已經被宇杲布置了天羅地網,眾人紛紛搖頭嘆息。

朱帥怎麼會犯下這種低級失誤,這場比賽,看來要因為朱帥的一時大意,宣告結束了。

只有西風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有種莫名的意味。

宇杲的心中狂喜,眼中卻滿是陰冷。你不是很狂很囂張么?現在,就讓你嘗嘗囂張的下場吧!

等我拿到了學院大賽的冠軍,進入生死門之後,我會讓你永遠的留在那裡。

到時候,玉瑤那個不知好歹的小妞,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宇杲陰冷的想著,手掌一揮,那巨大的磐石,便朝著朱帥蓋了下去。

火系分院的眾人,包括玉瑤岳鈺等人,都緊張的閉上了眼睛。而宇杲的那些支持者們,則是興奮的吶喊起來。

可是下一秒,異變突生。

纏繞在朱帥身體上的那些翠綠藤蔓,突然互相交織,出現在了朱帥的腳下,緊接著,一聲輕微的炸響,朱帥的身體,橫向倒射而出。

朱帥在千鈞一髮之際,成功的閃出了磐石所籠罩的範圍。

磐石狠狠的落在地刺陣上,隨著一聲沉重的碰撞聲,帶起了陣陣的灰塵,讓人看不到其中的情況。

宇杲舒了一口氣,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臉上滿是笑容,得意的目光看向了一旁負責比賽的導師,等待著導師宣布比賽結果。

Share:

Leave a comment